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四章 布阵

第十四章 布阵

  为什么残魂会有不走寻常路的选择?就比如选择自己最害怕的地方呆着啊,就好比事发现场什么的,这基本上是一个未解之谜。就算是修者也不能解答所有关于灵体的问题。

  但原因是什么,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判断的没错就对了。

  由于紧张老周的残魂,我只是这样去笃定的相信自己判断没错了,在心里也在不停的念叨着我那看起来有些不靠谱的祖师爷在天之灵,保佑一下。

  就是在这忐忑的心情中,我终于开车来到了老周工作所在的医学院。

  这里的主体是学校,医院算是附属,但这样也注定了这个医院非常的大,我对这里自然没有老周对这里熟悉,不过那个存放标本的楼在哪儿,我基本上还是能够找到,因为以前好奇,特意要老周带我来过这里,所以印象还算深刻,就记住了。

  在夜色之中,在一种莫名的安静之中,我快步来到了这一栋几乎是在边缘处的标本楼,而一楼某一间房间通明的灯光,说明保安还在这里上班。

  我能理解这种通明的灯光,想必地下室前两天才出了事,在这里工作的保安肯定是知情的,而事情这么诡异,心里多少也是怕的。

  但出于学校的态度,发生了这样恶劣的事情,肯定是不会放松对这栋楼的监管的,所以保安再怕,如果不想丢饭碗,还是必须上班。

  我猜测,在这两种情况下,已经不可能是一个保安值班了,在值班室至少有两个保安。

  站在离标本室三十米远左右的一处小树林中,我在设想着一切的情况,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想拿着老周的工作证混进去的想法就不太成立了,那么,也只有用我不太愿意的办法了。

  想到这里,我走出了那片小树林,然后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拿出了那个扎的很紧的布口袋,然后小心的绕到这栋安静大楼的侧面,脸上流露出了自己也察觉不到的一丝兴奋,然后一下子拉开了布口袋的拉索。

  在这里面,是一些零碎的东西,就比如黑白子,灵玉,铜钱等...但每一件可能对于很多修者来说,都是不凡。因为这些东西绝对是上好的布阵之器。

  是的,我牛逼师门虽然号称是山字脉,师门术法也颇有独特之处,但真正厉害地方却是阵法。

  和相字脉的山水大阵什么的不同,我师门的独家阵法是属于山字脉的‘阵’,一般是以幻,镇,攻,守为主的阵法....这些阵法博大精深,神奇无比,从简到易....简直是洞开一扇让人着迷的大门。

  像我自己觉得师门流传下来的阵法就已经浩瀚如大海一般了,恐怕穷其一身也无法完全的掌握,特别是一些让人心驰神往的阵法,所用之布阵法器,简直闻所未闻,或者珍贵之极,但效果却也是那般惊天动地。

  但我师父却还是充满了某种遗憾,他告诉我说,其实师门阵法流传下来,已经失传了一些,是很遗憾的事情,他希望在他有生之年,能把失传的部分补充一些,哪怕只是补充一部分,他才能心无挂碍的去死。

  这话,我听得很不舒服...在那个时候,我年少,听不得生生死死,我总觉得我重要的人,在我有生之年都不会离开我的,这虽然不可能,但少年人的心思就是那么简单而纯净。

  我脑中想着这些事情,但手上却没有停下来,开始在这栋大楼的外面,时不时的就在我需要的位置放上一个‘阵子’,是的,我在这里布阵,而这个阵法是再简单不过的拒魂阵。

  就是说,在这阵法完成以后,不管大楼内有多少的灵体,都走不出这栋大楼。

  别的我没信心,但是只要是我师门的阵法,我是绝对有一百二十个信心,就包括我那师父也常说,任何阵法只要是出自于我那牛逼师门的,效果就绝对比外面的流传的任何阵法,强悍至少一倍。

  所以,我偶尔也会想,这个江湖如果真的存在,那么评论会不会是这样?若论术法精妙当属老李一脉,驭兽之道,川地蛇门有其独到之处...可论起阵法执牛耳者,却是我那牛逼师门。

  想着这种骄傲,我的脸上都忍不住流露出了一丝笑意,但手上的动作却不停,摆放‘阵子’的地方简直可以说是精妙的一丝不差,毕竟我怎么说也算是师门嫡传弟子,而拒魂阵这种阵法,对于我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阵法了。

  很快,在整栋大楼外面需要布置的地方已经被我布置完毕...虽然阵法的主体应该是在大楼外面,毕竟是‘封闭’这栋楼,但内里还是需要一些布置,想着我的手摸到了口袋里一些‘特殊’存在。

  那是七个小印,也就是我师门独家的阵法,最常用来镇压阵眼之物,非常独特。

  因为在外面流传的阵法,按照我师父的说法,一般镇压阵眼之物,都是一些铜钱啊,灵玉啊,厉害点儿的就是自己温养的法器,但印很少存在,因为在道家的传承中,印一般是一种攻击镇压的法器,不太可能会用在阵法上。

  可我师门的阵法,如果不是特殊的,阵眼一般都是这种阵印,而且还是外面寻不到的物事,是我师门独传的宝贝...听我那牛逼师父说,这阵印所用材料特别,温养方式特别,蕴含的法力波动特别..每一枚都是师门的宝贝,而且妙用无穷。

  他一次性给了我7个,而妙用除了布阵,我还没有发觉其它的,所以我也会想,是不是我师父在吹牛?

  这样想着,我已经到了这栋大楼的侧门之处...这里依旧是大门紧闭的样子,而我从正门混不进去,也就只有走侧面了。

  为了缓解内心的情绪,我点了一支烟,然后从自己随身挂着的钥匙链上取下了一个铁丝圈,把它弄直了,开始捣鼓起门口的大铁锁来。

  这种铁锁对我一点儿难度也没有...不到半分钟的时候,我就找到了关键的所在,用铁丝轻轻一拨弄,就听见‘咔哒’一声脆响,大门的铁锁就被我毫发无伤的打开了。

  虽然我是来救老周的,但用这种方式,还是让我的脸微微有些发红...这个‘手艺’其实我是和我大师兄学的,他是最爱‘猎奇’的一个人,手上杂七杂八的功夫会不少,开锁的功夫就算一个。

  他曾经对我说,不要小瞧他这独门的开锁功夫,这可是跟正宗的‘盗门’的人学的,他告诉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在江湖中三教九流,很多手艺,就包括见不得光的盗窃手艺,都有其独特的传承。

  他执意要教我这手功夫,在我认为,他应该是在山上呆的寂寞了,找不到一个好玩的事物,才觉得教教‘徒弟’也是一件乐事,才这样执意的。

  我一开始肯定不屑于学习这个,我堂堂道家人,学这种盗窃的手艺,不是太丢脸了吗?可是我大师兄却不以为然,他对我说,真正的盗门可不是那种底层没底线的小偷,他们讲究的是一个‘盗亦有道’,而且‘盗门’哪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没有侠义的心肠,是入不了‘盗门’的。

  事情是如此吗?我是不知道,因为我很难将盗窃这件事和侠义联系在一起,但手艺到底还是学了一些皮毛...我那神叨叨的大师兄有时候还是挺可怕的,特别是发起脾气来的时候。

  所以,在学了这门手艺以后,我的身上也就随身的带上了这么一个铁丝圈。

  往事回忆起来纷乱,但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我的脚步很轻,但是已经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从这栋标本楼的三楼走到了一楼...为的就是来回的布阵。

  可能也是因为那件事情的发生,我来到这栋标本楼和之前老周来一样的安静,我从三楼‘逛’到一楼...我确定在这栋楼里除了保安室有人,其余地方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存在。

  布完了三楼到一楼的阵,接下来,我就要去地下室了,我单独拿出了一个小印,放在了裤兜里...这种拘魂阵还不用特别的描绘阵纹,而该布置的地方也基本已经完成。

  只要还布置上两枚阵子,阵印一放,整个阵法就会运转。

  我的背上已经微微见汗,却毫不犹豫的朝着地下室走去...但愿老周的残魂在这里...不要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