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一章 看不透的神秘

第四十一章 看不透的神秘

  望着门口站着笑盈盈的桑桑,老周不自觉的就笑了,其实对于桑桑,老周是很有好感的...不过,这种好感被老周刻意的控制,圈定在了友情这个范围以内,原因不过是老周的坚持,在不想谈婚论嫁的时候,不谈感情,另外则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老周觉得对于桑桑这样的女孩子,能保持当个朋友也不错。

  不得不说,老周这个决定是对的,桑桑的脾气火爆却也热情,可是对谁好像都是一样的,并没有和谁走的过分的近。

  此时的桑桑扎着她的招牌马尾辫,亮色T恤,浅色短裤配上板鞋...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不像是一个酒吧的老板,倒像是一个大学生来体验一下酒吧的感觉。

  看见了桑桑,老周也就忘了和秦海念斗嘴...而桑桑也不过多的说,热情的招呼了一声小妹儿再送几盘点心来,算在她的账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秦海念的身边,很自然的就搂住了秦海念。

  “看你,嘴上都是点心屑,这样很没女人味儿的,怎么讨男孩子喜欢。”说话间,桑桑伸出手指,轻轻的把秦海念嘴角的点心屑给拍点了,剩余一点儿没干净的,桑桑很直接的,就像亲吻一般的靠近秦海念,直接用舌头轻轻舔掉了。

  一如既往的,秦海念马上一张脸涨的通红,接着就看着她的鸡皮疙瘩从脖子一直蔓延到了脸上,跟被蜜蜂蛰到似的跳了起来,对着桑桑讨饶:“桑桑,我叫你姐了,别逗我,好不好?”

  我和老周笑...对于桑桑这些举动早已经习以为常,源于老陈(陈重)还在的时候对于我们的‘教育’,老陈教育我和老周:“你们两个都不是真男人,真正的男人要懂得欣赏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亲昵时的画面,懂吗?那才是真正的活色生香。”

  我和老周算不算老陈眼里的‘真男人’,但实际上他在我和老周眼里却是‘真色狼’,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存照片在电脑里,手机里,对此振振有词:“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是欣赏美的,任何美都值得保存,老子这个行为就是热爱生活的典范。”

  不过,老陈也算得上君子,他从来不做任何过分越界的举动,对此他也是振振有词:“花儿好看,也不一定非得摘下来放自己家里,对吧?”

  这件小事儿,让我想起老陈,忽然觉得真的有些想他了....而在那边,桑桑已经摘掉了秦海念的眼镜,带着可惜的说到:“啧啧,多清秀的脸蛋儿,干嘛要弄一副大眼镜来遮住呢?”

  秦海念又闹个通红脸...盯着我和老周快哭了...

  我和老周又是笑,有桑桑这丫头在,永远不会觉得气氛无聊...我们都清楚她也不是真的喜欢女孩子,她就是喜欢逗秦海念...不过,也并无恶意,甚至私下,她对秦海念比对我们谁都要亲昵一些,照顾的多。

  秦海念喜欢老周,桑桑在背后可是出了不少主意,以至于还教秦海念怎么做一个充满了女人味,诱惑的女人,无奈的只是秦海念仿佛永远不开窍,所以‘真色狼’老陈会评价:“两个女孩子活色生香,但如果桑桑的对象不是秦海念,换成她姐姐阿木,就完美了。”

  而对于桑桑为什么对秦海念那么有好感,甚至第一眼就有眼缘,这个我和老周却是不知道的,用桑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很简单的一句,她喜欢秦海念身上的味儿。

  秦海念身上什么味儿?我不知道,反正这个粗糙的女人是不会用香水的...估计是汗味儿?

  在这边,桑桑逗完秦海念,终于想起了我和老周,就如同往常一样,她开始大呼小叫的叫服务员过来,招呼着白酒,洋酒,啤酒随便我们选,要和我们不醉不归...她从来就是这样,和我们相处的像哥们儿,但今天晚上等一下我还有正事儿要办,所以我一把摁住桑桑,阻止了她。

  “在这里,我最多呆两个小时,晚上有正事要办...酒不必了,如果能请我吃一顿饭,我会很开心。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要你帮忙。”虽然来到了forest吧让我放松,就好像远离了这几天的纷纷扰扰,重新活在了人世间的感觉,但我还是很清醒,我该做什么。

  我以为桑桑会对此不依不饶,她说过她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同时喝酒‘甩翻’我,老周和老陈三个人,但奇怪的是,桑桑却是很平静,只是托着腮看着我,半天才说了一句:“那也好,酒就不用喝了,我不耽误你正事儿...但我很奇怪,叶正凌,你会算吗?你怎么知道我姐姐今天晚上下厨了,等着唱完歌,就和我私下好好吃一顿?所以,你先派秦海念来的?”

  “我哪里会算?会算的是你吧,帮个忙。”说话间,我从衣兜里摸出了一张纸条塞到了桑桑手里,那张纸条没有什么特别,刚好就是记录了文奶奶的生辰八字而已。

  对的,之前我想到的,那个会看生辰八字的,但是时而很准,时而又一点儿都不准的人就林桑桑...我是修者,自然不可能让她看八字,但是我是亲眼看过,她给店子里的几个人看八字,奇准无比...甚至说一个人十分钟后要出个小车祸,结果第二天那个人来都证明了。

  只不过,比起这种事件,更多的时候,是她瞎胡闹,算的简直离谱的十万八千里的时候更多....所以,我看不透她,如今经历了这些,我反而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这种事情哪有巧合?说不定是林桑桑的一种掩饰。

  总之,不管怎么样,这几天的经历让我看谁都像修者了...有些疑神疑鬼的样子。

  “看你那样儿,一本正经的。”林桑桑白了我一眼,但还是展开了手中的纸条,仔细看了起来。

  我越发的觉得眼前这个林桑桑看不透...她说话看似很正常,但是实际上她根本没有多问我半句,关于我有什么正事儿,这个生辰八字又是谁的,好像一切非常的理所当然。

  这个时候,天字一号房里的气氛暂时沉寂了下来,全部都在等待着林桑桑的答案...桑桑看八字也很奇怪,从来不借助任何的‘辅助工具’,就是凭着眼睛看,偶尔会用手指掐算一下,那样子要多神棍儿有多神棍儿。

  但是包房的气氛沉寂了下来...下面的大厅,气氛却是沸腾到了极限,很多人同时喊着‘阿木’‘阿木’的声音充斥着整个酒吧。

  “哦,是要开始了。”老周反应了过来,望了我一眼...而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一听,一个转身就一脚踢开了天字一号房的窗户...然后整个人就趴在了窗户上,也一起静等着阿木唱歌。

  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觉得听阿木唱歌是个享受...而桑桑只是眼睛也不抬的对我说了句:“踢坏了你赔。”

  但在这个时候,我们都没有回桑桑一句话...老周和秦海念都挤了过来..差点把我挤出窗户。

  阿木就在酒吧的正中,那里搭有一个小小的台子,朱红勾栏,华丽的地毯,盈盈亮着的宫灯...也完全是华夏的古风...放在上面的麦克风却是三十年代老上海里的风味儿,也算是勉强的和这古风能够配上。

  在麦克风的背后,阿木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懒洋洋的坐着,嘴角微扬,眼波流转...正在慢慢的喝着一杯红酒,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

  说起模样,阿木算不得什么顶级美女,甚至没有桑桑的五官那么耀眼,但就是那一身气质,恰到好处的让人着迷...除了我们四人组的三个男奇葩把她完全的当做了哥们儿,老陈就是那个花儿不需要摆在自己家里的理论,老周喜欢桑桑那种类型,但是原则性强大到连桑桑他也只当朋友。

  至于我,可能是个木头吧...也就是因为如此,阿木也才分外对我们不同,真心的把我们当做朋友。

  在我想着这些时候,阿木已经喝完了手上的那杯红酒...很是随意的把这个昂贵的水晶酒杯就扔在了台上,酒杯在厚厚的地毯上滚了几圈...秦海念小声的评价了一句:“阿木狡猾,肯定是因为地上铺着毯子,她才这么做的,可是好迷人呐。”

  这个秦海念...我无语的看了秦海念一眼,心想风情这两个字看来一辈子都不会和秦海念沾边儿了...而在这时,阿木那沙哑中却带着莫名空灵的声音,用一种懒洋洋的感觉唱了出来,瞬间回荡在整个forest吧。

  你,有个名字

  我,只是个影子

  你的心,有个影子

  我只是个名字

  说不清楚

  什么意思

  这件事并非解释

  看不清楚

  什么位子

  只是一场

  错以为是

  不得不说,阿木的歌声让人沉醉,一首简单的《影子》,用她的声音演绎出来,又是一番风情...仿佛是看见一个女人冷冷的看着周围一切,太清楚自己的地位,不过是一个影子...即便是冷冷的态度,但那种淡淡的悲伤却怎么也压抑不住。

  一曲歌毕,台下沉默了好几秒钟,才喧哗成了一片...强烈的要求阿木再来一曲,可惜阿木只是淡淡的笑笑,整个人已经毫不犹豫的下台离开了。

  对于阿木的歌声,我也有些沉醉...总觉得在其中有不凡的地方,不完全是声音征服了别人,而是有自己的精神力影响了别人一样,就像一个精神力强大又强势的人,会不自觉的让人的思维跟着他走。

  只不过,通过歌曲,更难做到这一点儿...难道阿木也是修者?我非常佩服自己的疑神疑鬼...而在这个,那个沙哑慵懒的声音已经响彻在我们的天字一号房:“哟,来的那么齐整儿...也不枉费我今天想高歌一曲的心思了。”

  原来,阿木也来到了天字一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