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九章 苏醒(下)

第六十九章 苏醒(下)

  这两股力量仿佛有一种奇妙的融合感,在触碰的那一刹那,让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它们原本就该是一体,就如同属于同一个人的血肉与骨骼。

  力量触碰的瞬间,也起风了,并不狂躁却奇妙的阵风。牵引着那一块‘丑陋’的狐皮朝着图腾柱顶端的虚影飘荡而去。

  我看着狐皮在这样违背物理定律的牵引下慢慢的攀升,其实心中太明白是某种契合的力量在带领着狐皮前往图腾柱的顶端。而在那一瞬间,我又感应到了之前那种感觉,虔诚的千百只狐妖如同聚集在了我这个小小的院落当中。

  芸姨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从来都是平静表情的她到了这个时候,嘴角竟然泛起了一丝带着嘲讽意味的淡淡冷笑。

  我不明白芸姨这是何意,我心中自然也有自己的疑问,望向芸姨:“这狐皮与那虚影就是辛夷这一次天狐三变的‘镇变之宝’了吧?我感觉到了它们的不同寻常,可我还是不明白它们究竟是什么?”

  芸姨看了我一眼,只是对着我说了一句:“稍后再说。”说话间,已经收起了嘴角的那一丝冷笑,盯着图腾柱变得全神贯注起来。

  看芸姨的样子,这一刻好像很重要,我的目光也不由得望向了图腾柱。原来在这个时候那一张狐皮已经到了图腾柱的顶端,覆盖在了那个狐狸的虚影之上,那狐狸的虚影上蹿下跳,带着一种狂热的兴奋,感觉是想要与那张狐皮努力的融合。

  与此同时,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那狐狸的虚影竟然隐隐约约有了一点凝实的感觉。

  “时间等得太久了,这家伙已经有了两三分自己的灵智。但妄想逆天而行,这样就成为真正的狐妖,到底还是可笑。”芸姨冷哼了一声,说出了这样一句我也不明其因的话,然后双手飞快的掐诀,一道凝实的力量化为一柄小矛的虚影朝着图腾柱的顶端飞速而去,狠狠地敲击在狐狸的虚影之上。

  “芸姨,你?”我忍不住惊呼出声,倒不是芸姨这一手的威力有多么惊人,而是我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一种奇妙的融合。如果我没有认错,芸姨的掐诀手法完全是道家运用灵魂力的手诀,可打出的力量却不是什么灵魂力,而是完完全全的妖力。

  这...我联想起了某些可能,忍不住额头两侧都是细细密密的热汗,如果是这样,猎妖人要面对的敌人该有多么的可怕?

  芸姨没有理会我,而是双手不停的变换着手诀,一道又一道的力量打了出来,都是针对那狐狸的虚影,那狐狸的虚影其实十分的强悍,拼命的抵抗,但无奈只是赤裸裸暴露出来的一道残魂,并没有任何的手段可以与芸姨对抗,几次三番下来,这道狐狸的虚影竟然被硬生生的打散,眼看着就要散去。

  芸姨立刻盘腿坐下,从怀中掏出了一颗洁白巨大的犬齿,一看之下就是属于狐狸的尖牙,只不过从这犬齿的大小来看,这犬齿的主人身前的真身应该巨大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按照我的经验,在大妖之中绝对也是厉害的存在。

  而这颗犬齿仔细感应,还能感应到一丝丝妖力的流动,看来这颗犬齿的主人在生前应该把一身的力量都聚集在了这颗犬齿之上,芸姨在这个时候拿出来,留到现在究竟又有作用?

  谜底很快就揭开了,芸姨把它放到了自己盘坐的身前,一放下这颗犬齿,地面上竟然隐隐浮现出了一道道阵纹。这布阵的手法不就是我明阳门标准的布阵手法吗?这绝对应该是师父传给芸姨的。

  我隐约的感觉到这天狐三变之事,应该早就在进行,而我师父和芸姨一番苦心也应该早就在酝酿,这些不由得让我心中沉重,天狐时这次大变和我同样重要的存在,我和辛夷到底被拉扯进了怎么样的漩涡?命运到最后会给我们一个怎么样的结果?

  我无法去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眼前阵法有了这颗犬齿做为压阵之物,阵纹都已经层层叠叠的出现,一直蔓延到了那根图腾柱之上,图腾柱也一圈一圈的浮现出了阵纹,速度陡然加快的就到了柱子的顶端,接着在顶端竟然出现了另外一只巨大的银狐虚影,在那一刻我立刻就明白那是那颗犬齿主人生前的形象吧?

  这道虚影只是出现了一秒不到的时间,然后就逸散开来,力量交织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网住了之前那狐狸虚影将要散开的力量,然后大网越收越紧,越收越快,在这边芸姨也是在辅助这道力量不停的打出手诀。

  但这些手诀就完全不是道家的手诀,而是怪异的,我曾经见过,属于顶级顶级的大妖才会用的妖族特有的施法手诀,而看芸姨的施展,这应该是一套完整的手诀,而且等级不低,看来我自以为对妖族了解,实际上妖族的手段也许我还了解的太少。

  随着这一切的进行,那张大网终于牢牢的网住了之前那狐狸虚影散开的力量,把它强行死死的网在了那张‘丑陋’狐皮的周围,而芸姨到了关键的时刻,眉头皱起,脸上也有一滴滴的汗珠涌现,手诀也从一开始的行云流水变得慢了起来,每变幻一次手诀都如同慢镜头在播放一般。

  在这种时候,我帮不上任何的忙,紧张的看向辛夷的房间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在这一刻无意中注意到在辛夷房间的大门也有一道道的阵法,看样子是不能随便的闯入,也不知道辛叔此刻在里面正在做什么?

  “合!”在这个时候,芸姨低呼了一声,双手重重的合在了一起,看来是这一套手诀的最后一个手诀,这一声低呼让我收回了思绪,下意识的望向了图腾柱的顶端,接着就看见让我震惊的一幕,那些散开的属于那道狐狸虚影的力量此刻已经完全的融合在了那块丑陋的皮毛之上,那块丑陋的皮毛在柱子的顶端无风自动,自己竟然卷曲了起来,那模样不停的飘舞,就像一只狐狸在不停的摆动着自己的尾巴。

  而这尾巴在一摆一动之间,竟然充满了一种奇特的韵律感,我甚至有错觉,它每摆动一次都要努力的勾勒出一段故事,一副山水。

  “到底不是真正的天狐之尾,虚有其形,没有其灵。只不过融合了千百狐族大妖的魅惑之力....这天狐,很难想象上天为什么会创造出这样真正逆天的妖。”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响起了芸姨略带疲惫的声音。

  这评价!难道是比上古真正的四凶兽还厉害?比四神兽还厉害?我不敢想象,而从芸姨的话中,我也隐约得到了一丝线索,有些明白眼前这个丑陋的,不起眼的狐尾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够成为所谓的‘镇变之宝’。

  “呵呵。”看着我震惊的难以置信的样子,芸姨微微一笑,对着我竟然流露出了几分和蔼的意思,开口说到:“傻孩子,你以为天狐有多厉害?其实要论战斗力,就是那种硬碰硬的战斗,天狐连普通大妖都不是对手。天狐的厉害在于,老天爷竟然给了一丝只该属于神的力量,虽然并不完全是这样。”

  “芸姨,这天狐到底是什么力量?魅惑天地?”我之前曾经也听说过,但对这力量究竟是什么样到底不了解?因为事关辛夷,我也分外关注一些。

  “神的力量是什么?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那就是创世造人...天狐自然不能创世造人,可是她的力量如若发挥到了极致,却可以演变为一个永恒的梦境,梦境就是世界,被梦境所困住的生灵,就在梦境中繁衍生息,世界随着天狐的梦而改变,她梦中有,世界就有,梦中无,世界则无。在梦境之中,她就是真正的创世之神。她不醒来,则梦永远不会破碎。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创世神。”芸姨一字一句的给我解释到。

  “什么?”我低呼出声,这一次心中的感觉岂能用震惊二字来形容?我简直无法言说此刻的想法,只是在恍惚间忍不住会去想?那我们呢?我们又是不是在一个梦中?我们是真实的存在,还是虚无的演绎?

  这天地运转,隐含的条条大道,也许按照现在我们所站的位置去思考未免太可笑。

  “我想你也已经从我之前的话,和刚才的话猜到了那是什么?”芸姨打断了我,也许她能猜透我在想什么?换成任何人可能听闻这天狐的能力之后,都忍不住会这样去想吧?但这种想法未免会让人痛苦迷茫,还是不要去想太多的好。

  所以,我也顺着芸姨的话,很自然的接口回答了一句:“如果我没有猜错,那狐狸的虚影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个体,而是很多狐妖死后用什么方法割裂的一丝残魂,融合成了这个狐狸的虚影。那张狐皮自然也是很多狐妖死后凝聚了一生的功力留下的一小块皮毛,然后拼接成了这块看起来很丑的狐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