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一章 秦老的手段

第六十一章 秦老的手段

  夏天上午的日头已经算是很毒辣,但秦老好像很喜欢太阳...竟然把午饭的桌子摆在了小院的树下,他眯着眼睛在树下,手里扣着一个紫砂茶壶,哼着我也不太明白的戏曲,一幅逍遥且心静自然凉的样子。

  我担心着自己肩膀上的那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大步流星的朝着秦老走去,心急火燎的样子和秦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老...”终于我站在了他的面前,忍不住喊了一声,正午的树荫下倒是避开了毒辣的日头,微微的自然风让这里也算凉快。

  可惜,这样的小小凉快,怎么能够让我身上的热气消散,主要是我内心太过于焦躁,刚才那如梦似幻的凶险幻觉,还有内心莫名翻滚的巨大不安,才是我感觉浑身上下都热的受不了的原因。

  在我喊了一声以后,秦老睁开了眼睛,口中唱到高昂处的戏曲儿也停了下来,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拿起手中的紫砂壶,‘哧溜儿’一声喝了一口茶,这才说到:“先吃饭,有天大的事情,把饭吃了再说。”

  我哪还有心情吃饭...开口又想说,可是秦老不接我的话茬,而是有些强硬的把我拉到桌子面前坐下,口中说到:“你是承心哥儿看重的人,否则以他今时今日在咱们这圈子的地位,何必亲自动手为你拔毒?可你这心性儿还带着年轻人那种很大的冲动,这可不行...这年月,承心哥儿看重的人,恐怕肩膀上的责任都重啊。”

  说话的时候,他拿起桌上洗的干净的嫩黄瓜啃了一大口,然后再次眯起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接着才对我说到:“这新鲜摘下来的黄瓜很甜,用清水洗一下就比怎么弄都好吃,你也尝尝。”

  而他说话的时候,也不容我反驳,伸手就拿了一根鲜脆欲滴的黄瓜塞在了我的手,一叠声的让我吃。

  我原本就被肩膀上的伤口搞得焦躁,接着又被秦老的话搞得莫名其妙,什么叫我肩膀上的担子重?什么又叫我是苏先生看重的人?他看重我什么了?难道是看中我中毒了?那为什么他看重我,我肩膀上的责任就重?

  很多疑问浮现在我的心里,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我上衣口袋里,苏先生留给我的纸条,上面所写的话...难道,他还真的看重我?可是,我又要做什么?

  骨子里的务实精神,不会让我觉得自己是天纵奇才,一代大侠...从此就要粉墨登场,成为江湖的所谓一代英雄...我觉得我自己很平凡,灵觉差劲,几乎是坏了根基,灵魂力出色又怎么样?没有灵觉为引,也发挥不出来。

  唯一值得依仗的就是莫名其妙的那组手诀,但我也只记住三个,连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小猫妖的分魂都差点儿要了我的命,我有什么资格?

  所以,我根本就不会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在我师父给我讲的传说中,修者的领军人物,不管是出于什么传承,无不是惊才绝艳,而所面对的敌人,有大妖,有鬼帝,有僵尸中高级别的存在....而所学其它的,也无不是上推天道,下布国之风水,学兵道也用兵如神的大才。

  我算什么?虽然在我的心里,铭刻下了两个背影,一个是所谓那时年轻一辈第一人陈承一,一个是神秘的苏先生...他们点燃我心中的热血,但梦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

  我只是担心我肩膀上的印记,但面对这样的秦老,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咬了一口黄瓜...我不能太过的违背于别人,毕竟还有求于他。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黄瓜真的清甜,和我在城里吃到的不一样,嚼在嘴里,让我不自觉的有了一分惊喜...秦老在旁边得意的说到:“吃出滋味来了吧?完全是自己摘种的黄瓜,没有任何的化肥,用最好的山泉浇灌...在城市里哪里吃的到这种新鲜?”

  我点头,忍不住又咬了两口手里的黄瓜,这个时候秦老的两个徒弟也坐上了桌...在劳动以后,额头上挂着的汗珠分外的晶莹。

  “我这一辈子,就活在药草里了...不若承心哥儿大才,更不能和他身边那一群现在修者圈子的领军人物比...有的人的人生是传奇,有的人的人生是平淡,但无论怎么样过一生,都有其意义...大才的担大责,平凡的守本分,只要这一生活出了自己的目的,活的充实了,那这一世的心也是充盈的,也是在生活中无穷的小事中得到锤炼的。”秦老又夹了一筷子菜,很普通的小葱拌豆腐。

  就如他所说的平凡人生...可是谁又能说小葱拌豆腐和饭一起,吃不饱,吃不好呢?就一定比不上华丽的大菜呢?

  秦老的话其实充满了某种睿智,我吃着手里清甜的黄瓜,忽然觉得内心的焦躁也平息了一些...而秦老接着对我说到:“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跟你说,一个人的一生无论怎么样过,只要拉长了来看整个一生,什么事儿算的上事儿?值得你去焦躁,惊慌莫名?这些对解决事情没有任何的帮助,就像困难来临时,你焦躁的过一秒和平静的过一秒,困难就真的不来了吗?相反,焦躁的心,困难可能把你压垮,平静的心,还能让你从杂事中理出一个头绪。所谓心态沉稳,有时候真的是万事的基础...做好自己眼前的每一件事,说不定困难也就迎刃而解了...就像现在,你好好的吃饭,就是你该做的事,吃饱了,心气儿顺了,看事的角度也就不一样了。”

  我若有所悟的看着秦老,可以说,这个老人在此时和我说的一番话,给我以后的行事奠定了一个坚定的基础...我不认为自己是天才,可是不是天才的人心性来弥补,也是一条路。

  被秦老的话所开解,我的心思一下就变得豁然开朗,而之前焦躁的心情也渐渐变得平静起来...开始专心的吃饭,这饭桌子的菜很多,但出了一条清蒸鱼以外,大多是山野乡菜,我却是吃的分外香甜,浑然已经忘记了肩膀上的事情一样,也开始和秦老还有他的两个徒弟说说笑笑。

  一餐饭吃完,我的心情已经变得平静...而在平静之下,我发现我的脑子也清醒了很多,而这份沉着让我觉得自己可以面对任何的事情。

  也就在这时,秦老才问我:“你刚才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脱掉了自己的T恤,然后指着我的肩膀说到:“秦老,昨天苏先生为了拔了毒,我感觉自己身体里的阴毒已经被清除了,但我肩膀上不知道为啥,出现了这个东西?”

  秦老的脸色原本是平静的,看向我肩膀的目光也是平静的...但是随着他看着这个印记的时间变长,他的脸色渐渐的变了。

  他低声对他的两个徒弟说到:“把我的银针,还有特殊的把脉工具拿来。”

  那两个徒弟一听,也不敢怠慢,赶紧进到屋子里,按照秦老的吩咐做了。

  我看的心中一紧,忍不住问了秦老一句:“我这个印记是很严重的事情吗?”

  “我不能说严不严重,因为我不通过一些手段,也暂时验证不出来它是个什么东西?只是这形态太奇怪了,隐约可以看出来是一个爪印,这才是我比较不解的一点...论医术,我不如承心哥儿,如果他在的话,恐怕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什么东西?可见这个东西是昨天还没有的...这事情...”秦老也变得沉吟了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

  而在这个时候,秦老的两个徒弟已经拿了秦老所需要的工具...其中一个盒子打开来,是那种细长细长的银针,大概有十根的样子,上面有一些繁复的花纹,但我是干什么的?我那牛逼师门牛逼的就是阵法...我一眼就看出银针上的繁复花纹是一种阵法。

  只不过匆匆一看,秦老就关上了盒子...不然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就能大概摸清这个阵法是做什么的,甚至解析这个阵法。

  想想,这也是我师门牛逼的地方...不过,这个时候,我暂时不明白,在银针上刻画阵法是个什么意思...只能看着秦老在我的印记上选定了一个位置,然后把银针扎了进去。

  “这套银针是我这个传承祖传的东西,其主要作用其实不是用来辨毒...而是辨认各种陌生草药的药性..在这上面有高人刻画的特殊阵法,可以提炼一点儿药性吸附在银针之上...然后通过各种手段来验其药性。而以银为底,主要是先区分开来是否有毒无毒。”秦老好像并不想隐瞒我,给我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

  而这个时候,我也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感觉肩膀印记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流动感,在朝着银针过去...

  这针上的阵法真的是非常奇妙...我也很好奇到底是出于哪位高人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