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七章 见鬼(上)

第二十七章 见鬼(上)

  我让老周站的位置,是我预定好的一个安全位置,因为事情发生了变化,我原本的计划也发生了变化。

  之前,我只是打算我自己来维护老周的安全就好,也不用特别的做什么,如今...这个情况,让我心里摸不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能在这里布阵。

  长夜还长,我的时间也算充裕...所以,我布阵的时候并没有很匆忙的样子,这种不急不慢的节奏,能恰如好处的带给老周一点儿安心的感觉。

  阵法并不难,说确切点儿这是一个召唤阵,但是并不是一个完全的召唤阵,而是要通过‘引子’来召唤...而所谓的‘引子’就是我每隔几步,在阵法中放入的一个纸人。

  这些纸人经过了特别的处理,然后剪裁成了天兵天将的样子,一旦阵法开动,它们就能化身为‘天兵天将’,来护卫站在阵法特殊位置的人——老周。

  听起来很神奇,很像撒豆成兵的感觉,实际上...哪里是什么天兵天将,只是类似于术法里的请神术,请来了一丝天兵天将的力量,甚至还要弱很多,只是胜在数量不少,只要阵法无限制的布置下去,能够安插的这种纸人就能无限的多。

  不过再简单的阵法,无限的扩张下去,难度也会成倍的增加...这里阴气是重,但是在我刚才的感觉中,除了鬼物的那种气场,并没有感觉到别的,所以这样的阵法来护卫老周的周全也是够了。

  在布阵的过程中,老周一直对我喋喋不休:“老三,你在地上画什么东西?毕加索?抽象派?”

  “老三,不是吧,围棋子你随便扔在这里?你要和谁下围棋?”

  “老三,你放那么多纸人干嘛?哦哦,我知道了...虽然我相信科学的,但我还是知道,民间有一种东西叫打小人,就是要这种纸人,你要打小人?”

  老周的问题很多,也有故意扯淡的意思在其中...我想他是为了缓解紧张,不过在布阵的时候,就算再简单的阵法,我也必须认真的对待,这是师父教给我的一种态度,所以我一个问题也没有回答老周的。

  直到完成了阵法的最后一个布置,我这才站了起来,走到老周的面前,拿出了一个阵印递给了他,说到:“老周,我刚才布置了一个阵法。等一下,如果你觉得情况不能够应付了,就把这个阵印扔在你脚下,你就安全了。”

  “什么意思?”老周拿着手中的阵印,显然这个小小的玩意儿不能给他足够的安全感,他疑惑的看了一眼,问了我一句什么意思以后,又赶紧接了一句:“你们不是该有什么神兵利器的吗?电视上是这么演的!再不济,你也该给我一把桃木剑抓在手上啊,一剑挥出去,就能杀死一个鬼那种。”

  “你太紧张了...就算有那样的东西也不给你。不问缘由,就把鬼打的魂飞魄散,这是大忌。你放心,你扔下这个,会有千军万马来保护你。但只能用一次,你最好别手滑。”我笑着说了一句。

  在这个时候,我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摸出了一只阵纹笔,要让老周看见鬼物,我还必须要做些处理工作。

  “千军万马,真的假的?”老周拿着阵印十分的不解....我自然是有夸张的成分在里面,但老周的问题我也不好解释,毕竟涉及到师门传承的问题,我只能说到:“是啊,将印在手,千军万马不过分吧?”

  “不过分。”说话间,老周把阵印放进了他的裤兜,而他的手也放在裤兜里,看样子是准备随时扔出这个阵印的样子。

  而我却是趁现在,双掌忽然拍向了老周的两个肩膀...灭了他肩头上的两朵阳火...老周被我忽然的动作搞的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看见我严肃的样子,却也没有多问什么。

  在民间就有传说,夜路,不可拍肩,会拍灭人肩头上的阳火...这个说法并不是全无根据,但事实上,所谓阳火本就是无形之物,就是人自身的阳气气场,哪里是实质性的肉掌能拍灭的?

  要拍灭它,要用灵魂力灌注于双掌之上才能拍灭,或者是用道家人自修的功力也可以强行的拍灭。

  就好比火要水要浇灭,偶尔用土埋也可以浇灭,是一个道理!

  我懒得动用什么功力,因为我的灵魂力太过强悍,不用白不用....而确实也是在一拍之下,老周肩膀上的两朵阳火也就暂时的‘熄灭’了,而这还没有完,我快速的对老周说到:“快,脱掉上衣。”

  “你要干嘛?”老周一脸无辜。

  “.....”我无语的看了老周一眼,然后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朱砂盒子打开,用笔蘸满了朱砂,接着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我不是海大富,你不用担心。”

  老周其实在这个时候,已经脱掉了身上的短袖T恤,然后强壮笑容的对我说到:“其实,我也只是想轻松一下气氛。”

  我站起来,用阵纹之笔,在老周的肩膀上画了一个看起来异常神秘的符号,这个符号说起来也是一个简单的阵纹,而来源却是民间的赶尸人,这是赶尸人为了封住魂魄所画的符号。

  经过了我那牛逼师门的改造,不仅可以把魂魄封在人的身体里,只要稍微经过变化,也能封住人的阳气,让人的阳气暂时不会外泄。

  “正凌啊,不要小看了这么小小的一个阵纹,变化却是万千。在江湖中,传闻老李一脉的一手红绳玩的极好,封魂封阳甚至锁人之万种气场,连那灵觉都可以锁住...可是,我们师门这个基础阵纹,在千变万化之中,效果也不必那老李一脉的红绳差劲儿。”

  “老头儿,你老是和我说江湖,说起江湖上的什么老李一脉,肖氏一族啊这些什么的,到底是真的?还是你看武侠小说走火入魔了?你今天敢不敢跟我说,江湖在哪里,这些人又在哪里?”

  “不可说,不可说...嘿嘿。”

  “我就知道,你这个老骗子.....”

  这个阵纹是我师门的基础阵纹,尽管我的内心又想起了往事,但只是简单的一重变化,锁住阳气,对于我来说,也是闭着眼睛能够画出来的。

  画完了老周肩膀上的两个阵纹...我的阵纹之笔又来到了老周的胸口...在这里是人一口阳气生气的中心位置,也是锁住魂魄的关键位置,在这里我的阵纹之笔开始快速的游走...在这里,我画了一个暗含两重变化的基础阵纹,这个阵纹不仅可以锁住老周的阳气,也可以锁住老周的魂魄。

  这是为了万无一失,我怕等一下出现我不可控制的场景,这样至少可以留给我一些使用术法的时间,保老周不会被鬼物上身。

  三个阵纹加身,效果立竿见影,因为锁住了阳气,老周忽然身上就起了大片大片的鸡皮疙瘩,在这大夏天的夜里,连说话都在打着冷颤:“老三,我为什么感觉那么冷?”

  “冷就是正常的,这还是温和的让你看见那东西的方式。如果用民间一些流传的办法,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头也不抬的说到,然后收起了朱砂盒和笔....

  翻手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拿出了香烛,点燃在了老周的身前...清香是表示一种对鬼物的‘尊重’,表示没有恶意,我以香火供奉你一番。

  而这蜡烛却并不是普通的蜡烛,加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在里面,如果鬼物看不见老周,这蜡烛就如老周身旁的两个巨型探照灯,它们想不看见都难。

  这有些危险,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谈判必须进行,老周这个‘明显目标’必须这样放出去。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就退出了我为老周布置的阵法范围之外了...对老周喊了一句:“之前,我怎么和你说的,你就怎么做。”

  老周此时因为阳气被锁住,也因为害怕的原因...脸色非常的苍白,在听闻我这么说以后,更加的害怕,但因为男人的自尊,让他咬紧了牙关,也最终没有对我说出半个怕字。

  而是在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开始用我教他的方式,节奏比较特殊的语调,在这片背靠小树林的草地上喊了起来:“赵莹,我在这里...赵莹,我在这里....”

  对的,赵莹就是那个女鬼的名字,是我特别吩咐老周去查出来的...毕竟老周是要和她谈判,有名有姓的叫出来,也是一种态度,告诉其它的孤魂野鬼就不用过来了,免得冲撞。

  但如今这个地方的情况,我也不知道这样的防备是否有效,倚着一棵树,我叼着一支烟,死死的盯着老周那边...而在这时,平地忽然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