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四章 天劫(中)

第七十四章 天劫(中)

  我看见了阵印!

  这庭院中的阵法按照芸姨的说法,是我师父所传,那定然是明阳门的手段,明阳门的阵法全部是用明阳门特殊的阵印压阵,那也无可厚非。

  可是,让我呆立当场的阵印却是和寻常的阵印不同——一种比较特殊的淡紫底色,在边角缺了一小块,阵印顶端和普通阵印不同,而是用一种简单的手法雕刻了一只粗陋的麒麟。

  我的眼眶有些发热,因为这阵印我再熟悉不过,那不就是师父的本命阵印吗?

  在杂乱的记忆之中,我依稀记得我和师父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大意是我询问师父的本命阵印,比起我和正川哥的阵印是不是厉害许多?

  事实上,是我想见识师父阵印的真正威力,毕竟对于自己的阵印究竟有何特殊,师父总是讳莫如深。

  但师父却是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人的生命终有尽时,所以当我命中也终有最后一阵。而我那阵印,将会压阵我那最后一阵。哈哈哈...到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不厉害了。”

  无疑,当时师父的回答让我非常郁闷,因为做为弟子听到什么最后一阵,总是感觉不太吉利,不过也只是以为他又故意胡言乱语敷衍于我,没有做多深想....

  但今日我没有想到,我竟然在这庭院之中见到了师父的阵印,看来在那个时候...师父的确没有骗我,这庭院之中的阵法虽是芸姨所布置,事实上却是师父亲自所传。

  如今,师父已经不在这世间,这不是他的最后一阵,又是什么?

  甚至,他似乎能够预料,我将亲眼见到这最后一阵,莫非师父走前让那天算一脉推算了我和正川的一些事情?

  这已经没有答案了,师父最终也走上了明阳门之传人最后应该走上的那条路。

  风再起,雨滂沱。

  心绪到底难平,我未曾想到多年以后,师父这最后一阵,压阵之物是他本命阵印,压阵之人则是我。

  恍惚中,我似乎看见师父立在这庭院当中,用熟悉的笑容和眼神看着我,复又消失不见...

  我的手或许是因为冰凉,微微有些颤抖,然后又紧紧的握紧成拳。

  多年以前,因要护我周全,师父狠心将我逐出山门。

  多年以后,他这最后一阵,却是和我‘并肩作战’,他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幕。所以,也是最后用这样隐晦的方式告诉我,给我最后的交代,我终是明阳门的弟子,是他的弟子!

  否则,有何资格,与他并肩一战?

  一滴泪水从我眼角滑落,转瞬就被大雨冲刷的不见,回山门以后未曾再见过师父的遗憾已经变成了一种带着疼痛的温暖。

  原来,师父用这种方式给了我他最后的答案,抚平了我内心最后的不安与忐忑。

  那么,这一战,对抗天雷之战,不仅仅是为了辛夷,我也当于师父一同并肩战斗到最后!

  这许多念头过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几秒,我快速的扫了一眼阵法,最开端的阵印已经完全碎裂。

  而抬头望天,三个雷球已经聚集完毕,朝着狐影快速的呼啸而去。

  在这一刻,我心中忽然有了明悟,我做为最后的压阵之人应该做些什么?

  一念至此,我站了起来,双手开始快速的掐动已经有些生疏的诀印。

  那是明阳门特有的手法,只要是明阳门的阵法,都可以以此一套诀印,调动阵法之中的力量。

  这套诀印需要强大的灵魂力做为支撑,否则无法引动阵法之中的力量,还因为它针对的是所有明阳门的阵法,所以在明阳门多年的传承之中,只有明阳门的绝对高层,寥寥几人,可以习得这套诀印。

  而到了我和师兄这一代,师门只有三人了,所以也就无所谓什么规矩了,总之我和正川哥都会这套诀印,只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更加适合我一些,毕竟我的灵魂力异常的强大。

  诀印并不复杂,重点是要有灵魂力的支撑。

  从一开始的生疏过后,我的诀印掐动的越来越快,而渐渐的我就能感觉到我的灵魂力分出了一缕,与阵法之中的力量联系了起来。

  我心中一喜,却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震荡,一阵刺眼的光芒过后,几百道雷霆陡然就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三个雷球已经爆裂了开来,不用看也知道此时化为了雷霆包裹了狐影!

  我心中紧张,不由得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情况。

  只是短短的片刻时候,空中原本还有之前一半大小的狐影,再次缩小了三分之一,而雷霆的消耗还不到五分之一。

  我越发的肯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按照阵法的正常运转,根本没有办法支撑狐影完全的扛过这天劫。

  甚至连这一波天劫都抗不过,事实上我没有经历过天劫,根本不知道这天劫到底有几波这样的雷球,但如果还有下一波,那威力只会比现在这一波更大。

  如果是这样,狐影被天劫打得完全消失,剩下的恐怕只能是辛夷来硬抗这雷劫。

  可是辛夷本就是灵魂不足的天狐,还要辛叔为她补魂,不要说这雷球,恐怕在这雷球中的一道雷霆都抗不过去。

  想到这里,我手上掐诀的动作更加的快了,我的双眼死死的看着空中正在苦力支撑的狐影...转眼间,又缩小了快三分之一。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灵魂力终于和阵法之中的力量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并且我的灵魂力可以完全的洞悉阵法之中每一丝力量流动的速度和方向。

  就是现在,我快速的连续掐动了三个诀印,阵法中的力量流动陡然改变,先是快速的聚集在了一起,然后这些聚集起来的力量,忽然的加速朝着那阵法连接图腾柱的方向奔袭而去。

  “去!”我大喝了一声,掐着诀印合起来的双手陡然打开,形成了一个门户的模样,那股力量彻底的被释放,一下子从阵法之中奔涌而去,极快的冲上了图腾柱,注入了那丑陋的狐尾之中。

  在力量灌注入狐尾的刹那,那天空之中的狐影一下子停住了身形,那虚幻的影子就如同吹气球一般快速的膨胀了起来,只是瞬间便已恢复了对抗天雷之前的大小。

  之前,它原本是左躲右闪,躲避着雷霆,想用拖延时间的办法,多获得一些阵法的力量,来支撑它扛过一道道的雷霆。

  如今,它忽然被灌注了大量的力量,似乎有些‘志满意得’,再也不再躲闪,反而是短暂的停顿以后,朝着雷霆直接撞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我身后,传来了三声轻微的碎裂之声,我来不及抹一下额头的汗水,回头一看,那押阵的阵印果然再次碎裂了三个。

  我并没有因为狐影暂时能够支撑而放松,反而是心情更加的沉重,押阵的阵印加上师父的本命阵印,总共只有十二个。

  加上第一次天劫碎裂的一个,到了如今就碎裂了四个,已经是三分之一了。

  那天劫还有几波?第一次一个雷球,这一次三个,那么下一次又是几个?阵法能支撑到几时?如果阵法已经不能支撑了,狐影也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这样的战斗,我根本无法把控局势,这是一场一开始就出于劣势的战斗,毕竟天威难测。

  可是又如何?我必须一道天劫一道天劫的撑下去!

  在沉重的心情之下,我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诀印一直掐在手中,好随时为空中的狐影调动力量。

  而只不过过了短短半分钟不到,狐影又被打回了原型,再次变成了一半左右的大小。

  反观雷霆倒也还好,原本数百道雷霆也只剩下了几十道。

  于是,我再次掐动诀印,释放了一些阵中的力量支撑狐影,好歹扛过了这次的天劫。

  雷球过后,狐影再次缩小了三分之一,阵中第五个阵印也已经碎裂了快要一半。

  在这个时候,我不敢妄自的调动力量为狐影恢复,只能等阵法自然的运转,让它缓慢的恢复。

  因为自然的运转,这个阵法可以一直运转下去,产生新的力量,生生不息。

  这是什么级别的阵法?我皱起了眉头,刚才我已经察觉,如此磅礴的力量,恐怕只有调动天地的原始之力才能做到。

  而且还是生生不息的循环,要知道这是看一个阵法是否高阶,最简单的判断方法!

  看来,师父布阵到了什么水平,我一直从未真正的了解过,恐怕在这个时候,只有正川哥在场,才能一眼看出这是个什么级别的阵法?

  当然,阵法虽然逆天,却不是真正的无敌,它自然产生的力量还是太小了,根本不足以去支撑狐影对抗天劫,哪怕一个雷球也不行。

  否则,刚才的第一道天劫,狐影根本不会消耗自身一半的力量才生生的扛过。

  这个时候,我已经彻底的清楚,芸姨要我压阵,恐怕是当年师父的暗示,连芸姨自己也不清楚,这大阵若无我明阳门之人压阵,狐影根本抗不过天劫。

  只是,师父精心布置了这一切,就真的能扛过天劫吗?我内心不敢确定,却是忧心忡忡....

  果然,雷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却不是在远处的天际,而是快要近在耳边。

  六道雷声!

  我的心陡然收紧!师父,若是阵破,那弟子应该如何去做?

  雨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流过脖颈,直至怀中,也流过了我一直挂在脖子上的本命阵印...




仐三 说:
听说了评论区的事,找时间把更新补上。我乱承诺确实是我的毛病,以后不会再乱承诺了,只能说之后也会陆陆续续的更新山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