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二章 深意

第四十二章 深意

  在我和老周认为的人生享受里,能吃上阿木亲手做的一顿饭,绝对是能排的上号的享受之一。

  即便是5个人面对简单的三菜一汤...也比任何华丽的酒宴对我的吸引更大。

  还未动筷之前,阿木已经盛了一碗汤放在我的面前...汤色清亮,里面沉着白色的花还有花茎,另外有三两片儿薄薄的猪肺。

  “这个是什么?”我喝了一口面前的汤,感觉入口极淡,但是有一种自然的清香,压过了猪肺的腥味儿,却又保留了丝丝猪肺独有的醇厚的香气,而这股香气又把清香衬托的稍微浓厚了一些,可谓相形益彰。

  而汤汁原本极淡,吞下去以后却有一些微微的热,就是这股热把所有的香味儿都激发了出来...我能分辨是少许的姜丝带来的热度。

  只不过,我不太知道,这碗中白色的花是什么?

  “是昙花啊...要吃出昙花独有的香气,得候着...在昙花将要盛放的那一刻,狠心的摘下,这香气就饱含在花中不散了。可惜了,我是准备赏花来着...昙花虽然只是一现,刹那却是绝世风华,这倒进了你们的肚子,说明我也不算风雅之人。”阿木笑的淡淡的..伸手夹了一筷子翡翠白菜放进海念的碗里。

  “你就爱吃些带馅儿的点心,这翡翠白菜你念叨了很久,快吃吧。今天也算有点儿闲空,换了一种馅子,以香菇为主料,我不觉得怎么出彩,到底淡了一些,但好在自然的香气又重了一些。”阿木笑着给海念说了一句,而秦海念这个‘汉子’哪里顾得上听这些,眼睛已经望着碗中的翡翠白菜放光了。

  所谓的翡翠白菜,倒不是真的白菜,而是一种点心,具体的做法是用绿色和白色的面团为皮尔,里面包着馅儿...然后捏成一个个白菜的样子,在出锅以后,绿色叶子,白的杆儿..就真的跟翡翠雕刻出来的一样。

  阿木手巧,做出来的就跟真的新鲜大白菜一样,有闲情的时候,还会做些纹路上去,让人不忍下口...但绝的是,她包在里面的馅儿总是鲜的能把人的舌头吊起来,带着些许微烫的汤汁儿,是无法形容的美味。

  但阿木却不觉得如何值得夸奖,她就简单的说了一句:“不过是变了样子的蒸饺,会很奇怪吗?”

  在那边海念吃着翡翠白菜的时候...阿木又伸手夹了一块儿桌上的鱼放进了老周的碗里,说到:“这鲈鱼倒也新鲜,就用了最简单的做法...主要就是靠那姜丝儿提味,黄酒压压腥,这鱼片的鲜味儿保留的还勉强,嫩也嫩的,快吃。”

  阿木虽然说的简单,但眼前这道蒸鲈鱼,却是被她用精细的刀工片成了孔雀开屏的样子,每一片儿细嫩的鱼肉分明,一片是一片,绽放开来,就真的像孔雀开屏,而这样每一片儿鱼肉也能充分的吸收一些阿木配置的作料...每一片在保留了鲜香细嫩的同时,也充分的充满了滋味儿。

  剩下一道菜,看似简单,想要做好却是极难的...是一道开水白菜,阿木好像极爱这道菜,桑桑也爱,这道菜基本上阿木做菜的时候十有八九都会做的。

  而关于这道菜的名堂却是太多了,看似简单的,清亮的白水一般的汤里泡着几颗白菜心,实际上吃进去,白菜却是鲜脆可口,汤汁更是滋味儿万千...这道菜想要做好却是极难的,秘密都在就像开水的汤汁里...

  总之,我也不明白阿木为什么独爱这道菜,她从来不说,我们也就不问。

  “多吃些昙花,多喝点儿汤,清肺的...不明白为什么你那么爱抽烟。”阿木嘱咐着我,说话间又为我盛了一碗汤...这汤非常好喝,猪肺倒也罢了,那昙花的口感却是极其的绵密滑腻,感觉非常特别...我也乐得多喝一碗。

  秦海念在这个时候已经吃下去4个翡翠白菜了,嘀嘀咕咕的说到:“要为三哥清肺,我爱吃点心,周正爱吃鱼...剩下的是阿木和桑桑爱吃的。哎呀,木姐,我越来越崇拜你了...你好像知道我们要来吃饭似的,连做菜都那么精确。”

  秦海念绝对只是一句无心的话,我听闻之后,却是猛地一抬头,心思有些复杂的看着阿木...因为秦海念说的真是太巧合了,就像真的为我们每人准备了一道菜一般,而这些菜费工夫....阿木刚才还唱歌来着,肯定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准备的。

  毕竟我和老周是临时决定要来这里...而秦海念也是临时的,她是无聊加有闲空,才来这forest吧,也没通知谁来着。

  这样,让我仔细的想起了以前每次品尝阿木手艺的时候,好像似乎真的每一次都有一道特别符合我胃口,心思和我个人的菜...难道?

  我想到这里,忍不住又看了阿木一眼,但是阿木很平淡的,笑盈盈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云淡风轻的说到:“那就当是我有灵感吧,人有些灵感也不错啊...至少你们每个人吃的满意,我也就开心了啊。”

  这就是阿木典型的说话做事的风格,四两拨千斤一般的云淡风轻,但话题在不知不觉间都不知道被她带到哪儿去了...我深知,阿木如果不愿意说,你用千斤顶也顶不开她的嘴,也只能低头,继续喝汤。

  一顿饭菜完毕...阿木亲自动手收拾桌子,她就是这样,如果她做菜,一定是她来善后洗碗,她的说法很奇特,既然已经做菜了,那就洗碗,因为这才是一件事情的善始善终...而对别人来说,既然享受了那么一顿饭菜,那就要享受到底,饭后喝喝茶,吃点儿水果,才能把大爷当的彻底。

  这个阿木....

  阿木收拾碗筷了...而桑桑已经把纸条还给了我,我心情有些紧张的问了她一句:“桑桑,你看出什么来了吗?”我真怕她时灵时不灵的算命术在这个时候又出了岔子,变得不灵。

  桑桑的表情很平淡,看着我说到:“这个生辰八字也算特别...在出生的时候,如果是女孩子特别容易阴气入体..阳火低,但入体的阴气如果不驳杂,也滋养了灵魂...算是灵性重的人。根据当时的情况啊,环境啊,所在的地方啊...这个生辰白字的灵性也分强弱,这种灵性如果强的话,年轻时候就有表现,如果弱的话...老年人体比较衰弱的时候,也一定会表现出来一些什么。”

  桑桑拖着下巴,说的云淡风轻,另外一只手玩着自己的指甲,好像不太当回事儿...

  而我却一下子眉头紧皱,我知道,这丫头这次‘灵’了,情况绝对说的没有半分差池...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问到:“那这个生辰八字出生的人,她的后代?”

  “后代这种事情最说不清楚,而且每个人的生辰八字不同,命格不同...我哪知道?只不过,这种母亲身上的气息是会传给后代的,然后层层传递下去,遇到合适的,灵性变得更重也说不定哦。”桑桑越发的不在意的样子,好像不是太想继续这个话题。

  “那什么叫合适的?”我觉得我好像抓住了一点儿事情的关键,锲而不舍的追问桑桑。

  桑桑瞪了我一眼,然后说到:“叶正凌,够了啊...不要以为长的不错,本小姐就会耐心伺候!三条腿的蛤蟆少,两条腿的男人就多了去了...命格千变万化,合适的就多了去了,难道我还要给你一一例举?”

  “够了,够了。”我说话间已经点烟,烧了那张纸条,其实桑桑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透露的信息已经足够了...这种事情也不奇怪,就好比血气旺盛的人生出来的后代,血气旺盛的几率就大。

  而出生时,沾染了阴气的人,把这滋养灵魂的阴气传下去的可能也不是没有...难道赵莹的死...和这个有关?她的灵魂强大?可是,她的灵魂又没有被吞噬?

  我这个人也有些强迫症,虽说只是追查那个男人是谁...但是总想搞清楚背后所有事情的原因...反而在百思不得其解中,弄得自己很难受。

  “才去洗个碗,桑桑,你又发脾气了...”在这个时候,阿木又出现在了天字一号房的门口,只不过手上拿着托盘,而托盘上放着一排儿整齐的六杯酒。

  但已经被谜题搅的心中浮躁的我,却是再也坐不住了,更何况一开始我就说明不要喝酒...所以,我再也坐不住,站了起来,说到:“我一个人先出去一趟,你们愿意在这儿,就在这儿等我,不然散了也可以,我先出去了。”

  “正凌,酒,喝了再走。”从不勉强人的阿木,这一次却破天荒地的叫住了我,声音虽然柔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坚持,好像非得想让我喝一杯。

  我疑惑的看着阿木,而阿木却莫名的大有深意的也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