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六章 不安

第四十六章 不安

  在画好了阵纹以后,我从随身的皮包中拿出了一枚阵印,然后随处放在了一个位置...阵法就开始运转了。

  这枚小小的阵印,就是我那牛逼师门之中最牛逼的传承...而我除了觉得方便,有它做为压阵之物,也就是阵眼...也就不用刻意去固定阵眼的位置,另外...就是它可以替代一切压阵之物成为阵眼。

  当然,这个阵印有强有弱...并不是说初级阵印就可以压住一切的大阵...在我牛逼师门的传承中,甚至有封神阵,不仅可以封住逆天存在,而且还可以攻杀。

  这是记载在师门流传下来的古籍之上...当我兴致勃勃的去问师父的时候,他斜了我一眼,说到:“小屁孩子就想打听封神阵,一边儿玩去。”

  “师父...我只是想知道真的有这样的阵法吗?”古籍只是记载有这样的阵法,并不可能详细的给出这种阵法的种种,怎么可能?只是师父随手放在茅厕的一本‘厕所读物’,相当于是本门的杂记记事一般。

  “当然有...知道封神之战吗?这个阵法就是来自于那个年代!本门的博大精深,岂是你一个小屁孩子能理解的?去,一边儿玩泥巴去,别打扰老子看书。”而师父当时看的那本书,我至今印象深刻...是一本娱乐杂志,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搞来的,他盯着上面的王祖贤在流口水,我很想给他擦擦来着。

  放下阵印,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些往事....原本我只是心里清楚,这个牛逼的传承也分等级...初级锤炼的阵印,不可能压住太高级的镇压...只不过,我这牛逼师门独特的阵印锤炼之法,只要有了充分的条件,可以打造出逆天的阵印。

  另外,更独特的是本命阵印...师父说过,只要本命阵印够强大...能够镇压太多的阵法,甚至还有神奇的作用,比如说人阵合一。

  这些太玄幻了,听着就像武侠小说里那些侠客到了高深之境界...什么人剑合一之类的!

  只不过...我的本命阵印,我一想到那天晚上从本命阵印中出现了的那把似剑的煞气...我就觉得真的很神奇,但师父连让我动用都禁止的样子,我又怎么研究它?

  说起来,昨天晚上我的肩膀还莫名的疼痛了一下...本来是准备上午查看的,却被秦海念给插科打诨的略过去了...但到后来,这个地方不痛不痒的,就被略过去了。

  这样想着,我又想拉下衣服来看一看,我的肩膀到底怎么了...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文奶奶忽然很惊奇的叫了一声。

  “文奶奶,怎么?”我回头看了一眼文奶奶,她指着我之前贴在门框上的符,很是惊奇的说不出话来。

  我看着却是温和的笑了...那是因为阵法的原因,阴气已经流动到了这里...收阴符正在收取阴气,自然就会无风自动,幅度不大...文奶奶是细心的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儿,自然会很惊奇。

  我大致给文奶奶解释了一番,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屋中的阴气已经被收集一空...笼罩着整个屋子的沉闷和阴冷一扫而空,终于在这个屋子里能体会到一些夏夜的感觉了。

  文奶奶做为一个命格比较奇特的人,自然也体会到了这番变化...不由得有些感激的看着我说到:“小叶,你是真有本事的,莹莹的事...”

  “文奶奶,你放心,我竭尽所能。”我打断了文奶奶的话,实在是不敢乱承诺什么,只因为这件事情我越是搅和的深,越是觉得面对的‘敌人’越是深不可测的神秘...我没把握在自己尽力的情况下,一定就能得到什么结果...我不敢让这个老人家太多希望寄予我身上,然后失望,只能这样打断文奶奶的话。

  可能是明白我的心思,文奶奶很郑重的说到:“小叶,你能尽力,我就已经很感激...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别让自己危险了。我想莹莹在天之灵,知道有人会为她的冤屈尽力,也会得到安慰的吧?”

  说起赵莹,文奶奶又是想哭...我劝解了几句,然后走到了赵莹的遗像前,点燃了三支清香插上,然后在心里默默的告慰赵莹,我知道她承受了冤屈,被人所害...也会尽力凭借自己的能力为她伸冤...之类的话。

  其实,这笼罩在遗像上的黑气,就是赵莹的怨气...不同的是,这种怨气的生成并不依附于赵莹的灵魂,而就是一股怨。

  简单的说,曾经的战场,总是会感觉到一股血煞气...刑场也会感觉到同样的血煞气...那肯定不是因为鬼物造成的,而是自然气场的生成...这个屋中笼罩在赵莹遗像的怨气也是一个道理。

  如果这股怨气不破除的话,对屋中的人会很不好...厉害一点儿怨气会行成怨煞...比厉鬼还难以对付!因为气场无形..而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弱点。

  在前几年曾经流行过一个电影叫什么怨来着,里面就是描述了这么一间屋子,但最终是冤死在屋子里的母子加一猫魂作怪...事实上那种情形倒是很像怨煞了。

  这里赵莹的怨气自然不能形成那么‘顶级’的东西,但我不想文奶奶受到这种怨气的影响,所以借三柱清香告慰,稍微消解了一些怨气...然后,又悄悄塞了一张正阳符在赵莹的遗像之后。

  阳气是能破解很多不好的气场的...慢慢的,这股怨气也会彻底的消散,也就当我为文奶奶做一件小小的事情吧。

  做完这些,我就同文奶奶告别了...我没有想到这一次收取阴气之行会如此的顺利...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可是这么小小的举动又会有什么呢?我心中的某个计划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个猫妖再厉害也不会知道我心中所想,它会来捣乱,倒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了。

  想起之前对待巷口野猫时的我...我觉得是我自己有一点儿草木皆兵的意思了。

  这样想着,我已经走出了门外,让送行的文奶奶早点儿回去休息以后,我又踏上返程了路...巷子里很安静,之前那些聚集的野猫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天上的月亮虽然还是有些模糊不清的,这个巷子依然相对来说有些阴冷,但并不影响我完成一件事情后的好心情。

  老周他们应该还在forest吧吧?阿木的那几杯长相思真的很有不同的滋味...也不知道回去以后,她会不会再动手调制几杯,如果不加入我的血液,味道又会有什么区别呢?会不会就没有了那种一滴鲜血窜连所有味道的奇妙?属于自己相思的那种感觉?

  可是,我相思怎么会想起辛夷那丫头呢?我这么多年来,就没对她有过什么异样的情绪...这一点,我是非常肯定的!!我不是那种弄不清楚自己情绪的人...可能,我是寂寞了一些日子,该在生活之中找个女人来点缀一下了吧?

  我胡思乱想着,心情还是很愉快的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打着手机...但是手机那边传来了长长的嘟嘟声,却是始终没有人接听...想是还在酒吧里,没有注意吧。

  巷子有些黑,我重新把手机放回了裤兜里...但在这个时候,偏偏是一个没有路灯的拐角,我一下子撞到了旁边一个垃圾桶,差点儿摔倒...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重新站好。

  真准备再次前行...我忽然又停住了脚步,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我的眉头忽然就皱紧了,因为这个垃圾桶在巧合之下,被我撞开了一些位置,我在垃圾桶的后方,看到了一只死猫。

  死猫?之前我有过很诡异的回忆...就是那只猫妖莫名其妙的附身在了死猫身上...至于它为什么附身在死猫身上,这个让我很疑惑,直到现在也无解。

  这里出现一只死猫,有莫名其妙的让我这样看见了?难道预示着什么?

  可惜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在我的心里拼命的骂着自己这迟钝的灵觉...但我近乎盯着这死猫看了一分钟,也没看出什么异常来...联想起自己之前的草木皆兵,只能悻悻的走掉了。

  出来的小巷子有些闷热,各种难闻的味道在夜间热气上扬的时候,更加的让人窒息...可是,我的好心情却因为发现了一只死猫,彻底的没有了...即便,可能真的只是一只普通的死猫。

  我的脑子里甚至还在分析刚才那只死猫...毛色看起来还鲜亮,也没有腐烂,更没有散发出什么难闻的味道...那么说来,应该是刚死不久的...在这样的小巷,死一两只猫应该很正常...毕竟人们为了毒死老鼠,常常放耗子药,猫吃了这样的老鼠...自然也会跟着中毒。

  这个理由是绝对说的过去的...我在劝服着自己安心,而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文奶奶家十几分钟,这绕来绕去恼人的小巷,我也快走出去了。

  接着,我应该回去forest吧找老周他们,这原本应该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可是我的心情却越发的不安,我不相信自己的灵觉...所以,我也就强迫自己不去在意。

  可是,刚刚走过拐角,就要走出巷口的时候...我又遇见了一只野猫,在看到它以后,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我再也没办法压抑自己了,开始转身,拼命的朝着文奶奶的家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