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七章 神秘的一切

第五十七章 神秘的一切

  “你要我相信你什么?什么意思?”老周对于这个苏先生的举动大为不解,同时语气中也流露出了一丝着急。但不知道为什么,老周却没有流露出愤怒的意思,因为这个苏先生的笑容太直入人心,让人很难有讨厌他,甚至不信任他的感觉。

  面对老周的疑问,那位苏先生并没有直接的回答,依旧是平稳的开着车,只是望向了我,说了一句:“小哥儿,你的决定是什么?”

  在这个时候,我如同在看一出惊险的电影,场景是车子之间的追逐大战,因为这个苏先生明明就是在看着我,但是车子却保持着一定的速度,而且开过了一个转弯,避开了一辆迎面而来的车,另外还超越了一辆车子。

  而车内并没灯光,只是有一些外面来自于整个城市的灯光映照在车内,但这个苏先生望向我的双眼是那么的明亮,即便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沧桑,但透出来的底子却是那么的干净,没有任何一丝恶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就在这样脱口而出,说到:“老周,相信苏先生,让他带着我们走。”

  “啊?”老周被我搞得莫名其妙,接着问了我一句:“为什么?”

  “苏先生不是一般的人。”我只是凭着感觉说出这样一句话,然后就沉默了,其实我根本搞不懂我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凭什么就觉得他不是一般人。

  “好吧,你和海大富的世界,我不懂。”老周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或者,从那一刻开始,老周会觉得我还有海念和他有距离了...因为我们是修者,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但在这个时候,苏先生已经转头去开车了,他看着前方,低声的说了一句:“每一个人的世界都很精彩,也没有高下之分,所学不同,但都是长河中的一滴水,帝王不见得就一定高于百姓,因为百姓的快乐他或许没有...在世间的长河中,一世又一世,谁都是一样。不一样的只有一颗心。”

  “什么?”从后视镜中,我看见老周一下子呆住了,然后忽然就沉默了,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先生开车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我,早已经沉浸于这句话的意境当中...久久不能言语,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有我师父,只有那个让人看不透的老头儿,才会时不时的说出一些大有深意的话。

  那一世又一世,谁都是一样...是,今生我或许权倾一时,下世说不定就是沧桑一声,唯有一颗心是我心,是不变,一世又一世的洗涤...一世又一世不同的体验,升华的只是一颗心。

  而不是人的高低贵贱。

  想到这一层,我忽然有些震惊的看着苏先生...他的侧脸平静,很淡然拧开了车上的音响,幽幽的放着一首老歌:“原谅我当天不懂得珍惜,只知任性坏事情...惟愿你此刻可于虚空中,将心聆听...将来若,真的有个约会会完成,真的会再有这样深情...我以天为证跟你带领...”

  伴随着歌声,苏先生摸出了一只烟,淡淡的点上...而侧脸的神情变得我猜测不透,眼神变得很深沉,就如同穿越了时光,停留在了某一段日子一般,淡淡的烟雾弥漫在车内,他忽然又低声的说了一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世界里藏着自己才明白的故事...我有一个故事许下在未来,而我经历了好多事情,也体会到了不枉此生...我帮一个人到这里来走走...然后,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每时每刻都有新的故事在发生,而新的故事又未尝不是一个传承。我很开心,我看见了你,看见了你们。”

  老周听到这段话完全已经呆了...如果说刚才的苏先生显得高深莫测,那么现在这段话,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老周虽然被推翻了三观,但骨子里那种严谨的精神还在,以我对老周的了解,估计他此刻已经在判断苏先生是不是一个神经病了,对着两个陌生的男人说这些?

  而我虽然不至于像老周那么想,但我总是记得一句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忌讳,叫做‘交浅言深’,苏先生的话是否说的太过了?因为,我感觉这是他内心的声音,为什么要对我和老周说?

  可是,他又笑了...即便是侧脸,那春风般的笑容依旧带着如此动人的感染力,他没有在意我们的表情,更不等我们的任何回应,只是说到:“如果,以后再相遇,你们不要学那个小丫头,叫我苏大叔,可以叫我承心哥。如果...是有以后。”

  “哦。”我和老周有些傻傻的...只是应了一声。

  我们所在的城市本就不算是什么大城市...在苏先生这样的高速之下,车子已经开到了城市的郊区...在这里已经出现了农田,静静的山岭,稀稀落落的建筑。

  苏先生把车子开到一条属于郊区的小道上,然后一个转弯...停在了一栋小楼前,然后对我和老周说到:“到地方了,扶着你的朋友下车吧。”

  这里是个什么地方?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儿啊?

  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也是我选择相信苏先生的...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周更光棍,已经扶着我下车了...而在这时,苏先生已经在敲门了。

  很快,这边的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像老农的中年老人,他先是眼神中带着疑惑,但看了一眼苏先生之后,眼中明显带着惊喜,忍不住叫了一声:“承心?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原本就因为这些事情要到这个城市走走的...既然来了,怎么可能不来秦老这里看一下呢?我年少时,师父曾经带我来过你这里...说起秦老对草药的认识,就连我和师父也自愧不如。而这天下,谁又不知道...如果要买药材,要找一些特别的药材,就得找秦老啊。”苏先生的语气平和,带戴着该有的敬重,还有一丝回忆,一点儿也没有让人觉得这恭维是肉麻的,反而觉得异常的真诚。

  他谈话并没有避讳着我和老周...倒是我和老周很惊奇,老周原本就是医生,他惊奇的是内容,他对我小声嘀咕:“老三,这世界疯狂了吗?找药材不去医院,药店?跑到这市郊来找一个老农?”

  我没有接老周的话,因为在我的内心,更加的震惊,而震惊的点却在于,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看起来,如此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农,却是做药材买卖的?还有特别的药材!

  我的师门以阵法见长,一般人会误会...我的师门传承的是相字脉,毕竟布阵什么的,一般人会联想到风水...但我的师门却是地地道道的山字脉,阵法是靠近于山字脉的那种攻击,防守,诡秘的阵法...而不是相字脉那种藏风聚气的风水阵。

  这样的传承,自然会接触到另外四脉,医,命,卜,相...我多少能了解一点儿医字脉,所以这一句特别的药材,让我不得不对这个老农刮目相看,这种特别可不是指的一般的人身啊,灵芝什么的....更不可能会幽默的是阿司匹林之类的西药。

  这个世界疯狂了吧?

  我感觉这一次不止是老周的人生被颠覆了...我的人生也被颠覆了...我想起了老周进我店子那一天中午,我的某一种错觉...门外好像莫名的起了一场风暴,将要把我淹没。

  “承心,我怎么当得起你和你师父这样的话?真是...”这个被唤做秦老的老农有些羞涩的样子,但一抬头又说了一句:“那一次的变天,真实多亏了你们...现在这圈子就像...”

  可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苏先生又是淡淡一笑,打断了秦老的话,说到:“秦老,这一次深夜来访,除了来看看你,也正好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我可能要在你这里熬煮一桶药汤,并熬一些药了...因为这个小兄弟...”

  说话间,苏先生看了一眼被老周扶着的我,然后歉意的看着这个秦老。

  在这个时候,秦老的目光终于落到了我的身上...呆了一下,不自禁的低呼了一句:“这?好厉害的阴毒...这妖气冲天的!来了吗?”

  什么来了吗?我感觉,我好像根本不在这颗星球上了,而是穿越到了一个我未知的世界,他们说话我都听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