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三章 线索

第十三章 线索

  我的灵觉不好用,在这种时候却又变得分外灵验,面对这样的‘灵觉大人’,我其实很想爆粗口。

  我不想看见的,偏偏让我看见,逗我玩呢?

  真的,我是不想看见,因为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我大概能看出是一只巨大无比的猫的轮廓,应该说比一般的家猫大了2倍以上.....但灵体,本来就不能用正常的眼光去衡量,我不在乎它大或者小。

  是因为它看着我的眼光,让我心中也发寒。

  我能肯定那是一双猫的眼睛,在猫对人没有依恋的情况下,猫眼真的是最冰冷的眼睛,这是猫的天性所致。

  就如猫能辟邪,靠的也不是阳气,而是上应白虎的煞气,这东西绝对是无往不利的....若是没有感情的冰冷下,一双眼睛含煞,谁看了也会觉得心突然就会跳快一下的。

  而角落里那只家伙,显然对我还有强烈的恨意和警告...竟然惊走了我的‘线人’,我没办法,那我只能和它打架,然后抓住它了。

  对于攻击性的术法,我是有120分的信心的。

  可是,它好像知道我的意图,忽然就朝着老周所在的房间窜去...我一下子暴怒,哪里还顾得上踏罡掐诀,我不能让老周出事,我几乎是吼叫着也冲进了老周的房间。

  “老周!”我大喊了一声...但是在床上的老周只是迷惘的望着天花板,根本不回应我。

  在那一边,诡异飘动的窗帘却仿佛是在嘲笑我失败了...是的,老周到了此时已经不再喊猫了,而是变得越来越沉默,迷糊,丢魂的后遗症已经渐渐开始浮现出来。

  如果我今晚救不了他,就只能拖到明晚...丢魂48小时,这简直...我不敢去博老周不会留下灵魂上的创伤...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表面冷漠的人,但事实上我很‘胆小’,对于我重要的人,我一点儿都不敢去冒险。

  我脸上继续传来抽痛的感觉,我没有去管...因为我知道,刚才是被那猫妖抓伤了灵魂,所以管也无用。

  不过,就像皮肤的破皮一样,这灵魂的伤势也是‘破皮’而已,和伤到灵魂的本质却又不同,灵魂会自我恢复的,何况我还有强大的灵魂力。

  看了一眼迷惘盯着天花板的老周...我微微有些难受,老周其实一直很优秀,虽然这人‘龟毛’了一点儿,他不该是这般落魄的样子的。

  我走过去,也不管老周听不听得懂,只是低声对他说了一句:“放心吧,哥们儿,你很快就会好。”说完,我看了一眼挂在老周脖子上的链子,心中稍微安心,然后转身走出了这间屋子,离开了老周的家。

  这猫妖,其实厉害的...含着‘煞气’的爪子,能抓伤我的灵魂,我在想我收不到任何孤魂野鬼的‘报信儿’,是不是因为这些孤魂野鬼受到了猫妖的威胁呢?

  这不大不小的城市,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个家伙?而且还和人类合作...我笃定应该是和人类合作吧。

  这件事情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阴谋和真相,为什么又会牵扯到尸体?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拉开了车门,车子在深夜安静的街道上飞驰...我心中焦急,忍不住开快车了...同时,也佩服自己,在开快车的情况下,还能想心事想的那么入迷。

  伴随着一声急刹车的声音,原本从老周家到我家要开20分钟的车程,硬生生的被我缩短到了11,2分钟...下车后,我连车钥匙都来不及拔,就朝着我自己的家冲去。

  开门,我习惯性的要去拜拜我那牛逼师门的老祖宗,可是这才反应过来,我要去救老周...习惯真是可怕...竟然能让人行成本能,我一边摇头,一边冲进了自己的卧室。

  然后从床底下拖出了两个木头箱子。

  这两个箱子都不大,大概并排起来,也只有一张小型的电脑桌那么大...下山五年,我从来没有打开过它们,而且因为某些原因,我还刻意的把它们扔到了床底下,所以刚才拉出来,免不了一阵灰尘飞舞,呛的我咳嗽了两声。

  看着这两个古朴的,雕刻着太极八卦的箱子,我还是忍不住楞了一下,我原本以为我已经完全不在乎它们了....可一想起老周,我又顾不得什么了..一下子打开了这两个箱子。

  其中一个箱子里,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套道袍,另外在道袍的旁边有一个布口袋被扎的紧紧的...我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那件道袍,然后拿出了那个扎得紧紧的布口袋,然后看向了另外一个箱子。

  在这个箱子里放着的是一些法器,三清铃,桃木剑,几个边缘磨的锋利的万人钱,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法器,叠好的符箓...我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拿起那几枚万人钱,拿出了桃木剑...在箱子的最底层,拿出了一个黄色的布包,把挑选的这些东西都放进了那个黄色的布包里。

  然后关上了箱子,仿佛是赌气似的...又把它们踢回了床底下,可当那个黄色的布包被我背上身上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再也挡不住。

  在那一瞬间,时光仿佛流转,我还记得那个繁华都市的黄昏,在火红的夕阳下,三个在楼顶天台上没正形儿的身影。

  “师父,师兄...我们这算不算行走江湖?降妖除魔?我真想这样过一辈子啊。”那年我18岁,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记得夕阳染红了的眼眸,如果我可以看见我自己...那个夕阳下,坐在天台的边缘,看着远方的剪影一定是踌躇满志的样子。

  “说什么傻话,我们哪里是行走江湖,降妖除魔了?只不过下山来赚赚钱,给别人做做法事,顺便布布风水,三愣子,你是不是想多了...”师兄穿着背心裤衩,懒洋洋的靠在天台边缘的围墙上,卖力的啃着一只鸡腿,趁师父不注意,拿过他的酒葫芦狂灌了一口酒,然后被师父发现,一巴掌拍在脑袋上。

  “难道不是吗?我们昨天做法事的时候,不就顺道帮主人解决了冲撞上身的灵体吗?这就是行走江湖的开始啊?”我很是不服气,总是觉得我们做的事情不一般。

  师兄用看傻子的眼光看了我一眼,不再对我说什么了。

  而师父难得正经的说了一句:“江湖?正凌啊...你从来就没有走近过江湖...如果你认为这人世间就是一个江湖,那么你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在江湖中了,你何必那么执着去划分,哪一天你正式进入了江湖?而且,你快乐吗?如果能快乐,在不在江湖,是不是英雄都不重要了。”

  “怎么不重要?”我在山上学道这么久,少年人心中压抑的不就是那火一般的英雄激情吗?

  “当然不重要了,不管是我,还是正川,都觉得只要你快乐,那就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

  回忆在这个地方破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眶就开始发酸,那个时候...师父说出这样的话,我是感动,却不认同...可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却发现快乐真的难得。

  我从被踢下山以后,我快乐过吗?

  “骗人呐,明明说我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到头来...却拿走了我的快乐。”我揉了一下发酸发胀的眼睛,一下子关了灯,毅然转身迈步朝着门外走去,我还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老周的事情。

  车子再一次飞速的行驶在午夜安静的路上.....这一次去的目的地却是老周工作的医院,虽然那个女鬼被惊走了,但并不是全无线索。

  因为那女鬼在准备给我说地点的时候,说了一个医字...因为这个字的发音,很容易被忽略,因为像叹词,但好就好在我的灵觉不出众,我无法做到那种顺畅的交谈,而意念传来的信息,更像是文字信息。

  是介于文字那种信息...这种事情无法去和没有体会过的说清楚,但总之这个医字就被我牢牢的记下来了,不用分析都知道是哪儿?

  如果,没错的话,老周的残魂就在老周所在的医院。

  而根据一些不走‘寻常路’的残魂做法,我判断老周的残魂应该是在那个放尸体的地下室,如今我开车就是要赶往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