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六章 文奶奶的异常

第三十六章 文奶奶的异常

  面对老人忽然的哭泣,我和老周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忽然在人面前哭泣...不管原因是为了什么,总是会牵动人们最软弱那一根神经,让人心生同情,那同情之下能做些什么呢?

  我和老周毕竟是大男人,自然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了...只能手足无措。

  原本,我感应到这个屋子里有一些徘回不去的阴气,这种阴气我还没有仔细去分辨,到底是属于什么...这老太太一哭,我的所有思绪都被打断了。

  老周是个心底比较柔软的家伙,表现的比我更加明显,一下子眼眶就红了,除了一直对老太太说着:“别哭了,别哭了...”一时间倒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好在那个中年妇女跟着进了屋,看着老太太哭,我们两个大小伙子一时间无法开口,倒是在中间插了一句:“文奶奶哦,赵莹走了,哪个都晓得你难过...但是学校的领导来了,你哭着还让别人怎么说话哦?别人那么远来一趟也不容易,好歹让别人喝两口水吧?”

  说话间,中年妇女站起来,去拧了一张帕子,递给文奶奶,又勉强找到两个还算干净的碗,给我和老周一人倒了一杯水。

  在这个过程中,文奶奶总算停止了哭泣...而老周反应较快,已经从我手里拿出那1500块钱,塞到了老人的手里,说到:“文奶奶,这是学校的一点心意,你就拿着吧。”

  文奶奶感动的看着我,却是不好意思接这个钱。

  原本在这种场面,我是最说不出什么的人,但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忍不住开口,说到:“是啊,文奶奶,你就把这钱拿着吧。我刚才听阿姨说了一下你们家的情况,这钱你一定要藏好,饿了渴了,叫隔壁这个阿姨给你买点吃的,喝的。别亏待了自己,不要给你家里人发现了。”

  “就是,就是...文奶奶,这个小伙子说的对啊,这钱不能让他们发现了,不是拿去打牌,就是拿去糟蹋了。”那个阿姨也在旁边帮腔着说到,在这个时候,她看我和老周的眼神又亲切了几分,显然确定了我们不是坏人。

  毕竟这个家里已经是这个年代罕见的穷,就没有什么好让‘贼’惦记的...这种上门还送了一笔钱的人,还能有什么目的呢?

  或许,是因为感动,文奶奶又开始掉眼泪,她忽然抓着我的手,用一种明显不是老人家该有的力气猛地把钱塞回到我手里,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她,忽然望着我和老周说到:“两位同志,我看得出来你们是好人...你们是好人呐...我不要钱,我这么老了,钱都没用,活一天是一天。只是我们赵莹死的冤呐,你们要帮她伸冤...她就是死的冤枉。”

  “哎呀,文奶奶...赵莹是生了病,你怎么又见人就说这种话咧?快别说了,把钱揣着...”在一旁的那个中年妇女显然不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话了,赶紧劝着老人。

  这种态度是自然的,赵莹生病的事情,不仅是这些邻居认同,就连她的死亡报告上也写的清清楚楚,是因病去逝...至于是什么病,我不是很清楚,但老周说这种发病凶险,在病人去世前病因都不能完全查清楚的病例太多了,只能能证明不是中毒,不是人为伤害,一般都不会太去深究的。

  总之,那份死亡报告上写着是关于心脏方便的疾病吧...而这种猛然死亡的病例,一般都会归咎于心脏方面的。

  当然,这个是我的判断,并没有权威的医疗人士来支持我的说法,在我眼里...老周肯定不算是权威的医疗人士...我总感觉这个老人家是知道一些什么的,而中年妇女的态度被我很自然的无视了。

  就在我想着要怎么接着这个话说下去,怎么开口的时候...从隔壁屋子出来了一个小孩子的喊声:“妈,爸问你啥时候回来做晚饭?”

  是的,现在已经快接近做晚饭的时间了...除了赵莹这家里冷锅冷灶,不见人回来,其余人家都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声音,传来了饭菜的味道...那个中年妇女被这么一催促,尴尬的一笑,只能抱歉的对着我们三个解释了一句,匆匆忙忙的又回家了。

  其实她在,我反而是不太好说话...当她走了以后,我和老周彼此看了一眼,我把老人塞回我手里的钱,又重新用力的,坚定的塞回了老人的手里,然后对老人说到:“文奶奶,钱无论如何你先收着...你要是觉得赵莹死的冤枉,你可以慢慢对我们说是怎么回事儿?如果真的是有什么冤情,我们可以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面对我们这样的态度,吴奶奶反而疑惑了,她人虽老,我发现她却并不糊涂...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们,问到:“我说什么,你们都能相信?”

  在这个时候,我和老周自然不能轻易的暴露目的,老周赶紧接话说到:“赵莹是一个很优秀的同学,她忽然就这么去世了,我们感到痛心之余,自然也是疑惑的。文奶奶,再说你一个老人家有什么说谎的必要?”

  老周果然是非常会说话的,他避重就轻的把问题归咎于老人不会说谎...并没有接着老人的话说,这样也免得老人有顾忌,反而不说了。

  不得不说,老周这样的话宽了老人的心,在得到了这样的鼓励以后,老人下定决心一般的说到:“我们家莹莹绝对不是得病死的,一定是东西在害她!我看见了的,是有东西在害她。”

  “什么?”我没想到我能从一个老人口里得到这样的答案,一时间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忍不住接口问了一句。

  “你不相信我?”老人的神情瞬间有恢复到了悲苦无助的样子。

  老周立刻说到:“不是不相信...老人家...”说这话的时候,老周看了我一眼,我们的默契使的我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我轻轻点了一下头,老周会意以后,继续说到:“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有东西在害赵莹,但是他绝对是相信的。”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相信?我为了这个事情,求着莹莹的父母去找了道士...可是,道士反而说我是被莹莹的魂魄纠缠啊,在家里乱唱乱闹了一通,也就算了。难道他也是道士?”显然一旦真的得到肯定了,不相信的却是这个文奶奶了。

  而在知道她有这么一段经历以后,我反倒释然了...毕竟在这个社会上,的确是有这种现象,靠着这个来蛊惑,骗人的钱很多..老太太上了一次当,自然会警惕一些。

  面对这些,自然是不用我开口,老周说到:“他也算个道士吧,但是他不靠这个生活的...而是他家里有祖传的本事,他懂这些...不过有些家里的原因,是不会轻易出手的。这件事情,文奶奶,你看已经发生了...我们倒不说一定能够解决这个事情,但万一可以呢?”

  老周的说功基本已经无敌了,竟然三言两语就打消了文奶奶的疑惑,她想着也是,反正说给那么多人听过了,看大家的态度也当是她一个老人‘迷信’,无所谓多说给我们两个听了,于是她擦干了泪水,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始对我们说这件事情。

  “我之说以说我们家赵莹是被人害的..是因为我是一个老人家,睡的轻,而且这些年...不知道为什么,我渐渐的能看到那些东西了。你们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就是前一年,在隔壁巷弄里的老钱死了..我不是去了灵堂吗?我和老钱认识好几十年,就想着老朋友了,守守夜,多送他一程...结果,身子不济,晚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在似醒非醒的嘶吼,我看见老钱一个人站在棺材边儿上...”文奶奶说完这个话,带着些警惕,又带着些希望的看着我们。

  那样子,就好像生怕我们不相信这件事情。

  老周没有接话,给了文奶奶一个鼓励的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要换以前,他就算是这种态度...肯定是为了敷衍和安慰老人,但对于昨天晚上才见了一群的他来说,这态度就非常的理所当然了。

  但我却想的没有那么简单,我好像抓住了一点儿什么...按理说,老人的阳火是低一些,偶然,我只是说偶然,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能看见‘那边的朋友’,是很有可能的。

  但这文奶奶的语气却好像是,她能经常看见?这意味着什么?这又和赵莹的死有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