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章 猫

第十章 猫

  因为要为老周招魂,所以再留在张阳这里就不合适了,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开坛为老周招魂,如果有开坛的必要。可是我能要求张阳白天不回家,总不能晚上也不要人回来吧。

  这样想着,我处理完了一些琐事儿,就给张阳打了个电话,大致意思是说,我把老周带去这里一个出名的神婆那里了,绝对有办法治,明天就能好,让他别担心了。

  听闻我的话,张阳尽管没办法,还是忍不住担心的说了一句,可别耽误老周。

  我懒得和张阳啰嗦解释,说了一句放心吧,就挂了电话,然后回头看着老周,见他嘴里被我塞进了一张好不容易找到的干净毛巾,内心竟然甚是安慰。

  不过,这样可把老周带不出去,虽说电梯直通地下停车场,但是电梯里一般是有监控的,见老周被乱七八糟的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一张毛巾,我不保证保安看见了不会抱紧。

  所以,我只能委屈老周暂时的再一次把他打昏,然后带着一盆仙人掌,背着老周走出了张阳的家。

  一路还算顺利,我带着老周回到了自己的家...因为招魂一般还是在丢魂之人熟悉的地方进行比较好,只因为游离的残魂如果流落在外,在熟悉的地方会出于本能,在被召唤的时候,找回来会比较容易一些。

  把老周放到了自己的床上,为了避免老周闹出什么太大的动静,我不得不选择再一次的把老周绑起来,嘴里给他塞了东西,毕竟到晚上11点还有大半天的光景,在这之前,我必须回家一次,拿点儿东西。

  此时,已经是上午11点多,阳光刺眼,看光景也接近中午12点那个极阴之时,别人都以为晚上11点以后,阴气较重,但我在山上学道,我师父就告诉过我正午12点那个点儿到之后的45分钟时间,也是阴气很重的。

  特别是12点整。

  老周在这里惊掉了魂儿,万一恰好在这个时候被路过的好兄弟看见了,那还了得?毕竟这种情况是最容易被上身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从脖子上取了一窜链子,给老周挂在了脖子上。

  那串链子是我师父给我的,按照我多年在山上修行的见识来说,我也看不出来那是个什么...其余的都还好说,整个链子是一颗一颗不规则的小玉珠子窜成的,这些小玉珠子都是上好的翡翠,懂行的人如果看见,一定会大骂,因为竟然被打磨成小珠子,非常可惜。

  但我明白这些翡翠珠子都是经过师父放在先祖的供桌上,特别温养了好多年,反正年纪比我还大,然后把它们窜成串儿,为的就是烘托链子中间那个奇怪的东西。

  说起来那东西,就在链子的中间,是一颗黑色的奇怪圆球,捏着不像金属,也不像玉石,有点点软软的会往下陷的手感,但是只是手感而已,它并不会真的往下陷,更不会变形。

  而在黑色珠子的中间,有一圈白色的纹路,也是整齐的形成了一个圆的样子,幸好只是个圆环,而不是一个圆点,否则就像一颗黑白色颠倒了的眼珠子。

  在下山以后,我玩古玩,收藏打火机,学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知识...我愣是没认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曾经也问过师父,这是什么?师父说过,不可说..不可说....这个死老头儿?想起我就恨恨的。

  但我始终记得,他说过一句,此物可避万邪...邪物只要敢近你的身,自然就能感觉的到...当然,这个近身所说的不是距离,而是说任何邪物要侵占我身体的近身。

  可我也是修者学道之人啊,我真的没从这个奇怪的东西上感觉出来任何辟邪的气场...但这是师父在当年送给我的第一件东西,它是除了我身上那个狗毛钥匙扣以外,我第二珍贵的东西。

  如今,老周这个情况,我也顾不得什么了,先给老周挂在了脖子上...不说别的,就说那些温养了很久的翡翠小窜珠,应该也能帮老周挡住一些邪物的。

  做完这个,我站了起来...发现房间内阳光实在刺眼,忍不住走到了窗台边上,心想别把这个丢魂儿的家伙给晒晕了,如果再丢一魂怎么办?所以我准备拉上窗帘。

  却陡然发现在老周对面窗户的窗台上,赫然趴着一只白底儿黄花大猫正看着我。

  接近正午的时分,猫的瞳孔已经快成为一条线,显然它的眼神更加的冰冷,它就是这样看着我...我却读出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就好像它有一种玩味儿的味道。

  我是谁?我是师父口中堂堂的三愣子叶正凌,我会怕一只猫?我自然不会回避它的目光,而是眯起眼睛和他对视了两秒,在这其中,我那迟钝的灵觉再迟钝也感受到了这只猫....不算邪的靠谱。

  意思就是说还在正常的范围内,可是也可以说是不正常。

  好像和对视的有些无聊了...那猫忽然打了一个哈欠,阳光下,它的小小獠牙竟然显得有些狰狞,可我一直很淡定的心,却猛然的一紧,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觉得它眉间唇角组合起来看的神情,太像是在嘲笑我了。

  动物人性化的表情你可以说它是可爱,但同样也可以说它很吓人,完全是要看什么表情...这种类似于挑衅的行为,让我忍不住窜上来了一丝怒火,终于是忍不住吼了一句:“走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紧张的原因,我吼这一句的时候,身上的功力运转,竟然掺杂了一丝道家独门的吼功。

  “三愣子身上灵魂力太过强大,他自己有时会控制不好,术法就会自然流转。所以,你个愣子,平常时候不要激动也不要冲动,随时要保持内心的安宁,慢慢在完全掌握了自己的灵魂力以后,再热血激情也是可以的。”在我上山修道不久以后,师父就和我说过这样的话,我以为我已经完全的掌控了自己的灵魂力,如今轻轻一试,才发现距离那所谓的完全掌控,还有很远的距离。

  到如今,我竟然冲着一只猫,用出了一丝道家的吼功,实在是滑稽。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那只猫停止了打呵欠的动作,然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朝着窗台下一跃,消失了。

  我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帮老周拉上了窗帘,还来不及具体是思考什么,忽然就想到了一件事情,我全身都绷紧了!如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老周是住在16楼,猫儿就算再灵巧,能直接从16楼的窗台上跃下?

  这样想着,原本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我,猛地冲向了窗户...拉开了原本已经拉上的窗帘...外面明晃晃的刺眼阳光,外加那个空荡荡的窗台哪有猫的影子?

  在这个时候,我心里再也控制不住的愤怒...忍不住狂骂了一句,狗日的!我灵觉不强,无法对一件事情做出好坏的预估,所以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办事老是冲动,才得到了三愣子的称号。

  下山以后,刻意的修身养性,到这个时候,以前的暴脾气是真的压不住了。

  没有灵觉的依靠,我却有自己的智慧和判断,我几乎笃定这只诡异的猫就是来监视老周的...我捏着窗帘的手青筋鼓出,微微颤抖,忍不住的是愤怒的情绪,和马上就想冲下楼去,看看那诡异的猫还在不在的冲动。

  但我到底忍住了,手上还是提着那盆仙人掌,一些都才开始...那就看看谁笑到最后吧。

  这样想着,我一下子拉上了窗帘,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老周(这一次下手重了一点儿),还算安然,忍着内心的各种情绪,还算淡定的走出了老周的屋门。

  我的车停在老周楼下的院子里,我在想我必须快些回家,取来要用的东西...竟然监视老周,老周是什么值得那莫名的存在花这样的力气?

  我想的出神,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自己的车子旁边,却看见几个大妈于心不忍的样子盯着我的车子在说什么?

  我心中奇怪,走了过去...然后,我看见一具血淋淋的猫尸就落在我的车前盖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