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三章 神秘来客

第二十三章 神秘来客

  这事儿倒是新鲜了,来了一上午,在我的小店里转悠了半天,说话也显得很专业的样子,结果是来卖东西的?

  我的第一个反应当然是骗子,如今这世道,古玩界的骗子已经不像从前那般,爱搞所谓的大场面,装老板了。

  反而是装的越朴实,越神秘,越有市场....可惜的是,他遇见的是一个无心做生意的我,连敷衍和好奇心都免了的人,也就懒得听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所以,当他说出这句话以后,我一边擦脸,一边就随意的说了一句:“老哥,卖东西就免了,小本生意,流动资金都压在里面呢...我都等着开张,再收货就算了。”

  我这句话基本上把所有的退路都给封死了,因为我表达的就一个意思——没钱。

  我以为我说出这句话以后,那个中年男人就会知难而退了...却不想,一直在东张西望,甚至显得有些局促的他,忽然就转头,望着我笑了一下。

  我原本是不甚在意的样子,一心想着晚上老周和那个女鬼的谈判能否顺利,我发誓我只是眼角的余光看见了那个中年男人的笑容...却莫名的就觉得心惊肉跳,一下子愣在了柜台后面。

  那一笑是如此的诡秘,我根本不相信在现实的,真人的世界里,我能看见这样的笑容...倒像是动漫里那种神秘的角色,忽然流露出来的充满了某种未知和阴谋的笑容。

  让一向对事情好坏本不敏感的我,也心跳陡然的加快起来...而在小店外,原本阴沉却还是显得有种异样明亮的天空也突兀的消失了,让人感觉瞬间就变成了狂风暴雨般的场景,闪烁在这个男人的身后,成为了映照着他诡异笑容的背景。

  ‘咚’‘咚’‘咚’我的心跳在这个时候,莫名的,我听得分外清晰,而我整个人却是有些失神,就好像有人故意在这一刻打乱了我的思虑,让它根本集中不起来,也无法去记住这一幕场景。

  是命运的召唤终究来了吗?在如此混乱的一瞬,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心中会浮起这个念头,而且分外的清晰。

  在5年以前,那个远处夕阳漫天,近处却是细雨纷纷的下午...如今清晰的浮现在了眼前。

  “师父,你当真是要我下山,以后不准再踏入山门一步?”

  “师父...”

  “是啊,我难道还说的不够清楚吗?还不走?”明明是一张想要尽力装得不耐烦的脸,眼中却掩饰不了的流露出心疼和不舍。

  那个时候的师父可能不知道,这五年来,他不经意之中流露出来的眼神,却是支撑我那么多年来唯一的希望。

  “我不走,我做错了什么?你一定要赶我下山?我要见见师兄。”

  “你师兄你也不用见了,不用担心他的情况...下山之后,该注意什么,我也昨晚也与你细说过了,快走罢。”

  “我不走,如果你硬要我走,那你就踢我下山好了。”

  ......

  那一天的细雨仿佛淋湿了所有的回忆,以至于现在想起来一切都带着几分潮湿的意味,包括双眼...也是一样,带着潮湿的味道,还有独有的酸涩和热度。

  命运的召唤来了?为什么在浮现出这句话的时候...会想起下山时的那一幕,这其中有什么联系吗?

  可惜,我根本就无法思考...因为在那一刻,我的思感都被打倒破碎的感觉...

  “小哥儿,你年纪轻轻就开了这么一个古玩店,店里还有这么一些好货,财力资本不可谓不雄厚,你就确定不要买吗?”在我已经接近于失神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把我拉回现实,刚才那狂风暴雨,诡异笑容的一幕,忽然破碎。

  在恍惚中,我再看向店外,依旧是阴沉的,却有一种异样明晃的天空...而眼前这个人,带着是一种近乎于讨好和谦卑的笑容,哪有什么诡异的笑容。

  “我不要...”我下意识的回绝了一句,但在下一刻联想起刚才的场景,却是全身肌肉紧绷,非常防备的盯着来人,沉声的喝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来人的眼中似乎是闪过了一抹诡异,但却又似乎是惊慌和不解,然后身子躬的更低,仿佛是在求我一般的说到:“小哥,你...?”但是,在说话间,我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柜台上已经被放上了一个什么东西,被黑布盖着。

  是什么时候他来到了我的身边?又在我的柜台上放上了这么一个东西?是在我刚才失神的时候?难道我刚才看见的一切都是幻觉?

  我的心情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仿佛是一个故事拉开了序幕,从老周那天中午闯进我的店子里,就揭幕开了这一切...所以,我的生活会从此不平静,越来越多怪异的事件会闯入我的生活。

  这个中年人因此出现,我产生的幻觉,是不是应该很正常?

  想到这里,我从柜台里摸出一个打火机,金属传来的冰凉触感,让我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我习惯性的‘啪’的一声弹开打火机,抹动了一下砂轮,明亮的火焰亮起,就像暗夜中的一抹希望....带来光明,同时也带来了安宁。

  在火光的映照中,那个中年人的笑容越发的谦卑和讨好...那种诡异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我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了一支烟,借着这火点燃了它...当烟雾升腾的时候,我‘啪’的一声关上了打火机,我的心情已经彻底的平静下来,总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还是按照我想的来吧。

  在这种心情之下,我抬头对视了一眼那个中年人的眼睛,说到:“刚才不好意思,想起当年‘吃药’(被指古玩上买到假货)的事情,心情有些不好,人有些失神了。”

  说话间,我又摸出一支烟,递给了那个中年人。

  “哦,哦哦...”那个中年人一听,流露出了表示理解的笑容,被伸手接过烟来叼着,一口黄牙有些刺眼,但却也不给人很脏的感觉,他伸手摸了一下那黑布盖着的东西,借着我的火点燃了我给他的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之后,这才说到:“小哥,难道你以为我是骗子吗?”

  “也不,做这行的谁能不多长个心眼儿啊?毕竟一进一出一般都不是小数目。”我有些敷衍的应付着,摩挲着手上的打火机,其实无论我还是他,应该都明白这些只是某种场面话,但我们却不得不说着。

  “也是这个理吧...不过,我想说的是,我这个人讲眼缘,如果一个人不对我眼缘,我手中就算是破铜烂铁的,他出高价来买,我也不卖。那一个人如果合我的眼缘,就算我手中是奇珍异宝,我也可以亏本卖,有时候,就算白送也成。”那个中年人说的分外认真。

  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的眼中闪烁着某种诡异的光芒。

  “呵呵。”我低头笑了一声,包在口中的烟雾却是没有吸进去,而是仰头吐了一个烟圈,表示不置可否。只因为这番话说是很‘感人’,实际上已经快成古玩界的俗语了,像买卖东西,见个人都这么说,我要接话,要认真了,却是傻了...尽管我们只是在说着场面话,这场戏也得演的真不是?

  “小哥,你以为我说笑的?”那个中年人却是认真的,咬着我递给他的烟,眼睛微微眯着,那眼神却如同针芒,要刺进我的心底。

  “没有..只是很好奇,为什么你就偏偏找上我,你要卖什么给我呢?我说过,我这边没什么流动资金,恐怕买不起啊。”我笑着说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随着交谈,我的心反而渐渐的越发的平静了。

  “你先看看我要卖什么吧?这对于我来说,可是绝世珍宝啊。”说话间,那个中年人一下子拉开了放在我柜台上的那个东西的黑布。

  而我目光不由自主的转向了它,当看见放在上面的东西时,我忍不住低呼了一声,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