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九章 他的往事

第五十九章 他的往事

  这样想着,我已经踩在大木桶旁边的凳子上,怀着一种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心情,进到了大木桶里。

  才刚进入,热气腾腾的热水,带着那种难以言说的味道,一下子包围了我...我的汗水在瞬间就布满了额头,那种热气让我忍不住想从这个大木桶里跳出去,水温倒也罢了,是这药汤里含着一股不寻常的热量,在慢慢的渗透我的身体。

  而我感觉,我体内那顽固的阴毒在这一瞬间终于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我瞬间就知道,这药汤有效果。

  “忍着吧,这过程可能不太好受,但平心静气的在其中,很快也就过去了。”这个时候,在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温和的声音,是那个苏先生再次的走到了小院中,这一次他的手上端着一个看起来很精细的碗,碗里也同样冒着热气。

  我看了苏先生一眼,赶紧利用存思的方式平心静气,渐渐的那木桶中的热情就不是那么让我难以忍受了。

  而那苏先生端着碗走到了我的旁边,把碗递给我以后,直接搬了一张凳子,坐在了我的旁边,再次说到:“这个药水是配合药汤的,喝下去吧...如果我估计没有错的话,大概一个时辰的样子,你体内的阴毒就会被拔除干净。”

  我感激的看了苏先生一眼,然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口喝干了碗中那褐色的药水...这个时候,我感觉药水就好像引子一般,带着热气,和木桶中的药汤拼命的‘融合’,然后一起在洗涤着我的身体。

  “你是修者?”苏先生看着我,这样问了一句,顺便接过了我手中的碗,放在地下。

  如果说是一个平常人这么问我,我一定会很防备,其实这算是一个秘密,平常人怎么能接受修者这种存在?在他们眼里什么修者?神棍儿还差不多,而一些事情,根本也没办法给他们证明,因为看不见,难不成我还能帮他看见?

  可是面对苏先生,我却是承认的很干脆,直接的就点头,承认自己就是一个修者。

  而苏先生并没有任何的惊奇,而他的眼神我也看不懂,只是听闻他低声说了一句:“看来又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家伙。”

  “什么意思?”我被谁保护了?难道是我那牛逼师门?不可能,我根本就是直接被赶下山的,想起这个我有些心酸,而这种心酸第一次毫不犹豫的流露在了脸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苏先生面前,我不想掩饰这种情绪。

  但是苏先生到底没有回答我什么,而对于我的心酸,他仿佛有一种了然,只是对我说到:“既然你是修者,自然有你传承的运气法门,这个时候你试着运气,效果会更好一些。”

  我的师门自然有传承的功法,世俗人也可以称之为气功...而这天底下道家的传成功法,不管如何的千变万化,都是通过独特的运气方式,希望达到‘食天下灵气’的目的。

  毕竟下等食五谷杂粮,肉类杂食,中等者食药草,丹丸,上等者食气...这气指的是天地灵气,而天地的灵气并非呼吸所得,而是要通过身体的呼吸,就如毛孔等慢慢的渗入...就好像婴儿的胎息,才能得到一口最纯正的灵气。

  我运行功法,呼吸变得有节奏而缓慢起来,身体的毛孔打开,能够感觉到一丝丝药汤中的热流慢慢的渗入我的身体...融合着我喝下的药水,在我的体内有规律的循环,然后那些顽固不化的阴毒也随着这个过程,同样通过我的毛孔慢慢的被排出。

  这是一次非常神奇的体验,把道家虚无缥缈的气感更加的实体化,我沉浸在这种体验中不能自拔,仿佛对于道家的打坐,气功的运行体悟更深了一层,忍不住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这个过程,我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是一种比睡眠更加深沉的状态...一直到木桶中的水渐渐的变冷,我的身体再也感觉不到一丝阴寒疼痛时,我才猛然睁开了眼睛。

  在这个时候,夜色更深了...丝丝的云雾遮住了那明亮的月光,显得夜色更加的飘渺。

  我回头,看见苏先生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小几,他端着一杯茶...带着他的招牌笑容看着,低声评价了一句:“很有天赋的小子。”

  “我,我没什么天赋的?”我忍不住抓了一下脑袋,然后说到:“我的灵觉非常的差劲。”

  苏先生笑而不语,对我说到:“这药汤是不能再泡了...你身体里的阴毒已经被吸附了出来,这药汤变成了毒汤,你还是快出来罢,再洗一下身体。”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大木桶,里面盛着满满的热水,我有些感叹苏先生的细心...然后一下子从木桶里站了起来,用很快的速度跳进了那个木桶。

  而也在这时,秦老带着徒弟走了过来,说到:“这毒汤可不能倒...这阴毒我得好好的研究,这妖物尽出的...”

  秦老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先生忽然再次笑着打断他的话,说到:“秦老,你就拿出研究吧...别吓到了小家伙。”

  我这个时候痛快的把头埋入了水里,憋了一口气,才猛地窜出...这种泡澡的感觉太爽,而刚才那种热度,完全就是折磨...而从水中窜出的时候,我也刚好听见了苏先生的话,一口吐掉口中的水,我说到:“苏先生,我不是小家伙,我也没有被吓到,我才遇见一只妖怪,是猫妖。”

  苏先生有些发呆...却好像对猫妖的事情毫不上心,只是对我说到:“你这样玩水,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啊?”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了这几个小时的接触,我和苏先生虽然没有说上几句话,但莫名的就是对他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我说话也随意了很多。另外我发现这桶水有一种若有似无的香气,我又忍不住追问了一句:“苏先生,这是不是香汤?我在师门的时候,曾经听我师父感慨过,这香汤对于修行最是有好处...但是,我的师门都是很粗糙的老爷们,传承方面也不以这个为重。所以,我都没有见识过香汤?”

  “粗糙的老爷们?”苏先生先是很惊奇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于我这个说法忽然放声大笑,明明就是温润如玉的君子,这样一笑起来,倒是有了几分调皮活泼的感觉,和他的年纪很不符。

  然后他说到:“谁说熬香汤又不是爷们做的事儿?你要是..要是说一个人他熬香汤是女的,你的屁股会被踢烂。”苏先生的嘴角带着笑,可是眼神在这一刻我却是看不透了...因为太深,太深了...仿佛蕴含着无限的过往,让人陷入其中,却体会不到其中的情绪。

  但很好他就恢复了正常,对我说到:“这不是真正的香汤,为你熬了一桶药汤,我可是没那精力来熬煮香汤了...不过,刚才你那动作,倒是让我觉得亲切,有一个人他最爱泡香汤...也是爱这样的玩水。”

  “有一个人?”我又莫名其妙,我根本搞不清楚苏先生到底说的谁是谁?但他也没有和我明说的样子...只是捧着茶杯,一个人呆了。

  我也不好追问什么,只是在这个木桶中,我觉得神清气爽,全身放松...而院子里,也没有人来打扰沉思中的苏先生...我悄悄问了一下秦老的徒弟,老周呢?被告知已经睡了。

  除了这段对话,小院里非常的安静,苏先生就靠着椅子,看着天上的月亮,端着茶杯,仿佛入定了一般...直到好久以后,他才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之前遇见那个小姑娘,叫你三哥...你的朋友又叫你老三?是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老三啊..我师父是老大,师兄是老二,我就是老三...这个外号从我的师门一直带到我的生活,我的朋友都习惯这样叫我了。”我很直接的回答到。

  “呵,这还真是...”苏先生没有说下去了,真是什么?我也不懂。

  只是接下来他说了一句话:“嗯,总之被比叫老二好。”

  让正在玩水的我猛地的呛了一口水...是个男人都能懂老二是个意思?我忽然发现这个苏先生在温和之下,也有这么毒舌的一面!

  难以看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