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五章 决定

第六十五章 决定

  夏日的午后,正是最热的时候,所以街道上无论是人还是车子都不算多...在我的要求下,这辆出租车开的也算风驰电掣,原本到老周家里要半个小时的车程,在道路情况还算不错的情况下,只要了20分钟的样子都开到了。

  我直接扔给了司机一张百元大钞,然后也来不及问他找钱了,就朝着老周所在的小区冲了进去...那样子就跟百米赛跑一般。

  其实老周出事已经让我非常的担心,我潜意识的就担心秦海念和文奶奶也出事儿了。

  只是跑的太快,加上一心的担心,我也没有来得及注意路边的景物,就陡然撞到了一个人...原本我因为个子高的原因,块头儿也不算小,加上这样冲刺的速度,一下子就把人给撞倒在地上了。

  而别人手里的东西,在超市里买的西红柿啊,鱼啊,牛奶什么的...也洒落了一地。

  真是越是着急,越是来事儿,我很是抱歉的帮忙捡着东西...然后抬头一看,却发现是一个熟人,而同时他也看见了我,冲我和气的笑了一笑,问到:“小叶,又来找小周吗?怎么跑那么快哦?有急事?”

  “毛主任,是有点儿急事。”我不好意思的抱歉了一声...眼前这个男子,是老周同一个小区的邻居,毕竟这个小区靠近医院,买房买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医生。

  而毛主任因为是老周的科室主任,所以和老周的关系又分外近了一点儿...他脾气很好,为人有一种文人的木讷,也很讲原则,待人也算真诚善良...因为烧的一手好菜的原因,常常叫老周去家里吃饭,有时老周也带着我,这么一来二去的,算是我和他也混熟了。

  他这人什么都好,在医院口碑也不错,只可惜有一个老婆比较凶悍,他也比较怕老婆。

  如今我撞了他,把他的菜散落一地,我心里还真是内疚的,我怕他回去被老婆骂,所以想着,等一下要不要登门解释一下?

  “有急事也就不耽误你了,你找到小周,问问他,今天为什么没来上班?电话也不接...他的手术还是我代他做的呢,这才赶着下班买菜回家。”毛主任倒是没有怪我的意思,反倒是关心老周。

  “嗯,我一定问问他。”我忙不迭的答应着,然后小心的问了一句:“那要不要我上门给嫂子解释一下?”

  “不用的了,她骂我习惯了,三天两头不骂,她心里还不舒服的了,让她骂一下,她心情好了,就什么都好嘛。快去吧...”毛主任和善的笑了笑,推了一下他那可能是六十年代那种眼镜,整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脾气。

  我点点头,转身又朝着老周住的地方跑去,可是还没跑两步,毛主任又叫住了我,我回头,他有些犹豫的望着我说到:“听说医院最近不太平,我也知道了一点儿,好像小周最清楚,你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我这心里怎么毛毛的?”

  “好。”我答应了一声,没想到和毛主任这样撞了一下,倒得到了一个消息,医院难道没有把这事儿给压下去?老周出事儿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可是我现在担心着秦海念的安危,也顾不上多想,只是埋头继续朝着老周所在的那栋楼跑去。

  答应毛主任的事儿,只怕要找到老周再说了。

  “秦海念。”当我满脸是汗的推开老周房门时...我的心一下子就收紧了,我明明叫过秦海念任谁都不要开门,怎么这大门连锁都没有锁啊?

  而放眼望去,老周家的整个客厅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所以我忍不住放声的叫了一声秦海念的名字,但是没有人回答我。

  这下根本就不是心收紧的问题了,而是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我忍不住一下子就冲进了屋子,开始大声的喊着文奶奶和秦海念,然后有些茫然在的老周的客厅东看西看。

  其实这个客厅也就那样,哪有什么可看的?我是一时急到了...在我想起终于要到卧室去看看的时候,一下子就看见文奶奶正有些睡眼朦胧的从客卧走出来...我一下子松了一口气,而在这时,我的肩膀被猛地一拍,我又被惊了一下,一转头,却是看见秦海念正站在我的背后。

  我的火气‘腾’的一下就窜了起来,冲着秦海念说到:“肩头两朵火,你要是敢晚上这样出现在我背后,拍我肩膀的话,等着你的就是一个过肩摔。”

  “你今天太凶了。”秦海念扶了一下滑落到鼻尖的眼镜,有些委屈的样子。

  这个时候文奶奶也出来了,说到:“小叶,是不是天气热了,火气大?喝口水吧?”

  我深呼吸了一下,知道自己可能是太过的着急了,于是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了一下,然后才说到:“没有,其实,我是担心老周出事儿了。”

  “啥?”秦海念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手中提着的垃圾桶也‘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原来这个女汉子现在才反应过来出事儿了,如果我因为灵觉差劲,神经大条的就像筷子那么粗。

  那么秦海念身体里的神经就像一根根钢管那样了。

  ——————————————————分割线——————————————————————

  当我和秦海念坐下来把一切谈清楚的时候,我这才知道刚才我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是她出去帮老周倒垃圾的时候...垃圾桶一般在楼梯间里,所以才闹了那么一个乌龙。

  但从我们交换的信息来看,老周是真的消失了...当我听着电话里一声声的盲音时,我的心情越发的低沉下去。

  “现在怎么办?”秦海念平时虽然算是神经粗大,但做事还是有条理的...可是涉及到老周的时候,她就变得有些无助了。

  我捏了捏眉心,从裤子里摸出了一支烟点着了,然后望着窗外的天空沉默...此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要下雨的原因,原本上午还是蓝天白云的晴天已经变得阴沉了起来,乌云在累积,风也渐渐的吹起了,这让我联想起我的生活,也是这般,平白的就变成了这样,乌云密布,随时会雷雨漫天。

  “我问你呢?”秦海念见我不回答她的话,忍不住又追问我了一句,比起我来,她好像更担心老周的样子,同样也急躁了起来。

  “你小声点儿,文奶奶在睡觉。”我吐了一口烟,淡淡的说到。

  秦海念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责备我现在怎么还担心这个?却还是压抑着声音对我说到:“叶正凌,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是不是担心周正?你好歹拿出一个办法来?”

  我看了一眼秦海念,连续吸了几口烟才说到:“老周是我的发小儿,那么多年,早就是堪比亲兄弟的存在了,我不担心他?可是,在担心之前,必须要担心我自己?你知道担心我自己什么吗?那就是我必须要冷静...偌大一个城市,茫茫的人海,像一个无头苍蝇那样去找?那样只会更耽误时间的...只有在冷静之下才能理出一个头绪。”

  刚才才知道老周出事儿的时候,我已经很急躁了,这个时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我才发现思路开始清晰。

  秦海念也承认我说的有道理,沉默了...只是眼中的担心一点儿也没有变少。

  此时,风更大了,吹的老周客厅的窗帘都在徐徐飘动,我掐灭了手中的烟,抓起椅背上的格子短袖,套在了背心的外面,就朝着门外走去。

  “三哥,你去哪儿?”秦海念一下子愣住了,不明白我这突然的举动是为了什么?

  “现在最重要的线索,是老周是被同事叫去上班的,我得找到是哪个同事?这个得查通话记录...如果这条线索没用,就去找老周回来的路线,有些事情我们两个的力量太单薄了,只能借助一些外力。”在冷静的时候我已经理出了一些线索。

  “借助什么外力?”秦海念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先去看看有没有办法查通话记录再说吧。”我心里其实有了一条铤而走险的路,在不得已之下,也只能这样做了,为了老周...可能最终还是要这样做的。

  秦海念有些木然的点点头,然后又站起来说到:“三哥,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走出了门口...秦海念跑来拿了一把伞给我,我点点头,对秦海念说到:“就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也不要轻易的开门,如果那猫妖来了,我相信你能应付的。而现在怕的可能不是妖,是人,知道吗?”

  “知道。”秦海念点点头,眼中也有一丝自信。

  “看好文奶奶。”我再次叮嘱了一句,既然我把文奶奶带了出来,也就要负责到底。

  “一定。”秦海念再次重重的点头。

  然后,我头也不回的走了...从楼道口出来的时候,天空越加的阴沉了,已经变得有些狂暴的风,吹的我身上的衣衫飞舞,‘哗啦’一道闪电,撕开了天空。

  而老周,你到底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