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三章 诅咒

第六十三章 诅咒

  “叶小哥儿?”我想的入神,还在等着我给答案的秦老不自觉地叫了我一声儿。

  “啊?”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有些抱歉的看着秦老,却发现秦老的手上拿着一张蓝色的符,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我发呆想事情的时候,他的徒弟拿出来的。

  对于符的等级,我还是心知肚明的,黄,蓝,紫,银,金...如今这传承没落,也或者在几天以前我都没有真正接触过圈子里的人,所以不要说蓝色的符,这市面上真正有功力附着其上的黄色符都少见。

  我自己也能画符,但门派传承的重点就不在于此,我顶多也只能画出黄色符,也只是一些很普通的平安,辟邪符,再厉害一点儿黄色符我都画不出来,如今见到蓝色的符忍不住有些愣。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只是一眼,就感觉到了秦老手里那张符上的能量波动...比起黄色符若有似无的能量波动强悍太多了。

  “叶小哥儿,之前以为你是中毒了...后来说起灵魂印记,我才想起了一件事情。承心哥儿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张蓝色的符,说是一个人交给他的,如今他撞缘撞上了你...若有必要,就让我拿出来,若无必要,就让我自己收着了。”秦老说着,自己脸上也流露出诧异的神情,像是在思考那个人是谁,竟然能让苏先生这样去办事?这背后又意味着什么?

  这个符的画法我很陌生,我保证我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符,忍不住问了一句:“秦老,你不听听我说这个印记的来由?就要给我用什么符?苏先生这留下来的是什么符?”

  “其实这是一张破除诅咒的符,你以为和灵魂印记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我却是想起一个说法...忽然出现的灵魂印记,除了前世今生的巨大因果,还有一个就是前世今生受到的诅咒...”秦老皱着眉头,自己也似乎不敢肯定,但看那样子,是生怕错漏了苏先生遗留的事情,才抱着一试的想法。

  反正除了我,苏先生也没叫他把符用在别人的身上,自己收着一张诅咒的符也没大用...只要有一点点联系,还不如拿出来用了。

  “诅咒?”我更加的愣了,要知道我是清楚当夜的情况的,这缠绕而上的血气是从我的本命阵印里出来的,我的本命阵印能有诅咒?

  而且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的本命阵印里怎么会关联到灵魂印记?可是仔细再想,又能想通其中的一个关节,那就是我的本命阵印原本就是封印了一点儿我的灵魂在其中,那...?

  我第一次发现我自己好像不是那么普通...我的本命阵印,如今回想起师父和师兄的态度,好像也大为忌惮。

  我要回一次我的山门吗?一想起这个,我的精神又有些恍惚了?

  “灵魂印记的事情真的太过复杂,叶小哥儿,你要我一个只是懂药草的老头儿给你解释,我是给你解释不清楚的...毕竟这关系到最神秘的轮回,关系到前世今生...就算抛开这些,也要很厉害的人,才能看透灵魂印记的本质!它可能是不能遗忘的,可能是诅咒,可能是愿望,也可能是某种念力的聚集,甚至是能力的表述...曾经有一个人,他的脖子后面就有一个红色的,像眼睛的胎记...这是圈子里广为人知的事儿了...所以,你这个事情,我几乎是分析出来一些,也是爱莫能助的,还是先试试这张符吧?”秦老好像也很为难的样子。

  而我已经有些恍惚...却也没有注意到秦老话的具体内容...我只知道如果是诅咒,那也不见得是好事儿,这张蓝色的符能量波动那么强,至少试试是没有坏处的...

  “好吧,秦老,试试吧...试试再和你说一下这个印记的来由,你也帮我分析一下。毕竟你见多识广...就像你说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爱莫能助,至少我知道这是个什么,也会心安一些。”我很快就决定了。

  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很冷静...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焦躁,所以感觉判断起事情来也非常的清晰,我竟然会做到如此的程度,我自己都感觉到吃惊。

  而年轻人的焦躁原本就不是一个老人三言两语能够改变的,总是要碰些壁才能慢慢的收起这种浮躁...而在我身上,却不是这样,马上就能领悟到这种精髓,并随之就这样做了...就感觉我本来就是如此,而秦老的话只是点燃了我的本能。

  就在我觉得我自己身上奇怪的地方太多,只是被我一一略去...如今我想整理一下的时候,秦老已经在那边点燃了那张蓝色的符,放入了清水之中,端给了我。

  我对喝符水没有任何的排斥,我知道是有用的符,这符水喝下去是绝对有用的...只是作用于精神和灵魂,一般人感觉不是那么明显,就算感觉到了,说出来...也因为没有太实际的可证明的,所以一般人不理解。

  我接过装着符水的碗,一仰头,就把符水喝了下去...按照一般的规律,5分钟之内,就会有一些反应...修者比普通人的感应更加的灵敏,所以,我应该会是立刻就有反应。

  所以,我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静静等待着...而在这个时候,秦老以及他的徒弟们都很好奇,苏先生这临走时,留下的东西究竟是不是‘未卜先知’一般的神奇,也都紧紧的盯着我。

  我看见他们认真又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说到:“秦老,别担....”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话,我就感觉自己的耳边一下子听见了无数咆哮的声音,就像是在原始的丛林中无数的野兽在对着我嘶吼...接着,我的眼睛一花,一下子我就看不见这蓝天白云了一般,替代的是一片浓厚的血色...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污秽感觉,一下子在我失焦的眼前流动。

  我不能懂,不能喊,不能呼吸...我感觉这一切根本不是结束...我听见那咆哮的声音,变成了无数个冷笑的声音,在我耳边不停的大喊着‘死’‘死’‘死’...你逃不掉的,你生生世世都逃不掉!

  我从灵魂里,骨子里,心里都感觉到一股凉气在流动,这股凉气让我全身发冷...我好想觉得有无数个人将要把我杀死,从背后,被正面,从四面八方....我却还是不能动。

  可是,却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充满了正气的能量,在我的全身游走...我看见一股无色的能量,仿佛撞入了那股血色的能量,暂时让它黯淡了一下。

  那血色的能量却还在挣扎...好像要化为一张大口,将我吞没...而终究被那股无色的能量压制,一下子变得平息,而无色的能量在这个时候也消耗到消逝了。

  “不要!”我大喊了一声,就在无色能量消逝的时候,我内心又翻滚起巨大的不安,整个人几乎是毫无意识的在喊,而‘啪嗒’一声,我也从凳子上跌落了下来,摔在了硬硬的水泥地上。

  地上被阳光照射过,所以很烫...但在我感觉中,却变成了唤回我身体温度的温热,我终于一下子回过了神来...耳边的咆哮消失了,眼前的血色也消失了。

  我眼前依旧是蓝天白云明晃晃的天空,另外还有秦老和他两个徒弟有些目瞪口呆且关切的脸。

  在这个时候,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秦老的其中一个徒弟,他赶紧跑过来想要扶起我来,一边扶着我,一边问我:“叶小哥儿,你没事儿吧?”

  “让我坐会儿。就在这里...”我苦笑了一声,看来这个苏先生真的是高深莫测,一张蓝色的符留下来,果然是大有深意。

  “你要坐在地上?”这个秦老的徒弟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这地上的温度那么烫,坐在上面可是不好受的。

  “这样我感觉温暖点儿。”其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话莫名其妙,大夏天的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是啊,师父,叶小哥儿的身上好凉啊...”这个秦老的徒弟冲着秦老喊了一声。

  而秦老却是面色严肃的走过来,看着坐在地上有些无奈,还处于惊魂未定状态的我,郑重的对我说到:“叶小哥儿,你身上的黑色印记淡了一些...这已经很能说明情况了,你这个印记是一个刻印在灵魂上的诅咒...而这样忽然出现,以印记的方式呈现在你身上,恐怕不是有人临时给你下的诅咒!对于这方面,我懂的不是太多,而最擅长诅咒的,却是巫家一脉,但那几乎已经失传而且最是神秘...我只能从一些浅显的地方判断,如果是临时下的诅咒,一般都是短时间内就会爆发出明显的症状,因为诅咒之力也是有各种限制,也是会消耗的..而你这个,好像只是留下了一个印记,还不知道...”

  秦老说到这里,已经说不下去了,显然他有些同情我了....他判断是来自前世的诅咒,其实言下之意也就是很可怕。

  此刻,滚烫的地面已经让我的身体稍许恢复了一些温度...其实,不用秦老说,还有比我自己感受的更清楚的吗?

  我反而是镇定下来,从地上站了起来...小院儿里吹来一阵风,我忽然发现我的人生其实已经不是面对一张张开的网,而是在网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