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章 过往(上)

第七十章 过往(上)

  这的确就是我的猜测,说完我自己也难免感到震惊,这天狐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一只可以完整三变的天狐竟然要狐族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就说那狐魂,虽是千百只狐族大妖的灵魂割裂的一缕残魂,但割裂灵魂是何等痛苦的事情?更不说那会带来无比多的影响,就算是将死之时再来完成这件事情,对缥缈虚无的下一世会带来什么影响?谁也不敢保证。

  那张小小的狐皮,竟然凝聚了那么多狐族大妖一生修行的精华...其珍贵之处更不必说,对于狐族的大妖来说,选择在将死之时凝聚功力,实则是已经放弃了这一世的力量能够福泽下一世的希望,等于一世白修。

  这确实是赤裸裸的牺牲,让人感觉到难以置信。

  我觉得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夸张了?也许不管这狐魂也好,狐皮也罢,兴许只是普通的妖狐奉献出来的。

  却没有想到芸姨完全没有否认,而是肯定的对我说了一句:“能够成为猎妖人的首领,你也不傻,的确是如此。这狐魂一共融合了狐族千年来一百三十七位能够称之为大妖的妖狐之魂。且要求这些大妖必须擅长于狐族天赋的魅惑。至于这张狐皮,凝聚的则是快三百只狐族大妖的毕生功力精华。你也知道,其实就算再怎么努力去留下毕生的功力,也会逸散一半还多,之前我还担心这张狐皮不能够完全保证的让这一代天狐度过天狐三变。如今看来,也算是差强人意,应该够了。”

  “芸姨,你们狐族竟然如此愿意为天狐牺牲?”芸姨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大妖又不是大白菜,一千只妖物中能出现三五个大妖已经是万幸的事情,芸姨说的数字恐怕已经是狐族这千年来所有的大妖了。就算不愿意割裂灵魂的,也奉献了毕生的功力。

  我如何能够不震惊?没想到真想比我想象的还要夸张。

  芸姨摇摇头,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说到:“你不能理解,天狐是信仰。能冠以天字!你可见其他妖族的什么妖,能冠以天字?在古老的狐族传说中,天狐真正到了三变,到了功力的极致,能够带领所有的狐妖去到那真正的彼岸。当然,如今看来这也只是传说,对于天狐的信仰也渐渐淡了吧?如今的形式很不明朗,不管人还是妖都处于迷茫当中....辛夷,这一代天狐是幸运的,恰好我手上还有这样的累积。若然还有下一代天狐需要三变,且不说狐族的数量是不是足以支撑?就说他们是否还可以做出这样的牺牲也不知道了。”

  我沉默,的确,如今信仰的缺失哪里仅仅是狐族?可也无妨,不经历阵痛,不经历迷茫,哪里又能真正找到信仰的方向,并且坚持?任何的事情都需要经历与领悟去填充,这不单单是一个个体,也覆盖了一个族群。

  “天狐三变?那到底是什么?”我忍不住喃喃自语,越发的不能肯定,如果辛夷完成天狐三变醒来到底会成为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若然这一代天狐成功的三变,在她存在的时候,再也不会出现下一代天狐了。狐族的路也许到了这个年代,也应该出现一个分支了,这个年代应该是所有的妖族与人类的分支吧?我的路却只是到这里了,助一代天狐真正的完成三变。”芸姨似乎也有很多的感叹。

  “芸姨,这就要开始了吗?”我的心中怅然,很久没有出现过的迷茫感再次浮现在心头,只是这样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不忙,等待这属于天狐的狐尾真正融合了再说吧。等待的太久了,这些残魂形成的狐灵快有了自己的意志,刚才竟然想要抢夺狐皮中的功力精华为己身所用,幸而我还有一点功力被我打散。如今需要大概半个时辰的样子去彻底融合,也让辛皓做足准备吧,看样子他还没有准备完成,这可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芸姨的语气很淡,对于她和辛叔会牺牲这件事情她的态度就像面对吃饭睡觉一样平常。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低下了头,放在历史的洪流之中,这样的牺牲似乎显得顺理成章,可当事人身边的人也是那么顺理成章吗?

  我想起了还等在屋外的辛姨和苏灵,于是问到:“芸姨,辛夷的妈妈还在屋外,你看?”

  芸姨看了我一眼,说到:“天狐三变是不容许有任何的打扰,也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差错,这关系到的还有人类的命运。只不过,她也是不幸,这一次事件中心的人是她的女儿与丈夫,你让她进来罢。但是,只能呆在那间屋中,等到天狐三变完成以后才能出来。如果她愿意的话。”

  辛姨应该会愿意的,我点头准备去接辛姨进来,芸姨又叮嘱了我一句:“那么除了她,不能再有任何人进来。到了关键的时候,你也需要来为天狐三变护法。我在后院的小屋之中等你,有些话我要交代于你。”

  我点头答应了,然后走出了屋外。

  苏灵带着芸姨还在屋外等待,看我出来,一直以来表现的异常镇定的芸姨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丝痛苦和慌乱,她嘴唇动了动,想要与我说什么?但又深深的,急促的呼吸了几下,这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双手有些颤抖。

  我知道芸姨想要说什么,于是拍了拍芸姨的背,柔声对她说到:“辛叔还在,辛夷也没有醒来。一切还没有开始,我接你进去可好?只是进去以后,你只能呆在屋中,不能走出半步,所以也不会看见发生了什么?辛姨,你是不是要进去?还是...?”

  “我去。”辛姨这句话答的很快,无比的坚定。然后拉着我的手臂,神情恢复了平静,喃喃自语的说到:“我总是要陪着他们的。一家人要在一起。”

  我扶着辛姨,对苏灵叮嘱了几句,无非就是联系几个猎妖人中的高层守住这里,我没有出现的时候,不容许任何人踏进我的屋中半步之类的。就算天塌了也不行。

  苏灵得了吩咐,赶紧的去了,第一个自然找的是沉稳的TINA,TINA在一切会比较稳妥,让人放心一些。

  做完这些事情,我扶着辛姨进了屋中,毕竟以我的力量要带辛姨进屋也不算什么太过为难的事情?而辛姨从始至终始终表现的异常冷静,也没有给我任何的麻烦,直接就让我扶着她进入了屋中,然后就让我去忙自己的,她不会出来的。

  对于院中的一切,她没有问半句,甚至连辛叔在哪里,做什么?也没有问半个字。

  走出辛姨的大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那紧闭的大门,心中涌动着一丝丝说不出的悲伤和不安。我一直都怕辛姨出什么意外?不放心辛姨一个人。但事已至此,我也没有选择。只是想着在屋中,也没有什么危险之物,而按照辛姨的性子,必定会等着天狐三变最终完成。

  我暗下决心,等着天狐三变完成以后,我一定要多多的让人守着辛姨。当然,如果辛夷醒来,能够亲自守着她,情况会变得更好吧?

  辛夷,终究要醒来了吗?尽管心中是难过的,但想起这一点,还是有着期待。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有多么的思念她。

  带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我走到了后院。

  后院的屋门和往日一直紧闭不同,这一次是大开着的,兴许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从屋中传来了芸姨的声音:“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时间也不多了。”

  我应了一声,走进了屋中,却是看见屋中的芸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下了道袍,道袍里面穿着的是一件款式有些陈旧的花衫子,头发整整齐齐的梳成了一条大辫子,盘在脑后,却不是平常就是简单的梳一个盘发的样子。

  芸姨没有戴面具,没有狐化的半张脸,配合着这一身打扮,还能看出来异样的灵气与美丽,竟然有一种少女的感觉,但是狐化的半张脸却是残酷的现实,也彻底的打乱了她的生活吧。

  我进来时,她就端坐在桌前,桌上放着几个画轴,还似乎摆着几张照片,芸姨见我进来,并没有抬头,而是摩挲着那些照片,嘴角带着笑容。

  那是我见过的芸姨最生动的笑容,眼神中饱含着深厚的感情,那嘴角淡淡的勾起,却能让人忍不住想要跟着微笑,因为一看之下,就是来自内心最真实的愉悦。

  “坐下来吧。”芸姨没有抬头,依旧看着照片,轻声的对我说了一句。

  我坐到了芸姨的身旁,自然也就看见了那照片,其实我对那照片是有印象的,因为小时候在她屋中我就曾经看见过。照片中的那几个人如此的独特,气场强大,让人一见就难以忘记。

  “你看过的,对吗?”芸姨放下了照片,对着我问到。

  我轻轻点头,看来芸姨是打算要对我说一些她的过往了。

  果然,芸姨也很直接的把照片放在了我的面前,指着那一张照片中唯一一个女孩子,对我说到:“那你也猜到了吧?这个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