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章 我的成功与失败

第九章 我的成功与失败

  可是,如果在白天里为他招魂,无疑就是要害死老周...只因为,如果魂魄不是遗失在这间屋子里,而是到了外面,叫一个虚弱的残魂如何穿过重重的人潮,重回老周的身体?

  强行招魂也不是不可以,我知道的方法就有好几种,引魂灯,喊魂碟,招魂水碗...可是,无论是哪样,我在大白天这样做,都会显得很怪异,怪异到跟大街上裸奔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不能急...但外面躺着的是我兄弟,我又怎么不急?

  我必须冷静下来,想到这里我又点了一支烟,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指已经开始发冷...不过,这不是因为任何情绪引起的手指发冷,也不是偶然现象,而是通过一种控制自己呼吸的方法,收敛自己气息的术法——敛息诀。

  这是我那牛逼师门独门的术法,师父在传授我时,我根本不懂这么鸡肋的术法会有什么作用?收敛自己的气息,气场,甚至在控制呼吸的时候,一口阳气停止吞吐,含而不发压在喉头,另外的气息沉于丹田。

  那不是和活死人没区别了吗?

  我不想学,可是我那师父却把眼睛一瞪,对我吼到:“别以为你是人就牛逼了,凭什么你就可以冲撞阴魂?到时候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遗憾,你就会后悔没和我学会这个法术!”

  “什么意思?”那一年,我13岁,不太懂我冲撞了阴魂,为什么会对我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以我的境界也理解不了师父的话。

  但师父给我的答案,我却毕生难忘。

  “废话!要一女鬼长成倩女幽魂里贤贤(王祖贤)那个样子,你好意思冲撞?这么美的存在是你能冲撞的?还不如你自己去撞墙,懂了?给老子学!”

  嗯,这样的答案,是不是很毕生难忘?

  可是,如今...我吐出了一口烟雾,随着敛息诀的运转,烟雾的形状也很奇怪,就像竹节那般被一节一节的吐出,但我发现我好像有些理解那个死老头儿的意思了,就比如此刻,如果我的阳气冲散了老周的残魂,那就会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而更高层次,我好像隐约有些触摸....是我那神叨叨的师兄在旁边给我补充说明了一句话:“三子,你冲撞了美女鬼物是因,我天眼之下就看不到如此的美女鬼物是果。师父那家伙小学语文的程度,又沉迷于美色,所以你不必在乎他说的,要在乎我说的,懂了吗?”

  我发现,其实他们两个的语文水平可能都连小学没毕业,但在这个时候,我却低声呢喃了一句‘因果’吗?而心中也升腾起了一股懊恼。

  这懊恼其实是在懊恼自己,不过却是无用的懊恼,因为这件事情根本不可以改变,那就是我做个一个修者,我的灵觉非常一般,用师父的话说,没有说我很差,就是给我面子。

  但是,我是一个怪胎,一方面灵觉很差,一方面灵魂力却是不一般的强大,是非常强大!我师父很奇怪,我的灵魂力为什么如此强大,我的阳身还没有崩溃,难道我的是金刚?

  他是真的觉得像我这样强大的灵魂力,只有金刚才配拥有,别误会,不是佛门道家的金刚,是一只叫金刚的大猩猩。

  可是牛逼师门的牛逼师父到我下山的时候,都没研究透我的灵魂力为何会如此?我这只是比一般人强壮一点儿的肉身(还是在山上练的)是如何承受这般灵魂力的?

  我想他是恼羞成怒,才赶我下山的吧?

  这份恼羞成怒以至于让他忘记了我另外一个优点,就是对术法的理解分外深刻,学习起来也很快,明明可以光耀门楣的,他都赶我下山?

  “这死老头儿,估计恼羞成怒到极点了吧?”想到这里,我心中有些微痛,我以为我可以在山上过一辈子的,最好把父母亲人也接来,幽幽山景,云卷云舒,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不是很美的一辈子吗?

  这个死老头儿,却一脚把我踢下了山。

  这般沉思,却是打断了我之前的思路,到一根香烟快要燃烧到尽头,我竟然快忘记,我是在为自己灵觉很差的事情而懊恼....因为灵觉很差,任我各种术法百般犀利,我都掌握不了很多师父口中道家人必然会掌握的技能——天眼。

  我并不是完全不会,而是我开天眼开的极其不稳定...就像一个时灵时不灵的遥控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很灵巧的换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把它砸了,它也换不了台。

  不要说天眼,甚至说,我对灵体的感应在师父的口中都比一般的修者要差,具体差到什么程度,我没有具体的认知。

  因为除了我那个牛逼师父和那个神经病大师兄以外,我根本没有接触过其他的所谓修者,更看不到他们所说的江湖。

  我只是知道,我无聊的时候,曾经去探查过所谓的‘鬼屋’,我创造了一个某一个鬼物愣是在我身后跟了五分钟,我回头才看见它已经无奈到快哭的脸的记录。

  其实也不算记录吧?比普通人好吧?至少普通人再站半个小时,那个鬼物长什么样子,他也不一定能知道,除非老周这种八字极低的倒霉蛋儿,有可能会看见一张难忘的脸。

  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全身已经微凉了,我终于开始在屋子里小心的走动...之前只敢站在屋子正中,是因为我灵觉不好使,而灵体偏偏喜欢贴墙靠角落而立,被惊掉的残魂也是呆呆的,一旦站定根本不知道移动,所以我进入这个房间每次才小心翼翼的。

  按照我灵觉的程度,我感觉到阴冷,那么这个房间应该比我感觉的还要阴冷许多...那么判断起来,来的家伙也就厉害许多?我始终没有想通的关节就在于,为什么来的是个人,却是如此的气息,猫又是什么?

  但想不通的我会暂时放到一旁,而是自己凭借着走动和感应,去仔细的感受一下老周的残魂到底在不在这房间里。

  十五分钟以后,我脸上的神色变得沉重了一些,因为我这般灵觉差劲儿的人也感觉到了,这房间里除了那个带来阴冷的人以外,没有任何其它灵体存在的气息,老周被惊掉的残魂不在这里。

  那么事情是不是麻烦了一些?我抬头看着窗外,那个指印分外的明显,提醒着我凶兽明明近在咫尺过,我也知道这一点儿,我竟然查到这里,却是全无线索,甚至连一身所学,搜肠刮肚,也一时找不出来可用之术。

  莫非,我要去事发现场看一次?

  当然,这个事发现场是指老周遇见鬼打墙,看见残尸的那个地下室...而我还能明确的一件事情就是今夜必须要为老周招魂,我觉得事情麻烦的地方不在于老周的魂被惊掉了,更麻烦的在于,如此沉重的阴冷气息,老周要是被拒魂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再次站到了窗台旁边,窗户外面,上午10点多的光景,小区里正热闹,毕竟没事儿做的老人们都开始了‘溜孙子’的活动,不过这些风景与我无关,我好笑的发现这个张阳那么懒,还有情趣在窗台上支了个铁架子,摆了几盆绿色植物。

  可惜,这个家伙....我转身从客厅拿了一个塑料袋,毫不犹豫的把窗台上拿几盆绿色植物都统统扔进了塑料袋里,因为他在窗台上摆仙人掌,这简直是风水上的一个忌讳,虽然不算大,也绝对不小。

  我对于玄学武术,山,医,命,卜,相的相字脉其实也麻麻的,可风水多少懂一些,我不认为它有多重要,毕竟再好的风水也要有好命来承受,只不过犯忌实属没必要,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朋友这样。

  但仙人掌是什么玩意儿,带刺的家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动作太快了...忽然就被一盆仙人掌扎到了手,然后伴随着一阵刺痛,拇指上涌出了一颗血珠儿...我一下子停下了动作。

  此时,窗台上的仙人掌还没有被我给收拾完,张阳那个奇葩竟然有本事在窗台上放了7,8盆仙人掌...

  “唔。”我眉头轻微的皱了一下。

  却听见在客厅里,老周开始动弹,呜呜呜的又有醒来的趋势...我忽然想起那条鲜蓝色的内裤还塞在他的嘴里,觉得这样挺不厚道的,于是走出去,看见老周的迷茫的双眼又张开了。

  我扯下了他口中的内裤,他又开始喊了一声猫,我无奈的抓起沙发上的一件儿东西,又要塞他嘴里。

  但好在这次我长了个心眼儿,看了一眼....嗯,一双铁锈红的袜子,张阳这家伙果然闷骚!可我此刻却非常想揍他。

  庆幸的是,我没有把袜子塞进老周的嘴里,要老周有生之年,知道我叶正凌曾经在他嘴里塞进过一条鲜蓝色的内裤,继而又想塞进一双铁锈红的袜子,还是男人的,还是张阳的。

  他会追山我的,那个时候,什么兄弟情义都不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