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八章 窗外的男人

第三十八章 窗外的男人

  男人...又是一个男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几度,因为我忘不了那一夜,在地下停尸房里,那摁在我手上的那只手。

  虽然隔着手套,现在回想,冰冷的也像尖锐的刀子,然后从手套上传来的黏腻的触感,半凝固的血液。

  应该就是他吧...我的心情不平静,望着文奶奶的神情也变得严肃了一些,老周倒是没想到那么多,我也没有太具体的告诉他我遇见那个男人的细节...但是下一刻,老周的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了,因为他应该不会忘记,他在尸体上发现的印记,他告诉我是人的牙印。

  不过,回忆起这个,文奶奶的神情也变得异常的害怕,声音也低沉了几分,她是一个能‘看见’的老人...按理说也算‘见多识广’,说起黑气包裹,游魂压床时,她都很平静,但独独回忆起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的神情就变了。

  “说起我压床的时候,到后来我不是认命了吗?为了我的孙女也值得...但是那一次莹莹放假完,回学校以后..我压床的毛病也就渐渐好了。直到她后来发病前的一个小假期回来,也没有再犯过...而那几天晚上,其实我有留意,听听那些东西是不是又缠上莹莹了...但是很好的是,莹莹在几天晚上好像睡得很安稳...也没有动静。也是我没有注意到太多...直到后来莹莹犯病去了医院,我才看见她的枕头上痕迹斑斑,那分明就是哭过的泪痕...原来,那几天晚上她根本就不是睡的好,而是夜夜在梦中都会哭。”文奶奶的语气中带着懊恼,忍不住说着说着又偏题了。

  但是我却不觉得老人家啰嗦...而是感觉到一种恐惧,和另外一丝线索...看来赵莹在自己发病以前恐怕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很可惜她的灵魂却也不能把消息告诉我和老周。

  我发现和赵莹有限的几次接触,都有这种感觉,就是她应该是被控制了...不然在用鬼打墙暗示老周时...在不顾危险提醒我老周的残魂所在时...甚至到最后....而被控制应该不止是赵莹,我想起了那成群的冤魂。

  我发现我的头皮发麻,我觉得在那栋标本楼里一定有秘密...但这个秘密揭开...是我能承受的起的吗?我之所以这样想,是有道理的...即便我暂时还不敢肯定什么。

  想到这里,我叹息了一声,我发现事情远比我想象的麻烦...但,好在我和老周答应赵莹的只是找到他,这个他应该就是害她的那个男人?

  这样想来,答案也只有这一个...一个关键的男人!猫妖是摆在明面上的存在...那个背后的男人才是关键!

  我想着想着,手指就忍不住开始轻轻的敲击桌面...在这个充满了阴气的屋子里,诡异的黑色雾气遗像前...伴随着文奶奶继续的讲述,有一种说不出的节奏,仿佛这些节奏行成了一个漩涡,我已经被彻底的拉扯了进去。

  文奶奶的叙述其实并不复杂,大意就是她没有被缠住以后,晚上行动变得自由...而她看见那天晚上也属于巧合...她是老人家半夜睡得不安稳,起夜了...而像这种杂乱的小巷,一般屋中是没有厕所的。

  而在家方便用的痰盂,文奶奶处于心疼孙女,放在了赵莹的房间...她说,赵莹晚上是最害怕起夜的...怕深夜要走到公共厕所去,特别是在那一个假期睡得不安稳以后。

  文奶奶就是准备去赵莹的房间上厕所...而赵莹在家住的房间,是最边上的那一间小屋...小屋不大,但胜在有个窗户,这样的房间通气,也是文奶奶心疼孙女,让给孙女住的房间。

  一开始房间也没有什么,怕吵到赵莹睡觉...文奶奶也并没有开灯,也本来就是正常而习以为常的小事...但就是在这个夜里,文奶奶去拿赵莹床底下的痰盂时...听见了赵莹压抑的,嘤嘤的哭泣声。

  这哭泣声显得虚无缥缈,就好像一个人灵魂出窍了之后,灵魂在哭泣...而不是人在哭泣的感觉!这是我比较文雅的形容,再简单点儿说...这哭泣的声音就跟鬼哭声一样。

  陡然听见这样的声音,文奶奶吓了一跳...难不成又有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赵莹?在这种惊吓中,文奶奶手中原本提起来一些的痰盂也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哐啷’声,可就是这样赵莹还是没醒。

  而在这时,文奶奶已经打量清楚了房间...并没有什么她以为的不干净的东西,但哭声还在继续,而且是从孙女的床上传来的...难不成真的孙女在哭?文奶奶这样想着,也顾不上‘起夜’的事情了,赶紧摸到了赵莹的旁边...借着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看了一眼床上的赵莹,发现她脸色苍白,双眉紧皱,嘴唇紧咬,整个脸都缩成了一团,那样子根本就是惊吓过度。

  那‘嘤嘤’的声音就是从赵莹的鼻腔中发出的哼哼声...一摸赵莹的脸,上面糊满了泪水...

  “莹莹...”文奶奶看见孙女这个情况,也顾不上害怕了...大为心疼的叫了孙女一声...可是躺在床上的赵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倒是猛地抓住了文奶奶的手!

  这个动作吓了文奶奶一跳,毕竟是在哭泣的孙女还没清醒,就诡异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而那双手冰冷...

  “冷的就像在在冰里侵泡过一样啊..而且我从来不知道莹莹有那么的力气,抓着我的手就跟一双铁钳抓住我的手一个感觉。”文奶奶在形容当时的情况,可见忽如其来的动作,确实是吓到了老人。

  但因为那个人是她疼爱的孙女,这种勇气支撑着她...她到现在用这种形容来说明赵莹身体的温度,实际上是不忍心说赵莹的手冷的就像尸体。

  这些小小的细节,可见这个老人有多么疼爱赵莹...我在听着这些述说时,手指依然无意识的敲打着桌面,因为我大概能判断出赵莹那个情况,身体会呈现那个温度,绝对是灵魂出窍的表现...在那个时候的赵莹应该是处于‘生死’之间。

  就是魂出窍,魄应该还在身体里有残留...但是因为她的人还在阳间,灵魂与身体是紧密相连的,魂受到了惊吓,就直接反应到了身体上...所以她会哭泣,而双手紧抓着文奶奶,也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在惊吓中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亲人。

  至于身体有那么大的力量,是在那一刻,惊慌失措加上害怕的压力下,潜能爆发了...你可以理解为一个人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的样子。

  文奶奶的叙说还在继续...在赵莹抓住了文奶奶以后,那哭声终于从那种像鬼哭似的‘嘤嘤’声变成了稍微正常一些的哭泣...她看见赵莹在努力的挣扎,在这个时候,文奶奶想去掐一掐赵莹的人中,帮助她醒过来,无奈双手被抓着,也动弹不得。

  在这个时候的赵莹文奶奶给我们形容,仿佛是要说什么的,就是说不出来...在焦急之下,她只是看见赵莹在努力的抬着下巴,朝着一个方向...凭借着对孙女的了解,和亲人之间那种奇妙的感应..她觉得赵莹是在给她指引着什么。

  而答案就在于赵莹指引的方向...那是正好朝着窗口的方向,在想明白了这些以后,文奶奶下意识的转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只是一眼文奶奶就被惊得差点站不稳。

  因为她看见在窗外站着一个人影,紧紧的贴着窗子正朝着屋子里面看...在黑暗中她虽然看不清那个人是什么样子,但是人影的轮廓却是非常清晰的。

  这样原本就已经非常的惊悚了...试想一下深夜的窗外,有一个人紧紧的贴着窗户,窥探着你睡觉的屋子...原本窗子是拉上了窗帘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窗子被打开了一小半,窗帘拉开了一半...那个人就是贴在窗户上的铁栅栏上朝着屋内直盯盯的看着。

  “我其实看不清楚...但我就是觉得他是直盯盯的看着咱们屋子里,那眼神发亮,眼神...眼神...”文奶奶的情绪有些激动,我在这个时候恰当的抓住了文奶奶的手。

  然后努力的朝着文奶奶微笑着说到:“没事儿...文奶奶,人是活生生的存在,更不用害怕。说的不好听一些,面对着,再不济还能拼命是不是?”

  “就是,我就是这样想的!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的害怕,因为那个人的眼神就是让人感觉,他好像很贪婪...贪婪的想吞了我们家赵莹...就像是野外的饿狼在盯着食物看的感觉...真的,你们两个后生不要以为我说的悬,我真就是这样感觉的。我看着我们家赵莹可怜兮兮的哭...在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吼了一声‘谁’,然后一下子挣脱了莹莹的手,我是打算要去看个究竟了!大不了就拼了我这把老命。”文奶奶说的激动,但是我一点儿都不怀疑她的决心。

  我在山上常常听到的就是大道无情...但为什么往往人世间的感情能让人爆发出别样的力量呢?让一个人往往因为感情而显得伟大而可亲呢?我现在还想不出来答案。

  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坚定的文奶奶,我觉得我有些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