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七章 又看见了

第三十七章 又看见了

  “我当时以为我看错了..一下子惊的坐了起来,在这个时候,我周围还有打麻将的,聊天的人啊...我确定我不是在做梦啊?但我还是看见老钱站在那里,他的身子不是放在那冰棺材(冷冻棺材)里吗?还躺的好好的...而他的人却站在那里,样子很伤心的啊,望着他的大孙子...他的大孙子就和我的孙子一样啊,不争气,不好好上学,要混什么社会..看着老钱的神情吧,我忽然就不怕了,我就觉得老钱肯定是不放心他那个大孙子,所以这个表情的。”我在思考的时候,老人的话还在继续....好像已经有些跑题了,但是我和老周原本就不差这些时间,加上可能老人也是这样冷静寂寞了太久,所以忍不住话多了一些,我们也能耐心。

  毕竟,听起来,还是很有趣的。

  “于是,当时,我就对老钱念叨,老钱啊,你就别不放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啊...再说,人生在世本就是受苦,你该受的苦也受了,就安心去吧。说来也奇怪,我在这里小声的念着,老钱好像听见了一样,忽然望着我笑了一下...然后人就不见了。接着,第二天,我从灵堂回来之后,就生了一场病...在这病之后,我就常常能看见一些东西了,我是说真的。”文奶奶的表情分外的认真。

  而我轻轻皱着眉头,感受着这屋内的阴气,看着赵莹的遗像,那层黑气越发的弥漫不散...我觉得这屋子,我等一下绝对有必要再来一趟。

  “老三,你怎么看?”我的沉思,让谈话暂时陷入了沉默..文奶奶有些担心我这个样子是不相信她说的话,而老周却是在提醒我这一点。

  “嗯..文奶奶,你能告诉你的生辰八字吗?”我试探着说出了这句话,毕竟随便问人的生辰八字是忌讳,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懂这些,也不在意,老一辈的人就不一定了。

  “你问这个?”果然文奶奶的表情有些变了...在她们那个年代,如果生辰八字告诉了有心人,流传最广的就是容易被‘打小人’,她们如果信这个,那必定是忌讳的。

  “文奶奶,你别误会我的意思,因为我觉得一般老人偶然看见灵体,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人老了,阳火会低一些。但是,经常看见,那恐怕就和体质有关系....虽然,我有很多办法可以判断出你的体质,但是都不如问生辰八字来的方便..我只是怀疑赵莹的死,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毕竟某些体质也是可以遗传的。”我耐心的给老人解释了一番,也没有打算隐瞒什么。

  “是这样的吗?”文奶奶的眼中忽然流露出了希望,然后连连说到:“你这个后生,说不定真的懂。因为我们家莹莹在5岁以前,那是有看见的...后来,还是我在寺庙打了一道符给她戴上才好。”

  “唔。”我沉吟了一声,心中大概已经抓住了一些什么...容易看见的人,灵性也重,就如老周也算是灵性重的人...如果是这样,赵莹的死..是不是给我了一条线索?

  那为什么要找灵性重的人,我一时间还理不出头绪。

  在那边,文奶奶也把生辰八字写给我了...我大致看了一眼,其实也没看出什么名堂...而是把这张纸条收进了衣兜里,如果不是因为判断体质的方法我担心会伤到老人的身体,我是不会要生辰八字的...因为我看不懂,也不明白,我只能去找一个人。

  这个人是我在5年孤独的生涯中,最看不透的一个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是我的希望,让我看到了找到修者的影子...但她表现的又太过让人捉摸不透,我不敢肯定什么,再之后,她又表现的很平凡了,让我彻底放弃了希望。

  如今,生活对我展开了新的画卷...我又想起了她,还有她那时灵时不灵的神叨叨的算命术...我一时间有些沉默了,难道我又错过了一个修者?

  “你看出什么了吗?”文奶奶似乎抱着很大的希望。

  “文奶奶,在生辰八字方面我懂的很少,因为不是是个道士,就什么都懂,这个也是有分工的。我们既然要答应帮忙,可能不止会来一次...这个八字我会找一个人帮忙看看,你放心就是。”我对文奶奶安慰了一句。

  老周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忽然说到:“你该不会是找...?”

  我想到的这个人,老周自然也是认识...我对老周点头,示意他先安静..老周指了我一下,在文奶奶面前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示意文奶奶继续说下去。

  “刚才我就说到,我从大病一场之后,就经常能看见那些东西了...偶尔,能看见游荡而过的,一开始不适应,还以为只是过路的路人,后来就知道是‘好朋友’啦,而特别是这附近哪家死了人,我总是能看见的...怕一开始是怕的,后来习惯了,也发现只要不去注意,不去招惹,也就没什么的。说回莹莹吧...我为什么说她是被害死的,就是因为我睡觉轻...她死之前,不是一个寒假吗?晚上吧,我常常听见莹莹在叫...”说话的时候,文奶奶有些紧张,好像那段回忆也有让她不怎么确定的地方。

  老周把那个中年女人倒给我们的水,赶紧递给了文奶奶,文奶奶喝了一口,说到:“那种叫,并不是大喊大叫吧...就像是一个人梦魇了,自己也不知道的在叫。开始几次吧,我也没有特别去看...就只是问了莹莹,是不是晚上做噩梦了,在家里睡得不好?这孩子估计也是怕我担心,都告诉我,睡得挺好的...但几次过后吧,我看见她脸色不好看,又有一天夜里吧,叫的特别厉害...住她隔壁的弟弟在那天回来了,都忍不住骂骂咧咧的,我就起身去看了。”

  “你看见什么了?”老周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的确..我们要的线索说不定就在这里了。

  “我....”文奶奶显得有些迟疑,半天才说到:“我其实什么也看见...不,不是这个意思,是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就看见一团黑气包裹着我们莹莹...我当时就吓得喊了一声,我感觉那个黑气中好像有一双眼睛看了我一眼...那个时候,是真吓到我了,我一下子就摔在地上了。然后,莹莹她弟弟就过来了,莹莹也醒了,那黑气就散了....”

  “黑气?”我习惯性的摸出了一支烟叼在了嘴上...却并没有急着点燃,而是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房间里的阴气,我大概明白了..恐怕,这里有什么东西来过,而这东西绝对不是一般的游魂野鬼啊。

  “抽吧,我不在意的。”文奶奶看我没有点上烟,好心的说了那么一句。

  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点上了烟,然后问文奶奶:“你就看见过那么一次吗?”

  “是啊...我就看见过那么一次。并不是说从此以后莹莹是睡的安稳了,而是我起不来了...”文奶奶说着,表情又悲苦了起来。

  “什么意思?”文奶奶说她起不来了?

  “就是从那天以后,我每天晚上都会被‘鬼压床’,我骂啊,喊啊...都没有用!到晚上总是有一群野鬼来缠着我,压着我,让我起不来...那个时候,我没有办法,就去寺庙里打了符...效果却是不大...感觉那些东西缠的没那么紧了,可还是每天晚上都会来。然后,我又去找了道士...那个道士在我床上杀了一只鸡,洒了鸡血...也是给我喝了一碗符水...当天晚上稍微好些了,我感觉那些‘好朋友’不太赶靠近我的床,但还是围着我,不让我起来。”文奶奶说着这段往事,很平静,或许就真的如她所说的,她见多了,也就不是那么害怕了。

  至少比起普通人,她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比起未知...这种清楚是真的能减少人的一些恐惧。

  “然后呢?”老周听得入神,他和我一样,一开始只是以为赵莹的尸体被‘亵渎’了而已,没想到赵莹的死背后有着那么多的隐情,又怎么能不紧张入神?

  “然后还能怎么办?天天被这些‘好朋友’缠着...我的身体也看着一天天虚下去,但是莹莹的反应好像并没有那么强烈了...我就在想,是不是本来那些

  ‘好朋友’原本是缠着莹莹的,后来来缠我了?如果是这样,我这把老骨头有什么好怕的?这莹莹还有大好的前途呢,又乖,又听话,又懂事...我就什么也不再做了,任由它们缠...就这样,一直到了莹莹上学为止。”文奶奶这样对我和老周说到。

  可怜文奶奶的舔犊情深啊...我和老周有些唏嘘,这整件事情恐怕充满了一种阴谋的味道,但是身为普通人的文奶奶和赵莹又怎么能知道?

  “既然是这样,你是如何判断赵莹是被害死的呢?”我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文奶奶既然这样认命了...按说,就不会产生赵莹是被害死的怀疑,顶多就是联想一下,被‘好朋友’缠过,身体虚弱了很多。

  “那是因为...后来,莹莹发病前的几天回来了一趟...我又看见了。”文奶奶的神情变得有些愤怒,仇恨。

  毕竟,那是害死了她的孙女啊。

  “又看见黑气了?”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不是,我看见了一个男人!”文奶奶这样对我和老周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