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四章 急切

第六十四章 急切

  “这张符,相比于你的诅咒太弱了...反而是让你喝下去符水以后,激发了一下诅咒...如果我判断不错,应该是这个样子吧?”看我站起来沉默不语,秦老又说了一句。

  他倒不是故意要我闹心,而是在这种情况下,分析的越明了,对我越是有利。

  其实,这个不用秦老和我说,谁还能比我体会更深?我是清楚明确的知道这个看似强大的蓝色符在一片血色的诅咒之中,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它只能让它的颜色黯淡一些。

  想想真是可怕...我却是笑了,我才发现一切应该都不是没有因由的,那怪梦,那神秘的手诀,还有着诅咒...我虽然是修者,却一直觉得人活一世,轮回之说最是飘渺,这是在给我证明什么吗?

  那如果真的有上一世,那上一世的我该是多倒霉?惹下了这么一个诅咒?可是想要如此倒霉,也要够强大...莫非我上一世还是一个修者?各种念头在我的脑中盘旋,而在那边秦老还在等待着我的答案,于是我很镇定的对秦老说到:“秦老,你判断的不错,刚才我已经感觉到我了印记是什么?”

  “那你还那么镇定?”秦老有些诧异。

  “秦老的一番话,我自然是放在了心上...就如你所说,不管是慌乱还是冷静,该来的总是要来,只有冷静才能是解除困难的基础。”我有些感激的对秦老说到。

  秦老倒是有些震惊的看着我,半天之后才说到:“孺子可教,承心哥儿看重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神色平静,其实在这个时候,理出来了一些线索之后...我发现我唯一的办法真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回到师门,综合了种种细节,我总觉得我的师父和师兄都应该了解一些什么才对。

  只是当年我被赶下山门...他们还会帮我吗?

  其实到现在以来我都并不觉得师父和师兄对我不真心,他们非常疼爱我...只是为何又翻脸赶我下山门?师父如此的决绝,师兄也不曾站出来为我说上一句话...这已经成了我心上巨大的伤口。

  我一直倔强,自尊心又非常的强...所以,这下山以来,我再难也不曾联系过他们...而他们曾经拖人给我拉来了一些东西,我也不曾问过什么,说过半句...可是,如今,又要狼狈的回到师门吗?

  我虽然知道回师门是最好的选择,心中的情感却纠结着我一时不知道何去何从,忽然就有种苍凉的感觉....而秦老显然不知道我的这些曲折,在那边已经在说到:“叶小哥儿,你介意说一下你这个印记怎么来的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让它出现?苏先生如此看重你,所以应该也是会有后话的...我虽然爱莫能助,可是好歹也有一些人脉,说不定也能...”

  我陷入自己的心绪中,秦老的话我听得不是太仔细,但他要帮我的意思,我总是能知道的,只不过我不想莫名的欠下秦老太多的人情,只因为苏先生对我看重就如此。

  而苏先生到底是不是真的看重我?还是另有深意,我也猜测不透...在这之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事儿,我也不想做。

  只是我还是不介意给秦老说明一下情况的,当下,我们重新做好,却不想,在我刚开口才说几句话,就是老周来找我的事儿的时候,我的电话却响了,我有些抱歉的拿出电话,上面有一个名字在闪动,是秦海念。

  她的电话我还是会接的,想必也是来询问我的情况了,这样想着,我接起来了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秦海念问我:“三哥,周正没和你一起吗?”

  “没有啊,他回去上班了。”我有些奇怪,秦海念干嘛打我电话来找老周?

  “不会啊,他没有上班了,整个医学院都没有见到他人呢...今天有他的一个小手术,根本就找不到他人...人家打电话都找到我这里来了。”秦海念的声音有些责怪老周的意思,毕竟不打一个招呼,就不去上班,还涉及到手术这种事情,是有些不负责了,但也确实不像老周的作风。

  “你没和他联系?”我握着电话的手稍微紧了一些,眉头也下意识的皱了起来,我却不知道为什么?

  “有联系,昨天半夜我睡不着,担心你的情况,和他通了一个电话...他还很兴奋,说看到了神奇,苏大叔也很厉害,你就要没事儿了。然后我才睡的。”秦海念一五一十的说到。

  我说秦海念怎么不问我的情况,原本是已经和老周通过话了...但我却莫名的一阵烦躁,我不知道我在烦躁什么,之前关于自己那种稳定的心绪都没有了。

  于是我开口问了秦海念一句,语气不是那么好:“那你为什么不再打打老周的电话,去他家里找他?你又不是没钥匙!打电话给我,耽误什么呢?”

  “三哥...”秦海念被我吼得有些莫名其妙,怯怯的,然后才小声说到:“我去了周正的家里了,他电话也一直关机...我...”

  我一听,猛地的站了起来,直接冲着电话吼到:“你怎么才和我说?”

  我终于知道我在不安,烦躁什么了...那就是我感觉老周出事儿了...这是我灵觉愚钝的原因,要是灵觉强悍的人,恐怕在上午秦老的徒弟告诉老周离去的时候就有预感吧?而我要电话说到这个地步,才猛地有这种预感!

  看来秦海念的灵觉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否则也不会打电话这样找我!还傻乎乎的以为老周和我在一起。不过,学蛊术的也不需要灵觉这种事情吧?

  秦海念被我吼得已经彻底没了脾气,只能在解释到:“我也是之前才知道的..我现在才赶到周正的家里...”

  我已经忍不住了,我也顾不上和秦海念解释我为什么会这样了,只能说到:“你现在就在周正家里等我,哪里都别去,除了老周的电话,谁的电话也别接...对,门也不要开,然后等我过来。”

  说完话,我就要挂电话,但是我又猛地的想起一个问题,于是又问了秦海念一句:“文奶奶呢?”

  “你交代的,你一步也没敢离开,现在文奶奶和我一起在周正的家里。”面对我这么大的火气,秦海念是不敢和我扯淡的,连回答我的话都变得中规中矩起来。

  “看来你办事儿还是可以的,你别急,我不是对你发脾气,我只是担心,你等我。”说完,我一秒也不能等待,挂断了电话,看着秦老,急的连告别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

  “去吧...我估计你也大概有事了。被苏先生看重的人,人生也不可能平淡,只是我一个老头子也不能插手这些纷扰了,只是以后若有需要帮助的情况,必不会推辞。”秦老没有多问我什么,只是平静的对我说到。

  我也无法表示我的感激与感谢了,很干脆的对秦老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就要走。

  而在这个时候,秦老却叫住我,说到:“之前你还很稳重,如今又急了..看来,同一个时代出的人物,总是相似,自己的事情很快就能淡定自若,对自己在意的人,却是会变得极为冲动...看来,你是一个表面冷淡,内心似火的人。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不要忘了冷静...在这里是郊区,是不好坐车的。我叫我的徒弟送你一程吧。”

  “谢谢秦老。”这一次,我再次被秦老所感动,认真的对他道谢。

  秦老的其中一个徒弟,也在这时,从屋中推出了一辆摩托车,然后招呼着我一起出门了....

  由于我有心事,所以秦老的徒弟把车骑的也极快,在路上我有好几次想努力的分析一下老周是不是出事儿了,然后老周会在哪里,却是不能集中精神。

  而秦老的徒弟一直帮我送到了城市的边缘,遇见了一辆出租车,才停下车,而我刚上车,他又叫住了我,从上衣的兜里掏出一个纸包给我,说到:“本来,师父打算今天你走的时候给你的,刚才匆忙只有交给我,让我记得给你了。这是你昨天吃的那种药丸,如果遇见同样的危险,就是阴毒什么的,也是能帮你抵挡,拖延一下,让你赶到我们这里的。”

  “帮我谢谢秦老。”我再次道谢,接着,车子启动了...而前方的城市笼罩在炙热的阳光下,竟然有些迷糊的看不清楚,又有什么在等待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