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五章 天劫(下)

第七十五章 天劫(下)

  “世间事,皆流水。人若水中沙,哪有躲得过水流的道理?”磅礴的雨帘之中,依稀见得的却是那个懒散的身影,提着那已经磨得溜光的葫芦,几口劣酒下肚,略微有些巅痴的卧倒在山门大殿长廊前的样子。

  口中说些什么疯言疯语?我和正川哥面面相觑,却是听不懂的。

  “师父,你无非就是告诉我们躲不过这世间事,干嘛说得这么故作高深的模样?”到底是师父的话,正川哥还是想了一阵儿,倚在柱子上,带着笑问了一句。

  夕阳中微风扬起他的发丝,正是青春年少,时光终不可再追...

  “哪有故作高深?无非,不过,只是躲不过,便扛下。扛不下就让水流带走,结果总是要承受的。我那师父,对,你们的师爷,总是说...痴儿,莫躲,哪里躲得掉,给我站直了,堂堂正正的受...受着...呼,呼呼...”话未说完,师父已经醉到了极致,鼾声响起,敞开的胸膛一片红,衣襟被风吹得微微抖动。

  “懒得管他,瞧他醉得胸口都红了。”正川哥转头,撇嘴,却又是摸了摸我脑袋,说道:“老三,去我们房间,床底下有床薄毯。”

  哗啦啦,雨势更大,滚滚的雷声只是一瞬便爆裂了开来,之前还在天际滚动,转眼便已集中在了这片山头。

  我的双眼滚烫,却是转瞬又被大雨浇了个冰凉,眼前哪里有什么正川哥,师父?耳中剩下的却是那一句‘给我站直了,堂堂正正的受着。’

  空中六个雷球同时爆裂开来,天劫就如同预料的那样,一劫是为一个雷球,二劫为三个雷球,到了这三劫就是——六个雷球!

  而之后还有几劫,谁能知道?我只有站直了,堂堂正正的受着,因为世间事,如流水,我亦是那水中沙,躲不掉,避不开....

  雷光灿烂,在爆裂的瞬间,便已经彻底的淹没了那巨大的狐影,形成了一片爆裂的金黄色雷池,在不知何时已经变得赤红的天幕下,这一刻倒是显得璀璨又震撼,就算最美的焰火也不能与之相比。

  联系着阵法的我,却是在这绝世的美景下,感觉到了它那令人震惊的威力,到了六个雷球,仿若是量变引发了质变,所有的雷光不再‘各自为政’,反倒是在雷池形成的瞬间,力量交织了起来。

  隐约间,一把‘雷罚之剑’已经微微成型,其余的雷光形成的雷池,如同一道道连接的锁链,牢牢的锁死了中心的狐影——避无可避!

  这是一种玄奥的感觉,如若我不是在此刻联系着阵法,我根本无从感知这一种变化,看见的无非就是爆裂开来的雷球在瞬间淹没了狐影。

  我在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避无可避的哪里只有狐影,同样还有我。

  所以...我咬紧了牙,双手快速的掐动着诀印,灵魂力如同流水一般的倾泻而出,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网络着阵法中所有的天地之力,形成了一股洪流,通过那巨大的图腾柱,不要命一般的朝着狐影疯狂的灌输而去!

  瞬间,阵法之中产生的力量就被倾泻一空...可是,不够!绝对不够!

  不到两秒,在雷池之中的那把‘雷罚之剑’形态已经越来越清晰,在恍惚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已经紧紧的握住了它,并且渐渐的,看似缓慢的将它高高扬起。

  那是一股来自内心的直觉,不出二十秒,这把剑便会重重的落下,毫不留情的劈砍向雷池中的狐影。

  二十秒!此刻狐影受到了阵法中力量的灌注,身影变得空前的巨大,比最初完整的形态还大上了三分之一。

  可是,我知道...这力量不够,根本不足以对抗这六雷天劫。

  或许是处于大妖之魂的骄傲,明知不敌的狐影依旧高高扬起了自己的头颅无声的咆哮,巨大的狐尾不停的甩动,每一下都带着一种大妖的桀骜。

  这是拼死也要对抗的一击,我又有什么退路?

  诀印掐动到了此刻,我的灵魂力已经流逝了将近三分之一,我听到了第五个阵印完全破碎的声音,可是我掐动诀印的速度更快了。

  灵魂力带动阵法快速的运转,第六个,第七个阵印开始出现了道道的裂纹。

  却因为‘自杀式’的运转这样高等的阵法,天地之力形成了一股飓风般的风卷,瞬间就再次灌注满了阵法。

  “再来!”我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灵魂力再次形成了一张大网,又网住了所有的阵中力量,再一次的朝着狐影疯狂的灌输而去。

  整个过程不过三,四秒!

  我猜不透结局会是什么,因为这一次的抵抗,我估计就会被我自己逼迫到极限,可人要任何事都依照着所谓结局结果去行事,怕是一场悲哀。

  拼的只有当下!

  “再来!”

  “再来,再来...”我的双眼已经赤红,因为瞬间灵魂力的大量涌出,脑袋也开始阵阵的眩晕...

  我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形象是否狰狞,只感觉鼻端涌出一股热流,转眼又被大雨冲刷而去,少许残余流入口中,泛起一丝丝咸腥的滋味。

  在我的疯狂之下,雷池中的狐影一再的膨胀,似乎也是量变引发了质变,第一次它变得如此栩栩如生,真实了起来!就如同一只真正活过来的,有血有肉的大狐妖,每一根在雷池中的毛发,每一道看向‘雷罚之剑’骄傲又无惧的眼神...

  “收!”我一下子停下了诀印,双手合并成尖塔型强行收住了涌动的灵魂力。

  力量灌输到了如此的程度,怕是够了!而事实上到了这个地步,我的灵魂力只剩下了不到五分之一,就算想要保险一些,再给那狐影灌输一次力量,时间上怕是也不够了。

  我闭上了双眼,开始快速的调息,恢复。

  尽人事,安天命。事情到了这般地步,能相信的唯有天意。

  一切仿佛静谧了下来,虽是闭上了双眼,我依然能够感觉到能量的变化。

  能感觉到一片赤红的天空之中,那把‘雷罚之剑’终于彻底的成型。

  它还有些粗糙,只是有了剑身,剑柄这样粗略的形态,但一点也不妨碍它此刻被那天地间仿佛无形的手给高高的举起..

  一秒,两秒....在我身后,接连传来了六声阵印完全破碎的声音,十二道阵印,此时破碎了十一道。

  剩下的只有师父留下的那一道本命阵印未有破碎。

  刚才是我施展诀印的速度太快,所以阵印破碎的速度并未有跟上,当诀印一停,这些阵印终于支撑不住完全的破碎了。

  只剩一道阵印,如果还有天劫,我将如何抵挡?我心中并没有答案,唯一剩下的念头只是当初的那一幕画面,醉倒的师父告诉我们——世间事,无可避。

  ‘轰隆’,似乎震耳欲聋的一声,又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的声音,那一道雷罚之剑终于果断的落下了。

  从它被高高扬起到重重的落下,没有丝毫的停顿,果断而利落。

  面对这一把雷罚之剑,那道巨大的狐影也似乎隐忍到了极致,瞬间也挣脱了那一道道雷池构筑的锁链,没有任何的逃避,反而是朝着雷罚之剑冲了过去...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下来,狂风暴雨之中好像只看见那一把雷罚之剑徐徐落下的每一个瞬间。

  它毫不留情的斩入了狐影的皮毛,肌肉,骨骼...终于,在颅骨处似乎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再也斩落不下去。

  于是,狐影和雷罚之剑对抗了起来,这一场无声的对抗很快,好像只进行了几秒,却又好像漫长的经过了几个世纪。

  一道刺目的炫光从剑身上出现了,接着两道,三道...转瞬,那把巨大的雷罚之剑在顷刻间就布满了裂纹。

  尽管是感知的世界里‘看到’了这一幅画面,我依旧有一种双眼被刺痛的感觉,忍不住在这一瞬收起了感知。

  下一刻,当我再想感知的时候,我头顶的天空出现了一种白晃晃的明亮,那炫目的透亮,仿佛能穿透我的眼皮,直接刺激我的双眼。

  我忍不住猛地睁开的双眼,看见的却是那把雷罚之剑彻底的爆裂了开来,化为了万千道细小的雷纹,倾泻在了狐影身上,又只是瞬间,便莫名的消散。

  这就...结束了?我兀自反应不过来,却听见天空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带动的我身下的大地也跟着剧烈的晃动了几下。

  一股爆裂的力量瞬间爆炸开来,又瞬间消失,我被晃动的再也维持不了盘坐的姿态,被狠狠的甩开了去,直到撞到了一根柱子,才堪堪停住。

  而我下意识的望向了天空,却发现狐影以一种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急剧的缩小。

  我顾不得被撞的闷痛的胸口,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死死的看着那狐影,紧张的连呼吸都停滞了下来。

  好在这个过程只维持了不到十秒,变停了下来。

  可天空中,之前还巨大无匹的狐影竟然变得只有正常狐狸的一半大小,在头颅上还有一道醒目的伤疤...如若不是彼此之间存在着感知,我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天劫,就这样过去了吗?

  雨未停,风仍啸...已经破碎了十一道阵印的残破阵法之上,师父的那道紫色阵印显得如此普通,可不知是否我的错觉,总感觉那阵印之上的粗陋麒麟似乎活了过来,带着心跳...

  以至于,我胸口的本命阵印,仿佛也随着它的心跳,在跟随着一起跳跃...


仐三说:
首先对我的书迷们鞠个躬,我感觉非常的抱歉,能跟到现在,还等着山海的,我相信都是‘真爱’。我不敢给什么承诺,唯一还能给的承诺只是山海必定完本,且绝不敷衍,这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作者真正的底线。上一章被驳回了,说有敏感字词,我后来才发现。我现在太忙,如果大家都是老朋友,我相信是不介意给我一些时间去完成山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