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章 梦境

第二十章 梦境

  发生了什么?能让老周发出这样的尖叫?我第一个反应是那个猫妖不会再次找上门来了吧?想着,我哪里还坐得住,放下手中的啤酒瓶子,就朝着老周的卧室冲去...而秦海念跟在我的身后,速度也不慢,她对老周的担心绝对不比我少。

  推开了卧室的门,我就看见老周坐在床上,正在大口的喘息...而打开灯,我看见老周的眼神涣散,面色苍白,头上几乎全是细密的冷汗。

  难不成又被吓丢魂了?我的眉头皱起...心想,不带这么玩我的。

  但是下一刻,老周看见灯亮了,我冲进了卧室,稍微心安了一些,开口喊了我一声:“老三...我做噩梦了。”

  能说出逻辑那么清晰的话,显然就不是丢魂了...我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听见老周喊了一声想喝水,我身后的一个身影就飞奔着窜了出去...不出意外的,听见磕磕碰碰的声音,不知道在心急之下又撞到什么地方了,这种事情已经算是惯性了,我和老周都不在意。

  “做个噩梦你至于尖叫?”秦海念积极的去给老周倒水了,我忍不住调侃了老周一句,虽然我心知这个噩梦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是一般的噩梦,我当然不会这样...刚才要不是你进来,我真不知道我是在做梦。”说着,老周激动了,一把掀开了身上那床薄被,一下子就窜到了我身旁,扯着我的手臂说到:“老三,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我感觉我好像记不起来什么了...但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很怕,我甚至觉得这一天我没记忆的时候,都站在停尸房了,我就是有这种感觉。”

  老周说起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非常的无助,显然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就像他人生的大逆转,一次次的在挑战他多年来建立起来的三观,他根本就不适应,可以说是毫无办法,也难怪就那么软弱,而无意中在他看来稍微懂这些的我就成了他此时唯一的依靠。

  我明白这种三观面临挑战的老周,拍拍他的肩膀,说到:“你慢慢说,其实事情也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这个时候,秦海念已经倒了一杯水过来给老周,老周接过一口就灌了下去,总算好了一点儿,我示意老周到客厅去说,转身就先出去了...原本我是想给秦海念创造一点儿机会,在老周好不容易软弱的时候,给一点儿安慰,可是她完全就跟傻子似的,跟在我后面就一起出来了,弄得我一阵无语。

  待我们三人在客厅坐定时,老周总算稍微恢复了一些正常,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看见秦海念,脸上又出现了犹豫的神情。

  毕竟,他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在别人眼里别的不论,首先他就是一个坚定的‘科学狂人’,如今要他说起这些带点儿灵异色彩的事情,特别是面前还有一个同是在医学院快毕业,可能还会跟他当同事的人,是有些困难的。

  我在心中权衡着这些事情,今天晚上在地下室遇见的神秘男人虽然和我达成了某种‘默契’,可是我之前就并不肯定这件事情是否就这样结束了?

  虽然我的灵觉并不怎么出色,但好歹也比普通人强点,我不能事前就感受到一点儿吉凶,不过在平常对事物的判断多少还能起点帮助。

  想着这些,我忽然就开口对老周说了:“老周,你的事情不必瞒着海念,这姑娘瞒的我们好苦,她其实是....”

  秦海念一听我要说出她的身份立刻就慌了,在那里对我狂比着手势,眨着眼睛,因为着急,那眨眼睛的动作太大,看起来就像脸抽筋了似的...况且那么大的动作,老周早看见了,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海大富,你在搞什么鬼?”老周看得无语,不禁说了海念一句。

  秦海念一下子僵住了,转头看着老周,讨好的笑到:“最近面部神经有些僵硬,我在做运动。”

  “一天到晚神叨叨的。”老周嘀咕了一句,也没多说什么,因为秦海念平时就是一个极其无厘头的人。

  我明白秦海念的意思,她这么喜欢老周,自然不想老周自然她是一个‘巫婆’,学巫的女人,应该是叫‘巫婆’吧?我不太确定,总之就那么一个意思吧...原本就不见她和老周有戏,这么一说岂不是更没戏了?

  可是如今...想到这里,我拿起之前没有喝完的啤酒喝了一口,选择了很直接的方式说到:“海念,你的身份也不必隐瞒老周了,因为老周以前无论经历过什么,都没有这次来得严重,确切的说,他是遇见了一只猫妖。”

  “噗”原本看我喝啤酒,也在喝啤酒的秦海念一下子喷了出来,可怜老周就坐在她对面,不可避免的被喷了一脸,然后脸色难看的看着秦海念,秦海念有些讪讪的扯了几张面纸给老周。

  老周接过来,也懒得说她了,因为我刚才那句直接了当的话吓住了老周,他有些惊恐的看着我,等待着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想的很简单,既然事情没有完,那还不如把一切都告诉老周,毕竟结合我知道的,加上他知道的,我们可以多找一些线索,即便这些线索没有用,但多少也可以让他做一个心理准备,起到防备的作用。

  于是,我点了一支烟,选择尽量简单的方式把从昨天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我也没有打算隐瞒自己师承的事情,虽然只是简单一提,那也一个表态了。

  这其中有我自己比较‘自私’的一份心情,那就是孤独了太久,渴望走出去有所接触,能够学以致用,既然遇见了秦海念,那算不算是第一步?我没有再打算隐瞒什么了。

  听完我说这些,老周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般,有些恍惚的望着我,仿佛第一天才认识我。

  但是秦海念的脸色却变得严肃,她到底是懂行的人,她问的问题比较关键:“三哥,你怎么就断定是一只猫妖?如果真的是猫妖,不可能和人扯上关系的,你要知道普通人绝对承受不了一只妖的魂魄上身的。我想你懂我的意思。”

  我很惊奇秦海念此刻的样子,毕竟平时她在我眼里就跟电影里的‘吴君如’没有任何的区别,一见她就想笑,却不想说起这些的时候,她是如此的认真。

  “这也就是我疑惑的地方。海念,你肯定也知道有一种存在叫‘仙家’,就是说一些有灵的动物修,借助人身或是来完成心愿,或是来享受香火祭祀...原因复杂。总之,那些‘仙家’选择所谓代理人的时候,都要考据一下生辰八字之类的...就好比做手术涉及到移植的时候,要进行匹配,否则就会有排异反应。”我尽量组织语言的说到。

  其实我并不是在给秦海念解释,我是在给老周解释这个概念...毕竟一旦涉及到了现实,那和电影小说里所表现的是两回事儿。

  我还没说完,秦海念就接过了我的话,她说到:“对的,手术这种事情还是指人和人之间...而‘仙家’这种事情,却是指的人和动物之间,那种排斥之大,我也形容不好。简单一句话,你看那些被‘仙家’附体的人,哪一个不是虚弱的,精神不济的...况且,这还是在有前提的情况下,比如彼此之间有些什么因果啊,生辰八字什么的可以承受的住啊...”

  秦海念也是在对老周解释...可是老周的脸色并没有因此好一些,反而是越加的难看,他挥手打断了秦海念的话,有些疲惫的揉了一下脸,说到:“我不知道什么猫不猫妖,还有那个什么喜欢尸体的男人。我想知道的关键是...为什么会找上我?而我刚才做梦...”说到这里,老周抬起头来看着我,犹豫了一下才说到:“老三,我没感觉到任何与猫有关的事情...我只是这一天就觉得自己站在停尸房,有两个女的不停在对我哭。然后我感觉自己也动不了,也莫名的跟着她们伤心。”

  “然后,你梦到了什么?”我仿佛抓住了一点儿事情的关键点。

  “我刚才又梦到一个女的了...我不认识她,一开始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正常人,挺年轻漂亮的...但莫名其妙的我就知道她在这么美好的年华得了病,治不了...然后死了。诡异的是,她死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把尸体捐献了出来...结果,我就看见她被送入了停尸房。接下来...”老周说着也有些不冷静了,从秦海念手上拿过了啤酒就开始喝。

  秦海念在旁边一副欣喜的样子,时而又低头害羞,可是我和老周都没在意。

  我已经在仔细思考老周的梦境中,我总觉得这其中透露了一个关键点,但具体是什么...我却一时间抓不住,我苦苦的思考着。

  而老周喝了一口啤酒后,说的话还在继续:“被送入停尸房,不是就死了吗?可是,我就看见她忽然坐起来对我哭...哭的好惨,她说她身上有冤情,让我一定要帮她,而且她也帮了我...可是什么冤情啊?我被她哭的难过,我就问她...结果她的身体一下子就开始血淋淋的..好像被人一片片撕开了一样,然后我一害怕,就醒了。”

  “这样啊?”我回了一句,然后就低头陷入了沉思,我觉得我好像一开始就判断错了一些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