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四章 再入小巷

第四十四章 再入小巷

  这个问题其实不值得我深究,我不会因为一杯酒就改变我固有的想法以及情绪...只是辛夷那丫头也应该快回来了吧?

  想起她,总是会想起18年前的那个深夜...那个时候,我9岁...而家里因为一些事情,也正处于一个敏感的时期,一家人都非常的焦躁...以后的约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到来...这种焦躁在夏季的炎热下,会更加的被引爆。

  在度过一个烦闷的下午,在我刻意夸张的调皮捣蛋之下,晚上我又被爸爸揍了...其实我现在也很清楚明白,那是我自己表达不来感情,只能用调皮捣蛋这种极端的方式,然后不被理解,反而换来被揍的结果,心里的憋闷其实已经超出一个孩子能承受的极限。

  在这种气氛下,晚上我自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偏偏那是一个雷雨之夜。

  对那一夜的雷雨其实很多人都有着极深的印象,因为在那一夜几乎是响雷不断,而瓢泼大雨都不足以形容那一夜风雨的狂暴。

  我真是佩服自己在那夜那么大的雷雨之下,还能听见如此微弱的敲门声...也许,那也和我心情憋闷有关系吧?

  然后,打开门以后,我看见了辛夷....那是我和她的生命第一次交错,在我的记忆力如此深刻...我记得那天我穿着《恐龙特急克塞号》的背心和配套的小短裤,傻愣愣的看着门前这个小小的人儿。

  她剪着有些乱七八糟的短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久没洗的原因,纠结着...一件显然是大人的,原本是白色,但是已经发灰的显得有些脏兮兮的T恤,手上提着一只已经变型的,也看不出来颜色的小熊猫,同样傻愣愣的看着我。

  她的小脸蛋儿很脏,但是掩饰不住她眼睛很大,黑白分明,睫毛长长的好看...全身因为外面的雷雨,滴滴答答的往下淌着水...可是,就是那么大的眼睛,为什么有些呆?

  像一个玩脏了的,又被打湿了的洋娃娃...这就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

  “我一个人在家,我怕。”她望着我开口了,声音软软绵绵的,样子却依然呆呆的...我看不出来她哪里怕,因为小孩子怕不都该大哭大闹的吗?她这个是什么表现?

  小小年纪的我,还想不出吓傻了这种程度的情绪,又正是处于自己明明是小孩子,却更烦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小孩子的年龄...所以,我也开口了:“你怕我有什么办法?再说,你是谁?”

  这就是我和辛夷的第一次对话....然后展开了我们相识的每一年,我们越来越熟悉...再后来,我就成了她口中的小叔,她就成了我的妹妹。

  为什么是小叔?不能好好叫哥哥吗?我有很多次对她这样说。

  她总是会对我说,因为你总喜欢装少年老成啊....可那样子一点儿都不活泼,呆呆愣愣的...还有些胆小的模样,看得我一阵烦躁,常常就是这样的表情...让人怀疑她经常神游太虚。

  想起辛夷,我忍不住摸出了手机...屏幕上有一排清楚的记录,辛夷,8月6号回XX。

  XX就是我们所在的城市....现在已经是7月中旬,她快回来了吧?我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想着她叫小叔的样子,想捏捏她的脸,然后对她说:“你可以再呆一点儿的。再呆一点儿,你上街,别人都会以为你是一个机器娃娃。”

  “哦。”想起她的回答总是会如此,胆小的,愣愣的哦字,我又觉得一阵儿无趣。

  “嘿,哥们,到了?一共21块,谢谢...”想起辛夷,我发了一会儿呆,我以为时间没有多久,却不想已经到那片儿杂乱的巷子了,我赶紧掏出钱来,给了车钱,然后下车。

  不过晚上9点多,还没到十点...整个城市的其它地方都灯火通明...唯独这一片,除了巷口那几盏昏黄的路灯以外,其它的一大片看起来都是漆黑的一片,也没有什么多余的什么行人,还在这里行走。

  但今天晚上的月亮不错,不至于让我在不太熟悉的小巷里走的跌跌撞撞...我不想摔倒弄一身的污水或者垃圾,这片小巷的环境很糟糕。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不是很愉快,但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走入了这片儿杂乱的小巷...凭着白天的记忆,我走的还算顺利...中途有几个结伴而行,显然是喝醉了的人跟了我一段儿路,想找我麻烦的样子。

  但我干脆的一脚,踢凹了一个垃圾桶,这些人就识趣的退走了...怪不得那个中年女人会说这片儿小巷子不太平,让我晚上不要来..要换一个姑娘家走在这里,不就...

  想到这里,我摸出了一支烟来点上,不管是再光鲜亮丽的城市,总是有一些角落容易滋生罪恶,很多人认为是环境的关系...造成了贫穷,贫穷滋生了愚昧,无知...可是,这分明就是划分了阶级,看低了别人的想法,其实他们哪里会想一切的根源都是人心。

  而我也想说,光鲜亮丽的包裹之后,罪恶依然是罪恶....多希望老天痛痛快快的下一场雨,迎来一个时代...让人心得到洗涤,那么无论是平穷或者富贵,城市还是村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干净的紧。

  这样想着,我已经走入了赵莹所在的巷子...不知道为什么,这条巷子在入夜以后,比其它的巷子感觉要冷一些,明明就是夏夜...不通风的小巷子一点儿闷热的感觉都没有,反而一走进来,有一种巷子里摆了一把大风扇,在拼命吹着冷风的感觉。

  “呵...”一踏入巷子,我就忍不住笑了一声,因为在这黑暗而安静的巷子墙头,或蹲或站了几只野猫,在我进入巷子的瞬间,就目光烁烁的盯着我。

  也许是那猫妖给我的心理阴影太重了,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冷笑...而第二个反应则是望着那些野猫,站住,目光回视,然后大声的喊了一声:“滚!”

  这声滚字加入了道家特有的‘吼功’,这种功夫千变万化,效果各有不同...但一般最简单的就是在瞬间提升自己的气场,镇压一些邪恶的气场...而吼功出色者,可以当场把人吼掉魂,但是这个太有违天和...一般是不会用到这种层次的吼功的。

  我的灵魂力很强大,所以我的吼功也非常的出色...声音不大,但这个滚字却如同闷闷的滚雷一般,低沉在这个巷子滚过,也带着滚雷一般的气场....这几只野猫被吓的一下子就弓起了背,寒毛炸立...然后一窝蜂的散了。

  这倒换我有些奇怪了...这些猫都不像我见过的被猫妖附体的猫,有着特别诡异的表情,它们很正常...难道是我疑神疑鬼了?

  不过,就算疑神疑鬼也好...毕竟比起大意出了事儿,我情愿这样...经历了猫妖的种种,我对猫的防备太深了...这样想着,我已经走到了巷子尽头文奶奶的家门口。

  而隔壁的那个中年妇女家已经是一片黑暗,连电视的微光和声音也没传出来,睡那么早?

  原本,我想让她帮忙帮着我对文奶奶喊门的...这下只有我自己喊门了...我还记得那个中年妇女下午的时候,是站在那边窗边喊的,于是我也站到了那个位置,小声的叫着文奶奶。

  我很担心文奶奶又听不到,虽然我和她交谈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她的耳朵有什么不好...但是这一次还好,很快的,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然后是文奶奶那有些苍老的声音:“是不是小叶?”

  这个老人家一点儿都不糊涂,耳朵也没有问题啊,甚至听出了我的声音,下午给她自我介绍过,我姓叶,难为她还一直记着。

  “嗯,是我...我来了。”我赶紧应了一声,走到了门前...文奶奶看了看四周,对我说到:“外面不太平,赶紧进屋吧..哎...虽然这屋中也不算太平。”

  这句话说的我全身肌肉一下子就绷紧了,闪身进屋的同时,忍不住问了文奶奶一句:“什么意思?屋子里又出现什么了吗?”

  文奶奶拉亮了客厅中的小灯,昏黄的灯光下在为我倒水,说到:“没有...这屋子里如果太平的话,我莹莹又怎么会出事儿?”说话的时候她分外伤感,她的身后就是赵莹的遗像,我眯眼一看,那种冤死笼罩的黑气更重了。

  而我静心感受了一下,屋子里的阴气还在,也够浓厚...虽然比起下午稍微散了一些,不过这样也够用了。

  “小叶,喝水...”在这个时候,文奶奶已经倒好了水,招呼着我,我一下子从静心的状态中调整出来,然后走到了桌前坐下...我本来不想耽误什么,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得给文奶奶说一下。

  所以,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组织了一下措词,然后小心的对文奶奶说到:“文奶奶,下午我朋友也给你说过,我是懂一些手段的人,对吧?”

  “是啊,我还记得。”文奶奶很冷静淡定的样子。

  “嗯,有些手段和一些跑江湖的手段不同...所以,文奶奶,等一下出现了什么你觉得惊奇的事情,我希望你替我保密,不要说出去。”这就是我必须要交待的事情,毕竟我还记着师父所说低调的过普通人的日子。

  “我不会有多少惊奇的...我连那东西都经常看见,而且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文奶奶的样子充满了确定的意思。

  “啊?这也看得出来?”我倒是惊奇了。

  “那是当然的...你的眼睛在我说那些事情的时候,一丝不信和不屑都没有,而且你比起你的朋友,眼神里还充满了自信...我老了,但这些却是看的出来的。”文奶奶笑着说到。

  我有些感慨,这就是老人的智慧吗?但话已经说开,接下来,我已经不准备耽误...要开始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