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三章 天劫(上)

第七十三章 天劫(上)

  “辛夷!”听见那一声狐鸣,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叫出了辛夷的名字,没有为什么,就是一种强烈的直觉,辛夷在这一刻‘苏醒’了。

  那也许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苏醒,而是来自于灵魂的感觉,在冥冥之中,我的灵魂‘看见’了在混沌之中一双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

  这双眼中透着的眼神平静却冰冷,似无欲无求的澄静却又像包含了一百个轮回般的沧桑,咋一看,如同深谈般的深邃虚无,仔细看,却沦陷其中,感受的何止大千世界?

  那一刻,我的灵魂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深陷感,就如彻底的沦陷在了这双眼睛之中,自拔不出。

  可我又体会不到双眼的主人对我有丝毫的感情和牵绊,她分明知道我在看着她,而在她眼里我的存在和空气却无任何的区别。

  那是辛夷啊!那分明就是辛夷的双眼,她为何会这种看我?

  霎时,我的心中又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伤感,刺痛的我灵魂都在颤栗。

  “痴儿,还不收敛心神?”就在我刺痛又迷茫的时候,一个平静的声音却如炸雷般的在我耳畔响起,让我陡然回神。

  惨白的天光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双眼,眼前哪有什么混沌中的双眼?依旧是细雨霏霏的庭院,厚积的云层,压抑的风,不安的在云层中翻滚着的力量,预示着一场天劫即将到来。

  “真正的天狐之魂,已经开始被唤醒,心若无防,灵魂定会被狐魂无意识的迷魂,你且注意收敛心神,之后我再无心力提醒于你。”安静的庭院中,芸姨的声音从辛夷的房中传出,简短几句话语,却透着十分吃力的感觉。

  我沉默不语,盘坐在芸姨为我指定的位置,心中却是已经明白,刚才那一瞬间,我定是被迷惑了,芸姨应该是有所感应,才不得不分心提醒,又费力的与我解释了一番。

  辛夷这就苏醒了吗?我的心中充斥着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觉得这未免太过轻描淡写?事实上是我不敢面对这样的苏醒,因为那无情的眼神,我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虚幻,只是伤感如此的真实,在我心中抹之不去!

  我有些出神,可毫无预兆的,第二声高亢的狐鸣又从辛夷的房间之中传出,我哪里还敢怠慢,赶紧收敛心神,正襟盘坐!

  却也是在这时,那压抑到了极限的天空终于爆发出了一道惊人的闪电,无声的,如同突然降临的,瞬间就从遥远的天际激射而出,直到天的那头,如同有一双大手生生的把这天空撕裂成了两半。

  那光芒刺目至极,连我也不得不暂时闭上了双眼。

  随着眼前一暗,一股惊人的气势却在这个时候爆发了,我全身的肌肉几乎是不由自主的紧绷,带着一丝疑惑,我睁眼一看....

  狐影!巨大的狐影!遮天蔽日,狐首高昂,无声的朝天嘶鸣着,如同真实的远古巨妖在这一刻降临了,要做生死一战!

  我自付经历许多,见识了不知道多少妖物,最惊人的莫过那远古战场昙花一现的那不知名妖物身影。

  但是此时此刻,比起眼前这巨大的狐影,这些妖物的气势都不算什么了,我凝视着眼前巨大的狐影,心中震惊,莫非这才是真正上古大妖的实力?

  甚至,我心中清楚,这还不是真正的天狐,芸姨这一切的布置只是相当于‘伪造’了一只天狐之魂来对抗天劫,那么,真正的远古大妖....?!

  我叶正凌在不久的将来如何一战?!

  我心中已经形容不出此时的感觉,第一次看见可与天硬撼的气势,已经彻底的震惊!

  可是天威岂容挑衅?只是我胡思乱想的一瞬,一声沉闷的声响终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遥远的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声音。

  天...劫么?我盘坐其中,从脖颈到手臂全是惊起的鸡皮疙瘩,是一种从天劫自然的感应和敬畏,却惊叹于天劫为何如此的平淡,没有我想象的巨大威势?

  却不想,这一个念头刚刚落下,眼前就是一花,还没有搞懂发生了什么?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光包裹,灵魂感应到了一股力量运转到极限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那是庭院中的阵法霎那运转到了极限所发出的光芒和声音,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眼,那阵法流动的力量瞬间就注入到了狐魂之中,而天空之中那闷雷只是轻描淡写的滚动而过,再无声响....

  这...?我带着巨大的疑惑,丝毫不敢相信,天劫就这般过去?但下一刻,我却看见狐魂忽然俯身,如临大敌,天空之中滚动下了一个只有拳头般大小的雷球....

  那雷球的光芒并不刺目,那气势还不如一般的道士引动雷法时的落雷,就这么轻飘飘的滚动到了狐魂的面前。

  我的心中没由来得警钟大盛,竟然有一种被压迫到喘息不过来的感觉,还不等我反应过来,狐魂竟然朝着雷球冲了过去,两者就这么碰撞在了一起...

  那一瞬,天地都像突然安静了一秒,连庭院中绵绵的细雨声都暂停了。

  那碰撞的一幕在我的严重无限的放大,显得如此的可笑且不对等...遮天蔽日的狐影和一个拳头般大的雷球?

  一丝冷风轻轻的从我眼前吹过,扬起了我额前的发丝,我忽然呼吸不过来,只能大口的喘息...

  随着我第一声喘息声打破这霎那的安静,那一丝轻风竟然瞬间就变作了狂暴的飓风,疯狂的撕扯着院中的一切。

  而天空在此刻,就如同被拉开了一个口子,倾盆的暴雨连给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这样铺天盖地的落下。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在我头顶的上空响起,整个天地都仿佛巨震了一下,发出了让人不敢多望一眼的炫目白光。

  ‘滋啦’‘滋啦’,在那一刻,我的眼前一片混乱,什么都看不清楚,剩下的只有耳中这一道道电流乱窜的声音。

  在这样浑噩的感觉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双眼才能再次重新视物....在倾盆的暴雨中,我迫不及待的望向了天空,狐影还在,只是比起刚才的遮天蔽日,已经小了不下三分之一,那看起来貌不惊人的雷球已经不见,化为了百十道如利剑般的雷电,一批批的轰向那巨大的狐影!

  每一道闪电落下,那狐影都会剧烈的颤动,都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一分,任谁都能看出抵抗的十分艰难。

  而我盘坐其中,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这就是天劫的威力吗?之前那狐影我已经觉得超出了我的认知,而这样的战斗我又能插手什么?

  我不懂芸姨要我在此压阵的目的是为何?可是为了辛夷,即便是天劫,我也必须要坚守。

  惊天动地的对抗事实上并不需要多久的时间,只是几秒,那雷球所化的道道雷电便已经全部的轰击在了狐影的身上,然后化为虚无....

  此时的狐影身形只剩下初时的一半大小,气势比起之前也萎靡了不少。

  那然后呢?天劫就这般过去了吗?我的手心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全是冷汗,可是辛夷沉睡的屋中到了这个时候偏偏没有了任何丝毫的动静。

  大雨还在疯狂的飘落,飓风也越发的急迫...只有庭院中的阵法在不停的运转,一丝丝流动的力量不停的聚集在图腾柱的顶端,然后流向那巨大的狐影,似乎是在支撑着那狐影。

  原来,这些阵法的布置是如此?那么,等一下若然需要我来出手,方式也只是通过阵法,来支撑天狐虚影?

  我有阵法的基础,这样想着,不由得仔细的看了一眼庭院中的阵法布置,虽然不能看出具体是怎样布置,但至少能摸清阵法之中力量的流动方式。

  而我所盘坐的位置,果然是一个提供力量的源点,而且是最后一个源点...也就是说,当阵法之中所有的力量源点都被‘耗尽’之时,最后支撑狐影的力量就当由我来提供。

  否则,就凭狐影自身的力量....我深吸了一口气,只是一个雷球就耗尽了狐影一半的力量....

  而我的力量,在天劫面前是否可笑了一点儿?谁又知道天劫何时是尽头?

  我的这个念头刚刚生出,老天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从天际的远处再次传来了沉闷的雷声,比起刚才这雷声暴烈了许多,再也不像遥远的声音,却像是正常的春雷当头炸开的感觉。

  依然没有任何让人感觉惊人的气势,只是让人莫名的感觉这雷声中带起了丝丝的怒意!

  可让我震惊的是,这样的雷声不止一声,而是连绵不绝的响起了三声....

  难道?!

  我震惊的抬头,与此同时,天空陡然暗了一下,当光明再作时,在我的眼中出现了三个雷球...比起之前大了三分,光芒开始炫目,滚动着已经感觉到了力量积压其中的压力!

  之前的一个雷球就...这三个雷球这狐影如何能够抗过去?

  而在我身后的阵法在这个时,竟也无声的再次光芒大作,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忍不住一个回头,却是不由得呆立当场...


仐三说:
大年十五过完了,这个周一正式恢复工作,也恢复山海更新。明天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