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五章 交心

第二十五章 交心

  其实我有时候在想,人的生命是不是一个开启的过程?就好比讲出来的第一个字,迈出去的第一步,学会的第一首歌...当无数个第一涌来的时候,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般的融入在生活里。

  上午有些阴沉的街道,稀稀拉拉的行人...漠然的,或者懒洋洋的脸,打着呵欠从我身边走过的人...远处的亮得晃眼的天光,近处头顶堆积的暗色云层,抓着锦盒有些呆呆的我,心中涌现出来的就是这样的想法。

  曾经多少个夜晚的寂寞,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怪物’一般呆在这人世间,埋藏着无数的秘密却不能开口对人言,没有‘同类’的孤寂。

  到如今,遇见了秦海念,在第二天又遇见了那么一个神秘的中年男人...这又是一个生命中开启第一次的过程吗?

  是的,我不认为那个中年男人是一个普通人,至少普通人做不到在这条没有任何分支的,还算开阔的街道,眨眼间就走不见了...就算我也做不到,毕竟我只是比普通人知道的多一些,所学不同的另一种普通人。

  在遍寻不见以后,我只好抱着锦盒放弃了寻找这个中年人,在这个时候,我才发觉这世界无比的神秘,而在这几天之中,终于为我露出了它迷之画卷般的一角。

  回到店中,因为没有开空调,店子里有些闷热,就如我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沉闷,抓着那个锦盒,半天回不过神儿,莫名的闷。

  而锦盒之中有一张神奇的皮毛,中年人告诉我来头很大,我到如今却是不敢怀疑他的话了...具体是什么来头,我很想打开这个锦盒再仔细看一下,毕竟刚才那一眼,只是让我看见了这张皮毛除了亮眼一些意外,至少从形体上我看不出有任何的特别。

  就是一只狐狸,没有几条尾巴,六条腿...而且还是一只小小的狐狸。

  但是当我把这个锦盒放在柜台上,手指搭在搭扣上,想再次打开的时候又犹豫了,我还记得这张皮毛带给我的感受,只是一眼,几乎就让我丧失理智的想要拥有,这应该是个危险的东西吧?

  我直觉我不应该再看第二眼,尽管我的灵觉一点儿都不出色,但这不妨碍我对这件事情的判断。

  这样想着,我忍着心里各种复杂的感觉,把这个锦盒随手扔在了柜台底下...我强迫自己一整天都不要去想它。

  除了这发生在上午的奇怪事件,这一天也就很平淡的过去了...到了准时关店门的时间,我默默的收拾好一切,就如同往常一般习惯性的要拉上店门...可是在今天我却有些犹豫了,就像内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带走它一般。

  这种自己不能自控的挣扎,让我在店门口几乎保持着拉店门的时间,站立了一分钟...最终,我一咬牙,还是松开了手,冲进了店里,拿出了那个上午被我随手扔在柜台上的锦盒,在把它抓在手里的一瞬间,我莫名的安心,嘴角竟然扬起了一丝笑容。

  在这一次,我才毫不犹豫的拉下了店门,离开了我的小店。

  ———————————————————分割线——————————————————

  尽管这皮毛带给我了如此神奇的感受,但却不妨碍我对它贴上‘危险’的标签,我甚至自己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在原本也应该忙碌的夜晚,除了给我那祖师爷上香,什么时候都没有,就是坐在沙发上盯着那个锦盒,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把它打开,再看一眼。

  我觉得这简直就像一场意志的博弈,最终我没有打开它,当黑猫警长的闹钟响起的时候,算是我赢了....今天,要带着老周和那个女鬼谈判,黑猫警长的脑中要提醒我的是这件事情。

  我懊恼的把它扔在了床底下,就如同我把曾经师父传给我的那些东西扔在了床底下一般。

  这就是一种态度。至少自己这样认为。

  收拾好了一切,我从家里出发了,其实让一个普通人见鬼并不是民间传说般的那样轻松,甚至是有些危险的事情...但在这两难之中,我能选择的也只有这一个办法。

  当车子开到老周所在小区门前的时候,老周已经等在那里了..我下车,叫了他一声,他显然陷在自己的沉思中,我叫这么一声,声音也不算大,竟然把他吓了一跳。

  “叶正凌,不带你这么吓人的。”老周这样对我说到,在路灯的映照下,他的脸色有些发白。

  这几天,他常常就是这种脸色,我在想这么多折腾几次,老周是不是从此以后就不再黝黑,而是变得了小白脸?这样的美白方法如果可行,那倒是非常环保的一件事情。

  “吓你的是你自己,可不是我。”我低头看了一下,老周的脚边起码有5,6个以上的烟头,可见他的心理压力是有多大。

  我相信要是现在扯他去量一下血压,一定是个高血压..因为紧张所致。

  “是,你都有道理,我今天晚上就彻底的等着你来毁我的三观。”老周故作轻松的跟我说了一句,率先走在了前面,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

  此时的时间是晚上10点40,我觉得还有些早了,所以我上车之后,并没有急着开车,而是也点上了一支烟,努力的组织着语言对老周说到:“老周,我没有打算要毁你三观,你自己也千万不要抱这样的想法。毕竟鬼是什么样的存在,就算我是一个道士,我也不能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有时候,你也可以试图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那是什么?就是人一股不散的意志,真的,也是可以这般解释的。”

  老周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眼神有些不解。

  我吐了一口烟,车窗外吹来的燥热的风,吹散了这一团烟气,我再次开口说到:“老周,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告诉你,这个世界一定有一些角落,存在着你我不知道的,甚至不能理解的事物,我们不能因为它们充满谜团,就拒绝接受,或者给一个强硬的定义...不管这个定义是否正确,我们都用来安慰自己,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在我能解释的范畴内。你要知道,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是人...而人类,我觉得是稚嫩的,不要说这茫茫的星空,就算这世界上陆地的每一个角落,都不敢有人说探索完毕,那深海呢?那地下呢?你也知道,地球如果是一个苹果,我们只是呆在苹果皮儿上。”

  “老三,今晚你是准备要和我一起回家去看国家地理频道吗?为什么忽然给我扯起了这个?”老周终于是有些不耐烦的问了出来。

  “额,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听说,有的人三观被毁了之后,会开始怀疑人生,甚至人格上产生障碍...严重的,甚至有自杀倾向。老周,我这不是先给你做一下心理建设吗?”我的目的的确就是如此。

  我说完这句话,老周的脸色忽然严肃了起来,他转头望着我,说到:“老三,你是真不理解我,还是假不理解我?你觉得我周正有三观吗?你不要忘了小时候,我们一起经历的事情...”

  “你,你的意思是?”我感觉就像重新认识了老周一般,其实我心底隐约能猜测到老周究竟要告诉我什么?但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比师父第一次带着我看见了魂魄还要震惊。

  “你知道我有强迫症,我只是想努力的活得像一个正常人,就包括学医也是这样。人不是说医生是最理智的吗?尽管,我在医院工作以后,发现有的医生比普通人更依赖信仰...你知道是那种感觉吗?一件事情你越是逃避,反而越是在你心底种下了不可磨灭的种子,而逼迫你走的越极端。人生痛苦的事情有很多,有一种痛苦就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你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答案。老三,这些年来,难道你没发现,我一直是在逃避吗?如今...只是命运用了另外一个方式,让我逃避不了了而已。”老周说完这话,好像有些疲惫,靠在椅背上,再次摸出了一支烟来点上。

  “我猜你就是这样的,只是这么多年以来,你所表现的极端...让做为兄弟的我,不想去故意戳破。时间久了,也就认为你是那样了。”说完,我笑了一声。

  老周也笑了。

  其实,这番谈话何尝不是再一次的拉近了一些我们的距离...而这种交心的感觉很不错的,至少冲淡了一些紧张的气氛。

  “老三,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的,就好像,你从那一年以后...”老周试着开口了,这么多年来,其实他没问过我。

  而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提起了手刹,说到:“等这件事情完结以后吧,我看我能不能试着告诉你。”

  车子启动了,发动机的轰鸣声仿佛掩盖了一些我的心痛...多年以后,不能忘记的难过,始终是不能忘记,尽管那是我命运的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