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九章 彼此的身份

第十九章 彼此的身份

  “什么?”当我和秦海念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在出神的想着自己的心事,听我这么一说,完全还没反应过来。

  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什么’?接着她脑子才转过弯来,有些震惊的看着我,眼镜又滑到了鼻尖上。

  我有些看不下去了,伸手就把她眼镜给扯掉了,随手扔桌子上,说到:“什么什么啊?还给我装糊涂?你是如何看出来老周魂魄不稳的?没想到你这姑娘还深藏不露啊?”

  原本,发现了一个修者就在身边,我的心情是激动的,我以为我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甚至会‘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可是,这个修者是秦海念啊...我们认识了快有5年,我是亲眼看见她从一个土拉吧唧的18岁的丫头长成了现在一个坚强的‘爷们’,从医科学院的大一(医学院五年制)到现在研究生都要毕业了...8年的岁月,我们早就建立了深厚无比的友情,叫我如何对她惊天动地的眼泪汪汪?

  所以,话到嘴边变成了最直接的表达。

  或许是我的态度影响到了秦海念,她一开始的防备和震惊已经消弭了...不满的看着我说到:“没有眼镜,不回答任何问题。”

  我才懒得理她,一把把她扯到沙发上,坐下然后说到:“改天去给你赔一副隐形的,回答我的问题。”

  秦海念没办法,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发起飙来不近人情的冷血动物,只得小声的说到:“我是懂行的,就这样啊。”

  “就这样?”我手里夹着刚点的烟,扬眉问了秦海念一句。

  “那还能怎样?”秦海念不服气的哼哼了一声,然后站起来,很自觉的打开了老周的冰箱,拿出了两瓶啤酒,非常爷们的咬开了盖儿...递给了我一瓶,又接着说到:“你也是懂行的?”

  “你说呢?”我抓起冻啤酒,‘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冰凉的啤酒倒进了肚子,心中各种情绪交织成的火热,也稍微平息了一些。

  其实,我也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心中激动,这个时候喝一口酒,反而会有助于我冷静下来,免得千言万语哽在喉咙里也说不出来。

  秦海念应该是同样的情况,她喝的比我还豪爽,一口气下去半瓶儿,感叹了一句‘真好喝啊’,这才舒服的窝在了沙发里,整个人才真正完全的放松了下来,盯着我说到:“叶正凌,我想不到你也是懂行的啊...瞒的我好苦,说,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和尚,还是一个玩蛊的,还是道士,还是...?”

  放松下来的秦海念没有了顾忌,也就恢复了平日里在熟人面前才会有的喋喋不休的啰嗦...从她的话里,我感觉到我很孤陋寡闻,忍不住有些烦躁了,‘啪’的一声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瓶,看着秦海念说到:“好像是我先问你的?你要不要说说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而且,你凭什么说我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和尚?”

  “我的真实身份?那就是一个巫家的传人,说出来你也不知道,我的来历很吓人的哦。至于,为什么说你是和尚?怎么?说到你痛处了?哈哈...叶正凌,就因为我没看见过你追姑娘,姑娘追你还一副嫌弃模样的挑三拣四,好像人家‘脏’了你似的...我是不好意思去问周正和陈厚关于你的这些事儿,其实我早就私下嘀咕了,你要不是一个和尚,就是不正常。”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在秦海念脑袋上弹了一下,吼到:“男人的事情,你打听什么?我和哪个女人睡觉了,还要和你秦海念汇报不成?小心我在老周面前说你的事啊?”

  “我的什么事儿?”一提起老周,秦海念忍不住紧张了起来,全身绷紧,一副防备的样子。

  “那次你硬要我帮你搬东西去宿舍,结果让我看见你床底下堆了至少十双以上的袜子。”说到这里,我喝了一口啤酒,眯着眼睛看着秦海念,忽然靠近她小声的说到:“海大富,你说,要是让大贵儿这个洁癖知道你床底下放了那么多袜子没洗,后果是什么?”

  “啊啊啊...三哥哥,我错了,你要问什么,小女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秦海念立刻求饶,她就是这样,讨好我的时候,就叫我三哥哥,因为老周叫我老三,平常时候就是一口一个叶正凌。

  “你是从哪儿来的?”

  “湘西。”

  “你真的是学巫的?”我不是故意这样问的,而是因为我那牛逼师门的死老头儿在和我闲谈时曾经说起,巫家的传承几乎已经断了,话虽然没有说死,但我不相信我有这‘运气’,之前是一个修者都没有找到,结果一找到了,不但是我熟的不能再熟的熟人,而且还是个巫家传人?

  这狗日的人生要不要这么奇妙?

  “千真万确。”如今的秦海念非常乖,看来老周还真是她的‘死穴’,我也怪不得她这么火辣热情又坚持,原来是个湘西妹子啊。

  “你学巫的地方很牛逼?你说要吓死我?”我望着秦海念,又喝了一口啤酒。

  “嗯,说出来真的吓死你哦。”秦海念的脸上流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得瑟。

  “那是什么地方?”我终于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问题,其实下山这五年我憋疯了,天知道,我有多想找到死老头儿口中的江湖,总觉得如果秦海念的师承不简单,我是不是知道了这些,终于也就知道了所谓修者江湖的轮廓呢?

  在被我威胁了以后,答话一向很流畅的秦海念忽然就犹豫了,看了我半天,嘀嘀咕咕的就是说不出话来。

  “吹牛了,说不出来了?”我手撑着脑袋,懒洋洋的看着秦海念。

  “谁说的,我就是就是....”秦海念颇为犹豫和顾忌的样子。

  “袜子。”我又喝了一口啤酒,淡淡的说到。

  “祖巫十八寨,我的传承来自祖巫十八寨。”秦海念立刻投降了。

  “那是什么地方?”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什么祖巫十八寨,不由得觉得奇怪万分,不过心中还是很兴奋,这名字一听就充满了某种与众不同的,修者才有的味道。

  “那就是寨子。”秦海念小声的说到,一副生怕我再问的模样。

  “我知道是寨子,应该是苗寨?我是问你在什么地方?”我却一幅穷追不舍的样子,这也不能怪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些,我实在觉得太过于兴奋了。

  “那个不能说。”秦海念开始心虚了,小声的讨饶到。

  “袜子?”我也小声的说了一句。

  秦海念一副挣扎的样子,挣扎了很久之后,忽然拿起啤酒,狠狠的灌了好多下去,这才把瓶子放下说到:“你就是说内裤,老娘今天不说就是不说...叶正凌,你别太过分了。”

  “哇哦,发飙了。”我无奈的撇了一下嘴,看来袜子这一招不好用了...其实,我也不可能真的去和老周说这个,在内心我认同秦海念的,我觉得老周在决定定下来之后,真的应该仔细考虑一下这个女孩子。

  “哼。”秦海念很不满的样子,恨恨的喝光了手中的啤酒,又去拿了一瓶,一副不理我的样子,直到第二瓶啤酒又喝了半瓶以后,她这才忽然问我:“三哥,你问了我那么多?你还没说你是个什么?你的师门呢?”

  “我?”我要如何说起我自己?我忽然觉得嘴角有些苦涩...老是忘不了当年被踢下山的那一幕..只能握紧了啤酒瓶子,半天才说到:“我是学道的,至于我的师门,就是牛逼师门啊。”

  “什么?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秦海念不满意了。

  “我说我的师父就叫牛逼师门,你爱信不信。”说完,我也喝光了瓶子里的酒...忽然想起,我上山那么多年,我竟然连师门的名字都不知道,师父师兄统一说我所在的师门是牛逼师门,我也就叫它为牛逼师门了。

  “哈哈哈哈.....”秦海念顿时笑的和一个疯子一样,指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懒得理她,任由她笑,换做我是她,我估计也得笑成这副模样。

  好容易她笑完以后,安慰性的拍拍我肩膀,想说点儿什么,结果又是一阵爆笑。

  我摸出一支烟来点上了,直接无视她。

  终于,好半天以后,她才停了下来,然后看着我,少有认真的说到:“三哥,你刚才不是要和我说周....”

  我知道秦海念要问什么,可是她的话还没有问完,在老周的卧室里忽然响起了老周尖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