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章 意料之外的恐惧(上)

第三章 意料之外的恐惧(上)

  看着老周的行为,我心中有些懊恼,干嘛要去刺激他。

  我这个杂七杂八古玩小店,每天8点钟准时关门,回去之后,我有许多自己要做的事情。

  我实在是不想浪费半个小时时间去清理门口这一堆呕吐物,可是同时也好奇起来,是什么事情,刺激的老周到了要呕吐的程度?酒精?显然是不可能,我了解老周的酒量。

  而老周做为一个医生,我绝对相信他比普通人对某些事物更加有强悍的抵抗力,能他吐的事情恐怕不多。

  我收好了柜台前的杂物,静静的等待着...大约7,8分钟以后,估计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的老周终于走回了小店,外面炎热的天气,刺激的他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擦了嘴,依旧在我面前坐了下来,看样子,可能这样的方式让他得到了发泄,他喘了一口气,显得好多了,抬头,异常直接了当的说到:“说起来,这事儿,是你害我。如果不是你,我也看不到那一幕现场。”

  “我?”我有些诧异。

  老周喝了一口水,继续又点了一支烟,在这一次他没有任何啰嗦的说到:“你忘记你有一次假装喝多了,忽然拉着我,异常认真的给我说的一句话吗?你说,老周,医院教学用的尸体,有的是死刑犯的吧?你要当我兄弟,你信我,在那些尸体弄进医院来的时候,你念一篇我给你的祭文,然后这样那样做,脑子里要想什么,什么点香祭拜四方。你还记得这事儿?”

  “唔,那次真喝多了。”我低头,从柜台里又拿出了一个打火机,这是有编号的zippo纪念版,我用手指摩挲着,假装很不在意的样子。其实,我清楚的记得那一次我没喝多,而是看见了不该看见的,原本我不爱管闲事,可是兄弟的事儿,我不能不管。

  我知道老周反感这些,只能借着酒醉的由头,提醒了他几句。

  “你少来,你的酒量我心知肚明。”老周骂了我一句。

  我假装听不懂,只是抬头望着他:“你真信这个?你真做了?”

  “每次都做,好不好?你以为我信这个?我在意的只是那句话,你要当我是兄弟!我应着你了,就觉得不好对你做敷衍的事情。”老周情绪有些激动,一下子摸出了自己的钱包,‘啪’的一声扔了一张纸在我面前。

  我没有看,我知道那是什么,就是那次我借着酒醉的由头,非要写给他的一篇所谓的‘祭文’,让他上香的时候照着念的东西,因为装醉,上面的字写得有些歪歪扭扭。

  “你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狗屁不通,念都念不通顺的东西?我每次怕忘记,总是随身带着。这一次,我之所以会看见这糟糕的事儿,就是因为医院刚好又弄来了一具尸体,恰好是个死刑犯的。”老周认真的看着我。

  我心中微微有些温暖,所谓男人的友情有时候也简单,我答应你的事情,就绝对不敷衍你...偶尔,真的可以看成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说详细点儿。”我拿起了柜台上的那张纸,叠好,放进了老周的钱包,递给了老周。

  他以为是一篇‘祭文’,实际上那是一篇简单的咒语,功效在于沟通,至于内容,可以非常简单的理解为安抚外加小小的威胁。

  老周这个人虽然是一个坚决的科学派,但我知道,他的八字低,虽然容易‘闯’到,也容易被缠上,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也算是灵觉比普通人出色,一些小小的咒语,交给这样的人去用,效果比普通人用要好的多。

  如果不是少了一些必要的‘天分’,我想当年被带走的应该是他,就不是我了。而那一条小狗儿,也应该是送给他,不是送给我了。

  这一点仿佛是刺痛了我的内心,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挂在腰间的钥匙窜儿,那上面有一个非常特别的钥匙扣,是一撮灰黑灰黑的狗毛做成的,我的手指习惯性的从上面拂过。

  发现,当年的那一些难过,一点儿都没有减少过,反而随着时间,越发的沉痛。

  老周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接过了钱包,仍然在继续的述说,而随着老周的述说,时间被带回到了昨天的傍晚。

  ————————————————分割线———————————————

  尸体,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是带着一些恐怖色彩的东西。

  但是,事情总是分两面性,就比如说对医院来说,尸体却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资源’,因为不管是教学,还是研究都会用到...但在这片称之为华夏的土地上,由于有一种先祖情怀,更加信奉逝者为大,加上人的某一种心理,就是不想死后还不得安宁的心理,所以就造成了这种紧张。

  细节不必去探究,总之少量死刑犯的尸体也是医院尸体的来源之一。

  “说起来,也是巧合。在这周我有三节解剖课,可是你知道的,咱们医院的情况,虽然我一再的告诫学生要珍惜标本,尊重标本...算了,不提这些废话,总之一句话,咱们医院也是‘尸源’不足,我上课都有些问题了。也就是昨天,我下课以后想到这个问题,就去一趟停尸房。”说到这里,老周顿了一下。

  他在这里说的停尸房,严格的说来并不是那种病人去世,停放尸体的太平间。

  严格的说,应该是类似于标本室的地方,那是整个医学院一栋单独的建筑,而泡着尸体的大福尔马林池子,就在这建筑的地下室。

  “你这就遇见了?”我扬眉问到。

  “如果是那个时候进去了,倒也好了,我就不会遇见...”老周皱了一下眉头,有些烦躁的又点上了一支烟。

  而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天是星期三,是老周课时最多的一天,他完全下课以后,应该就是傍晚,而傍晚还没有进去,那又是什么时候?他为什么会这样感慨?在那个时候进去了反而好了?

  我心中虽然疑惑,但却没有打断老周的述说。

  随着老周的述说,我知道了...昨天,他在下课后就直奔了那栋建筑,那栋建筑其实在医学院比较有名,不过却不是什么好的名头。

  众所周知,在医学院这种学院,一般都存在着什么学院恐怖传说,而在老周就职的医学院,几乎所有的传说都和这栋存放着尸体和标本的建筑分不开关系,什么谁在这里自杀过啊,谁在这里看见什么啊,听见什么啊,总之和别的传说大同小异。

  那栋建筑老周带我去过,可能由于所在地方的关系,有些阴凉的感觉...但是,我说实话,那里很干净,就包括存放尸体的地下室。而

  我所指的干净,明白的人自然懂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不太相信,老周在那里会遇见什么?

  “我去找那边的负责人,我其实就是去抱怨一下的,反正你知道在学校里,有些人办事儿,你不去闹一下,给一下压力,他们就不会给你好好办。但就在昨天,我还没开闹呢,那负责人就开心的和我说,让我别担心,医院新弄来了一批‘尸源’,这一下可以暂时缓解一下‘尸源’紧张的问题了。”老周掐灭了烟蒂,估计是抽的太多了,这一次他没有再点烟。

  “好事啊。”我随口接了一句。

  “是,好事!好个屁的事儿...坏就坏在我当时高兴,多嘴问了一句,‘尸源’怎么来的?还是一批?结果,就被告知,这一批的‘尸源’里,有死刑犯的,现在暂时冷冻着,还在紧急的做着一些简单的处理,总不能让学生看见那血淋淋的,对不对?”老周的情绪稍许又有一些激动了,看来他是真的很后悔昨天那一句多嘴。

  “然后?”我习惯性的再次摸了摸自己的钥匙扣,问了一句,虽然我心里大致也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了。

  “然后什么?我就想起你说的话了啊...加上那批尸体我也会用到,我就想着,在这之前,按照你说的祭拜一下吧。其实在咱们医院,很多老师对尸体是很尊重的,抛开尊重,其实很多医生也会采取一些告慰的行为,拜一拜啊,慰藉几句啊。其实你也懂,在医院这种地方的医生,要么就是完全不信,要么就是做为一个医生,反而深信不疑...我这样做也不奇怪。只不过,在别人眼里,我周正是什么人?做这种事情是不能光明正大的,不然别人笑话我呢。”老周说到这里,忍不住有些尴尬。

  “嗯,我理解。”我补充了一句,是啊,这个坚定到极端的家伙,如果去点香祭拜,怕是会被熟悉他的人笑死,当然除了我们几个最亲密的兄弟。

  “可我不是还得拜吗?我是决定马上就回家拿几支备着的香的...但,我又刚巧接了一个电话。”说到这里,老周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