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一章 招魂(上)

第十一章 招魂(上)

  如果从16楼的高度跃下,被摔成这个样子已经不算是难看了,只是流血的猫尸让人看见多少还是有些怜悯。

  毕竟这是白底儿黄花猫应该只是一只无辜的流浪猫吧?

  我沉默了一阵子,不知道车前盖上被砸出来一个凹坑算不算对我的警告?我没有走上前去,而是转身走到这个小区的小卖部买了一张垫枕头用的草席,和一个熟料袋才折返了回来。

  挤开几个正在议论的大妈,把猫尸从塑料袋装了,用草席裹了,拿出车里的帕子擦了擦车前盖的血污,这才在大妈们莫名其妙的眼神和小声的议论中,沉默的开着车子离去。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只猫多多少少也算是受了我和老周牵连,我觉得我该给它一个‘好葬礼’,送它一段念力...这是一因一果,也是一种仁慈。

  有时候仁慈的本质不是泛滥的同情,而是一种很自然的尊重,这种尊重跨越任何的障碍,无关性别,种族,物种...就是对万事万物平等的尊重。

  这是那个死老头儿难得正经说话时,给我说的一个道理,在那种时候,他的语文水平会从小学水平上升到大学教授的级别。

  尽管我很急着老周的事情,但我的车子还是毫不犹豫的朝着市郊开去...在比较荒僻的地方,选择了一个比较好的大树,我亲自爬上去,把猫儿包裹好的尸体挂了上去。

  猫本身灵性很重,尸体不能落地,其原因倒不是像民间说的,落地就会变妖害人,而是灵性重也等于阴性重,如果是完整猫尸,落地以后容易聚拢那一段大地的阴气,久而不散,也妨碍这只猫的轮回。

  站在树下,我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三支清香,念诵了一段道家的祭文,然后上表天听,说明原因,大意是此猫因我而死,当得起我这样做为一番。

  不然受不起的东西去受了,反而是负担。

  处理好这一切,我转身开车回了市区,可是一路上我的心情都有一些沉闷,或者说是感觉到了压力。

  我说过,如果老周惹到的人,背后关联的是黄鼠狼啊,狐狸啊,哪怕是蛇啊...都是好处理的,毕竟这些动物容易通灵,但如果是猫就绝对不好处理。

  民间不喜猫,以为猫邪,常常有诡异事件发生的地方,常常都伴随着有猫的身影,而在很多电影小说中,也经常这样刻画。

  其实在修者眼里远远不是这样的...其实,要排出最辟邪的动物,应该是公鸡和猫。

  因为上应白虎,朱雀。

  就如鸡喜欢啄食阴性的虫子,就比如蜈蚣之类的...而这些虫子往往惧怕鸡,并不是因为‘天敌’关系,毕竟能弄死它们的存在就多了,但鸡本身的一身阳气就是它们的克星。

  相比于母鸡,公鸡身上的阳气更重,这个是这星球上所有物种的天性,倒也是正常。

  如果能找一只真正的五彩大公鸡,道家人也会视作至宝。

  至于猫经常出现于阴气邪性的地方其实是一个误会,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猫天生就有驱邪的本能,而且邪物也避忌它,所以它出没于那些地方根本就没有负担。

  而且有时,这种本能的表现在于,人走在气场不对的地方,往往出现一只猫,反而安全了,因为可能猫一出现,就已经为你赶走了邪物,或者是给你化解了一些不好的气场,可是人这样见得多了,反而以为有猫的地方,就会不好。

  所以,想想,真是天大的误会。

  至于四象中,青龙,玄武对应的,和作用和辟邪完全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多想。

  其实,我对猫这种存在真的是很有好感的,即便它性子惫懒,孤高...不易真正的认主,凭兴趣去辟邪,就好比凭兴趣去抓老鼠,但实际上,它承受了骂名,不也一直做着‘好事儿’吗?

  至少,它要抓老鼠,对不对?

  这样想来,我为什么觉得麻烦也就分外的明朗了,因为本事灵性很重,带天生压制邪物的煞气的猫变成了害人的‘猫’,那感觉就好像一个警察变成了罪犯一般的感觉。

  就像警察是罪犯,那反侦察能力不就很强了?

  像猫这种东西,不然就是灵性的活着,一旦走上邪路,不知道有多难应付,在山上,师父曾经给我说过猫妖的故事,他当时这么评论了一句:“猫有九命,并不是说猫儿的肉身强大,你可以杀它九次。在这里,其实指的是,真正的猫灵,灵魂力强大无匹,就好比有九条命那么难以应付。猫成妖,会搅起风雨的,哪一次都是,哪一次都要郑重的对付。”

  我开始头疼了,小时候听猫妖的故事就觉得挺恐怖的...但我的内心也开始活泛起来,如果真的应付不了,我上山去找师父和师兄,是不是名正言顺?

  想着,我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车子差点儿偏离了行驶的车道,惹得我后面开车的车子使劲摁着喇嘛已示不满。

  而我抬头一看,刚才心事想的太入神,竟然已经开过了我家小区的大门,也亏我这样竟然还没有出事儿。

  在家,拿好了所需要的东西,出于某种考虑,我还是拿了一张收魂符...希望老周不会太倒霉,不然还真的要费一番手脚。

  其实,我怕的是费了手脚,也解决不好这件事情,而老周的情况又不能耽误太久。

  我很快又回到了老周的家,一整个白天看看电视,吃个饭也就打发过去了....在这其中,老周醒了好几次,每一次都会惊恐万分的喊着猫,但为了避免给他造成永久性的伤害,我也不敢打昏他太多次。

  索性,只能用毛巾堵着他的嘴,堵了一天...也不知道他清醒以后会不会追杀我。

  如果不去在意时间,时间也就过的很快...当一个看得我无聊的快睡着的电视剧终于响起了片尾曲的时候,我一看时间正好也过了11点。

  我起身关了电视,也顺便关了屋子里所有的灯,在这种时候,如果有老周的至亲在这边,其实招魂的事情还简单一些...可惜的是,就算在,我也不敢通知他们去做这个。

  所以,我只好搬空了客厅...在客厅的正中摆上了一个盛满了清水的水碗,然后按照一定的方式,摆好了一溜儿的蜡烛,一共十八根,然后洗手焚香,开始了做法。

  因为找不到老周的魂魄,摆水碗‘问路’是必须的,在这里,要许下一定的好处,供奉一些孤魂野鬼,就跟厮混在市井的小民一样,其实它们的消息是最灵通的。

  不要想着一个城市能有多少的孤魂野鬼,毕竟正常人的都入了轮回,流落的孤魂野鬼根本不可能太多,久了,互相熟悉了,这个城市一出现点儿什么风吹草动,它们都应该知道,它们特别喜欢注意的就是城市里出现了一个新的游魂。

  被惊掉的残魂也算。

  如果能得到一点儿提示,水碗自然会有反应。

  我的灵觉不出众,像这种沟通召唤类的法术按说是不行,可是我是一个灵魂力出众的怪胎,只要有一点点灵觉为引,我那强大的灵魂力就能法术的效果分外强悍。

  哪怕是沟通类的术法。

  这就好比...嗓子不够大,我拿一个电喇嘛行不行?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完全的静心...而脚下步罡已经开始踏动,嘴上则在行咒,一个沟通召唤孤魂野鬼术法已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