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八章 眼前的震惊

第十八章 眼前的震惊

  面对我说汤的事情。

  秦海念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小声的说到:“我学的是牙医...再说了,我妈给我姐和我补身子的时候,都炖这个汤给喝的。”

  “你的生活倒是简单,什么用来套用就行了。我真是奇怪,你如何长到那么大的?”说话间,我摇摇头,又看了一眼表...然后严肃的对秦海念说到:“这样,再等二十分钟,老周没醒的话,我就送你回去。”

  “没得商量?”秦海念的眼镜又滑到了鼻尖上,眼镜之下清秀的脸蛋儿也变得对我有些讨好起来。

  她对我们几个走得最近的朋友性格还是了解的...总之我一旦严肃认真的说什么了,那事情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嗯,没得商量。”我随手拿起了沙发旁边的报纸看了起来,这两天有太多的事情让我心乱,我一时之间也理不出一个头绪,虽然看起来像暂告一个段落,但...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微微皱眉,也实在没有聊天的心思。

  加上秦海念对于我来说,也像是一个哥们一般的存在,我不需要对她太过的刻意礼貌...她也习惯我忽然说着话就沉默走神儿或者做别的事情的样子,所以看我拿着报纸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懒得和我计较。

  况且,她也一直盯着老周卧室的门,就像盯着什么珍宝一样目不转睛,充满了希望,她可能也是希望在二十分钟以内,老周能醒过来吧。

  时间就在这样的安静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其实和我预料的不同,哪里需要二十分钟,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就看见老周卧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老周从门里有些慌乱,踉跄的冲出来...脸色还难看的样子,只是下一秒看到我,稍微安心了一些。

  接着,他就不可避免的看见了秦海念,然后明显是想对我说话的他,先是愣了一下,下一刻就用一种夸张的语气说到:“海大富,你咋来了?”

  “哈哈。”我忍不住笑了一声,夹在手里的烟都差点儿掉在地上。

  按说,那么多年,我也应该习惯了...可每次听见老周叫秦海念海大富,我还是忍不住想要笑,说起来,也是巧合...老周最喜欢看星爷的电影,有一次他又重温《鹿鼎记》的时候,恰好秦海念在旁边...至于做了什么事情,把老周给惹到了。

  老周就随口暴怒的说了一句:“海大富,你能不能立刻消失?”其实也是口误,因为在电影上,正在演着一个关于叫海大富的人的情节。

  所以,秦海念从此以后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外号——海大富,为了报复她也给老周取了一个名字——周大贵。

  但杀伤力明显没有海大富来得那么强悍,而且在我看来,这是不是暗藏了一份女孩子的小心思,也值得商讨。

  果然,和每一次一样,老周一叫秦海念海大富,秦海念就忍不住抓狂,哪里还顾得上之前那种小女儿的心情,瞬间就爷们了起来,站起来指着老周的鼻子的骂到:“周大贵,你别好心当做驴肝肺,我要不是听张阳说了你不舒服,看着你一天都没出现,担心你?我这是做完论文,等着汤炖好就来了,你..你别欺负人...”

  “嗯,老周,海大富给你炖的月母鸡汤...”我强忍着笑意,正儿八经的给老周说了一句。

  其实,我个人满喜欢秦海念这一点的,就是她麻烦也好,迷迷糊糊也好...但她总能为生活带来一些意外的欢乐,而且她大气,也没心没肺,不会和我们真的计较什么。

  关心朋友也是真心实意...这就是她非常讨人喜欢的一点。

  我说话这话以后,老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毛躁的抓了抓头发,望着秦海念说到:“海大富,你看我哪里想要坐月子?”

  “啊?”秦海念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和以前一样,直接无视。另外,我觉得老周的情况也差不多好了,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虽然我有些奇怪,这家伙怎么恢复的这么快...但还是站起来说到:“懒得理你们了,大富大贵在一起吧...我先回去了。”

  说话间,我把报纸放回了原位,径直朝着大门走去...走到门口,我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儿,走回老周的面前,说到:“把脖子上的链子给我,你要有什么事儿,咱们明天再说。”

  老周伸手一摸,果然摸到了那窜链子,他神色有些奇怪的把链子取下来递给了我,他当然了解我,我身上有一些他认为的‘怪癖’,除了自己的家不要朋友去以外。

  另外就是两件东西绝对不让朋友碰,一是我钥匙扣上的狗毛挂饰,另外就是这条在老周眼里被贬低为毫无美感的链子。

  他不明白,我怎么会给他戴上这个。

  但老周还来不及说什么,更加奇怪的事情就在那一刻发生了,他把链子取下来的瞬间,脸就苍白了一下...差点没站稳,还是我扶了他一把,他回过神来才对我说到:“老三,怎么我突然觉得晕,后脑勺也好疼?”

  后脑勺疼这个问题,我直接给他忽略了,因为我心知肚明是咋回事儿...在这一天里,他被我打晕了那么多次,后脑勺不疼才怪。

  我奇怪的只是,为什么他现在才表现出来灵魂虚荣的症状?

  不过,生活往往有时候来的很‘迅猛’,这个意思是,它在给了一个震惊,还来不及让你思考的时候,又会给你另外一个震惊,就比如现在...我还来不及想什么,秦海念忽然冲了过来,第一次顾及不上什么的手放在了老周的额头上,然后有些冲动而失神的喊了一句:“天呐,周正,你为什么会魂魄不稳,像是刚刚恢复的样子?”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下意识转头看了秦海念一眼...接着,心跳就如同擂大鼓一般的跳动起来...是如此的剧烈,让我几乎都喘不过气,说不出话来...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我心里再清楚不过...因为我灵觉不出色,哪怕是我,第一眼都看不出老周魂魄不稳,像刚刚恢复的样子...只能通过他的症状来得出结论。

  秦海念是如何看出来的?这句话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秦海念是一个‘内行人’,而且绝对不是神棍儿,神婆一类的...她是真正的懂行人!可是,她是如何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还是一个学牙医的?

  我脑中的画面在不停的翻动...想起,第一次见到秦海念的场景,怯怯的跟在老周身后...戴着一个可能70年代才会有的眼镜,穿着一身60年代的衣服,黑布鞋的的打扮,一说话就是口音特重的‘大哥’‘大姐’。

  如今想来,全部成了疑点,是什么样的人才会穿着60年代的衣服来新生报到啊?那个时候,老周也还是医学院的学生....很久远的事情,可是再久远也是90年代的事情,没有人会这样了啊?

  而且在之后,我发现秦海念经济上一点儿也不困难的...只是做为一个男人,我大大咧咧的也没有多想什么..另外,我说60年代的衣服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夸张..也只有60年代才会流行那种绿的崭新崭新的一身儿绿军装吧?

  我的脑子里一时间过了千百个念头...忽然觉得自己也很可笑,下山5年,一心的寻找着师父口中的江湖,真正的修者,却没有发现生活中这个和我关系不错,常常带来欢笑的女孩子竟然就是!

  没有注意到我复杂的眼神,包括了解我的老周,他此刻虽然晕乎乎的,还是被秦海念气的忍不住吼了一句:“什么魂魄不稳,你一个已经实习过了,就要正式上岗的牙医,你对我说,我牙齿松了还差不多,你...”

  老周是多么极端的人?这一点,不仅我了解,秦海念也了解...她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放在老周额头上的手也收了回来,一时间讪讪的说不出话来,但是眼中的担心却一点儿也没有减少,只是不敢再说什么。

  这样的秦海念自然是不会注意到我的眼神...更不可能知道,我的心情现在已经激动震惊到了什么程度。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忽然站了出来,扶着老周说到:“你别多说话了,既然有些晕...再去躺一会儿吧。”

  老周有些无助的看了我一眼,小声对我说到:“我心里怎么还有些害怕,你不知道,我...”

  “我都知道的,你放心,我今天晚上不回去,就在你家住...你安心休息,不会有事情的。”我小声的劝解了一句。

  老周听闻这句话,还犹自有一些不放心,对我说到:“你真的要留下来啊。”

  我点头安慰着...我心知肚明老周是受了怎么样的惊吓,才会表现的这么软弱,要换成以前,估计除了他妈妈,没人能看见他的这一面。

  好容易,老周才又重新睡下了,我走出了老周的房间...看见秦海念还站在房间门口,眼中流露的是巨大的担心。

  我看着秦海念,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你是想要知道怎么回事儿吗?关于老周魂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