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六章 苏先生

第五十六章 苏先生

  这一眼并没有什么特别...除了那双沧桑却是温和的眼睛,还有春风般的笑容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其余我没有任何的感觉。

  毕竟站在眼前的又不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美女...而欣赏异性是人的动物本能。

  至于老周,眼里更是不会放下任何的雄性生物,除非是他的朋友...加上心急我的伤势,更是匆匆的和那个男人擦肩而过。

  那个男人除了咦了一声,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任由我们离开了酒吧。

  “老三,周正,你们认识那个男人吗?”倒是带着文奶奶的秦海念注意到了他,问了我和老周一句。

  “哪个男人?”老周根本就没注意这个人,加上有心事,回答的不是有耐心。

  至于我只是摇摇头...中了这种阴毒,全身那种冰冷的疼痛,让我说话都费劲,而秦海念却是嘀咕着:“他明明看见你们咦了一声,像是很熟的样子嘛。而且,这个男人,不对,应该是中年大叔长的好帅啊。”

  此时,我们已经站在街边等车...因为我和老周一个都没有将车开出来,所以在这个时候也只有打车。

  老周原本扶着我站在街边,心情焦急,听了秦海念的话以后,忍不住转头吼到:“你能不花痴吗?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呢?”

  不知道为什么,在路灯下,我觉得老周在吼秦海念的时候,一张黑脸显得更黑了...秦海念一撇嘴,反问老周:“那本来就是帅啊,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吃你妹的醋,这怎么还TM的没车啊?”被秦海念这样一问,老周的心情更糟糕,如果不是因为扶着我,他估计得对着秦海念‘暴走’,而这里原本就不是什么繁华的地方,在深夜之下,更是冷清...空荡荡的街道几乎没有什么车辆的来往,老周在这个综合情况下,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实在不行的话,就麻烦阿木姐或者桑桑送一下吧?”秦海念在这个时候,自然不敢去触老周的‘霉头’,小心翼翼的说着。

  “也好。”老周想着也是觉得合适的,阿木和桑桑都是有车的,还是很好的车,毕竟她们很不缺钱的样子,送一下也是可以的。

  “不麻烦她们。”我虽然虚弱,但还是硬挤出来了这句话,我就是这样别扭的性格,总觉得下意识的就不想麻烦阿木了。

  “为什么?”老周有些不解,连同秦海念也有些不解。

  可我却不知道如何去回答,难道告诉他们,我莫名的感觉到了阿木对我的疏离,然后心里委屈,不解,下意识的就不想麻烦她各种心情交杂吗?但这也只是感觉啊?所以,一时之间,我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但在这个时候,耀眼的灯光传来...我眯起了眼睛,是一辆车从车库里开了出来,然后停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是一辆看起来很新的奔驰车,除了车标,样子很低调稳重...我第一个反应应该是酒吧客人的,因为它是从酒吧的地下车库开出来的,但我却不知道它为什么停在了我们的面前?不过,却也正好打断了我的尴尬,不用去回答老周的问题了。

  “等车吗?不如我送一程?这位小兄弟的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啊?”就在大家都沉默,奇怪为什么会有辆车子停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一个平静却带着异样温和的声音传到了我们的耳中。

  我被老周扶着,因为疼痛我是低着头,蜷着身体的...但这莫名的好心,让我忍不住抬起头来。

  我又看见了那个男人...这一次在路灯之下,我把他看得更清楚了一些,他穿着很干净的白色短袖衬衫,黑色的西裤,欣长的身材把这一身衬托的刚刚好,样子很年轻,但是双眼在温润中依旧带着一种难以化解的沧桑感觉,让人猜不透他的年纪。

  但仔细看,却能发现丝丝的发白夹杂在黑发当中...而我师父说过,心思重的人容易早生华发...难道他心思很重。

  可是,却又不像,因为他的笑容很温暖,此刻看着我们,很难让人对他生出什么不好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被他笑的很安心的感觉...而且,这个男人长的的确很不错,让人一看就一种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

  “那谢谢你了...”秦海念没什么想法,那个男人如此一说,她带着文奶奶就要上车。

  老周被秦海念的莫名其妙气的额头青筋直跳,但是又不好发脾气,只能对着秦海念喊了一句:“你又不认识人家,人家这么一说,你就上赶着上车了,你....”

  说到后面,老周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毕竟别人如果真的是一片好心,这样说不是让人尴尬吗?但是,在这个世界,不好的事情太多,负面能量流动的太多,人人都有一点儿冰冷的防备之心也属于正常,太热情要帮忙的人,反而让人觉得不正常。

  可是,那个男人却不是太计较的样子,很随意的摸出了一幅黑框眼镜戴在了脸上,继续笑了笑说到:“没关系的,毕竟萍水相逢,你们如果不需要我帮忙也可以...只是在这里不好等车,那位小兄弟的情况真的不要紧吗?”

  这个时候秦海念第一次没有听老周的,而是拉着文奶奶上车了,她对老周说到:“周正,我看你是急糊涂了,人家开着奔驰...难道还会对你做什么吗?你真是莫名其妙,不要耽误三哥了。”

  老周被秦海念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只能尴尬的对那个男人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扶着我上车了...因为我受伤的原因,老周把我放在了副驾驶。

  但那个陌生的男人在听闻了秦海念的话以后,神情却变得有些看不透,他低声的念叨了一句:“也是三哥?”

  只不过他这话声音说的很小,只有坐在他旁边副驾驶的我听见了他的声音,三哥这个词语怎么了?触动他什么了?我发现自从那天中午老周来给我说了医院的事情之后,我的生活好像越来越充满了某种未知。

  熟悉的,不熟悉的人...越来越让我看不透,也越来越不普通的感觉。

  但这个男人说了这么一句以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启动了车子...车子平稳的在夜色下驶出。

  “你们是要去一个地方吗?”一边开车,这个男人一边问了我们一句。

  “不是,我们要去两个地方,我和这个奶奶一起,他们两个一起,先送他们吧,你也知道,我朋友情况不好?谢谢你了,奔驰大哥。”秦海念倒是很直接的样子,她就是这个性格,没心没肺的,但也绝对没有坏心眼,和人相处也直接,久了就会发现她的可爱。

  那个男人听了之后,很开心的笑了一声,说到:“不要叫我奔驰大哥,这车不是我的,是我一胖子朋友的,他可比我有钱多了。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先送你回去吧。比较顺路,也不会耽误。”

  我感觉有些奇怪...一般人既然要帮忙,都会选择先送我吧?他为什么?可是他说出的理由根本让人无法拒绝。

  车子在夜里空旷的街道上开的很快...而这个男人似乎开车的技术很好,在如此的速度下,车子也非常的平稳,非常能够提前躲避一些情况,而开车需要精神集中,这个男人似乎不是那么全神贯注的样子,而我这个细节控,莫名的得出了一个结论,他似乎精神力很强大。

  精神力很强大,那能不能算普通人?我是有些疑神疑鬼了...而在这个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秦海念的住处,秦海念不想耽误我们,很快的扶着文奶奶就下车了。

  只是在下车之前,她忽然转头问到那个男人,她说:“大叔,我觉得你很不一般呐,你帮了我们,我却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总觉得以后,还能再遇见你的样子?”

  那个男人还是温和的笑,然后说了一句:“不要叫我大叔了,我姓苏,苏承心。”

  “那好,苏大叔,再见。”秦海念毫不犹豫的再一次喊了一句大叔,然后转头对着老周说了一句:“照顾好三哥,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通知我。”然后非常直接的就带着文奶奶走了,背影是如此的没心没肺。

  “这个花痴。”老周骂了一句,显然秦海念下车之后的话,被老周归结为了花痴。

  但我明白不是...因为秦海念只花痴老周一个人,而她说出来的话就是她直接的想法,她可能真的觉得这个苏先生不一般,也真的觉得以后可能会再见。

  “挺有意思的小姑娘。”苏先生笑着说了一句,再次启动了车子,然后自言自语般的说了一句:“我很老吗?她怎么能看出我是大叔?”

  “因为她是一个巫婆啊。”老周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那个苏先生又是笑了一声,也不怎么言语,但是车子拐了一个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驶去...老周奇怪,不由得喊了一句:“苏先生,你是不是走错路了?我们要去的是XXXX。”

  “我知道,但是小哥儿,你相信我吗?你的朋友的情况不太好啊...”苏先生的声音依旧很平静,但是丝毫没有调转方向的意思,而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坚定不移的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