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章 阿木,桑桑

第四十章 阿木,桑桑

  此刻,已经是晚上8点的光景,我和老周可以说是饥肠辘辘...在这条并不是当道的街道上,在这个时间,人流并不多,可以说是冷清。

  下车,付清车钱,老周已经在我耳边不停的念叨了:“老三,你觉得我们今天可不可以骗到一顿晚饭?”

  是的,老周有洁癖,如非必要,就算外面的高级餐馆,他也是嗤之以鼻,他喜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下厨...而且,他的厨艺非常不错,也是他看不起外面那些餐馆的原因。

  但凡事都有例外,forest吧虽然是一个酒吧...但酒吧的大老板阿木却是有绝活,一是做菜,她如果心情好,简直可以把一道菜做到极致,色香味俱全都不足以形容。

  她如果愿意,相信开一个私人菜馆,生意会好到不可思议。

  第二,就是调酒...在这个酒吧的调酒,都非常有特色,有自己的秘密配方,甚至有自己独特的方式,说起调酒,她和酒吧的二老板桑桑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只不过,桑桑出手的多,阿木出手的少...但一定要分个高下,那就是阿木调出来的酒有一股别样的神秘感。

  这样两手绝活,让这个酒吧充满了特色,和让人依恋的因素...生意想不火爆都难。

  我和老周随意的闲聊了几句,就踏入了这个熟悉酒吧的大门...一进门,就感受到了酒吧内的火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差点儿掀翻了屋顶,和外面的冷清街道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三哥,周哥..你们来了啊?念姐已经在你们的老位置等了一会儿了。”刚一进门,门口机灵的服务员就开始招呼我和老周。

  相比之下,阿木的朋友不算多,因为比起热情的桑桑,阿木实在是一个沉静如水的女人...但如果说起阿木和桑桑共同能认为是朋友的人,那应该有我们四人组的份儿。

  所谓四人组,就是我,周正,陈重,还有死皮赖脸跟着我们的秦海念。

  只不过这两年,老陈因为工作的原因,去了遥远的边域,要去三年...转眼已经过去两年,他快回来了,说起来我也有些想他了。

  穿梭在人声鼎沸的酒吧,我忍不住问走在前面的服务员:“今天怎么这些人这么兴奋?”这吵闹简直是平常的两倍...前面的那个小姑娘服务员望着我一笑,说到:“因为今天难得啊,木姐要唱歌呢。”

  “哇,那真是难得。”老周附和了一句,但是情绪却并不怎么高涨,放在平时,老周绝对是阿木的忠实听众...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老周和我的心事都比较沉重,老周没有了这个性质也是正常。

  酒吧的空间并不是很大,完全是按照古代的食肆装潢,只不过阿木舍得...装潢也是她自己设计的,这风格我不太能看得懂,只是听阿木说起过,这个装潢的风格来自于宋朝,而且是顶级的食肆才有这样的装潢...阿木还说,这种顶级的食肆,也是最早的私家酒楼,只面向固定的王公贵族开放,如果可以,她还想完全的仿制,只不过酒吧总是要面向大众的。

  如果完全做成那种只分为了十几个小阁的顶级食肆,那也就开不成酒吧了。

  “你的手艺这么好,开不成酒吧,那就干脆做成私家菜馆,不是更好?也圆了你想把这里装潢成顶级食肆的梦。”当时说起这个的时候,我多少还有一些疑惑。

  “做菜这种事情要加入自己的心情,我哪有那么博大的胸怀,把自己的心情分享给那么多人?还是酒吧好。”阿木说这话的时候懒洋洋的。

  “酒吧又怎么好了?”我觉得有时这种嘈杂,其实我并不喜欢。

  “酒是一种催化剂啊...在这里,才能看尽人世百态啊。”阿木说完这句话,就去招呼客人了。

  但我去莫名其妙,人世百态有什么好看的?难道开酒吧的目的就是这个?那倒也有趣。

  而我也相信阿木和桑桑的酒吧是赚钱的,只不过我也在怀疑,这两年才依靠口碑渐渐火爆起来的生意,是否赚回了她们装潢的钱?但关于这个,阿木并不在意,连同桑桑也不在意。

  是否,我之前的猜测是对的?她们还真是为了看尽人世百态?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就更加证明她们是修者?看尽人世百态,也是对心灵的一种锤炼啊。

  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们已经被小姑娘服务员带进了一间包房,这间包房是阿木特地留下来的房间,名字很简单,就叫做天字一号房..位置就在酒吧的二楼...而酒吧本身是没有这个所谓的二楼的,但因为层高够高,阿木就干脆弄了一个二楼出来,相对于热闹的酒吧大堂,这二楼就只有孤零零的四间包房。

  两间对外,两间不对外...而这天字一号房就是不对外包房的其中一间,也几乎成为了我们四人组的固定包房。

  这里面装饰的也很舒服...完全是华夏古风,淡雅的字画,偶尔点缀其中的花草恰到好处...古色古香的桌椅,小几...唯一显得华丽的熏香炉正袅袅的升腾着轻烟,释放出淡雅的香气。

  一进入包间,闻到这还算熟悉的熏香,我整个人都有了一丝放松...我很喜欢这种熏香的味道,淡淡的,却又一种说不出来的甜腻,却又带着仿佛悠远的气息,让人就好像置身于山野的花海之中。

  会让人有一种在如此美丽的大自然面前,人还有什么好烦恼的想法...这也就是让人放松的来源。

  曾经,我问阿木讨要过这种熏香,她不给,说是这熏香才不能随便送人...我没办法,又追问阿木,这熏香是哪里能买到的?谁知道她磕着瓜子,只是望着我笑,半晌才说了一句:“我这里的秘密,绝活都被你掏了去,然后开间酒吧在我对面,我还怎么讨生活啊?”

  这绝对是敷衍的话,这阿木和桑桑几时在意过钱来着?最初,酒吧的生意如此惨淡,这俩姐妹还有闲情在酒吧里讨论十字绣和古代刺绣的区别和优劣,就可见一斑。

  我知道,这只是阿木不愿意说罢了。

  在这让人舒适的包房坐下,我和老周都长舒了一口气,正在桌前海吃山喝的秦海念被我们自动忽略了...那边,那个机灵的小姑娘已经为我和老周端上了两杯梅卤子汤给我和老周。

  这梅卤子汤的颜色很漂亮,是艳丽的紫色,上面有心的放上了一片儿新鲜的玫瑰花瓣,入口是很自然的酸甜香气...甜是玫瑰糖的味道,酸是来自于梅卤子,这完全是阿木的私人手艺,也是这里出名的开胃解酒汤,除了这里能喝到正宗的,别无分号。

  说起来,这也是forest吧的规矩,未喝酒前先解酒...意思是提醒人们,酒过量了,让人难受了,也就没意思了...那种薰薰然的程度却是刚刚就好。

  “这梅卤子汤倒是好,我怎么就越喝越饿。”老周抱怨了一声...那的确开胃解酒的东西喝下去,饥肠辘辘的人可不是会更饿?

  这个时候,秦海念才抬起头来,嘴里塞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典型,含含糊糊的对老周说到:“吃点心啊。”

  这个世界上,如果说还有什么比老周更吸引秦海念,那就是阿木亲手做的点心了...不要说她,就算我是一个对点心不感兴趣的男人,也不得不赞叹一声阿木的点心也做得很好,完全能配的上她那做菜的手艺。

  秦海念的提议是好的...让我和老周吃点心,但是我和老周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就火大了,老周直接骂到:“吃你妹,你难道还没发现,都被你个猪妹吃光了?”

  秦海念想要说话,却无奈嘴里塞满了点心,也不问老周的意见,抢过老周面前的梅卤子汤就灌下去了一大口,然后才拍着胸口对老周说到:“你凶什么嘛?为了你们两个吃饭...我可是饿死了,吃的是木木姐的典型,又不是你做的,你凶什么啊?”

  “那你喝的是不是我的梅卤子汤?”老周被秦海念气笑了,眯着眼睛反问了她一句。

  “我...”秦海念一时语塞,却在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就看见桑桑笑盈盈的站在门口,说到:“哎哟,我说是为什么吵起来了,原来就是几盘点心啊?怎么不叫一声桑桑姐我来呢?送你们一些,让你们吃到吐也不是问题啊。”

  原来,桑桑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