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二章 我是来卖东西的

第二十二章 我是来卖东西的

  听闻我的这个提议,老周着实吓了一跳,这不就明摆着让他‘见鬼’吗?

  先不论这件事情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恐怖与否...就说对老周这样的人来说,也是非常挑战三观的事情,如果真让他‘见鬼’了,他这么多年来建立的三观不就彻底碎了吗?

  所以,他在吓一跳之后,立刻就拒绝了我。

  我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只能对老周说到:“老周,我无意说服你去相信什么,你要是没有遇到这件事情以前,你爱怎么想,我都随你,因为一个人不能绑架别人的思想。但这件事情,你已经遇见了,而我做为你的朋友,恰好懂这方面,却为你找不出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你如果不愿意去找‘它’,那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就是我用办法帮你强行驱逐它,但之后你会受到什么报应,我不知道。而且前提是在它真的帮了你的前提下。”

  我说完这一点,老周的脸色变了一下,变得更加的难看,眼神也分外的无助...这个样子的老周看得秦海念有些心疼,忍不住想握住老周的手,可能又觉得不合适,到最后动作就变成了拍了老周手一下,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到:“这么多蚊子。”

  老周无语的望了一眼秦海念,我则是直接无视在这个时候还可以无厘头的她,继续对老周说到:“第二个选择,就是你选择帮助它,而它要你帮忙的具体内容,我们大概也可以知道,就是找出害它的那个人。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害它的那个人和猫妖是有说不清楚的关系的...找到那个人,也就是说要去挑衅那只猫妖。先不说我们怕不怕那只猫妖,在之前,我为了找到你丢掉的魂魄,是直接答应了那个人,如果他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有些变态爱好,我懒得理会他的。”

  说完,我郑重的对老周说了一句:“老周,神鬼不能欺,我答应了那个猫妖的事情,这是比承诺还重的事情,你可以理解为记录于天道,我违背了,就算那只猫妖不找我麻烦,我自己也会因为这个倒霉的,就算天道的惩罚。你是我兄弟,你如果执意要我选择第二点,我也会答应你。那是我们从小到大的情谊...话已经说明在这里了,你自己选吧?”

  老周听闻我说完,脸上的神情陷入了挣扎,而秦海念看得心疼,接口说到:“叶正凌,又不是没有其它的办法,你何苦又非要让周正这样选择?”

  “其它办法?你倒是说来听听?”我转头皱眉看着秦海念。

  “很简单啊,镇了那只猫妖不就得了...不要你出手,你也就不算违背诺言。大不了我来出手做这件事情。”这海大富说的倒是挺轻松。

  “你很厉害?”我问一句。

  “那当然。”海大富得意的一仰头,表示自己真的很厉害。

  “你厉害就等着以后去降妖除魔吧...在我看来,这是老周自己的因果,最好是了却了的好,这其中并不是要暴力的去解决问题,就像欠债还钱一般简单。当然,如果需要出手的话,我也不会手软。”这些话我是对老周说的,毕竟海大富来自于那个什么寨子,由于信仰的不同,我们对一件事情的理解也不一样。

  老周焦虑的沉默了很久,在这期间又点上了一支烟,直到这支香烟快要燃尽的时候,老周才忽然问到:“老三,我不知道什么因果...但欠债还钱这个道理我做为一个男人却还是明白的,可是我搞不懂,你要我找‘它’,到底又有什么用?”

  “谈判啊,就是说和它谈,坦诚的说,你做不到去找那个男人,那是你能力范围以外的事情了。如果它愿意,你愿意送它一场超度,让它放下这些恩怨吧,毕竟已经是生前事了。”说到这里,我很认真的对老周说到:“其实,和电视演的不一样,大多数的道士都是不会轻易出手,去驱赶,镇压,甚至打得一个灵体魂飞魄散的...那真的是要背负太多的因果宿怨。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也就是这么一个道理...而且因为这些,道家人根本不会轻易去插手这些事情,因为其中的是是非非谁能说得清楚?去插手又怎么做到绝对公正。老周,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兄弟,就算你今天找到我,我也不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和它谈判的。”

  老周听闻我的话之后,认真的点了点头,可是终究心底还是虚的,忍不住问了我一句:“鬼可怕吗?”

  “不可怕,它不吓你,也就是个人的样子,它若吓你...你不想把它看成吓你那个样子,或者直接不受影响,也就无事。”我简单的这么说了一句,其实说了也是白说,人的恐惧源于未知,而死亡本身就带有浓厚的恐怖色彩。

  果然,老周也没有因为我的话好一点儿,倒是秦海念不停的在一旁着急老周的‘胆小’,忍不住说到:“周正,这有什么好怕的?就比如现在,我这个娃娃里就封印有一个小鬼啊(这里的小鬼是指年纪小的鬼物),你看可怕吗?”

  “啊,你别靠近我...”老周一下子跳了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自动离开了秦海念三米以外的距离。

  我无奈的看着秦海念,说了一句:“你到底会安慰人吗?你确定不会把老周吓死?”

  ————————————————————分割线———————————————————

  第二天,是个一个阴沉的天气,上午10点了,没见太阳,却只是能看见厚厚的云层。

  已经两天没有开张营业的杂七杂八古玩店,再次的开张了。

  和老周约定去找那个‘女孩子’的时间是今天晚上11点以后...白天无事,这个店子无论如何也是应该开张的,而且在今天白天,我还特别嘱咐老周去做一件事情,为今天晚上的‘见面’做准备。

  和灿烂的晴天比起来,这种阴沉的天气更加的闷热,我彻底的敞开了店门,没有急着去开空调,就是想敞放一下店子里闷了两天的有些刺鼻的沉闷空气。

  虽然不是一个勤快的人,但这个小店,从老板到员工也就我一个人,所以我擦了一把脸,就去打来了一桶水,拿起帕子,开始做着小店的清洁工作。

  一般这种涉及到古玩的生意,都有一句俗话,叫做‘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我这里不算纯粹的古玩店,因为里面还有关于打火机的一个类别,这个涉及的金额不算高,所以相比于其它的店面也算热闹一些,很多年轻男孩子多少是对打火机有兴趣的。

  但我也没有想到,才开店不到半个小时,店里竟然来了客人,而在这个时候,我还在打扫着店子。

  “老板?”来人是一个看起来有些黄瘦的中年男人,个头很矮,上身穿的是一件一眼就看起来是仿版的运动服,因为运动服的前面是耐克,后面是阿迪,下身穿着一条男人们图凉快几乎都有的格子大裤衩,然后一双人字拖。

  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大早上的,突兀的出现在我店子里,叫了一声老板。

  我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也只是吃惊,接着神色就恢复了正常,因为在这一行里不以貌取人绝对是铁的规则...虽然我是无心去做生意,但是多年来,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是啊。您随意看...”面对来人的问询,我回答了一句,又开始忙自己手上的事。

  在这一行,和其它的服务行业不同,那就是不管是店员还是老板,绝对不要过分的热情,古玩这种事情也将个眼缘,他看中了自然会问询你,看不中,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用...而不懂行的,我一般不做他生意,因为我本就不指着这个赚钱。

  而时间就在这种安静中默默的流逝着...这个穿着奇怪的中年男人还真就在我店子里认真的看了起来,而且一看就是很久,直到我打扫完卫生,自己去洗了一把脸,他还是没有离开。

  这弄得一向很懒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忍不住问了一句:“您看中什么了吗?”

  可是,那个中年男人却也不回答我,只是很突兀的说了一句:“老板你看起来很年轻啊,看起来不像...”

  “不像什么?”我觉得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了。

  “哦,也没啥,就是不像一个古玩店的老板而已,一般做这个的,我还没有看见过这么年轻的。”那个中年男人好像有些惶恐,然后给我解释了一句。

  我释然的笑了一下,的确也是这么一回事儿,除了家传世袭的...是很少有年轻人做这个。

  可能是这样两句谈话,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那个中年男人不再在店子里四处打量了,而是走进了柜台,靠近了我,然后还是显得有些不安的说到:“你店子里的东西看似一般,可是却有好几件儿不一般的东西在等着买家吧?但这些东西拿去拍卖不是更好?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你也没有去走动,或者是凭着人脉卖出去,怕是很难等到一个买家啊?”

  竟然关心起我的生意?的确,在这店里是有几件不俗的东西,是我用来撑门面的,这是从我那牛逼师门里拿下来的东西中的其中几件儿。

  其实我根本没有打算卖,因为我说过,我无心做这个生意。

  来人这样问又是什么意思?他想买?

  可是,他却出乎我的意料,在说完这番话以后,很突然的对我说到:“其实,我是来卖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