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五章 狭路相逢

第十五章 狭路相逢

  进入地下室,我内心有沉重的负担。

  而这地下室和老周描述的一样,惨白的灯光让一切看起来更加的冰冷,而深邃的走廊在那一头也像是没有尽头,不知道在那边隐藏着什么?

  其实,我内心的负担第一个原因很正常,那就是担心老周的残魂到底在不在这里?

  而第二个原因说起来就有些好笑了,我不怕任何灵异的存在,可是我怕尸体...好吧,这也算人之常情。

  我安慰着自己,脚步声回荡在空荡的走廊,也不忘放下最后两颗阵子,然后把阵印拿在了手中...汗水顺着我的额头滴落,其实布阵看似轻松,却也是颇为耗费心力的事情,一丝一毫出不得差错。

  我以前在脑中推衍了无数的阵法,真正布阵的经历这却是第一次,在我以为属于简单范畴的拘魂阵,也能让我感觉到疲惫。

  和老周上一次的遭遇不一样,这个地下室除了给我带来了一丝丝心理负担意外,并没有任何灵异的事情发生...而鬼打墙什么的我也没有遇见,非常顺利的走到了那个放置尸体的房间。

  在上午背老周回家的时候,我就从他身上拿了钥匙,否则我也无法顺利打开他家的大门...我想打开这地下室的钥匙也在其中。

  毕竟按照我所学的手艺,那种大铁锁我打开了可以轻易的复原,这个锁我要打开它,也等于是破坏它...到时候怕是会麻烦不断,如果我被冤枉成那个对尸体有特殊爱好的人就糟糕了。

  这样想着,我戴上了手套,已经在分辨那些钥匙,好在老周钥匙组成的结构也不复杂,大门钥匙,家里的钥匙,车钥匙,办公室钥匙...剩下这一把应该就是打开这地下室的钥匙。

  和我猜测的一样,这把钥匙顺利的插入了钥匙孔,转动起来也毫不费力...但是在我拉住门把手,就要推开门的一刹那,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背心冒出了丝丝的冷汗,有一种心情沉重阴郁的感觉。

  我说过,我灵觉一向不出色,如今都能出现这种感觉,那算是什么?里面藏有危险之极的事物或者‘陷阱’吗?我说不上来,却也在这灵光一现的刹那,我忽然异常肯定,老周的残魂就在这个地下室里面。

  这样想着,我伸手擦去了脑门额头上的汗,一咬牙猛地推开了地下室的大门。

  曾经老周也带我来过这里..他知道我对冰冷的尸体有些害怕,主要是不能去看那充满了死气的眼睛...还开玩笑的对我说:“老三,机会难得,不是医学院的学生,不是医生,普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参观的机会哦?”

  “这种机会还是留给你享受吧。”我硬撑着面子,装作冰冷的转身先走了,其实冷汗流了一背,我是真的不敢看。

  如今却是一个人来到了这里,我感慨命运这种东西真爱开玩笑...却在推开门的瞬间,我就觉得冷气扑面而至,里面没有灯光,黑暗却反而使人产生更大的联想...这是纯粹的冷气,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混杂着福尔马林的味道,让人有些窒息。

  说不上难闻,但却也绝对不好闻。

  对,就是纯粹的冷气,好像冷冻尸体的雪柜被打开了,那种升腾的冷气一下子布满了整个房间一样的感觉...我的手摸索到了墙壁的边上,在找着灯的开关,其实我根本不确定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否正确。

  就比如我找的只是老周的残魂,开灯与否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甚至不开灯,没有了光线的扰乱,我还更容易找到老周的残魂。

  可是,我却感觉我必须开灯,因为我怕在这绝对的黑暗中,我不熟悉房间里的构造和摆设,跌跌撞撞,要一不小心撞进了那浸泡着尸体的福尔马林池子里怎么办?

  这个担心让我想着就难受,所以我必须开灯...而我的手也正好摸索到了灯的开关,我一下子毫不犹豫的摁亮了它。

  整个黑暗的房间,因为灯光的开启,瞬间就明亮了起来...而在这一瞬间,我看见了那个传说中的福尔马林池子,一些泡的颜色异样的尸体正漂浮在其中,而周围有着几个大雪柜,应该是用来冷藏尸体的,其中一个好像被拉开了...在这炎热的夏季,就连地下室也阻挡不了温度的传递,所以那个被拉开的雪柜分外的显眼,因为冷气在升腾的过程中,遇见了热气,就行成了如雾般的气体,让整个陈放尸体的地下室显得更加的迷离。

  不会吧,我在进入的时候,只是想象一下这个地下室中的雪柜被拉开了,没想到还真的被拉开了,我的心情一下子沉入了谷底....可是这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快到我脑中只来得及过一个念头,还来不及思考,甚至放在灯开关上的手还来不及拿下来。

  变故发生了...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的全身瞬间就僵硬了。

  说起来,这变故如果是在发生在平常的时候,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这样的环境下,足以把一个正常人吓死。

  那就是我放在开关上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放上了一只手...同样也是戴着手套,却有那种冰冷,黏腻的液体感...在那一瞬间,我就判断出来了,这双手的手套之上有血,然后我还在僵硬中的时候...那只手用更大的力量,强行的关上了灯。

  刚才明亮了一瞬的房间,因为这只手的突兀出现...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

  没有人说话,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在这快到不可思议的瞬间,我只来得及转头,只看见了一个高瘦的人影,然后还有一张诡异的面具...之所以诡异,是因为这面具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竟然是一张猫张开嘴狞笑的面具,面具本该是眼睛处的地方,我看见了一双泛着发亮有些微微发绿的眼睛,根本不像人的眼睛,倒像是一只猫的眼睛。

  我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我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和那个迷雾一样的人‘狭路相逢’。

  而莫名的,他的呼吸也变得有些粗重,竟然他也有微微紧张的感觉....我们就像是互相克制的天敌忽然相遇了,彼此瞬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是一两秒的时间,在这种沉默的对峙中...一股属于灵体特有的阴气也在这里弥漫开来了...那气息我已经有些熟悉了,因为在之前一个多小时,它曾经出现在老周的房间里——那只猫妖!

  那只猫妖也来了吗?

  到这个时候,我反而是冷静下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随着这种冷静,我那时灵时不灵的灵觉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发挥了作用,变得灵验起来...原本黑暗的地下室忽然变得模糊一片,我看见了老周的残魂就莫名其妙的站在那个被拉开的雪柜旁边,双眼迷迷茫茫,魂魄也有些虚无,像随时要破碎的样子。

  我的心一下子就收紧了,他的残魂出现在这个地方,可以说是随时受着惊吓与折磨...而在这里,白天肯定也有医生什么的进进出出,要知道这个职业原本就带有一些自身的气场,可以说是老天赋予的保护自身的煞气,更是对他的残魂冲撞。

  毕竟天道是公平的,医者仁心,是救命的职业,老天给他们一点儿镇压邪气的煞气也是再正常不过。

  不然,在医院这种容易招惹的地方,明明是为救人的医生反倒被阴物,邪物缠身,那岂不是天道不公?

  我脑中的念头纷乱,却是在为老周难过,白天被煞气冲撞,晚上承受惊吓...如今这缕魂魄未散,也与老周本人是意志极其坚定的人有关。

  至于,其它的原因,现在的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其实是我的一个举动,无意中救了老周。

  挂念兄弟,守护朋友的念头在这个时候,仿佛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我没有转头去看那个高瘦的人影,我只是忽然举起了手中的印章说到:“你也不弱,想必阵法的波动,你也感觉到了,只要我把这个印章丢在地上....阵法随时都可以启动。不是什么厉害的阵法,就是一般的拘魂阵,我有把握,阵法一开,你休想离去。到时候,就算你毁我朋友残魂,我也定与你不死不休。闹出了太大的动静,惹来了不该惹的人,我想你也是不愿意看见的吧。”

  其实,哪有什么不该惹的人,连我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我那牛逼师门包括我在内的三个人,到底还有没有其它的修者。

  我只是在提醒它,今天晚上我们各自有事...那就暂且放下恩怨纠缠,办各自的事情...不然鱼死网破,谁也不好过。

  而且,我没骗他的是,我手中这个阵印在阵法一旦完成,放在这栋楼里的任何地方都起作用,这就是我师门阵法的牛逼之处,我怕他不信,只是冷声说到:“你大可以试试,而我也未尝没有和你一搏之力!”

  那个人始终沉默着,而在这时,凄厉的猫叫又开始响彻...老周的残魂出现了痛苦的神色,而我的怒火一下子冲天而起,大吼了一声:“那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斗上一斗!”

  说话间,我的灵魂力如同沸水一般的爆发...本来身处地下室的恐惧被我全然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