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四章 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第二十四章 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在黑布之下,是一个打开的大型锦盒,而在锦盒里根本不是什么古玩,而是一张皮毛。

  那一张皮毛,我无法去形容我第一眼看见时候的观感...用流光溢彩来形容,都是‘侮辱’了这张皮毛...我词穷,只能说,在这样阴沉的天气里,这一张皮毛在我看见它的一眼,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无法直视,因为它太过耀眼了。

  如果光是这样耀眼,还不足以让我低呼出声,是因为在这张皮毛上我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波动...那是修者才能感觉到的波动,确切的说是一种能量气场的波动...就好像修者去看佛家的舍利子,去看道家人的法器...和普通人看是不一样的道理。

  这种能量和气场,与修者口中俗称的法力不同,因为法力其实是特指人,这种能量和气场,我如果硬要把它归类,可以定义为——妖力。

  因为,那是皮毛上自带的,不是人为温养出来的....我之所以这样判断,是因为这股力量与那皮毛浑然天成,融为一体..这种自然和和谐,不可能是人为灌注和温养上去的。

  而且,这种力量莫名的让人沉沦和喜爱..我就是这么一眼,就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这张皮毛。

  而内心对它的喜爱就如同被魅惑了一般,一眼就割舍不下,甚至有一种疯狂的想要占有它的欲望....我的呼吸渐渐的变得粗重,从眼眶发热的程度上来体会,我估计我的眼睛都已经发红了。

  我想要这张皮毛,只是一眼,我就这样笃定。

  但也在这时,我的胸口微微传来一股我说不清的东西,之所以我会东西来形容,是因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不像能量,不像灵魂力,反倒像一股灵魂意志,突兀的在我脑海中哼了一声,让我一下子从沉迷,不,应该是迷醉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即便是如此,我内心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对这皮毛有一种异样的亲切和喜爱,我抬起头来,看见的却是那个中年男人脸。

  此刻,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黄黄的门牙依旧那么刺眼,烟雾升腾中,他的表情却是那么清晰,又是那样诡异的笑容,只是比起之前那种诡异的程度,这还显得正常。

  我深呼吸了一下,手已经不自觉的抚摸上了这张皮毛,感觉着顺滑而柔软的皮毛熨帖着我的手掌,说不清楚的奇异感,就像瞬间感觉到了岁月,而在这岁月之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牵扯在我和这件皮毛之中。

  这是很神奇的体验,而这种体验却不能言传...我不认为这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我把这种理解为‘眼缘’,就好比一个人看中一块玉,看中一件古玩,未必就没有这种感觉。

  “是的,你的东西征服了我,我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找上门来,而且是偏偏找到我...但是,你成功了,开价吧。”我心里有一种想法,就算他要我店里最珍贵的几件古玩,就包括一件官窑,品相完整的明青花缠枝莲扁瓶...我也会给。

  钱财只是身外之物,而心头好却是难求...尽管这张皮毛,让我感觉那么复杂,而且有一种会沉沦其中的危险,我也想要拥有它。

  这倒不是一种占有欲,我只是觉得难以割舍,它对我会很重要。

  “开价?”那明明看起来很庸俗的中年男人却摇着头否定了...那样子分明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莫非是他反悔不卖了?

  我内心莫名的惆怅和烦躁...既然如此,我一把拿过那个锦盒,递到了他的面前,忍住那皮毛对我的诱惑,就想要关上锦盒,口中说到:“既然你没有卖的打算,那我也就不强求了。”

  见我如此的反应,那中年男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讶异,但很快他就非常真诚的笑着说到:“开价就算了,之前我不是说过吗?只待有缘人,你对我的胃口,这东西,我想要卖的价钱,你未必出的起,那还不如你就随便开一个价钱,当我卖你好了。”

  “那怎么行?”我一口否定了,即便我是再想要这个东西,我也绝对不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去拥有它。在山上那么多年,我得到的基础教育有不少,这种基础教育也可以叫做行事准则。

  其中一条就是如果能不欠别人,尽量不要欠...小便宜贪多了,也会累积成大因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永远也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如果说天上掉了馅饼,你情愿相信是自己平日累积的厚积薄发吧。

  我这样的回答,又惹得那个中年人一阵讶异,我心想他总不会在惊奇我不贪小便宜吧?事实上,我觉得他不会...那他到底在惊奇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可以说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就为了这张皮毛?呵呵,识货之人,可你知道那是什么吗?”这个中年人话锋一转,竟然问起我那么不着边的问题。

  “一只白狐的皮毛啊。”我淡淡的说到...在盒子中装的这张皮毛,确切的说就是一张白狐的皮毛,白狐一点儿都不少见,但确切的说,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张白狐的皮毛,因为普通白狐的皮毛哪可能有这种类似于金属般的反光,宝石般的耀眼。

  我觉得这张皮毛用银狐的皮毛来形容更加的准备...但如果说是银狐,却也不尽然,因为这皮毛根本不是银色,而是确确实实的雪白。

  更奇异的是,这只狐狸很小,小到只有正常狐狸的一半大小...却是从头到尾,被剥离的很干净整齐,也处理的很精致..但是为什么那么小就..我有些想不下去,今天却是真正的在为一张皮毛背后那只狐狸的遭遇而心疼。

  这简直不符合我的性格,尽管我已经尽量的冷漠了。

  “白狐的皮毛?小哥,看不出来,你这是在压价啊?”那个中年人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我沉默不语...大家心知肚明,难不成你要我说这是一只狐妖的皮毛?或者,这个世间根本就没有妖,我是不是把它称之为狐灵更贴切?

  我不动声色,只是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尽量不去看那张皮毛一眼...而那个中年人也不介意,只是说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保证,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它来头很大很大,大到已经超出了你的想象力?怎么样,要不要?敢不敢要?要不要得起?”

  一连窜的问题,几乎是让我喘息不过来...在这个时候,我发觉这个身穿耐克阿迪合体的,原本显得非常俗气的中年人在我眼中也变得不凡了起来...或者说是高深莫测了起来。

  我忽然发觉我有些看不透他,为什么举手投足之间莫名的有了一种贵气?

  但是,我从小就是自尊心超强那种,面对他那一连窜的问题,我反而觉得我气势上不能输了他..于是强撑着一份淡定说到:“你还没有说要付出什么代价呢?白来的东西,我不要。”

  “你要是真的要付出等额的代价,你脖子上那窜链子可愿意给我?”中年人忽然看着我,手就指着我脖子上的这窜链子,他的目的是这个?

  我微微皱眉...是的,那张皮毛我非常狂热的想拥有,我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去换,但是有两件东西,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换,我也舍不得交出去,一个就是我脖子上的链子,这是师父对我的一番情意。

  而另外一件,则是钥匙扣上的狗毛挂饰...这两件东西是绝对不可以的。

  所以,我遗憾的看着那个中年男人,内心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强忍着,说到:“那这皮毛我要不起,你另寻买家吧?”

  可是那中年男人却是高深莫测的看了我一眼,忽然大笑了几声,在我莫名其妙的目光中,一把抢过了我手中的打火机,说到:“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千里昭昭,不也给你送上门了,这打火机就是代价。这皮毛我可是给你了。”

  说完这话,这个中年男人在我错愕的眼光中,转身就走,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店门。

  但是,怎么可以这样?一个打火机的价值根本不可能和这皮毛相比,我一下子盖上那个锦盒的盖子,抓起这个锦盒就从柜台后出来,追了上去...而这时,这个中年男人已经走出了店门,走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待我冲出店门的时候,这原本就不热闹的街道,空荡荡的几个行人,哪里还有这个中年男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