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一章 怎么办

第二十一章 怎么办

  虽然有这样强烈的想法,可是我还是和刚才一样抓不住重点的感觉。

  我只能够肯定的是一件事情,老周做这个噩梦应该不是没有原因的...那应该是有冤鬼找上了门,想要老周帮忙了却生前强烈的心愿,如果这愿望不了却的话,化为了厉鬼,一样会找上老周,尽管老周是无辜的。

  这件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要驱散这冤鬼缠身,我为老周画张符也好,摆个小小阵法也好,甚至在他枕头底下放用公鸡血浸泡过的铁砂,都能避免让他再做噩梦。

  但关键在于,我之前说过,不解开这股冤气,就会化为怨气...虽说冤有头,债有主..但在那个找上老周的女鬼口口声声说帮了老周的情况下,没得到老周的回应,它依然会缠上老周。

  如果我用强硬的方式去驱逐它,或者镇压它,其实也不见得对老周是好事,只因为老周欠下了一个灵体人情,背负上了一段因果,他不还给这个灵体,反倒是‘恩将仇报’的话,以后果报会来的更加猛烈。

  而且,我等修者,行事准则当以‘仁’为先,这是师父在我入山门之前就反复给我强调过的一句话,就像面对灵体鬼物也不能一概的用强硬的方式去对待,要以化解为主。

  所以,我犹豫了...老周这件事情明明是一件小事,到我这里来却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毕竟,在地下室和那个男人相遇,我说过只要他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是不会理会他的。

  但,这个女鬼又强烈的缠上了老周,要求老周.....这基本上很矛盾啊。

  我在凝神思考,一时间比较沉默,我的沉默却引起了老周强烈的不安..这让秦海念比较心疼了,她一向走的是单细胞路线,不会去思考背后的是是非非,见到老周这个样子,很干脆的转过了自己随身的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娃娃’塞进了老周了手里。

  那个娃娃是一个木头雕刻而成的,那风格就是苗寨典型的图腾风格...很抽象的一个微笑娃娃,普通人看起来不但没有什么美感,反倒是有丝丝神秘恐怖的气息在里面。

  老周拿着这个娃娃莫名其妙,秦海念却一本正经的对老周说到:“周正,这可是我的宝贝...要是爷爷知道我把它送人了,非得敲死我不可。”

  老周看了一眼手里的娃娃,那莫名其妙的笑脸,有些抽象的身体,可能也感受到了这个木雕娃娃身上那种不同寻常的气场,忍不住一把又把它塞回给了海念,说到:“既然是你的宝贝,我不好意思要。”

  “周正,有它陪着,你不仅不会再做噩梦,以后不管是猫妖还是狗妖的,都不会缠着你了啊。”海念认真的说到。

  这句话,我相信海念没有吹牛,比起我道家的手段,巫家的手段虽然显得更加诡异一些,甚至有些时候显得有些‘邪气’,但也是绝对有用的。

  虽然,我那迟钝的灵觉不会告诉我,那娃娃到底是个什么...但我有着几乎‘变态’的对于一些事物的理解和记忆,用师父的话说,就是这方面的典籍我有过不不忘的本事。

  凭着那个木头娃娃散发出来的气场,我就知道了...在这木头娃娃封印了一个婴灵,而所谓婴灵就是普通人口中的小鬼,但在修者眼里,完全就是两回事儿。

  打个比喻,小鬼那种存在,应该算是顶级的‘核武器’了,而婴灵顶多从本身上来说算一个‘ak47’,这就是区别。

  不过,婴灵本身也是可怜的,包括了早夭的孩子,被打掉的已经成型有灵魂的孩子...早夭的还好一些,只是比较容易投胎无门,或者抱怨好不容易来到人世,结果却...被打掉的,就很是缠人了,总得来说,它们本身的怨气气场是比较浓烈的。

  修者要做好事,一般都会收集一些婴灵,现实用封印的办法,慢慢化解它们身上的怨气,同时也会让它们去做一些好事,累积一些功德...然后可怜的它们可以再次投胎,因为并不是每一个这样的婴灵都会受到‘爸爸妈妈’的好对待,送给一场法事的。

  所以,养婴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一般也是不建议普通人养的,毕竟不懂其中的忌讳和方法,有时候反而弄巧成拙。

  当然,秦海念这种‘巫婆’养婴灵就完全不成问题的...而且她如此看重手中这个婴灵,应该这婴灵也是不凡吧?毕竟,在这方面,巫家的手段比道家的手段强悍的多。

  就如小鬼这种‘核武器’,严格的说来也是巫家的手段...只不过这些分支在东南亚一带发展的比较多,其中在明面上有真本事的人也稍显多一些,他们不像华夏的修者那么低调。

  之前,华夏修者这个概念在我脑中还不算成立的,在知道秦海念真实的身份以后,这个概念,那个我向往的江湖,才真正的在我脑中勾勒出来。

  听说这个娃娃有这样逆天的功效,之前还对这个娃娃很排斥的老周一下子来了兴趣...终于是肯要的样子了,而秦海念看见老周肯要了,一下子好开心,仿佛不是她送了什么自己的宝贝给老周,倒像是老周送了什么宝贝给她。

  感情这种事情...我叹息了一声,打断了正要积极给老周讲解这个娃娃放在家里注意事项的海念。

  然后一把拿过老周手里的木头娃娃,重新塞给了她,我望着秦海念认真的说到:“巫家的行事风格,从心出发的较多...有一种恩怨分明,爱恨明确的感觉,比起道家少了一些约束,多了一分随心。海念,所以你不太考虑因果,只在乎老周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你要相信我的话,这个娃娃你不能给老周。”

  “为什么?”海念的脸上流露出了不满...热辣辣的苗女性格终究还是在她身上得到了体现,爱就是直接的爱,为了自己爱的人,哪怕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可以,恨也是直接的恨,可以一口一口咬下他的肉的感觉。

  为了老周,难为这个海大富还敢给我摆脸色,而与此同时,老周也朝着我投来了问询的目光,他也不解。

  我只能慢慢的说到:“在老周的梦里,那个找上老周的女孩子不是说过一句话吗?她说她帮了老周...我敢负责任的说,这是真的。老周,你在昏迷不醒的时候,我猜应该就是这个女孩子的魂魄冒着危险来通知我,你在医院的,后来被猫妖惊走。”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老周,他的脸色变幻不定。

  先不说事情本身是怎么样,让他去相信一个女鬼来给我通风报信就很难了,我都不敢肯定,我刚才讲的那一番事情,他是否就真的相信了,还是妄图想找出一个科学的解释。

  但在这个时候,我也不是想要说服他,只能继续说到:“老周,我不管你难不难以接受这些事情...但,今天我做为兄弟,只能强制性的告诉你,这件事情你必须相信。而且,你知道,这几乎是救命的恩情,如果我没找到你被惊掉的魂魄,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就很难说了,好一点儿是疯子,差一点儿就是植物人,我不夸张。”

  “是没夸张,那个女孩子也挺可怜的,我是不该给周正这个娃娃的。”秦海念在旁边不停的点头,她是一根筋,不会去考虑事情背后的是非,但知道了以后,她绝对是选择善良的。

  这也是她的闪光点,我们这群朋友接纳并喜欢她的基础。

  “唔。”老周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脸,然后又无助的抬头对我说到:“老三,我想不起来,完全的想不起来,我是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那天晚上我看见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如果我还能想起,是不是就算帮她了?”

  我沉默了,显然,老周做出了一个什么样的选择,他已经给了我答案,他是想帮那个女孩子的,只不过...

  我也为难的叹息了一声,我总觉得如果我抓住了事情的关键...也许,我就不会那么矛盾了。

  “老三,我该怎么办?”老周再次无助的说到。

  “能怎么办?找它去吧。”我也无奈了...而我说找它,自然是找到那个现在已经是女鬼的女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