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四章 南帝北丐

第三十四章 南帝北丐

  “陈承一为什么晕了,你问陈承一去啊?你问我,我又不是万事通。”秦海念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

  我有讪讪的,的确,秦海念能知道整个故事里的一些细节就已经是不错了,这些具体的她哪能知道...只怪我太沉迷于这种‘江湖’故事,而有些不能自拔了。

  我的表情忍不住的激动,想起这些波澜壮阔,我就恨不得自己是其中的一员,而老周的脸也涨的通红...想来也是激动,哪个男儿心中没有一个英雄梦?

  下一刻老周就激动的看着我,而我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果然他激动的冲过来,一把扯住我,就说到;“老三,你教我画符。”

  又是这一句...我已经无言了,这个画符,不是说你依样画葫芦就能行的事儿啊?

  “你们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那些故事曾经我听起来也是很激动...可是,我奶奶告诉我,别人的故事,你听来会激动,会感动,恨不得是身在其中的一员,但事实上旁观者又怎么知道当局者的痛苦?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你们奔三的大男人了,能不能冷静一些?”我和老周都诧异的看了一眼秦海念,没想到这个‘粗糙的汉子’忽然能说出这么感性的话。

  秦海念有些不适应我和老周这种眼神,忽然有些害羞的样子,然后又恼羞成怒的说到:“老娘就不可以细腻一下吗?”

  完了,我在心中想了一句。

  果然,下一刻秦海念忽然就惊恐的对脸色古怪的老周说到:“周哥哥,不是这样,我很淑女的...刚才那个不是我,肯定是三哥对我使用了什么术法。”

  “我擦,秦海念...你能靠谱一点儿?”我对秦海念的‘机灵’已经无语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那边,秦海念还在对我打圆场,眨眼睛眨到脸都要抽筋了...意思是叫我顺着她说,可是她那抽筋的脸老周早就看得一清二楚,还有必要这样?

  我们三个在一起,就不能正常几分钟...但好在闹过以后,秦海念还是不过和我说到:“嗯,陈承一和姜立淳就是那老李一脉的人...其中陈承一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我们寨子很厉害的人,孙强的大哥呢...听说孙强很崇拜他,也很敬重他的。后来,好像还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听我们寨子的大人物说过,那陈承一号称修者圈子里,年轻一辈第一人。”

  “陈承一多少岁了?”年轻一辈第一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称号就像点燃了我心中一把烈火...让我向往激荡不已,我觉得我的生命好像有了某一种目标,而我想往前不停的攀登。

  尽管这种想法在不多的几年以后就变了,觉得那个时候自己很幼稚...也觉得人在命运的大潮中,有些虚名你有了,反而却是不在意了,想要的真的只是师父师兄口中的喜乐平安...可是,你得承认,那种热血也正是你年轻时候的色彩。

  “我咋知道?我说了我不是万事通...但我大概知道,他是60年代的人,咱们是80年代的人,这不是一个辈分的...不过呢,我可是很崇拜孙强的,总觉得这些有学巫天分的人是很厉害的哦...可惜,我没和孙强说上过话,只远远的在寨子的大聚会上看见过他。我觉得他崇拜的人一定不一般的...”秦海念歪着脑袋喃喃的说到。

  老周忽然问她:“孙强和我,你更崇拜谁?”

  “你你你你...周正,你就是我的太阳。”秦海念的双眼冒星星的样子,老周一副理所当然,然后放心的样子。

  这两个人...我看了他们一眼,但是心中却有一股爆炸的情绪怎么也压抑不住,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着秦海念说到:“江山代有才人出...到了一定的时间应该是各领风骚!!秦海念,你相信我吗?若那陈承一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就好比在江湖上已经成名的南帝..那我叶正凌为什么不可以到那个高度,成为北丐呢?江湖永远不可能是一个人的江湖,那应该是许多人的,轰轰烈烈,好比一个大时代的江湖。”

  秦海念跟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我,忽然说了一句:“叶正凌,你不是一向冷静淡定,外加冷血的家伙吗?我怎么发现你有当神经病的潜质啊?我说的这些人离咱们的生活多远?他们的日子咱们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一样...你还是听听就好了。我还是那句话,别人看起来波澜壮阔的冒险故事,身在其中之人的各种痛苦只有其中的人才能理会。平安是福,叶少,你别闹,好吗?”

  “你个丫头片子,懂个屁。”我无法平息心中那股火焰,好像从很久很久以前的我,就应该是属于江湖的人,就应该是驰骋在江山之中,冒险,过着不平凡生活的人....而如今的我只是被唤醒罢了。

  陈承一...仿佛这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他的背影,就是我脚步跟随的目标,而有一天,我是否可以和他并肩?

  还是说他有他的过往,我有我的故事...我们在差距了二十年的时光中,总会交错?

  看我眼神狂热的样子,秦海念已经懒得劝我了,估计她也不能理解一向冷静的我,为什么忽然那么热血...而她认为也没有劝的必要,只因为我们的生活离陈承一那样的生活太过遥远了。

  至于老周也是很久才回过神来,望着秦海念说到:“你...觉得我像东邪吗?”

  这一次换成秦海念无语的拍了一下额头,然后眨巴着眼睛对老周说到:“你怎么能像东邪?你应该是最厉害的中神通啊。”

  “我也觉得是。”在这一刻,老周笑的挺二。

  ——————————————————分割线——————————————————————

  比起中午那炙热的骄阳,下午的太阳就要温柔一些了...但依然让人难以忍受,老周和我戴着墨镜,偶尔看一眼天空,都不得不眯起眼睛,而走在有些明晃晃的路上,那路面的温度,即便是隔着鞋底,也让人觉得有些烫脚。

  在这样的天气下行走,原本就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何况在这狭窄的巷子里,时不时的就有几个未处理堆满的垃圾桶,飞舞着苍蝇...偶尔一段路,又是大片的污水横流。

  那气味在炎热的天气下,更是让人窒息。

  老周有洁癖,在这个时候,自然是骂着上面的人不做为,不整改城市的这种角落..当然,对于他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行为,我一向是不会理会,更加不会评论的。

  我们这一次来的目的,是要找到赵莹的家...在昨夜,赵莹的话我们自然没有忘记,去她家...它在猫妖出现,如此危急的情况下,也不忘记提醒我们这个,就说明去她家,一定有什么我们需要的线索。

  没办法,这是我们已经答应下来的事,就必须要去做...但相比于上午听到的那个波澜壮阔的故事,我觉得我做的事情简直就是微不足道,我还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想着什么时候能让我遇见一件大事儿?

  “老三..老三...”我想事情想的出神,而老周忍不住在旁边叫了我一声,说话的时候递给我了一瓶矿泉水。

  “怎么了?”我接过老周刚买到的矿泉水,咕咚咕咚就灌下去了半瓶,冰凉的水入腹,我长舒了一口气...之前还沉浸的那种不切实际的狂热,好像也变得稍微冷静了一些。

  “我们在这片老城的城中村走了那么久了,但是怎么还找不到赵莹说的那个地方?难道是地址搞错了?”我看得出来,老周已经快到承受的极限了,毕竟这烈日骄阳也还好,但这随时弥漫着刺鼻气味的窄巷确实是有些‘折磨’他。

  “地址是你通过关系打听的,现在你来问我?再找找吧?说不定就找到了...毕竟生前的憾事,没有哪一件是容易的,不要说你,就算是我,也不敢轻易答应‘它们’的要求!但既然已经答应,就和生死契约没什么区别了,那是没得退路的。”我说了一句,然后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我的方向感一向不错,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前方那个巷子斜出去的支路....应该就是我们来这里晃晃荡荡一个多小时唯一还没走过的地方,如果那里还找不到的话,就要考虑一下老周通过关系问询到的地址是不是正确的了。

  其实,关于这件事情我和诧异...诧异的地方在于明明就是赵莹的尸体出了事,老周还去通过医院打听赵莹的一些个人信息,竟然没有人多问一些什么,不仅没有多问,一向办事效率不怎么样的办公室还很快就给老周回了个电话,清清楚楚的告知了赵莹的地址。

  这其中难道没有蹊跷?如果找到还好,如果找不到,那是不是其中的蹊跷?那这又算什么?玩我和老周?

  这样想着,我沉默的朝前走着....而我那番答应了就是生死契约的话估计也让老周心里沉甸甸的,他也没有再抱怨什么,而是跟在我的身后,一起沉默的朝前走着。

  很快我们就走到了那条斜出去的支路...在这条支路的两旁,都是一些低矮的平房,外面还搭着不规则的棚户,显得中间夹着的路更加的狭窄...在这里比外面还要脏乱一些。

  偶尔会有一个穿着随意的妇人出来‘哗’的一声就把垃圾扔在路旁...看人的眼神也是冷冷的,就和外面那些人一样,连问路的机会都不给我和老周...人就快速的进屋了。

  但此时我和老周也没有问路的必要了...因为在尽头的那间显得更加破烂一些房间,上面有些歪斜的门牌号和我们手上的地址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