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章 意料之外的恐惧(中)

第四章 意料之外的恐惧(中)

  电话?其实也不是多要紧的电话,不过是一个女子打来的约会电话。

  老周这人没什么大毛病,就是人稍微风流了一点儿,而他常说有两件事他绝对不会推,第一就是我们哥儿几个找他。第二就是他还看得顺眼的女孩子找他约会。

  而一个长的不错,职业也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前途光明的男人分外受欢迎一点儿,这种电话多一点儿也是正常。

  “所以,你去了。”我懒洋洋的看了一眼店外,此时的阳光大概被云层遮了一些,天空显得有些阴沉。

  “你不去?”老周反问了我一句,显然不满我这个态度,估计是说我有些五十步笑百步的意思。

  “重点?”我拨弄着手中的打火机,‘砰’开盖的脆响回荡在店里,开机盖儿里的钢片我微微调整过,能这发出这样的声音,看起来效果还不错,我比较满意。

  “重点就是约会比较愉快,我回来的时候11点了。你了解我,知道我大概会做什么?”老周抹了一把脸,显然是对自己也比较无奈。

  之前,我就说过老周是一个有着洁净强迫症的人,加上在某些方面还比较偏执,也就注定了他的性格,在其它方面也有些怪...简单的说就是,他决定今天要完成的事儿,倘若今天完不成,他会一整晚都睡不好觉,如果第二天还没完成,他第二天会继续顶着一个熬夜的红眼睛。

  这一点,实在不怎么讨人喜欢,或者说是讨我喜欢,因为相对来说,我就是一个随意惯了的人。

  按照我对老周的了解,他的之后做什么的细节,在我脑中就已经渐渐成型。

  回家,拿最熟悉的那个玻璃杯,从冰箱里倒出一杯蜂蜜柚子水先灌下去,冲洗杯子,放回原位...接着,洗脸,审视脸上哪里会不会有没看见的油光...倘若接着不出门,会走到厕所门口,脱掉身上的衣服,固定的放在洗衣机旁边的收纳筐里,然后洗澡,再换睡衣。

  倘若还要出门,必然会把出门要用的东西,收拾好,仔细检查两遍,放在背包里,出门前闻闻身上有没有什么残留的味道,顺手会拿起放在鞋柜旁的香水,在耳后,手腕喷三下。

  在昨天他没完成的事情,就是要去按照我所说的去祭拜那死刑犯的尸体,所以他回家做完这些琐事儿以后,一定会出门。

  而出门的时候,一定会按照我那天给说的要求,带齐香烛,还有我特意帮他弄的标准纸钱,那些东西就放在随身背的公文包里。

  “去的时候几点?”想到这里,我眉头皱了起来,问了一句。

  我之前说过,学生们盛传的恐怖之地,我知道是‘干净’的,按说老周不管是几点去,只要不自己吓自己,都不会遇见什么事儿的,我问这一句实属多余....因为老周是学医的,加上他自己的极端,也注定是一个不太容易被惊吓的人。

  “我到的时候,没有看时间,只是出门的时候看了一下,大概11点40多。到的时候可能12点多了吧。”老周见我皱起了眉头,也跟着认真了起来。

  他不信我所说的神叨叨的一套,可是他信我。

  “那栋楼只有你一个人吗?”我又问了一句废话,不过如果事件只是一件老周在停尸房闯到不干净东西的俗事儿,也不至于要医院出面压下这件事情。

  “当然不是,有门卫的。标本这种东西,医院还是很看重的,但你知道门卫在一楼入口最边儿上的一间房间。该死的...那栋楼里没监控。”老周说着说着,忽然懊恼的说了一句。

  “这很重要?”我诧异,什么诡异事件把老周吓成这样了,他还念念不忘监控。

  “当然重要,你听我说完....”老周扯了一下他衬衫的衣领,显得有些烦躁。

  而跟随着他的述说,时间又被拉回了夜里的12点多....

  大概是在那个时间,老周达到了那栋学生们比较害怕的建筑...那是一栋老式的建筑,应该是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三层建筑,很典型的红砖楼,后来为了美观,刷上了一层白漆。

  而据说又有一次的整改,把原本是瓦片儿的尖顶改成了比较现代的平顶。

  但就是如此,也遮盖不住这栋楼透露出的丝丝老气,以及它比较过时的结构,注定了门卫就是摆设...在我的记忆中,它有三个出口,分别是楼的两侧,以及正门口。

  门卫在正面口,两侧在夜间会被锁上,但是就是那种老式的大铁锁,木门。而且两侧的门距离正门有一段距离,也就是说,如果真有什么情况,等着门卫跑过去,黄花菜都凉了。

  老周就是在这样的夜里,进入这栋老式的建筑。

  他去的时候,那个门卫还没有睡着,门卫室亮着昏黄的灯光,他看见老周来了,并没有多吃惊,而且还和老周打了一个招呼,并且按照规矩让他登记了。

  “你这个时间去那栋标本楼,门卫不吃惊?”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这一次换了一个打火机,用拇指弹开机盖儿,声音比较沉闷,我开始调整着里面的钢片儿。

  我喜欢打火机盖儿开盖儿时清脆的响声,我觉得那声音比较能让我愉悦,而老周却是有些烦,忍不住说到:“老三,你能认真听我说吗?别老是弄你那些宝贝打火机。”

  “我听得很认真,你说就是。”我头也不抬的拨弄着里面的钢片儿,我很难对老周说,爱好也是可以传染的,就比如有个人喜欢打火机,我就不自觉的被感染了。

  他曾经说过,火光能在人最绝望的时候给人一些微末的希望,只有有微末的希望,那人生就如同还有汁水的甘蔗,能嚼出甜味儿来,既然还能有甜味儿,那就不要放弃自己的人生,就如同不要吐出口中的甘蔗,再嚼嚼吧。

  即便只是微末的,微小的希望...那也还有微末的,微小的快乐...

  捏在手中的打火机,曾经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带来了一丝亮色,所以他在之后喜欢收集打火机,就如同收集了很多希望,然后我也喜欢。

  他是谁?老周也不知道,而我刻意‘遗忘’....

  知道我的倔强,老周也不再坚持,只是有些麻木的回答我的问题:“半夜去标本室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在那栋大楼里也不是纯粹的标本室,还有几个小小的医学实验室,医生是感觉比较麻木又理智的职业,而且往往还有一点儿偏执狂,留在那样的楼里过夜,也不会有多大感觉的。而且如果忘了重要的东西在里面,或者半夜取明天上课要用的标本也正常。有时候,标本要用‘抢’的。”

  我不知道老周给我的理由是否牵强,他既然这样说,我想肯定也就是这样了,毕竟每个行业之间互相不了解很正常。

  那我算什么行业?我想了一下,很肯定的告诉自己,一个杂七杂八古玩店的小老板。

  “嗯,你进去了,然后?”之后老周遇见什么就不是我可以揣测的了,而接下来也注定是问题的关键。

  “有什么然后,你知道我的性格,会直奔地下室的...就是有那个福尔马林大池子的地下室。我当时在想,新近的一批尸体应该还没有处理,所以没有泡进池子里,应该还在冰柜里...我还嫌弃麻烦,还要特别去找那个死刑犯的尸体。我就是想着这个...然后一路走到了地下室。”老周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我,有些尴尬,却又有些惊疑不定的说到:“不过,我昨天觉得地下室有些冷。”

  “冷很正常,毕竟是老房子,外加是地下室。”我终于弄好了那个打火机,抬头对老周说到。

  “不正常,我起鸡皮疙瘩了...按说,我只是埋头想着烦心事儿走的,任谁要面对一具具的尸体心情都不会太好,当时我还庆幸我学的不是法医什么的...可是一到地下室,我一下子就清醒了。不,老三,我不知道怎么和你形容,那种感觉应该不是说清醒了,而是明确的知道自己走到地下室了,因为太冷了,我起鸡皮疙瘩那种冷。”老周看着我,眼神还残留着昨夜留下的惊恐。

  “唔,冷?”我看似不经意的答了一声,又忍不住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老周,下意识的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

  没问题,老周是没问题的...然后,我拍拍老周的肩膀,示意他继续说。

  而老周有些烦躁,这一次把衬衫多解开了一颗扣子,仿佛此刻他内心有多燥热,在昨夜那栋标本楼的地下室他就有多冷,我的鼓励让老周稍许有些安心,他就接着说到:“总之那一段的记忆我有些模糊,因为我不确定我看见了什么,老三,我第一个和你说,而不和别人说,不仅因为你是我的最好兄弟,还因为我觉得你一定能帮我解决难题。”

  “嗯。”在这种时候,多余的言语都是废话,我只是嗯了一声。

  我大概知道老周或许是感受到了什么,这种感觉还不能完全称之为‘看’,不过我相信这一段感觉远远不是事件最重要的那一环,就是——把老周吓的如此魂不附体的那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