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七章 在看什么?

第四十七章 在看什么?

  正常人如果看见这一幕,又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的话,一定会以为我在巷口看见的野猫有什么问题。

  事实上,我回头夺命狂奔的理由,和这只野猫有关系...但是我可以保证这只野猫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就是一只普通的野猫...我之所以会转身就跑,是因为这只野猫的毛色是麻花的,我看着很陌生...

  这种陌生让我产生了某种联想...那就是我看这只野猫为什么会这么陌生?我曾经在什么地方看见了熟悉的野猫吗?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只猫尸...我看了那么久都没看出来问题的猫尸,在我又一次看见一只野猫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问题在哪儿...那就是,那只猫是我在进入巷子口的时候看见的几只野猫中的一只。

  这是人思维的一个盲点,就好比一直生活在炎热的地方,没有气候正常的地方对比,会认为炎热就是正常。

  如果没有快走出巷子那只野猫的对比...我也不会觉得那只猫尸有问题。

  我常常被人说思维跳跃,这一次看来跳跃的思维反倒提醒了我一个关键....我绝对不认为之前半个小时还活着的野猫,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就死去...说的不好听一些,就算吃了耗子药,发作还要一定的时间呢。

  我想起了之前被猫妖利用的猫尸....我无法去具体的思考太多,如果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我只会认为文奶奶危险了。

  这样想着,这个可怜的,孤独的老人,才痛失了爱孙女还坚强活着,一心想着要为她伸冤的老人,这个能感觉到善良的老人,可能会被猫妖害死....我的心就跳动的非常剧烈...但愿我来得及!

  我无法言说自己此刻的心情,也根本没有去考虑我此刻没有任何准备的去面对猫妖是否危险...我只是觉得我绝对应该去救这个老人,这种肯定的心情难道就是师父常常给我的,道家人该有的道义吗?

  风声呼呼的在我耳边作响...极快的速度和极度的担心紧张让我的喉咙发紧,发干...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在巷子中还有一个夜归的男人,身材非常的彪悍,都被我这极快的速度跑过他的身边,吓得尖叫了一声...然后在我身后破口大骂,我却来不及理会这些,我拼命的忍住自己想要吐的感觉,我只想快一些跑到文奶奶那里去,我要救她,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在这种速度之下,我惊人的爆发...在这个黑暗的小巷,走路都要费心小心一点儿的地方,我竟然跑的十分顺畅...所以,原本折回要20分钟左右的路程,我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跑到了文奶奶所在的巷子口。

  这里一如既往的阴冷,但是也安静...我站在巷子口,手扶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喘息,由于保持十分钟急速的奔跑,让我的肺部发出了拉风箱一般的声音....这还是我身体强壮的原因...不然,换一个普通人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在小巷里跑十分钟,估计会承受不了这种剧烈的运动。

  巷子里这种安静给了我一点儿安全感...如果是文奶奶出事儿了,这个巷子里应该会有异样的动静吧。

  但也不一定...猫妖有着绝对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能力,万一就无声无息的杀死了文奶奶呢?这种想法让我心跳莫名的加快...但仿佛是本能一般的,我开始提醒自己冷静,越是要面对战斗的时候,越是要冷静。

  所以,我开始尝试着深呼吸...原本想要冲进巷子的想法也变了,我开始一步一步非常稳重的朝着文奶奶的家里走去...只是步子迈的很大。

  我需要借助这个过程来平息我的心跳,调整我的状态...如果说在身体才承受了负荷,心理上又像一个无头苍蝇一般的闯过去,我不认为有什么好处。

  巷子不长...但这个距离,足以让身体素质本身就不错的我恢复一定的状态了...当我走到文奶奶的门前时,我的呼吸已经平稳了下来,在整个过程中,我都来不及思考我为何会忽然灵觉有发挥(看到猫尸后的不安)以及哪里来的战斗本能,知道冷静下来,调整自己的状态...这些事情原本会让人很迷惑,但我一心牵挂着文奶奶的安危,所以都给忽略过去了。

  我知道如果文奶奶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事了,这会成为我一辈子的阴影....我相信,如果没有我和老周的这一次上门,她应该会平安无事,因为猫妖不屑于杀她。

  这个想法没有任何的证明,但是我就是笃定。

  ‘嘭嘭嘭’,我先是敲了两声门...屋内安静的没有任何反应,说明里面应该还没有发生任何的变故...我稍微放松了一下身体,但心中没有放松一丝的警惕,因为很有可能猫妖已经杀了人走了。

  为了排除这种可能,我又走到了那个窗前,开始叫着‘文奶奶’‘文奶奶’...在这一过程中,我的心跳达到了这一天来最高的速度,我极度的紧张,师父常说因果,因果...我以前并不是太在乎,因为我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和欠债还钱一般简单,值得老是说吗?

  但如今,我却莫名的有了深一层的体会...自己的无心之因,造成了他人的伤果,种因之人也会背上承重的心理负担...这也是一种报!所以,人有时不能活的太自我,太随意...种下无数的无心之因,去伤害他人。

  “小子,言语要慎,行为要端...这两句话不是教导你小心做人,而本意在于莫去伤害,懂吗?言语慎,行为端就是一种仁慈,这样才不会让自己身上的棱棱角角去撞伤他人...换言之,那就是他人若无过,你自己又凭什么去伤害别人?这句话,你自己想。”

  在这样紧张的等待中,师父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的,就一直浮现在我脑海...配合着无心之因的体验,我好像抓住了一点儿什么...原来无心也有报,是因为在老天眼里...自己还做的不够完美,不够好,心中还不够有着极大的友善和慈悲!所以,本没有无心...差的只是有心,有心去约束自己。

  如果刚才我不是想着急于解决自己的事情,然后回到forest吧放松一下...而是多为文奶奶考虑一些,是否...现在就不必如此担惊受怕。

  这就是我心灵上的缺憾...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奔跑还是因为紧张的原因,我额头上已经密布了细细密密的汗水...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难熬,如果再有十秒钟没反应,我决定不管什么后果,我都要强行破门而入。

  却在这时,屋中传来了‘文奶奶’答应的声音,然后又问到:“小叶,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心头一松,差点儿跪倒在地上...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平时不自认为是好人,但也绝不是坏人的我,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正直和善良在我心中占的分量还是如此之重,重到我会在这种时候心情起伏如此之大。

  我在这一刻,忽然很相信人们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善良...甚至我觉得为什么要去怀疑,阴谋一切?谁说人的本质里不是善良?只是这个世界让好多人羞于去表达善良了....我心情在这一刻放松,忽然又觉得其实整个世界是充满希望的,剥离了蒙蔽双眼的一些东西,总是会看见人最闪亮的心。

  师父说过,人,善良的就是一颗本心...即便他没有告诉我,本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我忽然也明白了一些。

  就在我胡思乱想,甚至想到了悟道上的时候...文奶奶又一次打开了门,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小叶啊,咋跑的一身汗,快进来坐一会儿,喝一口水。”

  我现在是需要一口水,但是我不打算坐一会儿了,我觉得我有必要为这个老人多考虑一些,在猫妖已经盯上了她的情况下,我深吸了一口气,对文奶奶说到:“文奶奶,不进来坐了,你先给我水。”

  文奶奶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但还是点点头,转身进来屋中倒水去了...而我扶着门框,又习惯性的摸出了一支烟叼在嘴上,我已经考虑清楚了,不能让文奶奶再住在这里,一定要给她寻一个安全的地方。

  但什么地方比较安全?我现在还没有考虑好...但无论什么地方,都肯定比她等若于一个人住在这里要好?那到底安排文奶奶住在哪儿呢?

  我在急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而在这时,文奶奶已经倒好了一碗水,端了过来..我没有多想什么,我实在是口渴极了,所以接过碗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喝水...温热的水流入我干渴的喉咙,让我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不少。

  这个时候,我喝水的速度稍微缓慢了一些,眼角的余光却瞟见文奶奶正疑惑的看着我身后...我不禁问了一句文奶奶:“你在看什么啊?文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