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八章 送上门的线索

第六十八章 送上门的线索

  “一因一果,这报应真是来的太快,哈哈...”走在市局的走廊上,老北的心情似乎很好,一边走一边哈哈的大笑。

  我一脸倒霉的用纸擦着脸上的茶水,面对老北的调侃,我颇为不服气的喊了一句:“什么就叫我的报应?”

  “你用手段‘胁迫’了别人,还气别人,然后被当事人喷一身茶水,这就是典型的现世报...这很合理,不是吗?”说话的时候,老北故意走慢了两步,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老北感觉挺有两把刷子的...表面上给人感觉就是嫩嫩,好像有些表情都挺天真,实际上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有些腹黑,看事情很分明,不动声色那种。

  可是这样的人吧,一般都是斯斯文文的,可他说话行动之间,又给人一种很粗糙的汉子的感觉...特别的矛盾体。

  “很什么呢?”因为市局的上层都是领导的办公室了,所以这个走廊比起楼下是安静许多的,老北说话也显得随意。

  “我就觉着吧,你这人表面看起来很嫩,跟初出茅庐的少年似的,实际上很腹黑啊...”我也不知道这话说出来老北会有什么反应,只是我直觉他是一个喜欢别人很直接对待他的人。

  当然我这个直觉不是指我的灵觉,是指我多年累积的处事和察言观色的经验。

  “哦?”老北的眼中闪着诧异的光芒,在这个时候...用一种我也理解不了的眼神看着我,愣了好久,才记得推开办公室的门,实际上,几步路的时间而已,我们在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李局长为我们安排的办公室。

  我很奇怪,这话很普通...虽然有些不客气,他就算愤怒也好,根本不该是这个反应啊?

  可是老北却也不说什么,和刚才开朗的样子有了一些区别,他默默的拿出杯子准备泡茶,被我抢过去了...这事儿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动手啊,我还有求于他啊..老周的事儿,成不成,傻子都知道关键在他身上了。

  “曾经...”老北也没有反对,把茶杯给了我,我动作熟练的在杯子里放着茶叶,而他却是开口了,半天才说了曾经两个字儿...我心里好奇,可是我表面却淡定...只是在找着开水。

  “曾经有一个人也这样评价过我,说我是个爱装天真的腹黑小子...哈哈,说起我这一头白发的开始,就是那一次和他曾经并肩作战,心力消耗过度造成的。”老北好像很感触一般。

  这个时候,我已经把滚烫的开水冲入了茶杯,顿时清雅的茶香就弥漫在了整个房间...我深吸了一口气,心力琢磨着这局子里的茶不错啊,但同时也好奇是谁能对这个老北,有着和我一样的评论。

  所以,我就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个人是谁啊?眼力不错的说。”

  “呵?他眼力不错?他这人不靠眼力吃饭的,他是靠灵觉吃饭的...他完全没有你小子这种机灵劲儿,对他只能勉强评价一句,嗯,一句‘大智若愚’?不过,你们光棍起来倒是挺像的。”老北笑嘻嘻的评价了一句。

  我一愣,心里就惊呼,真TM的羡慕啊,靠灵觉吃饭的...那简直是我心中一等一的天才啊,我这人缺乏的就是灵觉这种东西,一听就羡慕了。

  如果说老北认识这个人,灵觉又那么出色,按照年纪来说...这个人可是个大高手了,我很想再问问老北关于这个人的事儿,比如他在哪儿什么的,却不想老北忽然望着我一笑,话锋一转,说到:“你是修者吧?修道的?”

  “啊?”我正在倒茶水,听闻老北这话,手一抖,这滚烫的开水差点儿给洒出了杯子,但好在我立刻稳住了,然后勉强的笑了一下,说到:“老北同志,你刚才说一因一果,我跟你这还没因呢,我要被开水烫到了,算什么果?”

  我不是故意的转移话题,而是这么短的时间就被人看透的感觉很不好,我下意识的就开始自我保护。

  “别转移话题,你不是没被烫着吗?你要不是一个修者,我肯定是懒得听你口中的案子的...因为太新鲜。”老北笑着对我说到,顺便拿过了一杯茶,吸了一口气,然后随手的放下,说了一句:“真正的好茶,在这些地方可是喝不到的....”

  而我却特别郁闷,问了一句:“什么叫太新鲜?”我没想到我堂堂叶少,有一天也会被人看新鲜。

  “修者报案,难道这不新鲜?”虽然抱怨着这茶不好,老北还是端起来,‘叹’了一口茶...我心想这人的口味该有多高?我一个古玩店的老板,不愁钱的人啊,我都觉得这茶不错了。

  嗯,叶少...我是叶少啊,小小年纪,开个古玩店,这事业有成的...

  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自我调侃,我自有一套处事的规则,就比如和那种‘大人物’谈话,特别是有求于他们的时候,心里轻松的自我调侃,那种紧张局促就会随着自我的轻松,消散不少,这样不说有多大的效果,至少也显得不卑不亢。

  但是对于苏先生这种气场强大到会深刻影响到别人的人,我这一套就没有什么用了。

  “你怎么看出来我是修者的?”反正他都已经笃定了..那我也就认了,其实不问明白一个原因,我不甘心。

  “难道你没有发现我是修者?这修者之间都会有一些感应的,你难道没有?”老北觉得我问这个问题才算是奇怪。

  “我还真没什么感觉。”我说的是实话,此刻我已经大喇喇的坐在了椅子上,端着茶,也想学老北那样‘叹’茶...结果,烫到我舌头了。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一件事儿,显然我不够淡定。

  老北听闻这话,先是诧异,然后挺同情的看着我...我被看得内心都快开始同情自己了,终于忍不住‘愤怒’了,对老北说到:“你倒是...别这样啊。”

  “肯定灵觉差劲...”老北摇头晃脑的说了那么一句,然后才老神在在的说到:“我开始以为你装,然后才想了个办法,搭上这个话题,没想到你是灵觉差劲,真没有察觉到我是修者。”

  我郁闷死了,想起老北那同情的目光,我就全身上下不自在,得,堂堂叶少,今天也被人用这种同情的目光打量了个透...闷了一下,我才说到:“笨鸟先飞,天道酬勤...我这灵觉差劲儿咋了?这是老天爷给我的磨练。”

  “哈哈,有意思。”

  “话说,你是想的什么办法,和我搭这个话题的啊?”

  “我刚才故意说了一句靠灵觉吃饭,你没反应...若你是个普通人,你能理解靠灵觉吃饭吗?”

  “我晕,你这个老狐狸!”看来,我之前对老北的评价是没错的,果真腹黑,我就这样着了他的道儿...这可真是!我觉得丢脸了。但换句话来说,要不是这两天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么多事儿,来颠覆我的世界,我也不至于那么不敏感,把这个词儿给忽略过去了。

  “没事儿,我说过你机灵的...多点儿时间和事情的磨练,就是你让别人着道儿,而不是你被坑了。”老北很无所谓的样子,然后好像不再和我扯淡,而是问到:“说吧,你要报什么案子?”

  “先说,你是干什么的?”其实,老北不问,我也会对他说的,但我实在对于所谓的特殊部门很好奇,这是能激发我强烈的好奇心为数不多的事情,我自然也想绕一绕老北。

  “想要打听机密?那可不行...现在就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给我说说什么案子。第二,去给李局长汇报。二选一,你选吧,我很忙的,时间有限。”可是老北是谁,是老狐狸,他会着我的道儿?显然是不可能的...直接就切断了我一切的念想。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考虑了一下措辞,然后也收起了刚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到:“二十几条人命的案子?有没有兴趣?”

  “什么?”这一次,老北终于流露出了动容之色,表情也跟着我变得郑重了起来,然后很感慨的说了一句:“这就叫送上门的线索?”