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二章 招魂(下)

第十二章 招魂(下)

  我行法从来不考虑代价,如果在我看来是有必要的事情。

  就好比我现在施展的这个术法,一旦成功,给提供消息的孤魂野鬼提供三年的供奉就是代价,而其余的孤魂野鬼我也少不得要给它们办一场法事。

  是提供祭祀布食也好,是送与念力也罢...总之,这些事情都是很严肃,万万开不得玩笑的。

  一旦出了什么岔子,老天爷降下来的因果是算在我头上的。

  但我从来在这方面就没有多余的考虑,如果觉得应该那么做就做了,这也就是我师父口中评价的,不考虑代价,只要我觉得有必要的话的由来,也就是为什么他和师兄会一口一个三愣子的叫我的最大愿意。

  其实,我很难去给师父和师兄说明,这根本不是我楞的原因,而是因为我灵觉不出色,对事情的好坏没有先天的预料和感应...就好比一个眼睛近视的厉害的人,人们远远都看见了前面是个坑,他看不见,还非得走近了不可。

  掉坑里能怪谁?

  最初的沟通是我的难关,但我并非没有灵觉,况且也只是沟通孤魂野鬼,当丝丝的感应出现时,我强大的灵魂力就起了作用。

  这种事情原本就像居委会大妈发布通知...而我在这个时候,脑中也不停的在存思着老周的形象,然后在强大灵魂力的帮助下,我就如同一个大功率的音响,很快这个消息就在孤魂野鬼中四处的扩散开去。

  当然是在我许以代价的情况下,不过...在我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就收了术法。

  毕竟,我的灵魂力到底有多强大,我自己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师父常常说的就是要控制,偏偏我自己感应又差,如果无限制的扩散下去,倒不是一件好事了。

  至于为什么不好?我在收术之后,有些疲惫的想着师父的又一句神叨叨的话,在一定的范围内,存在的不仅仅是孤魂野鬼,在这昭告的事情,一定得控制好范围,惊扰了不该惊扰的存在,惹到了不该惹到的麻烦那就不好了。

  但我很难想象,在城市的范围内,除了孤魂野鬼,还有什么样未知的存在?而我又是一个有问题绝对不会憋死自己的人,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我当时就问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师父和师兄用复杂的眼光看我,但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回避般的沉默。

  在施术完毕以后,我有些累,想起这些事情心情不知道为什么闷闷的,忍不住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烟,叼在了嘴边。

  我的心里有两道无法回避的伤口,而我越是在强行回避的时候,越是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忍不住通过千丝万缕的细节想起两道伤口。

  这也就是人不能对自己的内心太‘用力’,而是要自然面对一切的由来,因为越是用力,反而越是适得其反,而对内心某一处用力,不管是欲望也好,伤痛也好,甚至别的什么也好,都是执念最基本的由来。

  烟味苦涩,可是道理知道,做起来却是那么难,既然难,那也就只有锤炼了。

  房间里安静,只剩下老周的挂钟在‘滴答滴答’的响着,我脑中的念头纷乱,却也知道在一支烟抽到一半的时候,走过去观察水碗。

  按照消息的传播速度,最快过个一两分钟,水碗就会有些微妙的反应,但具体的反应是什么,这不是教科书没有标准的答案,只是当事人肯定会明白。

  但是,很快五分钟过去了...水碗都没有一丝反应。

  我以为是我自己太心急了,所以耐着性子等待...但是十分钟过后,我渐渐有些沉不住气了,再次有些烦躁的摸出了一支烟点上。

  十五分钟...二十分钟...水碗都没有反应..这简直已经超过这个术法得到回应的时间,难道失败了?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不可能会失败的...我仔细回想术法的每一个细节,包括和孤魂野鬼的接触交流,以及感应这个消息的传播,没有一丝是做的不对的,那如今丝毫没有回应是怎么一回事儿?

  如果非要解释,那么只能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许下的东西不足以诱惑这些孤魂野鬼提供消息。

  可是,不过是要找一个被惊掉的残魂,又不是让它们做什么付出代价的事情...怎么会如此?另外,还有一个可能则是我不愿意去想的,那就是这些孤魂野鬼也没有任何的消息,所以没给我带来任何的反馈。

  但这个可能性非常微小,为什么?就像人活世上,到处都是探寻的眼睛,隔墙也难免有耳的情况是一样,只要老周被惊出的魂魄不是停留在张阳的屋子里,就不可能没有任何的消息,除非是巧合的不能再巧合。

  不过,能被称之为奇迹的巧合有多少?

  我的面色难看,手指尖有些发冷,是因为沉重和紧张...像对于孤魂野鬼这种存在,如果许以的代价不够,那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就是使用请神术,请到它们害怕的存在,强行的讨要消息...但这样做,有伤天和,事后有什么不好的后果,谁也难以预料?

  我虽然是三愣子,但从骨子里,我还是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倒不是怕后果,而是觉得不厚道。

  但有人理性,就注定有人感性....我表面理性,内心却是感性的很,老周是我兄弟,如果是为了自己的兄弟,我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大不了一切结果我来承受,事后多付出一些代价弥补我也原因。

  我没有思考过,代价会是什么。

  这样想着,我又要重新施展术法...但在这个时候,屋子里忽然莫名阴冷了一下...在东北角的一支蜡烛开始无风自动,朝着水碗的方向倾斜的厉害...

  我心中一喜,赶紧走近了水碗,水能为灵体提供保护,所以也容易聚阴气,总之摆个水碗也就是这样,我可以不收敛阳气就走过去沟通交流。

  至于蜡烛也光荣的完成了它的使命,告诉我这里终于来了一个‘知情’的家伙。

  一切终于变得顺理,当我走到水碗面前的时候,水碗开始在完全没有振动的情况下,很轻微的波动了几下,说明灵体已经入内,我赶紧在水碗前盘膝坐好。

  努力的开始沟通着水碗内的灵体...但在这种时候,我要不怎么出色的灵觉就是障碍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勉强的感应到水碗内的灵体存在,而且还模糊。

  我隐约知道来的是一个女鬼,但我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并不是它要告诉我什么消息,而是一种惊惶,惊恐,害怕的情绪。

  它在怕什么?我有些哭笑不得...莫非我要找老周的消息,消息没找来,却找来一个寻求保护的女鬼?但接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女鬼情绪波动的厉害,水碗震动的也厉害。

  在这其中,我感觉到了一股非常明显的怨气,如果这种怨气得不到化解,恐怕又得出现一个厉鬼了吧?

  我眉头微皱...暗想,这又是什么意思?

  但是,在下一刻,我终于和它顺利的沟通了...因为灵觉的缘故,这种沟通还是显得有些模糊,做不到一字一句的对话,却是只能去感受它的意思,只是第一句话,就让我眉头皱得更深了。

  它的意思是,全城的孤魂野鬼都不愿意惹这个麻烦,它来告诉我,就是要我替它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我传达了我的意念,因为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不能轻易的答应,如果它要我去杀人,这个我不可能去做的。

  找出它来,你只需要找出它来,就可以了,你是一个修者,是一个学道之人,那是你的责任。它在和我沟通着,不过却莫名其妙,说是什么我的责任?是找出它来是我的责任,还是别的什么?

  我有很多问题,但是此刻我却感觉到那个女鬼好像很急,很慌的样子...下一刻,它就直接和我沟通,大意是老周的残魂它知道,是在医...

  可是它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声凄厉的猫叫莫名的响彻在我的窗外..这一次不像是一声猫叫,而像是一群闹春的猫在老周的楼下叫一般。

  尽管老周是住在16楼,这猫叫就像在我耳边一样...我莫名的全身汗毛直立,而那个女鬼凄厉的惨叫了一声...水碗里的水剧烈的波动起来,然后我就清晰的感觉到它从水碗里就要离去。

  不过,之前,它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医,医什么?我一下子摸出放在衣兜里的收魂符...想要说,它既然这么害怕,不如我把它收进收魂符里,暂时‘住’着,也好得到消息...

  而它好像也不愿意离去的样子...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掐动手诀...就再次听见一声更加凄厉的猫叫,这个猫叫却是真真切切能听清楚,就是在屋子里了。

  接着我感觉到一阵强烈的阴风波动,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脸上一痛。

  这种痛苦,却不是我的脸真的被抓的痛苦,是一种更深层次的痛苦...我一下子就冒出了冷汗,术法被强行打断..眼睁睁的就感觉到女鬼已经离开。

  我陡然睁开眼睛,却是看见在墙角的一处,一团黑的,模糊不清的存在,用一种异常阴冷的眼光看着我。

(今天的道士暂停一章更新,改天会补上一章更新,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