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章 不安的印记

第六十章 不安的印记

  可是,苏先生接下来却沉默了,他好像不好奇我的任何事情,也对我的师门没有半句的询问,甚至连我怎么受伤的都不问一句,就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月亮渐渐的已经隐去,而在朦胧月光之下的他,侧影看起来有些淡淡的落寞,有一种无形的气场将他包围,仿佛在气场之中才是他的世界,他的过往...却不是能对人道,也不愿对人道的感觉。

  我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相比起来我骨子里有一种‘务实’的味道...可是苏先生却是在我想象的江湖中,第二个出现的,让我觉得我需要去仰望的人,充满了神秘,充满了气场,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一种‘高手’的味道。

  我27岁的年纪不算大,多少还有一些热血男儿梦....所以,我对他充满了好奇,该是怎么样惊险的在江湖里冒险的一生?才会赢来如此的地位。是否,也和那个海念故事里讲的陈承一一样,在年轻的时候是个风云人物?

  不过,陈承一,苏承心?这两个名字是不是巧合?我用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那个侧影,几次欲言又止...因为他周围好像有一层浓厚的壳,那是他的精神世界,有一种别人根本不能进入的感觉。

  这好像带着某种压迫,让我终究没有问出我想问的问题,那就是苏先生,你认识陈承一吗?而在安静的夜色之下,折腾了一天的我,困意渐渐上涌...在泡了一阵儿之后,终于是撑不住,被秦老的徒弟安排在一个房间内,沉沉的睡去。

  我以为我会睡得很沉...但是困扰我多年的怪梦,再一次出现了...还在不停的奔跑,穷山恶水之间,一直拿着剑的有力手掌...这个我已经熟悉到灵魂里的画面不停的浮现。

  可是在这一次...做梦做到后半截的时候,和以往第一次出现了不同。

  我听见了好几个张狂的笑声...这些笑声那么的不一般,仅仅是笑声,就能听出它背后的主人有多么的强大...怪异的是,笑声中还伴随着无尽的兽吼之声...我分辨不出来那是什么?

  我感觉到凌厉的杀意冲天...接着,那些笑声变成了一叠声的‘杀了他,杀了他...’,那只拿着剑的手终于举起了手中的剑,我看见了染血的衣袖....接着是一声苍凉的狂吼之声,震天动地!

  而一瞬间,我感觉那一声嘶吼就像自己发出的一般,然后漫天的血色向着我涌来...压迫的我不能喘气...我感觉自己就像要死了一般,不,是就是死了一般..那种死亡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

  我狂吼了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汗水将我昨天才换上的,秦老的徒弟给我找来的贴身T恤都全部打湿了...而我额头上的汗水更是大颗大科的滴落。

  这个时候,我才发觉我非常的口渴...也不知道是水放了一大杯水在我的床头,我抓起来一口喝了一个干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才觉得窗外阳光刺眼,看这光景,我怕是一觉睡到了接近中午。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的脑子才彻底的清醒,从那个怪异的梦中摆脱,我没有多想,很习以为常...就算这一次的梦出现了不同,也引不起我半分想要探究的心理。

  一是因为这个梦从小就在做,到底是多小,我已经要完全遗忘了,做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二是我骨子里有一种自己都很奇怪的,好像天生的很坚固不可移动的‘务实’,我不会对那种和我现实生活中没有影响的事情,浪费半分的精力。

  所以,我很淡然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这个时候才发现在床头上放着一张纸条,看样子应该是压在杯子底下的,刚才我记着喝水,所以没有注意到。

  我拿起了那一张纸条,上面有几行整齐的钢笔字,笔力刚毅有劲,行笔之间如同龙走蛇舞,可是笔锋却不是那种具有侵略性的张扬,自有圆润的收笔,又多了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让我自己在心中小声喊了一句‘好字’,玉石自是温润,可是玉石本身坚硬....这个字完全体现出来了一种玉的特性,刚硬的底子,温润的笔锋。

  我还没有看内容,就直觉这是苏先生给我的留字,因为我现实中是一个杂七杂八古玩店的老板,多少对书法有一些探究...字如其人,这四个字并不是完全的没有道理。

  这让我对苏先生的好感又多了一层,在欣赏了一下他的字以后,这才想着要看纸条的内容。

  小兄弟:

  因有一身琐事,所以不告而别...昨夜为你拔去阴毒,想必你今日醒来,因为昨天药汤的关系,会非常的口渴,留清水一杯,算是你我相遇之情谊,也算君子之交淡如水。

  相遇即是有缘,但这缘分是否会在未来延续,事关己身,苏某亦看不透。

  只是前人踏过的路,后人接着走,却也是要在未知的前方继续踏出一条路来,给接下来的后人。

  若你注定要去踏开一条路的人,别忘记前人在为你守护,却也等着你扛起重任的一天。

  世间的劫难从来不是一件,而一件又一件的劫难,需要我辈双肩担道义。

  苏承心

  这一张纸条的内容就是如此,在道义二字上,显然苏先生的心情有一些激动...落笔也很重,整张纸条道义二字最是显眼,突出。

  我的心情因为而有些激荡...但是,我却是看不懂苏先生到底是要给我表达什么?所以,拿着纸条发了一会儿呆,回到现实中,还有猫妖的事情要解决,因为命有九条,它随时可能出现,我是不是要主动一些呢?

  这样想着,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门外,高悬的太阳已经发出了炙热的温度,但在市郊,农田青山,一股清新的感觉让我的心情也稍许好了一些。

  楼下,秦老的两个徒弟正在忙碌,拣药,晒药...秦老在旁边指导着什么,一幅忙碌的景象。

  也是在这个时候,秦老的一个徒弟看见我,招呼了一声:“你醒了啊?苏先生很早就走了。”

  “我朋友呢?”我指的是老周,怎么没有看见他到哪里去了?

  “你朋友接了一个电话,让我告诉你,同事找他...他也要上班,也是很早就走了。”那个秦老的徒弟对着我喊了一句。

  “唔。”我答应了一声,暗自抱怨老周怎么不等着我?不过,又想着他上班不像我开店那么自由...心中也就释然了。

  在楼下,秦老的徒弟已经在热情的招呼着我吃个午饭,反正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我答应了一声,就下楼去,准备简单的洗漱一番。

  虽然是在市郊,秦老的独门小院还是装饰的非常有特色...在房子里洗漱的地方,也是装饰的颇为不错,洗脸刷牙的地方有一张非常的镜子。

  一开始,我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只是埋头简单的刷牙,洗脸...可是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无意中注意到镜子中我的肩膀的时候,我一下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愣住了。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肩膀上出现了一抹黑色的淡淡的印记,那样子模糊的一片,却非常的抽象,勉强能看出像一个完整的爪子...或者说,是爪印。

  “这是什么?”我对我自己的身体当然非常熟悉,我自问肩膀上绝对没有这种东西...在震惊之下,我忍不住拧开了水龙头,下意识的就开始搓洗着这一片印记,可是这一片印记就像是从肉里长出来的,怎么能搓洗的掉?

  我皱着眉头,几乎已经肯定,这不是我到哪里去弄脏的...我想起了前天夜里,那个莫名其妙的血色缠绕上了我,然后冲着我的心口而去,却是被我的链子挡了一下,然后我的肩膀就一疼...

  我一直想看看我的肩膀怎么了?但是昨天那忙碌,奔波,神奇的一天,让我根本就来不及去看,也时时想起,又时时忘记...我以为可能是一个伤口什么的,或者是像猫妖的阴毒让我灵魂上受伤...可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留下这么一个玩意儿。

  我盯着镜子中,肩膀上那个若隐若现的黑色爪印,心里翻滚着巨大的不安...而在这里是敞开门的,可以看见门外的天空,我盯着那个爪印入神,渐渐的,我就感觉门外的天空好像在不停的聚集着乌云,然后乌云又剧烈的变换,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嘴,冲着我狂吼了一声...风起,一下子把我从这个房间卷了出去...

  ‘砰’失神之下,我手里拿着的刷牙用的杯子一下子掉到了洗脸池里,然后刚才那幻觉陡然的消失...镜子里的天空依旧是夏日里蓝色的晃眼的样子,而我刚才感受到的是什么?

  “怎么了?”刚好从这里路过,想要催我的一个秦老的徒弟,听见了响声走了进来。

  我连忙恢复了镇定的表情,拿着帕子擦了一下嘴角的泡沫,我下意识的想说没事,但是心中一动,话到嘴边,却是成了:“我想问问,秦老他懂医术吗?”

  “你说我师父?我师父最懂的是各种草药,医术也是粗通的,怎么了?”这个小哥儿还是颇为关心我的状况,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先生对我的关心,也让他那么关心我。

  “我想找秦老帮我看看。”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我的肩膀,这样说到。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印记,让我的内心生出巨大的不安,甚至开始无助...苏先生早早的就走了,在我心里,他这样的人常常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种...我找不到他。

  在急切之下,我只有求助于秦老,让他帮我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