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二章 秦海念的虫子

第三十二章 秦海念的虫子

  我醒来的时候在老周的屋子里,在他的客房,身上盖着的却是他‘心爱’的被子。

  是的,只要是他自己经常用的东西,都是他‘心爱’的...因为洁癖的原因,是绝对不容许别人染指的。

  因为老周也不爱带人在家里住,所以他所谓的客房除了一张孤零零的床,没有准备任何的床单被套,我很受宠若惊,他还舍得把自己的被子给我盖,而枕头也应该是他常用的吧。

  估计在他心里,除了他未来的媳妇儿,我,还有陈重有这个待遇,其他人是不可能有了。

  我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但是从透过薄薄窗帘的光来看,应该是清晨了,昨天在迷迷糊糊之间,我只记得胸口传来一阵清亮,接着肩膀一阵剧痛,就闭上了眼睛...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睡过去了,还是昏迷了。

  只记得我做了一夜的梦,梦里是些什么内容却是完全的不记得了,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在一片穷山恶水之间,我看见自己拿剑的手。

  这预示着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梦的其它内容我已经遗忘了...但是,人一生会做很多梦,不是每一个梦都有意义,发了会儿呆,想了一下没结果,我也就懒得想了。

  只是想起昨天晚上肩膀剧痛,我一翻身就起来,很想看看肩膀是怎么回事儿,却不想碰到了自己的右臂,那阴冷入骨犹如刀刮的痛,让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发现在手臂上赫然是三条乌黑细长的爪印....就如同被厉鬼抓了的人一般留下的印记。

  “只是一缕魂魄,就那么强?”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要知道厉鬼已经不容易对付,这猫妖的一缕分魂就有如此的力量,简直...想起这个,我又想起了我的本命阵营,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身上,发现自己的衬衣已经被脱掉了,有些惊慌的情绪下,我四处张望,赫然发现我的黄布包挂在挂衣架上,我几乎是跑着过去拉开一看,鲜红的本命阵印一眼就被我看到了,原来老周细心的给我收起来了。

  我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门‘澎’的一声被撞开了,然后秦海念捂着脑袋无辜的脸出现在了我的眼里,而眼镜再一次的滑到鼻梁,正打量着我。

  我X,我还穿着内裤...这女人怎么没头没脑的就闯进来了,我脸色难看的瞪了秦海念一眼,一下子翻身滚到了床上,被被子拉来盖上了...秦海念却是毫不在意的笑嘻嘻的进来了,说到:“你穿的四角裤,害什么羞啊?再说,以前夏天和你们去游泳,又不是没看见过你穿泳裤的样子?”

  说话间,秦海念已经来到了我的窗边,啪一声的拍在我肚子上,说到:“哟,还脸红啊...哼哼哼,大爷看了你,会负责的。”

  我已经无语到了一定的境界了,忍不住冲着秦海念吼到:“负你妹!!秦海念,你还能再爷们一点儿吗?我看你这辈子除了赖着老周,也找不到别的男人敢要你了。”

  我这么一吼,秦海念的脸色一下子就黯淡了下去...我忽然觉得很内疚,我是不是说的过分。

  结果,下一刻,秦海念一下子掐住了我的脖子,吼到:“老娘就是喜欢赖着周正,那是老娘痴情...什么叫没有男人敢要?”

  她倒是不会真的用力掐我,不过却晃的我有些头晕,结果她还没来得及松手,就听见老周站在门外怒吼了一声:“秦海念,你在干嘛?”

  秦海念来不及收手,一下子望着老周就楞了,然后赶紧放开我,我在来不及防备的情况,陡然被放开,头又被无辜的在墙上撞了一下...如果不是老周在这里,给她一点儿面子,我这个时候一定会骂死她,但看着忙着装害羞淑女状的她,我也只能在肚子里骂她一百次了。

  此刻的老周样子很贤惠,衣着整洁之下,还细心的穿了一个围裙,上面画着卡通的史努比...那是老周下厨的‘战袍’,同样也被洗的很干净,以前我是看一次笑一次,如今却是完全的麻木了。

  “老三,给你熬了稀饭,做了一点儿小菜。你是在这里吃,还吃出去吃。”我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痕,心想这个是‘阴毒’,得快些处理,除了这个,我也不是那么虚弱,所以随口说了一句出去吃吧。

  而在这时,秦海念却非常‘淑女’的插了一句嘴,说到:“三哥,我的手艺也是很好的,我一大早就起来想给你熬一点儿补元气的粥。但是周正他可能怕我累着,一定要自己动手。”

  “怕你妹!”

  “出去,我要穿衣服!”

  我和老周几乎是同时吼到....秦海念只有灰溜溜的出去了,谁不知道她做起饭来是一场灾难啊?老周如果聪明,不想自己厨房被毁掉的话,是肯定不会让秦海念动手的。而她唯一会做的一道菜,应该也就是上次拿给老周补身体的‘月母鸡汤’了吧?

  想到这里我有些好笑...其实有朋友在身边的感觉是很温暖,温暖到我一下子就忘记了,昨天被血色的煞气缠身那种无助孤独的感觉...有他们在,我能感觉到这个世界是鲜活的,而我活着也有自己的快乐的。

  这样想着,我的心情平复很多,一边穿衣服,一边就想到了,昨天那血色的气息很凌厉,我下意识的就以为是煞气,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那气息并没有煞气那种锋利无往不破,无气场不镇的‘烈性’,反倒是充满了一种怨毒的感觉...我怎么感觉...我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而在屋外,老周已经在催我吃饭。

  洗漱完毕以后,我坐在了餐桌上,桌子上放着熬的正好的白粥,包的很仔细的小笼包子,还有几样佐餐的小菜,一看就是出自老周的手笔,连摆盘都那么严肃...老周有一手好厨艺,都是被他的洁癖给逼的,只因为外面不到一定档次的餐馆,他老是觉得脏啊脏..但单身的他总不能天天出入高级餐馆吧?所以也就自己做饭了。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在旁边喝粥喝的西里呼噜的秦海念,还有面前穿着史努比围裙的老周,忽然觉得他们俩如果真的在一起了,那组合起来的家庭是不是会很怪异?

  想着,我忽然觉得我是那么的想笑...而在那边,老周忽然很严肃的说了一声:“老三,你教我画符吧。”

  “咳..咳...”热粥被老周凉过..但还是稍许有些烫,老周一说这话,皱被我吸到了喉咙里...一下子烫的我连声咳嗽。

  而在那边西里呼噜喝粥喝的正香甜的秦海念可就惨了,她忍不住又喷了...因为说话的是老周,她是望着老周的..所以,这一次老周再一次被秦海念喷了一脸。

  “秦海念!”老周愤怒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二话不说的抓起秦海念的手臂就往门外脱去..而秦海念是谁?一条铁血铮铮的汉子,加上她是个修者,她要是不想动,老周还真的拖不动她。

  她一边装着贤惠的给老周擦着脸,一边说到:“哎呀,周正,你别生气嘛...我是来帮三哥的,你忘记了?”

  老周一下子被秦海念说的没有了脾气...只得闷闷的一屁股坐下,咬牙切齿的对秦海念说到:“老子就没见过比你还笨的女人!”

  而秦海念不服气的说到:“在寨子里,我可是出了名的天才,你不知道而已。”

  他们这种闹剧在生活里已经时常发生,我连看的新鲜感都失去了,只是很奇怪的问了一句:“秦海念,你帮我什么?”

  “等下你就知道了。”秦海念回头,望着我神秘的一笑...倒显得她真的很有本事一般。

  早餐完毕,我被秦海念拖到了沙发上...我的手臂被拉着,然后‘惊恐’的看着这个‘汉子’毫不留情的在我手臂上‘刷刷’划了三刀..准确的划在了我手臂上那三条乌黑色的伤口上,接着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只样子很奇怪的虫子,放在了我的手臂上。

  此时,我的手臂正流着鲜血...并不是说伤处是乌黑色,流出来的血就是乌黑的,因为我并不是中了毒,而是感染了‘阴毒’,这种毒,严格的说来,不算在阳世间的毒。

  其实,我不去处理,凭着自身的阳气,它也会渐渐的好转...但是一个人的阳气大量的损耗,也就相当于损耗了阳身的元气,在伤好之后,人也会虚弱。

  不过,我是一个道士,处理这种伤的办法也是有很多的,却莫名其妙的被秦海念拉在这里,挨了三刀。

  “秦海念,你也是修者,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伤是阴气凝聚在了这里,要去阴气...不是你抓个虫子来吸我的血。”说话间,我看了一眼那只趴在我手臂上的虫子,感觉这虫子阴冷阴冷的,样子奇怪,而且身上还有白色的条纹。

  秦海念看白痴一样的看了我一眼,说到:“谁说我不懂的?你可知道这虫子是什么?非常来自不易...是要阴气聚集,甚至要成雾的地方,才有这种虫子存在。”

  “你吹牛吧,能有那样的地方?”我没好气的看了秦海念一眼。

  “我才没有吹牛,这虫子可是在一个曾经出名的凶地,里面有着很厉害的僵尸的地方发现的。”秦海念虽然一脸认真,但是眼镜还是‘啪嗒’一下滑到了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