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一章 过往(下)

第七十一章 过往(下)

  我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这张曾经给我留下过极深印象的照片里,照片上还是那熟悉的几个人,自然我也看见了照片里的芸姨。

  那个时候的她还这么年轻,笑容带着女孩子独有的骄傲与矜持,眼神中是属于年轻的那份飞扬。

  重要的是那种安然与幸福,透过她的笑容,透过她整个人的神态洋溢着。

  照片记录的只是那一瞬间,可照片上的人气场都那么强大,小时候的我感觉只是他们都很不一般,如今的我看来,仅仅是一张照片,都如同那个场景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如同有灵气一般。

  这几个都不是一般人。

  我得出了这个结论,其实是很可笑的结论。因为芸姨就一定不一般,她身边这些亲昵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之前,我看到你有些沉重的样子。我是说在我出手打散狐魂的时候。”芸姨并没有着急说什么?而是这样对我说起了一句,她的双眼并没有离开过这张照片,指尖不经意的轻轻划过这照片上的每一个人。

  芸姨这样一说,我自然想起了那一刻我的情绪,芸姨是妖,却能用道家修者正宗传承的手段,这让我很不安,不由自主的联想起了现在的这些妖物,在化妖之前都是人,很多都是普通人,那是不是他们也能使用这些手段。

  无疑,如果是这样的话,猎妖人对上妖物,就少了属于人类最大的优势了。人类比妖强大的就是灵魂!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点头,开口说到:“芸姨,这样事情至关重要,你要为我解惑。”

  芸姨终于是放下了照片,一字一句的对我说到:“这种情况是你多虑了,这普天之下,除我一人以外。怕是没有妖物再有这种情况发生了。这关系到我的身份。你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吗?”

  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心中也知,芸姨此次叫我来交谈,应该就会涉及到她私人的一些事情,这身份她终于也不再隐瞒于我。

  “我曾经,是一个道姑。你应该明白,不是俗世间的那些所谓道士道姑,而是有着正统传承的道姑。我的师父是一代传奇人物,照片上的那些人是我的师兄,个个在这修者的圈子里都声名赫赫。所以,我会用道家修者的手段,并不足以为奇,因为这就是我的传承。”芸姨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当她不想再隐瞒的时候,自然说的无比直白。

  我早已经有猜测,听到这个答案也并不感觉到有多震惊,只是听闻到她用传奇和声名赫赫来形容她师门中人时,我还是略微有几分吃惊的。按我对芸姨的一些了解,她绝对不是夸张的人。

  但关于妖族使用修者手段这一点,我还是颇有疑问,但这一次并不等我发问,芸姨已经说到“你是否担心现在这些妖人,是否也有人是修者圈子的,所以也会使用这些手段?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因为在这世间,你师父并没有出手第二次,再为任何一个妖物布下像我这样的封印,所以我并不完全是妖族,灵魂至少还有一半是人的灵魂,没有被妖化。否则,妖物又如何能使用修者的手段?”

  这番说法的确如此,我终于放下心来,却又为芸姨难过起来。多么痛苦,想要做人的她,却非要成妖,最终只能这样半人半妖的活着。那么这世间还有没有人像她这样,只是想当个人呢?他们又会是怎么样的选择?至少我看见的妖人似乎做妖都做的很愉快的样子......也许,也一定有人不愿意吧?可惜我的师父没有再出手第二次,那么那些人如果执意要反抗,结局只能是结束生命?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会有如此怪异的事情发生?

  我紧紧的皱眉,眼中的那丝哀伤却也被芸姨看在了眼里,她并未说话,而是拿起那些堆放在桌上的画轴,一一展开,仔细的端详。

  我的心思并不在这些画轴上,何况我也曾经看过。只是芸姨的神情让我觉得心酸。

  她一边仔细的看着那些画轴,一边低声的说到:“你这孩子,应该是为我难过吧?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对我来说,是死了的好。何况我如今的身份就一直是个死人。”

  “知道这些画上的人是谁吗?是我的师侄。如果,我不是死人的身份,终生无颜与他们相见,我该有多么疼爱他们?我做梦都想再见我的师兄们一次,可惜时光这种东西最是无情,我和他们已经是天人永隔。而这些师侄们,多想听他们叫我一声师姑,但他们如今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认一只半妖是师姑?那会连累了他们的声名,坏了我师门的声名。”芸姨自言自语的说到,望向画上人的眼神却全是怜爱。

  我听得难过,忍不住开口说到:“芸姨,想见便见。若然因为你是半妖,便不认你做师姑,那他们又算什么?如果他们也是有头有脸之人,那便配不得这名声!”

  “不要胡说。”芸姨抬头,声音略微严厉,眼神也略微凌厉的看着我,然后很是郑重的说到:“在我师门,就没有那无情无义之人。我,我若站在他们面前,相信他们也必定会恭恭敬敬叫我一声师姑!只是,只是我自己不想如此,是我自己无法面对。你不懂...”说话间,芸姨从放下了手中的画轴,从桌前站起,走到了窗前。

  望着窗外有些明晃晃的天,自言自语的说到:“问题从来都不在他们身上,是我自己,从来都是我自己无法接受,是我自己没有勇气。于是这一生就都逃避了过去。总算,总算也是熬到头了。总算,总算也是像师哥们一样,在死前能做一件轰轰烈烈,为师门争光的事情。”

  “芸姨。”我喉头有些发涩,这是多么深厚的感情,才会如此的要求自己?分明就不是自己的错,却自己用这样的孤苦和思念去承担。那个她口中的师门,在她心中的位置有多重,那师父,师哥,师侄们在她的心中又有多重,我真不敢妄自衡量。

  “不用为我难过,我很愉快。”芸姨没有看我,只是看着窗外淡淡的说到,我已经记不得这是她第几次表达这种想法了。

  “我叫你来,其实没有什么多余的话。无非是想我死后,你带着这照片和画轴,去找到我的师侄们,告诉他们,他们这个小师姑的事情。我们这一脉,都是真真实实的做人,我不敢到最后也欺瞒。更何况,到最后我未为恶,反倒也成了一件师父口中的大义大道,我死后总算敢面对了。”芸姨说着的时候,嘴角又带上了一丝微笑,很满足的样子。

  “为什么不亲自去说?可以的。”我心中有一种充满了遗憾的痛苦,为芸姨,所以忍不住劝解到。只是事到如今,哪能飞快的去找到芸姨的师侄们,我也只是下意识的胡说了一句。

  芸姨一声叹息,笑而不语。过了半晌才说到:“师父曾经说过,没做到的不算数的。”

  听闻芸姨的话,我竟然无言以对。心中只是涌现出两个字,执念...这是芸姨的执念,旁人无法相劝的。

  就如我和辛夷,她是妖,我是人,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接受,辛夷也不会因此而觉得无法面对我,任何事情都无法影响我们。

  可那是我们,并不是芸姨。我,终究是无法相劝的。

  所以,我只是沉默的看着芸姨的侧影,对芸姨承诺到:“我一定会去找到你的师侄的。会帮你告知他们这一切。芸姨,我只是想说,我个人想说,你不会是他们的连累,他们应该为你而骄傲。”

  “是吗?”芸姨的语气竟然有强烈的不自信,然后又带着笑,轻声说到:“若能有一丝丝为我骄傲,那可真好。要知道,他们都是好师侄,所作所为都当得起是我师门之人。”

  “肯定会为你骄傲的。”我说的斩钉截铁,至少我若然有这样的师姑,我会为她而骄傲。

  芸姨微笑,不再言语,又似是踌躇,过了许久许久,她才开口说到:“我毕生还有一个小小的愿望。若是我化狐以后,再死去,可不可以把我葬在大师哥的身旁?你一定要问问我的师侄这个问题。在我心里是很想很想的。我大师哥已经去世了好些年,这些年我从不敢名正言顺的去拜祭,只敢偷偷选在无人的日子,悄悄的去拜祭他,可以不敢说明拜祭他之人就是他的小师妹。如果能够葬在他的身边,那可真好了。我这一生的孤独,到了地下就不再孤独,因为可以长伴在他身旁,那许久未曾说给他的话,也可以慢慢的说与他听。”

  说这话的时候,芸姨的眼神充满了向往,竟然流露出了少女的姿态,脸也有些微红。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心中酸涩的要命,不敢想象芸姨这一生是多么痛苦与孤独。

  可芸姨却浑然不觉一般,转身对我说到:“我要交代的也就是这些了,那些画轴的背后,有我师侄们的名讳,你只需要稍加打听,必定能找到他们。我还想要谢谢你的师父,这些画轴都是你师父帮我去偷偷瞧了我的师侄们,然后画了赠予我的。所以,现在还有一些时间,我便与你说一些关于你师父紧要的事情吧。我想,这些也是他想要我到最后告诉明阳门弟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