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章 所谓牛逼的师门

第六章 所谓牛逼的师门

  小时候,我们常常听说什么鬼吃人,妖怪吃人?但实际上,我心里非常清楚,鬼不可能吃人,而妖怪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如果说这件事情只是单纯的发生,我可以当做一个心理变态对尸体有着异样的执着,毕竟在看多了,听多了以后,知道人心才是最可怕的东西....但是配合上老周遇见了‘鬼打墙’(典型的鬼打墙)和诡异的猫叫声,我觉得这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我没有看见现场,老周大致给我描述了一下。

  说是整个停尸房,尸体就像被翻动了一样,而被啃噬的是一具女人的尸体,面容姣好(我很佩服老周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注意一下长相问题)说是啃噬也不对,因为真正缺失的部分不多,只是感觉被挑拣了一样,弄得乱七八糟。

  我想这个所谓的‘乱七八糟’的形容词,就是老周呕吐的关键点。

  而这种东西我无意听得太详细,老周也不想描述的太详细。

  他只是说这样的发现让他彻底的清醒过来,当时,想起之前的遭遇再也不能在那个停尸房停留一刻,立刻冲了出去。

  接下来都是一些琐事,就比如和门卫一起通知了相关领导,然后收拾停尸房,压下整个事情....

  毕竟受到伤害的不是活人,只是一具尸体,这事不是非得曝光不可,而且这也不是单纯的医院,而是医学院....总之,这些细节我不太关心,只是问老周了两个关键问题:“尸体什么部分缺失了?你怎么知道是人做的?”

  其实老周只是说尸体被啃噬,并没有告诉我说是人干的,可是他没有特别的说明是什么其它东西做的,我也就自动默认成是人做的了。

  “尸体缺失的部分,说起来只有一部分没被找到,那就是心脏。这是事后有人清理发现的...至于你说我为什么肯定是人做的,虽然在现场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可是在尸体上却有一个重要的线索,我是一个医生,当然一眼就认出来了,尸体上有一个牙印,人的牙印。”老周说起来,脸色又变了。

  我觉得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不错,但是只是略微脑补了一下,胃也有翻滚的感觉。

  我在脑中组织成措词,想着这么一件事情我要怎么去安慰老周,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样:“老周,你这个心理状态不适合上班。休息三天吧,如何?这事儿,如果你觉得你想要个究竟,我觉得我大概可以去分析一下,以后一定会给你一个答案,你觉得如何?”

  “你给我答案?你是警察?”老周的眉眼间有些不相信的意思。

  “你忘记了刚才,我不是有着不错的侦查能力吗?”我笑说了一句。

  老周并没有真的在意我的话,可能他也只是想倾诉一下,不过对于我那句休息三天的话,他倒是接受了,他有些痛苦的看着我,说到:“老三,让我到你家里住三天吧?这种特殊情况,行不行?”

  “不行。”我果断的拒绝了,其实从我归来以后,我从来没让任何人去到我的家,确切的说是租来的房子。

  “我就知道...算了,我去找其他兄弟去。就知道在这一点上你小子靠不住。说出来我舒服多了,我走了。”老周是个干脆的人,在刚才啰嗦的叙述了半天以后,他算是发泄了,心理状态好了很多。

  “好吧。”我也很干脆的答应了,只是在老周快要走出店门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叫住了老周。

  “什么事儿?”老周回头看着我。

  “把这个随身带着,睡觉的时候就压枕头底下。我奶奶给我的好东西,便宜你了。”我递给他一个叠成了三角形的符纸,不容他拒绝,放进了他的衬衫口袋里。

  “又是这些神叨叨的东西,我知道了...”老周不耐烦的摆摆手,然后走出了店门,他昨晚应该一夜没睡,在这里喝了酒,费力的回忆了一遍昨晚的事情,想必已经是疲惫之极,所以应该是匆忙的要去找个落脚的地方睡觉了。

  而我递给他的其实就是一张小小的安神符,这符自然不是我奶奶给我的,而是我自己画的。

  “安神符,你不要觉得没有什么用,给老子好好的画!如今能画好它的道士又有几个?”我的脑中又浮现出了一个声音,然后想起了一个人,暴躁,无厘头,可是却是让人不能忘记的人。

  ——————————————————分割线——————————————————

  8点,是我准时关店门的时间,即便在这个时候店里有客人也不行,我是必须关门的。

  我想就是这么古怪的做法,让我的生意一般般吧,但我原本就无心做什么生意,即便我自己只是想当一个古玩店的小老板,过逍遥的日子,最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那种。

  可是无心就是无心,不停的自我欺骗,也知道自己到底想做的也不是这个。

  我不缺钱,因为我自有自己金钱的来源,学以致用,是大多数人的理想,我也不例外。

  其实,我总有种感觉,自己像是被藏了起来...但到底为什么,却是想不通的一件事情。

  “算了,他们两个的想法我从来也没弄明白过,如今也不需要明白。”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把门口老周吐的那一滩打扫了,扔在附近的垃圾房里,然后毫不犹豫的收拾了一下店子,拉下了店门。

  准时的8点,和我每日一成不变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今天不同的事情在于老周告诉了我一件诡异的事情,而我在犹豫我到底要不要去探查一下,不过,老周不想要知道答案,而我去卷入这种事件,恐怕会挨揍吧,算了,我应该低调。

  这样一路想着心事,我终于到家了。

  打开房门,是一个稍显有些凌乱的一居室,我关上门,放下东西,还来不及坐一下,第一件事情就是点香,朝着放在一面墙侧的供桌之后,挂着的一幅画像,拜了三下,画像的是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样子很奇怪,眼神像是在看美女,嘴角还带着一丝不太清醒的笑容。

  只要是个正常人,应该都不会对着这样的人拜祭吧?可是我无奈,因为这是我所谓的师门老祖,我身为师门的弟子,就必须在不是特殊的情况下,每日焚香三拜,而且要虔诚!

  拜完了画像,插上了香,我就像没事人一般的去洗澡了,而屋子里凌乱四散的是用来画符的黄纸,各种线装的册子,还有一些道家的法器。

  不过这些法器,只是我在网上买来随意看看的...我总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寻找真正的‘同类’,但是买回来以后,才发现,这些玩意儿就是表面上有个形罢了,真正法器上该蕴含的气场,波动的力量一点儿都没有。

  “也是,这玩意儿要是能量产了,估计就是人人都要学道的时候了。”我洗完澡,擦着湿淋淋的头发,看着随意扔在地上,沙发上的法器,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人是群居动物,寂寞久了,总是想找同类....我更是骨子里的寂寞,才会有人人学道这种想法。

  是的,我是一个道家的传承者,当年带走我的那个人告诉我,我的师门是一个隐世不出的,非常牛逼的道家门派。可是,那么牛逼的道家门派,加上我也总共只有三个人而已。

  可是后来,在我回来的几年时间里,我发现三个人真的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了,说不定我的师门真的是一个非常牛逼的门派,因为这几年里,我被藏在了这里,我骨子里寂寞,发疯的想找‘同类’,就是另外一些真正的道家传承者,却是一个也找不到。

  “若论术法之奇妙,当属老李一脉。若论驭兽一脉,川地蛇门虽然隐秘,但不容小视,若论....”想着这种寂寞,我又想起了他给我说的话,在他口中道家的传承者好像很多,多到他们就像组成了一个江湖。

  可是,现实生活中,哪来的这些人?我觉得他是平日里抱着武侠小说看多了,给我编造了一个故事。

  他是我的师父,一个神叨叨的老头儿,另外我还有一个师兄,也是走的神经病路线....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我发现我有些想念他们了。

  这样传承者真的不多吗?可是,这世间隐藏在各个角落的诡异事情怎么如此之多?我原本想点上一支烟。

  屋子里的闹钟却在疯狂的响着,9点...这是一个需要提醒的时间,我该打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