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六章 变化

第二十六章 变化

  原本这件事情秦海念是要跟来的,但是我怕她冒冒失失,大大咧咧的性格反而惹出什么事情来,所以坚决制止了她。

  不过,她也扔给我一个老周如果有什么事儿,就和我没完的眼神。

  其实,我不明白秦海念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老周的...感觉上一下子就倾心了一般,这个事情老周没有和我说起过,秦海念自然更不会提起。

  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动心的刹那,再回首时,应该已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了吧。

  可惜,那种滋味好像离我还很远。

  车子上放着歌曲《艳阳天》,那歌声反复的在车子中萦绕‘常人说是乐生于苦,可乐极生悲道理由自古,别让我不安是非难辩,沧桑千年不再有遗憾...’,自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喜欢摇滚,这个男歌手的歌我倒是一首都没有错过。

  如今听来,也是很有一番滋味...我很惊奇于自己思维的跳跃,从老周和秦海念的事情上,想到了车子上放的歌,直到老周提醒我到了,再开就要错过进医学院的大门了,我这才反应过来。

  把车子停了,我和老周步行走入了医学院的大门...这个时间已经差不多接近晚上11点半了,但是在这里并不算是太安静。

  晚归的,吃夜宵的学生...来来往往的病人家属,上夜班的医生护士...总之,和外面的一些街道比起来,这里算是‘热闹’的了,而直到我和老周拐角走入了另外一条侧道,周围才忽然安静了下来。

  这条侧道就是通往那栋标本楼的,两旁则是小树林和一些比较老旧的教学楼...不要说晚上,这里就算是白天,在没课的时候,也不会有学生过来。

  第一,是因为那栋标本楼的可怕传说。

  第二,则是因为这些老旧的教学楼也有过这样那样的传说。

  所以,原本小树林本是学生情侣约会的好地方,他们都会避开这里...要说这里唯一的‘人气’儿,就是那标本楼里的保安了吧。

  老周也不知道因为是紧张,还是怎么的,一路上都没有怎么说话,只是不停的在吸烟...而我本来也不是一个太话多的人,在这种时候,老周沉默,我也就沉默了下来。

  医学院不小,但是在我和老周这样沉默的前行中,很快就接近了那栋标本楼。

  老周还想继续往前走...却是被我拉住了,我说到:“不用到里面去,你想要见到它,并和它谈判,只能在阴气最重的地方。”

  “阴气最重的地方是什么地方?”看得出来,老周想努力装的镇定,可是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他。

  “一般人要找阴气最重的地方,自然是晚上的十字路口了。第一是因为十字路口,四通八达,气场最容易在这里聚集...第二,四方来来往往的‘过客’,都要经过十字路口..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在给老周解释什么,但他这一次也没有打断我,倒是我自己说不下去了。

  感觉给老周说这些,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所以什么?”倒是老周自己很主动的追问了一句。

  “所以,在阴气重的地方,比较容易找出那个女鬼...阴气重,便于它活动和交谈,我没带你去那个放尸体的地下室,也是怕打草惊蛇。你明白我什么意思的吧?”我掏出了一根烟,点上,一边勘擦着周围的地形,一边对老周说到。

  老周点点头,他自然明白我的意思,那天晚上我无意中去地下室,都遇见了那个怪异的男人和猫妖,这一次谁又能保证?而这一天老周没上班,也不知道医院是否发现了尸体又被破坏了一具,而医院会给出什么样一个态度,现下,谁也不知道?总之,一切风平浪静,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所谓的十字路口,和标准的十字路口比起来,这里严格的说来算不上什么十字路口,只是有两条小道交错而过,而另外两边则是连接着小树林,也有不是路的路可以通过来,面前行成了一个十字交叉。

  我闭上眼睛,仔细的感觉着这里的气场,我不能动用我那很是勉强的灵觉,只是释放自己的灵魂力去感觉,那可比我的灵觉靠谱多了。

  灵魂力同样是可以感觉到阴气的波动的...只不过比起天生的灵觉感应,要麻烦一些罢了,就比如要通过一定的方式去释放灵魂力。

  我以为也就是普通的感应一下这个位置是不是最好的,但是当我沉下心来感受的时候,我忽然脸色就变了...这里哪里是阴气重?根本就是阴气冲天...只是这么感应了一下,我的整颗心都像被冰冻了一般,那是来自灵魂的冷。

  “老三,这晚上怎么有些冷啊,我都起鸡皮疙瘩了。”就在我感觉到诧异沉重的时候,老周的声音也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收起了灵魂力对周围的感应,这时也才发现,不过在这个所谓的十字路口凝神站了不到5分钟,我的手臂上也起鸡皮疙瘩了...而且,我还忽略了一点儿,那就是老周的八字低,反过来说,他比普通人灵觉强一点儿,感觉到阴冷阴冷的也是正常不过了。

  因为这里的阴气简直就快要行成阴风了...不要说老周感应的到,就连普通人也感觉的到。

  其实,我一走入这里就该感觉到的,但是我阳身的火太旺,师父所说,堪比金刚,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的感觉...灵觉这么差劲儿,也有其中的原因。

  我看着老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这里我曾经来过,明明那个地下室都是‘干净’的感觉,为什么事隔没多久,阴气会如此的旺盛呢?

  而前一天的晚上,我也去过那个地下室,我也并没有感觉到阴气有那么旺盛啊?要知道,就算我灵觉再不济,就算我没有刻意去用灵魂力感应...这种强度的阴气我绝对是会察觉到的。

  那么,还要不要老周在这里谈判了?我皱起了眉头。

  “老三,老三...”见我不说话,老周在旁边不安的叫了我两声。

  这件事情我不能对老周隐瞒,只能深呼吸了一口,对老周说到:“这里的阴气很重,超乎我的想象...这样说起来,我如果让你坚持和那个女鬼谈判,也许事情会超出我的预想,后果是什么?我不能保证,我只能保证你的性命是安全的,你还要不要和那个女鬼谈判?”

  老周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当我说了以后,他的表情有些错愕,接着就陷入了挣扎和犹豫当中...毕竟让他一个普通人选择承受这些,是够为难的了。

  “超出你预想的后果,会是什么?”老周在思考了很久以后,才抬起头来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说了,我也不能保证后果是什么?我只是打一个比喻,你会看见除了那个女鬼以外,别的...我不知道。”我尽量给老周解释,但是我的确不知道,没有彻底的探查过,我根本不可能知道这阴气的来源究竟是什么?

  “你决定吧。”我叹息了一声,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摸出了一个铁皮酒壶,拧开喝了一口。

  这叫壮胆酒,不要以为道士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在某种情况下,也需要喝两口来壮胆。

  却不想,我刚喝了一口,酒壶就被老周抢了过去,他‘咕咚咕咚’几乎把我这小铁壶中装的52度的白酒喝下去了一半,这才把酒壶递给我说到:“老三,就这样吧。好像除了谈判,我也没有别的选择...而小时候的事情困扰了我那么多年,既然注定老子要和这些东西打交道,那还不如彻底一些...彻底吧,我今天晚上就看个够。”

  “好。”我简单的答应了一个字,再喝了一口酒,就把酒壶装进了随身的黄布包里。

  要见鬼,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普通人见鬼一个不慎,就会引发不好的后果,轻则会霉运缠身好几天,重则就会丢了性命...毕竟冲撞到了,气场不和,就会引发这样的结果。

  遇见那种缠人的,目的动机不纯的游荡鬼物,更是....所以,我必须还要保证老周的安全,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的前提之下。

  所以,我让老周先在我圈定的某一个位置站好,接着就开始了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