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六章 怎么是你?

第十六章 怎么是你?

  说话间,我就要扔下手中的阵印,却不想在这个时候,那凄厉的猫叫戛然而止...而一个仿佛不是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以后..别惹我。”

  我知道声音的来源是来自于何方,因为此刻他那带着手套,黏腻血腥的手还放在我的手上,那个一直沉默之极的人终于说话了。

  之所以说他的声音不像人,则是因为他的声音掺杂着一种别样的声线,只是一句话,就让我全身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你能想象一只猫用猫的嗓子说人言吗?就是这个感觉。

  偏偏还不是最纯粹的猫声,还夹杂着一个中年男人的正常声线。

  最重要的是,这简单的一句话里包含的情绪太多,痛苦,挣扎,贪婪,冰冷,恶意....就算是一个正常的声音用这种情绪对人说话,恐怕听的人都会产生恐怖的感觉。

  这算是威胁吗?我的心情在这个时候,反而快速的冷静下来...这绝对不算威胁,其实是一种妥协,他说以后别惹他,那么这次的事情也就算了的意思。

  说实话,以后我不肯定是否还和他产生交集...毕竟说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没有!也不过是对尸体有特殊的癖好的猫妖,我冒着极大的危险去管这件事情,好像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何况,老周已经牵扯在事情当中了...他是一个普通人,我要去管,意味着我的朋友就置身于危险当中,我也说过我赌不起。

  “总之,你好自为之,大家各走各路,我并非固执到觉得任何的灵体都是邪的,我不招惹你,你最好也别再招惹我,和我身边的人。”我大吼了一句,这就是我的底线了。

  毕竟师父曾经说过,一生所学,是建立在底线之上...如果做事没有底线,这个人最好当个废人好了,毕竟废人能产生的危害还小一些。

  说话间,那个莫名的手终于收回了摁在我手上的手...我就感觉好像是一条环绕在我手上的毒蛇终于离开了我..可是,我还没来得及送一口气,那个声音忽然再次说话;“你闭上眼睛,我先离开。”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怕我不照做,立刻补充说明了一句:“别试图隐瞒,我看得清的。”

  其实他戴着那么诡异的一个面具,我对他的样子哪里看得清,刚才那一瞬,我甚至连他穿什么衣服都没看清楚,灯便熄灭了...再说,这里这么黑,我把眼睛瞪成黑猫警长,我也看不清楚什么啊?

  不过,话却说的有些奇怪,他能看得清楚?他是不是遇见一只猫妖,就真当自己是猫了?总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是处处透着诡异的。

  但是闭眼睛对我也不算什么损失,我话已经说出来了,其实也打算与他两不相干了,所以我懒得追问什么...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只不过在这种吗满是尸体的房间,闭上眼睛还真的没有什么安全感。

  大概是过了一分钟...我忍不住了,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我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好了没有?我要睁开眼睛了啊...”可是,我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我无奈,耐着性子又等了半分钟,这点儿时间,百米世界冠军纪录的保持者如果保持速度,都可以跑出一公里了...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我再问了一句,再次没得到答复之后,我索性睁开了眼睛。

  黑暗的地下室传来了丝丝的光亮...我这才发现,而光亮的来源是我身边的门已经被拉开了一个仅容一个人侧身通过的缝隙,而借着这丝光亮我才发现整个地下室已经空无一人,那个莫名的人竟然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该不会真的是一直化形的猫妖吧?我心中怪异无比,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走路能无声无息呢?可是化形?那是开玩笑吧?我曾经问过师父,什么是真正的神话传说,师父就告诉我,像华夏这片土地流传的各种妖怪化形的事情就是真正的神话传说。

  可是,我一向相信,空穴不来风,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流传下来这样的神话传说呢?

  结果,我追问,师父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嘿嘿了一声,就算是应付了过去。

  这算什么道理?可是,我从来不怀疑师父的话,也就坚定的认为所谓妖物化为人形是无稽之谈了...说真的,在这种环境下,回忆有缓和人心的作用,在想起那么一段往事以后,我的心情放松多了。

  然后再一次毫不犹豫的摁亮了地下室的灯光...整个房间瞬间再次变亮了..我却莫名的紧张,朝着周围张望了一下,生怕又有一只手强行的摁在我手上,又关上了灯。

  不过,这一次却是我多虑了,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我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尽量目不斜视的朝着老周残魂站定的那个角落走去...然后,摸出了上衣兜的那张收魂符放在了离老周残魂两米左右的地方,开始掐动手诀,以自身的一丝灵魂力化作引魂的‘光源’,然后轻声喊着老周的名字:“周正,周正....”

  这个场景诡异了一点儿,如果有陌生人进来,看见我莫名其妙的站在停尸房里,叫着一个人的名字,估计得被吓死...我自己想着,也觉得有些不好解释。

  好在我本就是老周亲密熟悉的兄弟,我的声音他的残魂不会排斥,在我的呼唤之下,他还会下意识的觉得有了依靠,自然的靠拢。

  而以自身灵魂为引的‘光源’于老周的残魂来说就像是一片黑暗中,最明亮的那一点,他自然是跟随而来的。

  所以,收取老周残魂的过程还算顺利...很快一阵轻风扬起..老周的残魂就被收进了收魂符里..我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赶紧小心的把这些黄色的收魂符叠好,放进了自己上衣的口袋里,我这一次来这里的最大目的已经达成了。

  剩下,只要收拢这些阵子,我就可以离开这栋让人有些窒息的大楼了。

  这样想着,我整个人仿佛都轻松了一大截,转身准备离开这个让我觉得恐惧的地下室...忽然又想到地下室的雪柜开着,我不知道那个莫名之人,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但我来过这里,总是留下痕迹的...如果第二天来人,看见雪柜开着,要是医学院方面觉得‘怒’了,一定要追查,把我给查出来怎么办?

  那我不是就坐实了一个对尸体有特殊癖好的人啊?再说,这里人已经死了,也没道理让别人的尸体晾着...所以这样一想,我又停下了脚步,转身,想要去把那个雪柜关上。

  也是我命里当有这么一出..我在关上雪柜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就看见了两具尸体。

  那一刻,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瞬间就僵硬了,连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又是一具被破坏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尸体...或许我知道怎么形容,我也不想要去形容,因为形容一次都简直是‘找虐’的感觉..而并排的另外一句尸体,伤口已经完全的泛白了,我没有什么医学上的精神知识,但我看得出来,这应该不是今天造成的。

  这就是应该是老周看见的那一具被破坏的尸体...我的胃开始翻腾,诡异的是..明明就是两具女尸,我却看见她们在这一瞬间,那几乎落出来的眼球瞬间都盯住了我,仿佛就是在哭泣。

  明明是有些恐怖的事情,为什么在此刻我却感觉到一丝悲哀?

  这样的感觉只持续了一秒不到...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我轰的一声关上了雪柜,整个心脏开始快速的跳动,那一刻,我身为一个修者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定,一定是那两具女尸心有冤屈,在哭泣,在祈求...

  我内心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原本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惧没有了,剩下竟然是一丝我自己也说不明的悲哀。

  我快速的离开了这间让人窒息的地下室,我知道我必须要马上把老周弄醒...因为,第二天,医院的人一定会发现这个,必须要让老周帮我想一个对策。

  至于那女尸...我无法忘记那一刻她们眼神那种悲哀..或许,任谁死后,都不想自己的身体被人这样亵渎吧?

  在处理完一切的琐事以后,我开车,几乎是用一种疯狂的速度发泄着自己内心的负面情绪,一路飙车回到了老周的家里...找回了他的残魂,是时候让他快些恢复了。

  可是,我回到老周的家里,刚刚洗完手...喝了一杯水...还没有开始做正事,屋子外却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我下意识的心里发紧,几步窜过去开了门,然后忍不住喊了一句:“怎么是你?半夜三更的,你一个女孩子乱跑什么?”

(周末了,明天动用一天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