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四章 伤势

第五十四章 伤势

  到了地方以后,我已经越来越虚弱...虽然意识不再继续的迷糊,但是全身冰冷的一丝力气都没有,敷在身上的朱砂也没有了作用,再也发不出那种能让我支撑的暖意。

  文奶奶没有办法把我弄下车,最后是叫了司机帮忙,一起把我扶进了forest吧....而我手臂上红红的朱砂,冰冷的身体,还有模糊的意识,吓得司机跟见了我似的,刚把我扶进来,就一溜烟儿的跑了,好在下车之前,文奶奶给了他车钱。

  此时的forest吧已经安静了...阿木很奇怪,她给酒吧定的规矩是非VIP客人,只能在这里呆到10点半,而VIP客人才能在酒吧做到12点...并且能在这个时间段,享受到一份forest吧特供的点心。

  这点心很特别,但不是阿木做的...阿木做的点心只能那两个特别的包房才能吃到,是比这种供应的点心出色,但也有限。

  曾经,我也问过阿木,这个酒吧供应的点心是谁提供的...但阿木还是一如既往的神秘,应付我的还是那句话,都让你知道了去..我还做什么生意?

  我的思绪很杂乱,而且因为那个司机一溜烟的跑了,所以我一个受力不稳还跌坐在了地上...但由于我和文奶奶到酒吧的时间已经是11点多,接近12点了,酒吧几乎只剩下两桌客人了,所以我这个样子才没有引起多大的惊动。

  但却是把服务员惊动了,她吃惊的看了我一眼...如此狼狈,身上还有些说不清楚是什么的红红的东西...加上还带着一个老太太进酒吧,已经超出了她处理的范围。

  鉴于我是‘贵客’的关系,她也一溜烟儿的跑了,估计是通知阿木他们了。

  大概几分钟以后...就来人了,但是来的不是阿木...是老周和秦海念,我很惊奇他们怎么还没有回去...但老周已经一把背起我,朝着天字一号房走去。

  “老三,你怎么了?怎么全身冷的和冰块一样?”老周的声音中流露出浓浓的担心。

  “唔...”我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老周。

  倒是一向叽叽喳喳的秦海念这个时候安静的要命,看着我的脸色变得非常的凝重...很快,我就被老周背到了天字一号房...在房间里,桑桑已经喝的半醉,在拉着服务员说着什么,但是看见老周把这样的我背进来,也是呆了一下。

  文奶奶在我们身后怯怯的跟着...好在,除了我以外,她还看见了一个‘熟人’——老周...才稍微有一些放心。

  我被放在了天字一号房装饰用的长几上,现在的我已经不能自己坐着了...老周是医生,习惯性的就给我检查,但是这种猫妖造成的伤势,他如何能够检查的出来?就算借助最先进的仪器也不能。

  倒是秦海念一把把老周拉开,脸色凝重的说到:“我来看看...”而在这个时候,桑桑也走到了我的身前,看了我一眼。

  我在迷糊中,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桑桑看我的神情有一些复杂,但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说到:“我去叫姐姐来。”

  她一向如此,遇见什么她觉得不能处理的事情,第一句话总是要叫阿木来...即便我这种情况,我不明白叫阿木来又有什么用。

  这个时候,秦海念已经在擦看我的身体...脸色变得很难看,在那里说到:“三哥,你是从哪儿沾染的这一身阴毒?我都不敢放大白和小白来给你吸了...”

  大白和小白是秦海念的虫子,在上午的时候还给我拔出了阴气...但这一次,猫妖发狠在我身上种上了阴毒,这已经超出了阴气的范畴,不是一句驳杂的阴气可以形容的,秦海念的虫子自然是无能为力了。

  它们要吸了这种阴毒,也得中毒...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秦海念又是一声惊呼,眼镜再次滑落到鼻尖,她说到:“三哥,这些阴毒好恶毒,还在污染你的灵魂...不及时拔除的话...三哥,你的灵魂力怎么那么雄厚?你...”

  我已经懒得理会秦海念的一惊一乍了,强撑着对老周说到:“文奶奶有危险,安排好文奶奶。”

  其实老周只是一个普通人,按理说他是没有什么办法的...可是这种从小就养成的莫名的信任,让我在第一时间只能拜托老周,而老周也没有考虑太多,第一时间就对我点头了。

  我们都习惯了,对彼此提出的要求,绝对不轻易的说不...因为,我们几个之间也真的很少会对对方提出要求。

  “你答应什么啊?带着这个老奶奶和你一起去死吗?你什么都不会...让这个,叫文奶奶吧,跟在我身边。”秦海念虽然平日里糊里糊涂,但关键的时刻她绝对是讲义气的一个女人,脑子也算清醒。

  说话间,秦海念不知道从哪儿又摸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竹筒...然后拿过了旁边小几上的一把裁纸刀,在我腹部的位置,非常果断的刷刷的划了几刀...然后鲜血就从腹部的伤口流了出来。

  “姑娘,你这是干什么?”文奶奶惊呼了一声,不明白我已经这样的情况,秦海念为何还拿我开刀。

  “秦海念,你在干嘛?”老周其实已经见过一次秦海念为我拔除阴气的经历,但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能淡定...忍不住吼了秦海念一句,估计我的情况让他着急担心的不能冷静了。

  “不要吵,我在帮三哥稳定一下情况...免得拖了太久,这种阴毒伤到了他的灵魂,他的灵魂力很雄厚,有一种我看不透的感觉...但是之前他肯定被攻击过,有些地方的灵魂力很薄弱,像是被抓过...我怕阴毒从这些地方混进灵魂,到时候就更难拔除了。”说话的时候,秦海念打开了她手中的那个竹筒,打开的一瞬间,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儿,火辣辣的,就像要把鼻腔烧起来了一般。

  秦海念从竹筒里倒出了一种赤红色的粉末,快速的敷到了刚才给我划开的刀口上,原本刀口就有些刺痛,被这种赤红色的粉末一敷上来,就感觉和抹上了一层盐,再洒上了一些工业酒精一样。

  刺激的原本已经迷迷糊糊的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吼...老周又不淡定了,对着秦海念吼到:“你到底给老三抹了一些什么?”

  “我以前生活的地方,多湿气,更有很多地方阴气很重,瘴气也很重...更何况,我们要遍寻需要的蛊物,去到的地方很多都是没有人烟的,身上没有好用的药粉去帮我拔出阴气和瘴气怎么行?这个药粉很珍贵的...最是能够驱除阴气,还是我奶奶给我的...”尽管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秦海念也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老周冤枉,但是面对老周,她还是能够耐着性子解释。

  我只是无言,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秦海念很多刀,所以今天一天之内,被秦海念‘刷刷’的给划了那么多刀...而且,这个‘女汉子’驱逐阴气的方式总是那么特别...每次必须见血,这一次还跟剜肉似的疼痛。

  秦海念如此解释了一番,老周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他歉疚的看了秦海念一眼,问到:“我不懂什么阴气,阳气的...也不懂灵魂什么的,我就想问问,老三这个毒你那个药粉能够治好?”

  “我不知道...但至少可以缓和他的情况。”秦海念摇摇头,自己也是很没把握的样子。

  我只是奇怪,秦海念不过是一个学蛊的...怎么会如此洞悉我受伤的情况?而且,我感觉到她的药粉是真的有用,至少敷上去以后,那些顽固的阴毒不再到处的流窜了,而是被药粉渐渐的‘吸附’出来,但是这种‘吸附力’非常的微弱。

  显然,秦海念的答案让老周很是失望,他死死的盯着我腹部的药粉,然后惊呼的了一句:“怎么这么快就变黑了...”

  秦海念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这一次她的脸色更凝重了,说到:“要换药...显然,这药力不够,等到一定的程度...这个药粉敷上去也没用了,拔出不了最顽固的阴毒。”

  “那老三怎么办?”老周有些着急的抓了抓头...他很憋闷,身为一个医生,对我的情况他却完全的束手无策。

  而在这个时候...阿木盈盈的走了进来,身后是桑桑...尽管在这种情况下,阿木还是能保持她的那份优雅与从容,让人莫名的感觉到镇定,而且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让她来查看我的情况。

  这个时候,我已经稍微清醒了一些...正好也就看见了阿木在看我的情况,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并不是她表面的那么平静,但在看了一会儿之后,她忽然抬头说了一句:“为什么不送医院?不要耽误正凌的伤势,他怎么了?”

  我一下子就疑惑了,难道阿木和桑桑不是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