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五章 令人同情的一切

第三十五章 令人同情的一切

  “应该就是这里了?”老周看了我一眼,神情有些狐疑的样子,赵莹虽然已经不在人间,她那青春美丽,干净的样子还是给我和老周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们很难想象她就出生在这里。

  我们并没有看不起这种‘贫民窟’的意思,但总是感觉这里的人好像有些冷漠,疏离,甚至防备的感觉...尽管赵莹已经不是人,但在她身上我们没有感觉到这种东西..所以,她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不仅是老周,就连我也不是很肯定。

  这样想着,我从老周的手里拿过了那张写着地址的纸条,尽管这张纸条上的字迹已经被老周的汗水弄得有些氤氲开来了...但上面分明写的清清楚楚,就是这里。

  没有错,我捏着手中的纸条,给了老周一个肯定的眼神。

  但是在下一刻,我和老周就又陷入了一个难题,赵莹的家是找到了,我们该以一个什么身份去她家里,然后找到我们需要的线索?赵莹那天在匆忙之下,也只说了一句,去我家..

  “不然,就说是她的同学?”老周是打听过赵莹的私人信息的,她真的是一个大学生,今天大三,成绩还不错,取得了保送研究生的资格。

  很让人唏嘘,她在这如花的年纪,就这样去了,很诡异的是才去世不到三天,尸体竟然被送到了医学院当教学用的尸体....而且还发生了那种事情。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对老周说到:“看你那副沧桑的模样,也装不像别人的同学...就说是学校什么部门的工作人员,来慰问,慰问她的家人吧?”说话间,我从身上摸出了钱包,数了一千元钱出来,在2000年处,这笔钱说不上多,也做为慰问金也不算少了。

  “那就这样?”老周明白了我的意思,他也掏出钱包了,数了500元放进了我手中的那叠钱中...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有你有钱,这个月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

  我没说什么,我了解老周这家伙,家里条件还算优越,他自身赚钱也在同辈人中算是中上了,所以分外没有金钱的概念,基本上是个享受型的月光族。

  但是他很善良,看得出来,他是忽然同情赵莹所处的环境了。

  就这么商量了两句,我和老周就朝着赵莹的家走去了,我们不需要在多余的对对词儿什么的,按照我和老周的默契,这些都不需要。

  敲门是老周来敲的,相比于我,老周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和气,因为他善于交际,也爱笑...而我面对陌生人有些让人难以接触的感觉,其实也不是我冷漠,而是我不太会交际,在很多时候,甚至有些腼腆,也就只用用冷漠来掩饰。

  “有人在吗?有人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人在,从老周敲门到现在差不多快一分钟了,屋内也没有什么动静。

  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里来了,我们又不愿意轻易的放弃,所以只能连续的多敲一会儿...在这个时候,从旁边的棚户区出来一个妇人,站在门边,伸个脑袋看着我们。

  我被看得有些尴尬,干脆再次冷淡的转过头,倒是老周笑得很和气,说到:“姐,这里是赵莹的家吗?”

  原本这里的人都对人有一种莫名的防备,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周那声姐,叫的这位妇女心里舒坦了,她倒是还算和气的答话了,说到:“是啊...你们是谁?你们不知道赵莹已经...”

  在这个时候,老周恰当的流露出了一点难过的表情,但也不是装的,他说到:“是啊,我们知道赵莹同学已经走了,我们是她学校学生会的干部...这一次来,就是来探望一下赵莹,慰问一下她的家人。”

  “哦哦哦,我就说看你们两个小伙子长的也算人模人样的,不像坏人嘛,学校还算有心嘛,还派人来探望。你们也有心了哦...咱们这一片这一两年都不太平的勒,所以对陌生人倒是有些防备的。早知道,你们是来探望慰问的,我帮你们找人哦。”说着,这个中年妇女倒是很热情的从屋中走了出来。

  她没有像我和老周一样敲门,而是走到了旁边赵莹家搭出来的棚子旁边的窗户上,使劲的敲着窗子,喊到:“文奶奶,文奶奶..别睡了勒,有人找,快起来开门。”

  我和老周有些询问的看着她,她一旦对我们没防备,整个人还算爽快,对我和老周说到:“家里这个是她奶奶,耳朵不好,在家睡着,就只能靠着窗户喊她,敲门听不见的。可怜赵莹这走了...奶奶就彻底没人照顾了。她那爹妈,还有一个弟弟都不顶事。爹妈就知道打牌,这赵莹一走哦,打的就暗无天日了,听说欠人钱了...这弟弟一天到晚就混社会,和些不三不四的人伙在一起,那天我看着提着刀咧,可吓人。赵莹在的时候,还教育教育他。”

  这中年妇女一打开话匣子,话就说个没完...但我和老周也没有不耐烦的意思,倒是对赵莹的生平有了一些了解,觉得这个女孩子的人品真的应该很好,不然邻居也不会那么盛赞。

  另外,就是觉得她比我们想象的还可怜一些,原本看着命运可以改变...却不想...这更加坚定了我和老周要帮赵莹的决心。

  只是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到底粗心,只是一边为赵莹同情唏嘘,一边却在当时错过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就是那个中年妇女所说的,这一片儿,这一两年不太平...如果当时注意到了这个线索的话...

  不过,这也只是如果,生命中哪来那么多如果?

  “说起来,赵莹在的时候,这个小巷子都要干净的多咧...她上学那会儿,常常打扫咱们这条巷子的..这个丫头可惜了哦,说起来我都为她心疼。”说话间,这个中年妇女的眼圈就红了一圈,看样子,倒真的是对赵莹颇有些感情,不然也不会这样。

  我和老周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沉重...按照赵莹的说法,她那么不甘心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的尸体被人亵渎了,而是死的有些不明不白...是谁这么残忍害了她?这么下的了手?

  我又想起了那密密麻麻的冤魂...悄悄在裤带里捏紧了拳头,和昨夜的想法一样,如果我的这身本事,在这个时候能用上,我自当义不容辞,要将凶兽绳之于法。

  在我们沉默的时候,那个中年妇女诧异了一下屋中还没有动静,正准备再去喊的时候,屋中总算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是谁找我?”

  “文奶奶,是赵莹学校的人,来慰问你们了,快点开门吧。不是坏人哦....”虽然这样说着,中年妇女还是忍不住打量了我和老周两眼,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

  那屋子里面听说是赵莹学校的人,稍许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到:“哦,那来了..来了...”

  老人家的动作总是会慢一些,我和老周又在门口等了大概一分钟,这扇大门总算被打开了...屋子的门一打开,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就从屋子里扑面而来。

  “哎呀,文奶奶,这作死的赵莹爹妈到底是有多久没回来了?”我们还没有看清楚开门的人,这个中年妇女倒是先窜进了屋子里,我和老周倒是明白她的意思,来看着点,可能也是怕我们欺负老人?

  这中年妇女心肠倒是很好的,不像她之前表现的那么冷漠,虽然她乱扔垃圾...我胡乱的想着,然后这才看见了一个白发苍苍,感觉站立都有些困难,看起来很瘦的老人站在门前,忍不住下意识扶了她一把。

  “老人家,您慢点儿。”

  “好,好...”老人的反应有些慢,对我和老周倒是没有多大的防备心,任由我扶着她走进了屋里...我心里有些微微发酸,倒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看见老人的衣服有些脏,头发也有些打结,应该是很久没人理会了?

  扶着老人到了屋中坐好...我打量了一下整个屋子,这才发现这个屋子有多乱,未吃完的饭菜,乱七八糟的杂物,衣服扔的到处都是,墙角有蜘蛛网,也不知道从哪儿散发出来的霉味。

  “这赵莹爹妈真是的...女儿走了难过,也不能不管老人啊。要不是我这接连几天给老人送饭,要把老人饿死在家里吗?”这个热情的中年妇女在骂人,老周的眼圈已经有些微红。

  我转头看着墙边,那里还有赵莹的遗像..笑得很是灿烂,眯眼仔细看...我忽然沉吟了一声,没有急着说话...因为遗像上有一层黑气,说明这死去的人真的是有冤情。

  这倒是和赵莹本身的鬼魂无关,看样子,她的鬼魂也无法回到这里...但是冤情到底是什么呢?

  这时,在我耳边,传来了老人无力的咽呜声,我看见是赵莹的奶奶哭了...难道是因为提起赵莹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