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八章 见鬼(下)

第二十八章 见鬼(下)

  和夏季炎热的风不同,这一股吹来的风打着旋,带着丝丝阴冷,扬起了之前我洒在地上的张张告慰亡人的纸钱,让整个夜色看起来有一种莫名的凄凉和神秘。

  我身体动了一下,本能的想靠近老周...因为我能感觉这风是因为阴气太重而行成的,根本不是自然吹起的风...但最终我只是吸了一口烟,站在原地没有动,只因为我看见了不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靠近老周。

  这个身影看起来比较‘虚’,没有真人的凝实感,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随着老周的呼喊,有‘东西’听见了,并且出来了,至于是不是那个正主儿,因为距离的关系,我看不清楚,也就不敢肯定。

  毕竟此地阴气那么重,在我心中已经判定,绝对不止一个鬼物......而最终没有动的原因,是我怕万一是正主儿,我贸然行动,惊扰到了它。

  我灵觉并不出色,天眼也时灵时不灵,此时能够‘看’见,是因为我用师门独特的呼吸法,压制了自己的阳气,比之前在张阳屋子里探查的时候,压制的更加彻底...说我整个人处于那种灵魂半出窍的状态也没错。

  这样我可以尽情的释放灵魂力...而在这种半出窍的状态下,哪怕是一个完全没有灵觉的人,也可以看见暗夜中不一样的‘风景’。

  相比于我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身影,老周做为一个普通人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在阵阵阴冷的旋风之中,他只是一边打着冷颤,一边继续的呼喊着那个女鬼的名字。

  也不知道时间是不是能够消磨‘胆气儿’,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多次看向我...而我叼着烟,只是假装没有看见他的样子,我不能给他那种他随时可以抽身而退的感觉,我必须要让他知道,此刻我也没办法,他只能去面对。

  这样的风带着‘呜呜’的呼啸声,在这夏季还有月亮的夜里显得分外诡异...我甚至看见那间亮着灯的保安室,有一个保安伸出头来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窗外,然后快速的就缩回了头,然后‘啪’的一声关上了窗户。

  看样子,也是被这种不正常吓到了,只是在这样的夜里,谁还会多事儿的来看个清楚?而我和老周所在的位置非常巧合的是他视觉的死角,我能看见他,而他看不见我们。

  “天意,省了麻烦。”发现这一点以后,我忍不住自言自语的一句,其实我也是在缓解自己内心中的紧张...因为我发现这阴气实在是太不正常,感觉上是这样骇人的规模也是被压抑了的,而不知道一旦被压制的源头松动了,彻底爆发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判断并不是我随便猜的,也不是完全的依靠感觉,而是我根据细节来判断的...只因为随着老周的呼唤,这旋风来的一次比一次猛烈,到刚才已经像是雷雨预来那般的狂风,在不远处,老教学楼里,那些没关好的窗户也被旋风的余力吹得‘啪啪’作响。

  所以,如果这里的阴气一开始就这样重,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但愿是不要啊!我不想惹事,我只是想解决老周的麻烦,说到底是我内心没底..我没有对比的人,不知道自己本事如何,以前下山也有过‘走江湖’的经历,但那是跟着师父和师兄。

  我觉得他们比我厉害多了,至少很多事事情不用我出手,甚至我没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们都已经解决了。

  如果,这里的阴气一旦爆发,那阴气源头的正主出来了,我是否能够解决?这样想着,我手心湿漉漉的汗,发现曾经的自己是否太幼稚?一心想要融入所谓的‘江湖’,可是我凭什么?

  在这样充满了压抑和压力的环境下,我的思绪很乱,但很快就被老周的一声低呼给吸引了注意力。

  这时,我看见之前那个还有一定距离的身影此刻已经离老周不到5米远了...一直在喊着‘赵莹,赵莹’的老周,终于是看见了它,在淬不及防的情况下,忍不住叫出了声,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但下意识的又捂住了嘴。

  还算爷们!这是我对老周的评价,要换一个胆小的人来...此刻就算不被吓的尿裤子,但惊叫连连肯定是免不了了。

  之前我对他嘱咐过,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大喊大叫,要是引来了不相干的普通人,事情就麻烦了...怎么麻烦相信我不说,老周也能明白。

  记得捂住自己的嘴,说明他还没有被吓得丧失理智..因为那个身影虚成这样,一看就知道不是人。

  我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个身影,可以确定应该是那个赵莹,虽然我不愿意回忆,但事实上,我在停尸房里见过她的尸体,那一晚的回忆不怎么愉快,但是她对着我仿佛是在泣血哭泣的样子,我怎么也忘不了。

  “你来了...”赵莹此刻就站在老周的面前,面对惊恐万分的老周,竟然是它先开口说话。

  由于我是半出窍的状态,我自然能听见,而赵莹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我,总之是没有刻意的避讳我。

  “啊,我..嗯,啊..来了。”赵莹没有刻意的吓人,至少它在我和老周面前展现的形象非常正常,就是穿着很普通的休闲装的一个女孩子,脸色虽然苍白,但是样子清秀,也算得上一个美女,充满了很浓厚的学生气,怪不得老周曾说尸体是个美女,也让人不得不感慨这年轻女孩子死的非常可惜。

  不过到底是阴阳两隔,再说鬼物虽然是意念传声,但在能听见的人呢耳朵里,却是和说话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没有阳身的原因,其实鬼物说话的声音就不怎么‘好听’,虚幻且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意味,光是这声音就能吓住一批人了。

  陡然见到了鬼,又听见了鬼物说话的声音,老周害怕是一定的,我只是很佩服他表现比我想象的好,至少还有回答的勇气。

  万事开头难,只要老周敢于第一次开口,之后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剩下的只是谈判的问题...这样想着,我稍微松了一口气,注意力也暂时没有放在老周那边了。

  而是对这凝聚不散的阴气充满了深深的忧虑,眼看着这阴气越来越猛烈,我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这边的狂风太猛烈...此时,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夜晚显得更加的黑暗。

  “你帮我找到他,一定要帮我找到他...,求你了。”之前因为注意到阴气的事情,我并没有太仔细去听老周和那个女鬼的对话,而如今当乌云遮蔽了月亮,阴气反而莫名的稳定了下来,我再次注意到了他们的对话。

  也不知道之前说了什么,这个女鬼的情绪好像比较激动,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它周围黑气上涌,分明就是怨气快要压制不住的样子。

  在这个时候,我稍微站直了身体,准备一有不测,就随时准备出手...即便我为老周布下了阵法,但总归还是担心的。

  “妹子,我不是不愿意帮你。就像我之前说的,我真的没有那个本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找上了我....”老周试图给这个女鬼解释一些什么。

  “因为你是那天第一个来停尸房的人,而且你看见了...我看见了我要传递的影像。”那个女鬼见老周没有完全的拒绝,也急忙的说了一句,它只是让我看见了一面侧脸,但我能看见它的眼中充满了某种希望。

  同时也感慨老周真的倒霉,偏偏让他在事发以后第一个进入停尸房,偏偏他又八字低...遇见了鬼打墙,看见了那个赵莹拼命要传达的害它的人的影像。

  应该是吧...按照赵莹的传递的影像,在墙上留下了血手印的手,一双男人的脚...

  “哎,妹子,我看见了不代表我就真的有这个本事啊...其实,人讲究入土为安,我很同情你的遭遇,莫名的被亵渎了身体。但生前事情已经了却,你何不去好好投胎?何必为了恨,耽误自己呢?而我想办法把你的尸体弄出来厚葬了吧?我知道我欠下你一命,每年我...”我发现老周很有做神棍儿的潜质,在消除了部分紧张以后,他的话还很有说服力的。

  但不想,在这个时候,那个赵莹好像激动到了极点,全身上下黑气翻涌(这个老周是看不见的),忽然张口喊到:“你骗我,你是在骗我的..如果你没有这个本事,你怎么之前能召唤我?你怎么能知道在这种晚上,在这种地方把我叫出来?你就是不想帮我,你骗我..你要帮我找到他,找到他。”

  完了,好像这个女鬼误会老周了,我下意识的就走了过去,我想这种事情我必须插手了。

  而在这时,我好像听见了什么破碎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